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三十六章:橋下拾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三十六章:橋下拾履字體大小: A+
     
        秦文昌瘋狂的追。

        他覺得自己是能夠追到那個傳說中的廬州智叟的。因為聽說……智叟是坐牛車走的。

        秦文昌不屑,甚至有點想笑,太裝逼了……

        還坐牛車!

        你咋不騎個驢呢?

        智叟走了半天,但是秦文昌只是飛到天上追了二十多分鐘就追到了。

        下方,一個野村之中,一座橋上,一個穿著麻衣的老人坐在橋頭上;手中抓著一把米,不斷的逗弄著橋頭上,村里的一群雞。

        ‘咯咯咯’

        一群雞圍著老人啄米,而老人越發顯得高深莫測。

        老人的身后,還站著一個穿著道袍的中年男人,不動如山,就那么站著。

        橋頭上還停著兩輛牛車。遠處的村民聚集在一起,沒有敢過來,但是遠遠看著這麻衣老人的眼神,卻是充滿了無比的敬畏之色。紛紛指指點點。

        而耳力極好的秦文昌隱隱的就聽見了一些只言片語:

        “那是廬下智叟。”

        “是智叟。”

        “我見過智叟,他就是長那個樣子的。”

        “廬下智叟橋頭喂雞,嘶——這是預示著什么么?”

        “……”

        聽見這些言論,秦文昌基本已經確定,下邊的那個,就是那個傳說中的智叟。

        秦文昌嗤笑一聲,眼里閃過一抹冰冷之色:“裝神弄鬼,我這一生最恨的便是你這種招搖撞騙之輩……”

        飛身落下。剛落地,還沒來得及開口。

        麻衣老者背對著說了一聲:“來了。”

        秦文昌猛然瞪大了眼睛,有些驚恐的看著九峰真人的背影,心中忽然有些惶恐了。這個老頭他只是金丹期啊,自己是出竅期,他能感覺到自己來了?

        “你……你知道我要來?”

        麻衣老者不曾回頭,淡淡的道:“該來的總會來。”

        “我……”

        “噓,你不要說話。”

        秦文昌深吸兩口氣,卻還是沉默了。他無法想象,自己出竅期的氣場,竟然被這個金丹期的老頭給碾壓了。在他的面前,自己似乎是個透明的,一切都暴露在他的眼前。

        只是站在那里,靜靜的看著智叟橋頭喂雞。

        片刻之后,卻見九峰的腳一抖,左腳穿著的草鞋掉到了橋下的河邊。

        九峰呵呵一笑:“幫我去撿一下鞋子。”

        秦文昌愣了愣,臉憋的通紅:“我特么……”

        話音未落,猛然感覺到身后傳來一陣強大無比的氣場,那是來自渡劫期的威壓。

        猛然回頭,他這才注意到身后站著的青虹真人,不由得瞳孔一縮。然后只能垂著腦袋,深吸一口氣默默的走下了橋去撿鞋。

        這時,村里的人震驚了。

        看著這一幕,越發覺得高深莫測了起來。

        這村里不僅僅是村民,還有來自廬州的想要追隨智叟的強者。他們,認出了秦文昌。

        “那,是南洲總督!”

        “我的天吶,南洲總督幫智叟撿鞋?”

        “啊……”

        “這,這是大事情啊。”

        “高深莫測啊。”

        “智叟橋頭喂雞。總督橋下拾履!”

        “好一個橋下拾履!”

        “一定要記下來,傳播出去。智叟做事從來不是無的放矢,背后一定有深層次的寓言和道理。”

        “……”

        于是,流傳五洲的一個寓言故事就這樣誕生了——智叟橋頭喂雞,總督橋下拾履。

        當秦文昌將鞋子撿上來之后,麻衣老者再次笑瞇瞇的說:“年輕人,幫我這個老人家穿上。”

        年輕人?

        秦文昌都要瘋了,我已經一千多年沒有聽到過這樣的稱呼了!

        但他覺得自己還是得忍,于是嘆口氣,半蹲著幫九峰將鞋子穿上。

        “我……”

        “噓,讓我猜。”

        秦文昌翻了個白眼,無力的坐在了地上:“那你猜吧。”

        片刻之后,老者淡淡的到:

        “你找我有事。”

        秦文昌再次翻了個白眼,心中暗道,廢話。

        但是表面不動聲色的說:“對。”

        九峰有道:“但貧道不想幫你開悟。”

        秦文昌眉頭一皺:“為什么啊?”

