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四十二章:我說我沒罵你,你信不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四十二章:我說我沒罵你,你信不信字體大小: A+
     
        山洞之中。九玄也沒有想到,自己腦海里的小九玄竟然能夠具象化,竟然能夠出來揍自己。

        一時間也被打的懵逼了。

        而且力量還不小,跳起來一拳,竟然打到了自己的膝蓋。外表沒有任何的傷,但是九玄卻感覺到自己的腿斷了,沒有一丁點力量。

        竟然被打的跪在了地上。

        小九玄不解氣,跳起來又用小拳拳錘九玄的胸口。

        錘的‘砰砰砰’的響,直接將九玄都打透了。什么叫打透了?就是一拳打在胸口上,后背的衣服竟然被炸開了……

        九玄‘哇’的一聲吐出一口血來,睚眥欲裂:“你為什么打我?”

        小九玄也睚眥欲裂:“你自己心里沒數么?”

        “臥槽尼瑪,老子不忍了!”

        說著,九玄抬起巴掌就要抽下去。

        可是手還沒落下去,小九玄竟然又憑空消失了,然后,自己的腦海里又出現了他的身影。

        “你還想打你爸爸?無法無天,我告訴你九玄,你完了,誰也保不住你,我說的!”

        九玄看著腦海之中的小九玄,眼里逐漸的浮現出一抹絕望之色:“我們商量一下。”

        “跪端正,磕頭!”

        九玄心想,它是我的靈魂,也算是我自己給自己磕頭。、

        想也不想的就開始磕頭,每磕一個頭便大喊一聲:“爸爸我錯了。”

        一連磕了三個響頭,九玄問道:“好了么?我們可以商量了么?”

        “不可以。”

        “那你特么讓我磕頭。”

        “對啊,我讓你磕你就磕?那我讓你吃屎你吃不吃啊?孬種!”

        “你……”

        想了想,九玄睚眥欲裂的哭喊一聲:“好,是你逼我的。我告訴你,你把我逼急了,我真的敢吃屎。你是我的靈魂,我吃了屎,也相當于你吃了屎。別以為我不知道我們之間是感知共享,我會深深的回味屎的味道和口感,我讓你也清清楚楚的感受到。”

        說完。

        腦海里沉默了下來……

        沉默了許久,小九玄用一種邪魅的語氣說:“我不信。”

        九玄:“……”

        從這一刻起,九玄有了一個腦內嗶嗶機!

        九玄修煉的時候,它就在腦袋里念經。九玄睡覺的時候,它就在腦袋里唱歌。九玄白天出去賣水果的時候,它就在腦袋里睡覺休息……

        并且,它幫助九玄去尋找到了另一個魄‘尸狗’的所在之處。

        然后冒充成九玄的樣子,去挑逗‘尸狗’。

        然后九玄的另一個魄‘尸狗’也開始發狂了,哭喊著沒日沒夜的沖擊金色的光殼。

        九玄欲哭無淚,都要瘋了。

        來了一個吞賊這還不夠,吞賊竟然還跑去尸狗那里,冒充自己的本體去幫助自己拉仇恨。這以后要是尸狗也出來了,那到時候自己有兩個腦內嗶嗶機,還不跟自己合體……這豈不是完大犢子了?

        于是,九玄再次義無反顧的做下了一個錯誤的決定。

        他,再次選擇去封印尸狗……

        連吞賊都驚了,都不知道他咋想的,這究竟是怎樣的一種腦回路,才會做出這樣‘智慧’的決策。

        頗有種:你再欺負我,我死給你看的決心和毅力!

        而本來有些驚異不定的尸狗,看見九玄真的來封印自己,徹底坐實了這件事。更加瘋狂的沖擊起了光殼,它立志要沖出來,弄死九玄!

        從此之后,九玄沒日沒夜的神魂顛倒。

        后來九玄干脆也不忍了,成天裝孫子他也累,于是,反抗了。

        以前吞賊吵他鬧他,罵他打他,他都是能忍則忍。但是現在,九玄崛起了,他不忍了!

        吞賊罵他,他也罵吞賊。

        吞賊說一聲:“我曰尼瑪、”

        九玄必回:“我母親也是你母親。”

        吞賊:“……你大逆不道。你早晚死翹翹。”

        九玄:“我死翹翹,你也跑不掉,你也死的梆硬。我九玄一生正直,怎么會有你這樣猥瑣的靈魂,你根本一點也不有趣。我懷疑你是冒充的。”

        吞賊:“尼瑪死了。”

        九玄:“你爹死了。”

        “張**你全家火葬場。”

        “你全家也不得好死。”

        “你自己咒自己有意思么?”

