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二十一章:收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二十一章:收徒字體大小: A+
     
        瀘州上空。

        又是瀘州上空。

        一個手中仗劍的老者從天而降,直接降臨在了那陋巷之中。老者手中的劍上刻著銘文,兩個字——青云。

        這便是青云宗的老祖宗。

        也就是那大家都很忌憚的渡劫期強者。

        秦文昌一直擔心這渡劫期前來追殺他,但是他想多了,渡劫期根本懶得追殺他。或者說是不想追殺他,他很有自知之明。

        秦文昌現在被青衣等人追殺,朝廷只是看熱鬧,看笑話的心態。但是自己一出手,立馬就有人以雷霆手段來毀滅了自己。

        同時,就算秦文昌被青衣等人殺了,人家只會說他技不如人,不會多么遷怒。不會遷怒青云宗逃走的那些人,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但是如果他敢親自出手,那朝廷的人會滅殺了他。同時,不可能放過青云宗逃匿的余孽。

        現在只是滅了青云宗,但是根本沒有滅青云宗逃走的那些人。

        青虹真人不敢冒這個險。

        他沒辦法報復朝廷,所以他就有了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報復那個傳出消息的人。

        降臨瀘州,行走在陋巷之中。青虹真人面無表情的提著劍,一步步的往其中的一個居室之中而去。

        屋里,檀香四起。一種仙氣縹緲的感覺迎面而來。

        渡劫期的青虹真人不由得提起了十二分的小心,下意識的在這個環境之中,他變得鄭重了許多。這,叫做氣勢!

        透過那檀香的煙霧,青虹真人瞇著眼睛看見了盤腿坐在后邊的一個仙風道骨的老者,才金丹期,但是面對自己渡劫期的威壓,渾然不懼。

        止步。抬劍。

        青虹真人開口:“你……”

        對面后發先至:“你來了。”

        青虹真人瞇了瞇眼睛,眼里閃過一抹疑惑之色,他,知道我要來么?

        “是的,我來了。”

        九峰真人嘆口氣,睜開了眼睛:“你不該來。”

        青虹真人:“……可我還是來了。”

        說著,青紅真人回頭,看見了墻角的琳瑯滿目。不由得有些震撼。

        那墻角,全部都是寶物,有靈果、靈藥、靈草、法寶、靈石。

        價值,至少數千萬。

        青虹真人都蒙了,這人得多有錢啊?這么多的財產竟然視而不見,就這么像是垃圾一樣的堆在墻角里?

        瀘州城這么亂,他一個金丹期擁有這么多的財產,竟然還沒有人來盜竊、搶劫。這本身不符合常理啊。

        ‘咕嚕’一聲,青虹真人吞了口唾沫。

        他,竟然吞了口唾沫。他竟然心動了。他差點都要忘記,自己是來殺人的了。

        青虹真人心中只是震撼,這個金丹期,怎么會這么有錢?

        九峰猛然用一種凌厲的眼神看向青虹:“你很缺錢么?”

        青虹沉默許久,莞爾一笑:“缺。但殺了你,便有了。”

        “你為什么想要殺我?”

        “你便是五洲秘聞的作者吧?”

        “哦?你便是青云宗的那位渡劫期吧?”

        青虹真人有些詫異:“你怎么知道?”

        九峰哈哈大笑一聲,伸出一只手指向了青虹:“因為,你衣服上寫的有。”

        青虹真人低頭,果然,自己的道袍胸膛上寫著兩個字-青云。

        九峰繼續說:“而現在青云宗所有人都逃匿了,或者去追殺南洲總督了。你卻仗劍而來,修為不淺,又是殺我,你,便是青云宗的老祖宗。那位渡劫期。”

        青虹真人笑了笑,坐在了他的對面:“你想怎么死?”

        九峰微微一笑:“我不會死。”

        “你為什么這樣的篤定?”

        “因為你有求于我。”

        青虹真人認真的思索了許久許久:“我為什么有求于你,我求你什么?”

        九峰真人笑呵呵的說:“你求我放過你。你需要求我,不殺你。”

        “噗”

        青虹真人都氣笑了:“你算個什么玩意兒?我想要殺你,需要經過別人的同意么?我是渡劫期,你是金丹期,這是你與強者對話的姿態?”

        九峰搖搖頭,有些感慨的道:“境界又有何用?生命的長短意義又在哪里?在這個世界上,修為不代表一切。我金丹期,但我照樣可以殺你。你渡劫期,但給你十個膽子,你也不敢動我。你知道為什么么?”

        “為什么?”

        他真的有些迷惑了。誰給了這個金丹期如此強大的自信?他是不是自以為他是大乘期啊?