        “我好不容易放走了文強,豈是你一聲有事,便能食言的?”

        ‘嗡——’的一聲,秦文昌頭發都豎起來了。

        驚恐的看著九峰,心臟狂跳如同擂鼓。

        他怎么知道!

        我天哪,這……這廬下智叟,是真的有兩把刷子。

        世間傳言,廬下智叟不出陋巷,但知三分天下。知道前五千年的事情,知道后五百年的事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曉人和。

        難道,傳言真是如此?

        他已經忘記了,他一到廬州就大吼了一聲‘李文強何在’,整個廬州的人都知道,廬州的人都知道,智叟自然知道……

        這一刻,秦文昌不由得鄭重了起來:“還請智叟指點迷津。”

        九峰微微一笑,將手中的一把米拋在地上,一群雞再次被吸引而來,瘋狂的爭搶著地上的米粒兒。

        然后九峰這才拍拍手站起來,仰面朝天的說:“但是看在你幫我撿鞋的份上,貧道也不是不能指點你一下。”

        秦文昌激動的也跟著站了起來:“我對李文強沒有惡意,我真的找他有急事。還請智叟……”

        “大師,我喊你大師了。拜托您為小子指點迷津。”

        九峰笑著揮了揮手,手中出現了一根繩索,然后默默的走到一只母雞的附近,將繩索綁在了母雞的雞腿上。

        將繩索的一端放在了秦文昌的手里,高深莫測的笑了笑:“你拉一下,你便明白了。”

        秦文昌心中不由得鄭重了幾分,一拉繩索,那母雞‘咯咯咯’的叫喚一聲,倒在了地上。

        秦文昌認真觀察著那一只母雞,思考了許久,猛然恍然大悟:“大師,我懂了。您的意思是,這母雞猶如李文強,而這繩索便是我和李文強之間關系的串聯,我要找李文強,必須要先找到這根繩索?”

        九峰笑著搖搖頭:“你再拉一下。”

        ‘咯咯咯’

        母雞又倒在了地上。

        秦文昌恍然大悟:“我懂了大師,您的意思是即使我現在沒有明白,但是我不能放棄尋找這一條繩索。我要一直努力。”

        九峰再次搖搖頭:“你再拉一次。”

        ‘咯咯咯’母雞又倒在了地上。

        秦文昌猛然深吸一口氣:“我拉了三次,三次雞嘴都是向著東方。難道,李文強往東方而去了?”

        九峰笑著再次搖搖頭:“你再拉一下……”

        “……”

        第四次、

        第五次、

        第六次、

        第七次、

        第八次……

        秦文昌,徹底迷茫了。

        “停!”

        九峰說了一聲,然后解下繩索,高深莫測的笑道:“現在,你懂了。”

        言罷,坐上牛車,轉身離去……

        ‘叮鈴鈴’

        牛車過了橋,穿過村落,離去、離去……

        離開村落之后,九峰這才喃喃一聲:“沒有惡意?找文強卻沒有惡意,那貧道為什么要告訴你?你要是有惡意,但是卻不會傷害文強的性命,能夠逼出文強身后的隱秘……那貧道是不介意告訴你的。”

        “呵呵呵呵……”

        秦文昌茫然的站在橋頭看著九峰離去的背影,他腦海里,不斷的回想著剛才做這些事情的含義。

        有些迷茫,又有些感悟:“大師究竟要告訴我什么?”

        正此時,村落的人也散去了,散去之前,一個站在榕樹下的孩子喊了一聲:

        “喂。你還沒懂啊?聽說你是南洲總督,為什么你卻沒有慧根?沒有慧根,你也有臉來與智叟交談?”

        秦文昌鄭重的走到村口,對著小孩行了一禮,正色到:“恕我愚鈍,大師究竟想要告訴我什么?”

        小孩兒指了指那只母雞,脆聲道:

        “智叟說:拉***倒。”

        “拉**倒?”

        喃喃片刻,秦文昌一愣:“我……”
        (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