        “嘿,這話說的……好像你自己罵自己就有意思似的。”

        “……”

        北州,夏日炎炎的瓜棚之下。

        留痕扇著扇子,眼角的余光不斷的看向身邊的九玄,并且有點坐立不安。

        留痕想要說什么,剛開口,便被九里一把按住,九里鄭重的低聲道:“噓,你不要和失了智的精神病說話,小心他打你。”

        留痕嘆口氣:“哎,造孽啊。我早就說過文強那種修煉方法不可取,什么金豆豆,什么小金人兒,那都是惡魔啊。你看看,九玄修煉到現在,那天突破之后,都神志不清了。”

        九里有些心疼的看著九玄:“等有空了去找一趟文強,看看能不能救救九玄。看見他這個樣子,我這個做師兄的也于心不忍啊。當時幸虧我收手的早,沒有跟著修煉這種功法,現在看來,文強的這功法果然害人不淺吶。我這個左師兄的看見九玄這個模樣,于心不忍……”

        “我怎么記得,九玄好像是你的師兄啊?”

        “我金丹期了。”

        “可是人家九玄凝氣好像三十多層了……”

        “可我金丹期了,他凝氣期算個j毛。也配做我金丹期的師兄?”

        “……”

        身邊,九玄坐在瓜棚里一邊扇扇子,一邊對著空無一人的大街瘋瘋癲癲的罵咧:

        “尼瑪死了!”

        “你全家也不得好死。”

        “呵呵,你別停啊。我雖然不會罵人,但是我會說臟話。”

        “你跟我比臟?尼瑪讓我綁樹上打。打我?來啊,你全家活不長了。”

        這時,路過了一個元嬰初期的路人,猛然聽見九玄罵了一聲尼瑪死了。頓時臉色一沉,轉過頭來看向九玄:“你說什么?”

        九里連忙站起來喊道:“道友道友,他是個修煉走火入魔的精神病,他沒罵你。別一般計較。”

        那元嬰初期冷哼一聲,正準備離開。

        卻見九玄站起身來,狠狠的扇著扇子,咬牙切齒的閉著眼睛罵:“你全家都不得好死……”

        元嬰初期停下了腳步,猛然拔出了自己的佩劍,倏地指向九玄:“我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

        九玄沉默了一會兒,閉著眼睛又是大吼一聲:“成天你再這兒嗶嗶,那你來打老子嘛。”

        元嬰初期的修士眼睛都紅了,一個凝氣期三番五次的挑釁我,我一忍再忍,一讓再讓,你,過分了!

        猛然指向九玄,爆吼一聲:“今日取你性命,無論你是誰。你敢罵我媽?”

        說著,一劍斬了下來。

        九里這塑料兄弟情,當場嚇得轉身就跑。而留痕也是一驚,卻根本來不及阻止,只能無力的喊了一聲:

        “不可!”

        而這時,九玄的腦海里吞賊忽然尖叫一聲:“我不跟你吵了,打他,快,你要死了!”

        九玄又喝罵一聲:“你才要死了!”

        說著,猛然睜開眼睛,看著那劈來的一劍無動于衷,眼里閃過一抹漠視之色。

        那劍影到達近前的瞬間,九玄右手食指和中指并列成劍,猛然硬對硬的劈了出去。

        ‘嗡——’的一聲。

        天空中,憑空出現兩根手指頭的虛影,整個天地都是一陣共鳴,然后重重的落下。

        ‘轟’的一聲巨響。

        下一刻,地動山搖。

        整條街被劈成了兩半,而那個元嬰期的修真者法寶碎裂,整個人倒飛出去了上百米……

        靜。

        寂靜。

        整條街都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九玄。

        沉默之中,九玄淡淡的看向遠處驚恐的元嬰初期修士,面無表情的道:“說出來你肯定不信,但其實我剛才沒跟你說話,沒罵你。”

        元嬰初期的修真者捂著胸口,滿臉委屈的看著九玄,他無法想象凝氣期怎么就特么的這么強。但是,打不過,站起身來正想要借著臺階下:“哦,既然如此,那看來是誤會……”

        話音未落,九玄暴跳如雷的又大吼一聲:“尼瑪死了。你全家都死了。”

        “那你來打老子嘛。”

        “你來啊!”

        “你敢出來打老子么?成天嗶嗶啥呢?”

        元嬰初期:“……”

        你又想引誘我出手么?我,忍。

        轉身離去。

        沉默。

        這一刻,整條街徹底安靜了下來。

        安靜之中,留痕毫無征兆的忽然開口發問:“唉?對了,你們那個豆豆在哪兒找到的啊?每個人都有小金人么?我感覺我也挺適合修煉這一門功法的……”

        九里沒搭理他,屁顛兒的跑到了九玄面前:

        “師兄,罵累了么?口渴么?弟弟給你倒茶。”

        “對了師兄,有個修煉方面的問題我也想請教請教你,那個豆豆里的小人,為什么我封印了他之后他無動于衷呢?”

        “……”
        (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