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三十五章:離開廬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三十五章:離開廬州字體大小: A+
     
        因為智叟的發話,整個廬州竟然沒有任何人膽敢擋住李文強的去路。

        也許有暗中覬覦的,暗中想要跟蹤李文強的。但是青虹真人卻杵在那里,目送李文強離去,那些人也只能干著急。要是這個時候追上去,豈不是和智叟作對?

        如果和智叟作對。且不說廬州會有多少人會和自己過不去,單單是自己的良心都會過不去的。

        而當青虹離開之后,李文強已經離開了很遠很遠了……

        這個時候再想要去追,那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除非你有神念!

        否則,就算是出竅期都不知道李文強去了哪里。

        也就是李文強剛離開,陋巷之中,九峰也背著手站了起來:“我也是時候離去了,是時候換個地方了。我不能總是待在一個地方太久,文強都在四處游歷,我也得四處游歷。”

        九峰幾乎已經確定,自己這一生,都是要和李文強結下不解之緣的。這是根本就解不開的繩索,必須解不開!

        他窮盡一生,也要去探索李文強背后的秘密,以及這整個修真界暗中的故事。

        看了眼堆在墻角的那數十個儲物袋,以及好幾個儲物戒指,還有那散落在滿地的靈石。九峰眼里閃過一抹不屑之色,呵,糞土……

        “青虹。、”

        “在,師尊。”

        “將這些糞土整理收拾好,貼身攜帶,然后隨為師離開廬州。”

        青虹皺眉:“啊?師傅,離開廬州?我們去哪里啊?”

        九峰高深莫測的一笑,然后伸出一根食指,輕輕指了指天空。

        青虹看著天邊的月色,恍然大悟:“我懂了師傅,月亮去哪里,我們就去哪里。”

        九峰微笑著搖搖頭:“非也。”

        青虹沉吟許久:“噢,我懂了師傅。太陽去哪里,我們就去哪里?”

        九峰依然微笑著搖搖頭:“依然非也。”

        青虹再次沉吟了下來,他覺得,師傅的話里充滿了無盡的禪意,非是自己這樣的凡夫俗子可以理解的了的。

        再次深思熟慮了許久,青虹又試探的說:“我們……去天上。”

        “哈哈哈哈。”

        九峰大師撫須一笑,笑著從袖子里拿出了一個擁有六個面的骰子,上邊分別寫著:東、南、西、北、中、無。

        青虹深吸一口氣,凝重的說:“這是……”

        九峰往天上一拋,然后雙手抓住:“為師的意思是,交給天意。”

        攤開手,朝天的一面骰子是——西。

        青虹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感覺自己今天在‘道心’的修煉上,又接近師傅了一步。假以時日,自己總會變得天資聰慧,并且思想也會接近師傅這個神一樣的男人的。

        智叟即將離開!

        廬州沸騰。

        “智叟要離開了?”

        “嗚嗚嗚嗚,不,我們廬州不能沒有智叟!”

        “沒有智叟的廬州,也配叫廬州?這是沒有靈魂的廬州。”

        “智叟去哪里,我便去哪里。我只希望每天能夠看智叟一眼,每天看一眼,我感覺自己的智慧每天都會增加。”

        “正如智叟所言,修為有何用?錢財又如何?你懂人生的真諦么?你不懂,你就是白活著……大乘期的我,不能再這樣白活著了!”

        “我要追隨智叟!”

        “……”

        當九峰乘坐一輛牛車,‘叮鈴鈴’的從陋巷里出來之后,廬州沸騰。

        萬民相送。

        道路兩旁,無論是百姓還是修真者,紛紛跪倒在了道路兩旁。對九峰行注目禮。

        而九峰似乎早已見慣司空這樣的場面,只是雙眼微瞇,盤腿坐在牛車之上,不聞、不視、不見、不悲不喜。

        而顯然,廬州人對于九峰這樣高深莫測的模樣,也早已見慣司空了。

        在智叟乘坐的牛車之后,青虹真人也趕著一輛牛車。‘叮鈴鈴’的緊墜在后邊。

        而青虹真人趕著的牛車之上,堆滿了儲物袋,也堆滿了各色的書籍、竹簡。

        眾人看見這一輛牛車,都很感動。

        “智叟不愧是學富五車之人。”

        “出行時,帶的書竟然要用儲物袋來裝!”

        “這么多的儲物袋,那得裝了多少書啊?”

        “儲物袋這么貴,竟然用來裝書。不由得,我想起了智叟曾經的教導——學海無涯苦作舟。”

        “你們說……那儲物袋里,裝的該不會是錢吧?”

        話音落下,場面一靜。

        頓時無數的修真者用一種冷漠的眼神看向了說話之人。

        “放肆!”

        “斷脊之犬,焉敢再次嚶嚶狂吠!”

        “住口!”

        “豈敢玷污智叟?”

        “你以為智叟是你這般世俗?”

        “……”

        在廬州萬民護送之中,兩輛牛車駛出了廬州。走林間小道瀟灑離去,只留下兩道背影,留與后人觀摩……

        九峰雖然離開了廬州,但是廬州卻留下了他的傳說。

        就在九峰離開的半天之后,一道狼狽的身影降臨了廬州,站在廬州的天空之上歇斯底里的吼叫:

        “李文強,你出來。”

        “李文強在不在?你出來,某乃朝廷命官秦文昌。”

        “我沒有惡意,你出來。你把老子綁啦!”

        “……”

        聲震如雷,響徹九霄。驚動了整個廬州城。不少人都抬起了頭來,有些震撼的抬頭看著天空。

        出竅期,在這段時間的廬州并不算少見;別說出竅期,大乘期都經常見到。

        但是,朝廷命官,大家沒見過。

        秦文昌,南洲總督啊。這廬州也是歸人家管的。雖然修為不是頂尖的那種,但是權利是南洲最大的一個,大乘期也要給三分薄面的。

        秦文昌喊了半天,但是沒人搭理自己。他要急瘋了,腦海里的倒計時已經過去了一天,他還有兩天的時間了……

        兩天時間內,再不護送李文強完成任務,他龜兒要挨雷劈的!

        飛下廬州城,秦文昌抓住一個元嬰期的人問道:“李文強有沒有來過這里。”

        元嬰期的修真者嚇傻了,顫聲道:“來過,來過……”

        “人呢?‘

        “走了。”

        “哪個方向?”

        “無人看到……”

        “無人看到?你看到他來了,你沒看到他走了?李文強那么有錢,你別說你們這里不知道。我不信你們沒人搶他。”

        “搶……沒敢搶。”

        元嬰期都要被秦文昌的歇斯底里嚇哭了:“李文強被智叟救了,智叟將李文強叫走,然后文強不知所蹤。然后智叟也離開廬州了。、”

        “智叟?”

        秦文昌眉頭一皺,他也是有所耳聞廬州智叟的大名的。但是,他覺得那是裝神弄鬼。

        打心眼兒里瞧不起九峰那種人,別人信,他可不信。

        一聽那些耳聞,秦文昌就知道,那是個招搖撞騙的騙子。

        心中有些惡感,秦文昌皺眉道:“智叟往哪個方向走了?”

        “那里……”

        ‘咻——’的一聲,秦文昌消失而去。
        (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