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二十七章:全世界都找李文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二十七章:全世界都找李文強字體大小: A+
     
        跑了……

        李文強跑了!

        這可還行?

        “我投資了三百萬靈石啊,他特么的捐錢跑路了?”

        “啊啊啊,我要殺了李文強。”

        “臥槽尼瑪,李文強沒給老子還錢之前,都不準殺他。不許殺李文強。”

        “我投資了五百萬靈石,你把李文強殺了,誰給老子還錢。”

        “啥時候跑的?”

        “是他們,紅松,是紅松,紅松真人他們參加過萬宗工程。是李文強最信任的一批人,他們是李文強的保護傘!”

        “對,就是紅松他們。我認識紅松。”

        “當時我見到過,紅松真人在背后罩著李文強。李文強和化神期強者起沖突的時候,紅松可是威懾過化神期。他是李文強的保護傘!”

        “……”

        ‘咕嚕’一聲。

        紅松真人吞了一口唾沫,驚恐的后退一步。只是看見數萬人朝著自己看了過來,什么修為的都有。下至煉氣期,上到渡劫期,都有!

        所有人,都看向了紅松。

        而這時,萬宗工程的一個股東面色惶恐著,忽然也大喊一聲:

        “紅松真人是李文強的左膀右臂。紅松真人是萬宗工程的實際負責人,大家都找紅松啊。我也投了錢的,我也血本無歸。紅松,還錢!”

        紅松回頭,睚眥欲裂:“我曹尼瑪,我……”

        話音未落,十幾個出竅期強者飛撲而來,一件件法寶對準了紅松的喉嚨。

        面對著十幾雙兇殘無比的眼睛,紅松舉起手來,顫聲道:“我,我也是受害者……我投資了萬宗工程,我也血本無歸了。大家且聽我一言,我也是受李文強蒙蔽的受害者之一啊。我和你們是一路人。”

        “放屁!”

        “就憑你,也配成為受害者?”

        “還錢!”

        ‘臥槽尼瑪,你今天不說出李文強的下落,我要你吃不了兜著走。“

        “還錢蠢逼!:”

        “……”

        紅松左右為難之時,那蒙面強者忽然上前一步,喝退了要賬的眾人。一把抓住紅松的脖子:“你玩我?”

        紅松尿都嚇出來了,帶著哭腔吼道:“我不知道啊,我真的是受害者。”

        “我不管你是不是受害者,把九千萬還給我。”

        說著,蒙面強者開始搜身,直接砍掉了紅松的手,將兩枚儲物戒指擼了下來。其中一枚是紅松本人的,另一枚是他們支付的九千萬靈石。

        眾人看著這一幕,沉默了。

        沉默片刻,有人大喊一聲:

        “紅松的錢被他們搶了!”

        “罵的,不準走!”

        “紅松的錢那是不義之財,那是李文強騙的我們的錢。你不準走。”

        “交出來!”

        “把錢交出來,我不說別的,把本金還給老子!”

        瞬間,數萬人又將那兩個蒙面強者團團圍住了。

        這會兒所有人都急紅了眼,特么管你是誰,誰有錢誰就是李文強的同伙。誰認識李文強誰就是李文強的同伙。

        而現在數萬人,正是人多力量大的時候,法不責眾,而且數萬人之中也有強者隱藏。這個時候不團結一致的拿回本金,那啥時候才能拿得回來?

        真的指望李文強給你送回來?想毛呢,他憑本事騙的錢,怎么可能還給你?

        全花城都知道,李文強的總資產怕是騙了上五億了。五個億的靈石,這就算是一些一流門派都不可能有這么多錢。但是李文強有,他特娘的才凝氣期啊!

        一個身懷五億資產的凝氣期。他完全可以找個地方茍起來,幾百年后,用五個億的資源來修煉。哪怕是一頭豬他也能大乘期了。

        兩個蒙面強者此時急的汗如雨下,他們這會兒怎么可能還顧得上萬宗工程的那些股東?

        誰能想到,所有人瞬間將矛頭指向自己啊?

        當即解釋到:

        “我們根本不認識李文強。、”

        “我們只是來買那個萬宗飛船的買家。這錢,是我們剛才提前支付給紅松真人的。這是我們的錢,不是你們的錢。”

        “這是我們的錢。我們的錢啊!”

        “臥槽尼瑪。我要說多少次。這不是李文強的!”

        “我根本不認識李文強!”

        “……”

        混亂了。

        徹底混亂了。

        整個花城亂成了一鍋粥。

        誰,都別想走。

        萬宗工程的所有參與者,此時全部都被控制了起來。有強者用捆仙繩將他們綁在一起,蹲在院子里不敢開腔。

        而那兩個神秘的蒙面買家此時也拿出了法寶,被數萬人團團圍住,對峙。

        他們想要殺人啊。郁悶。

        本來只是來買萬宗飛船的,結果被紅松他們給耍了。現在又讓花城的數萬人困在這里,非要讓他們還錢。

        他們上哪兒認識李文強去啊。一個凝氣期的小王八羔子,他們不屑于去認識。

        但是現在,這些人強行讓他們認識李文強,他們百口莫辯。黃泥巴掉進褲襠里,不是屎,你也得是屎!