        “你的心里有罪孽。你的心里有顧慮。”

        九峰指著青虹真人,笑呵呵的繼續說道:“當你與我說第一句話的時候,我便已經知道,今天你殺不了我。”

        青虹深吸一口氣,他突然,竟真的有點下不去手了。他也不知道這是為什么。

        他感覺很慌,眼前這個人明明只是金丹期的修為。但是自己竟然感覺自己的一舉一動,內心的任何想法,他都了然于胸。這是一種很難受的感覺。

        “我殺了你!”

        猛然詐起,青虹真人舉劍便刺。

        九峰淡然一笑:“我說了,你,殺不了我。”

        劍鋒,在九峰的額頭上停下來了。

        青虹真人瞳孔劇烈的縮放著,看著劍下的九峰,忽然,面色有些蒼白了起來……

        九峰依然淡然的盤坐在那里,但是他的手中卻出現了一枚令牌。

        令牌上只有兩個字——昆侖。

        嘶——

        青虹真人驚的毛骨悚然,他一個金丹期,為什么會擁有昆侖的令牌?

        世間第一大派,宗派之首的昆侖的令牌,他竟然會擁有?這種令牌,就算是昆侖的普通弟子都不具備的。只有昆侖的貴客,或者說是昆侖德高望重之人,有權利的人才會擁有昆侖令牌。

        他,竟然有!

        “你……你是昆侖之人!”

        青虹有些忌憚的看了九峰一眼,默默的后退了一步。他真的不敢動九峰了。

        因為昆侖令牌不僅僅是個名譽,本身也是法寶。在外界的力量促使下,令牌會被激發,然后釋放出保護罩,保護持有令牌者不受傷害。同時,昆侖派也會知道有人要殺持有令牌者。會立馬派遣強者出馬解救。

        他真的不敢輕舉妄動。

        九峰笑了笑,一揮手,令牌消失不見:“不好意思。拿錯了……”

        一晃手。

        手中再次出現一塊令牌。

        青虹真人差點跪下了。

        那漆黑的令牌之上,只有兩個大字——朝廷。

        ‘嗡-’的一聲,青虹真人頭皮發麻,有些驚恐的吼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九峰收了朝廷的令牌,手中,再次出現一塊令牌,這一次的令牌更恐怖,名為——‘五洲都督府’。

        青虹眼淚都要出來了。他,到底是個什么人啊?

        九峰再次收了令牌,聳聳肩:“貧道,九峰。告訴過你,在這個世界上,修為沒有任何意義。”

        青虹有些失魂落魄的站起身來,拱了拱手:“誤會了,告辭。”

        “留步。”

        “不知……不知前……不知前輩有何貴干?”

        九峰站起身來,負手而立與窗前,眼神縹緲的看著瀘州景色:“你,走不掉。”

        冷,

        冷汗,

        冷汗順著青虹的額頭,不斷的流了下來。他竟然慌了,仿佛現在自己是個金丹期,而他,是渡劫期。

        “前輩什么意思?”

        話音剛落,只聽外邊出現了一聲聲爆吼。

        “是誰在打智叟的主意?”

        “放肆,膽敢擅闖瀘下陋巷!”

        “敢動智叟,先過我這一關1”

        “放肆放肆!”

        “保護智叟!”

        “智慧大師,我等救駕來遲還請贖罪!”

        “……”

        隨著聲音響起。

        一道道光芒與匹煉落在了陋巷之中。

        頃刻之間,青虹真人的四面八方,站著數十個人。修為最低的是化神期期。

        渡劫期的有四五個。

        驚恐。

        驚恐著。

        青虹真人心驚膽戰,他想破腦子也無法想到,這個世界上,怎么會有背景這么硬的金丹期?

        這特么還是金丹期?

        背景硬的讓人感到恐懼。這還是金丹期么?

        正沉默之時,只聽喧囂聲響起,那一個個強者紛紛抬起法寶冷面指向了青虹真人。

        后方還有驚呼:

        “先擋住他!”

        “拖一會兒。大乘期的前輩馬上就到。”

        “沒王法了,修真界最后一個智者你也敢惹?”

        “智叟向來與世無爭,為天生地養一精靈,世間最后一個指點迷津的文曲星轉世。你也敢打智叟的主意?”

        “速速伏法。大乘期前輩頃刻趕到,小心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

        ‘噗通’一聲。

        青虹真人跪了下來。

        他的冷汗往下流,眼淚往下流,尿也嚇出來了。

        這……到底是個什么人啊?青虹驚恐到沒有了思維能力,在他的世界觀里,修真界,好像都不存在背景這么恐怖的強者吧?

        青虹回過頭來,求助的看著九峰,又看看四面八方的強者。以及遠處沸騰無比的瀘州,默默的磕了一個頭:“前,前輩……饒命。這這這是誤會。”

        九峰悲憫的看著他:“給你最后一次機會。”

        “前輩請講。”

        “念在你有幾分靈性的份上,自今日起,你拜我為師。我點化你飛升。”

        青虹震驚了。自己一個渡劫期,拜一個金丹期為師?

        眾人也震驚了。智叟,竟然終于要收徒弟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
    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