        與此同時。

        城主府之中,從天而降一團黑霧。

        落在院子里,黑霧漸漸散去,一個身穿黑袍,渾身鮮血,背部還有幾個貫穿刀口的男人出現在院子里。

        不由分說的拿起石桌上的茶壺,狠狠的往嘴里灌。

        身后,幾個化神期境界的侍女悄無聲息的上前,幫忙脫掉了他的黑袍。很是熟練的清洗他的傷口。

        男人疲憊的坐了下來,隨意的將一把滿是血跡的長矛仍在一邊。似乎習慣了清洗傷口的痛楚,面無表情的承受著。

        而事實上也正是如此,他全身上下,全部都是疤痕。到處都是猙獰的傷勢。他從來不利用高深的境界去恢復疤痕,因為他認為,這些疤痕是自己的榮譽。

        “城主,您下次要注意一些。這個洞是從腹部過去的,差點廢掉您的丹田。”

        侍女輕聲說道。

        男人哈哈大笑一聲:“那些畜生下手不是一般的狠。早晚有一天,蕩平了它們!”

        言罷,男人一把抓住一個侍女的頭發,將其抓起來,狠狠的在她臉上親了一下:“活著真他娘舒服。”

        侍女臉色一紅,低著頭不敢說話。

        男人這才松開抓著她頭發的手,隨意的問道:“那邊兒怎么回事?為什么那么多人聚集在那里?”

        侍女連忙到:“花城出了個李文強……”

        “嗯,我知道他。他和他媳婦兒是讓青云宗追殺進來的,我還救了他們一命。”

        “就是那個李文強在作怪。”

        城主皺起了眉頭:“那小子不是才筑基期么?他媳婦兒元嬰期而已。兩口子能讓這么多人聚在那里?”

        “不,李文強不是筑基期,是才凝氣期……”

        說著,侍女眼里有一抹敬畏的目光:“李文強偷了青云宗的萬宗法寶,然后開啟了一個萬宗工程……”

        片刻后,城主目瞪口呆:“賣出去了?”

        “沒有,紅松真人他們找來了買家。李文強跑了。”

        ‘噗’

        饒是見過大風大浪的城主,此時也被逗笑了:“好大的膽子啊。一次騙了這么多人。那也不對啊……我看,那剛才聚集了好幾萬人。一個萬宗法寶,能讓幾萬人這么激動?”

        “不是的。李文強借著萬宗工程的啟動,以及聚集了數十個出竅期的故事,在花城創造出了‘信用’。然后又開啟了另一個投資計劃,在城主府對面開了一個金融交易中心……”

        緊接著,侍女將這幾天的事情全都說了出來:“據估算,李文強夫婦卷了花城將近六萬人的錢。估計得有五六個億的靈石。”

        “什么?”

        饒是城主,此時也驚呼了一聲,騰地一下站了起來:“他一個凝氣期的小王八蛋,卷了五六個億?意思是……他這會兒,跑了?”

        “對,跑了。這會兒那些人都是要賬的,他們把前來購買萬宗法寶的買家圍住了。說那兩個買家是李文強同伙,要讓他們賠錢。”

        說著,侍女捂嘴一笑:“這個李文強,能力也頗大了點。他把花城所有人當傻子糊弄,結果,沒想到花城竟然真的有這么多的傻子愿意上當受騙……”

        話音未落,另一個侍女面色不善的道:“阿香,少說兩句。”

        阿香捂著肚子狂笑:“哈哈哈,我忘記了。阿花也投資了。”

        城主瞠目結舌的看著阿花:“你也讓騙了?騙了多少錢?”

        阿花面色惱怒的道:“我投的少……我只投了一個199,999的套餐。”

        “二十萬靈石啊!”

        城主都驚了:“你這么聰明,竟然讓李文強騙了二十萬靈石?”

        阿花煩躁的嘆口氣:“城主,我覺得李文強此人簡直就是十惡不赦的王八蛋,花城一害。當時別人稱他為南洲第一悍匪,我還覺得抬舉他了。現在看來……他是五洲第一賊王啊!”

        “城主,一定要將李文強夫婦繩之以法,以儆效尤。花城不能這么亂了。現在有了李文強,以后甚至會出現效仿者。”

        “哈哈哈哈。”

        城主仰天狂笑,笑著笑著,將自己的神念散了出去。

        ‘嘩嘩嘩’

        猶如潮水般的神念,以花城為中心滌蕩開來。輻射萬里方圓。

        閉著眼睛,他看見了數千里之外,賊眉鼠眼的李文強不斷的變幻著交通工具,往北方逃竄。

        看著那賊眉鼠眼的樣子,城主眼里閃過一抹笑意,睜開了眼睛:“有意思。區區凝氣期,竟然騙了數萬人,席卷五個億跑路?嘖嘖,我凝氣期的時候可沒這么猖狂。”

        阿花急了:‘城主!一定要將李文強繩之以法啊。’

        “哈哈哈。”

        城主大笑一聲,拂袖而去:“他能騙你們這么多錢,那是他的本事。真的是……這么粗淺的騙術,竟然能騙這么多人。看來,李文強用的是篩選法。”

        “聰明人一看就不會上當。所以就把聰明人全部篩選掉,留下的全是傻子。”

        “哈哈哈,有本事。這小子,以后怕是要讓五洲都聞風喪膽了。”

        “……”

        正此時。

        風塵仆仆,滿身狼狽的秦文昌降臨花城,睚眥欲裂的爆吼一聲:

        “李文強何在!”

        “李文強,你他娘給老子出來!”

        “……”

        花城為之一靜,不少人看了秦文昌一眼,沒理他,然后繼續忙自己的。該要賬的要賬,該撈錢的撈錢。

        見怪不怪,今天整個花城全都是找李文強的。這會兒哪怕是來個大乘期降臨,也找李文強,大家也不會感到多么奇怪。

        而城主府之中,城主也愕然抬頭看向遠方:“秦文昌,南洲總督……他找李文強又要做什么?”

        “這個李文強到底造了多大的孽,連朝廷命官都滿臉狼狽的來找他了?”

        城主一陣唏噓。

        他才凝氣期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