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二十章:要不你回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二十章:要不你回吧字體大小: A+
     
        只是第二天一大早,風云真人就帶著一大把的挪移符來到了李文強家。

        給了錢讓他去買,給的是市場價。但是栓子在其中是不是以內部價格獲得,貪污了多少錢,這就不得而知了。李文強也懶得去探聽那么多,畢竟水至清則無魚。

        “李父。東西到了。”

        風云真人將挪移符放在了桌子上,笑呵呵的等待父親的夸贊。

        李文強將挪移符收進儲物戒指之中,扔過去一百萬靈石:“這是你的。平時沒事多來家里走動走動。”

        風云真人眼前一亮:“是的,孩兒明白了。”

        拿著一百萬,風云麻溜的滾蛋。

        都是心知肚明的貨。

        只要給錢,別說喊一聲爹了。只要錢給夠了,就算是弄一座祠堂,告訴后世子孫這是你們的祖宗。修真界都有大把大把的人愿意干。

        這是一個物質的世界。

        拿著一大把的挪移符,李文強給紫玉分了五張遠距離挪移符:“你一半,我一半。”

        又分給了紫玉五十張短距離挪移符:“你一半,我一半。”

        紫玉默默的收好了挪移符,沉吟道:“我們什么時候走?”

        “急不得。越急越容易出岔子,還有很多東西沒買完。對了,等會兒還要來幾個孩子。做好酒菜,招待招待咱們的兒孫。”

        紫玉捂嘴竊笑:“這些人太不要臉了。”

        李文強嘆口氣:“不是不要臉,而是窮怕了。”

        紫玉啞然。

        她沒窮過……

        ----

        與此同時,西洲。

        秦文昌滿身狼狽,到處都是血跡的奪命在天空之中狂逃。還背著徐靜。

        徐靜倒是衣裳整潔,但是眉宇之間卻有一抹疲憊之色。

        “總督叔叔,我們還要跑多遠啊?為什么朝廷的人不救我們?”

        徐靜開口問道。

        秦文昌的眼里閃過一抹苦澀,還不都是怪你?

        誰能想到青云宗的余孽竟然這么大的深仇大恨,寧愿不要命都要追殺自己啊,這可如何是好。

        秦文昌他都想不通了,都是些幾百年的老怪物,怎么就這么和一個小女孩兒過不去呢?真是太小家子氣了。

        他秦文昌也只是個出竅初期而已,但是青云宗的掌門青衣也是出竅期,還有一大幫化神期的長老緊隨其后。這讓秦文昌根本無從招架。

        其實就算是幾百個化神期來,秦文昌也能脫身。

        但是,青云宗的化神期,人家會結陣!

        幾十個化神期一結陣,就算是一個出竅期有可能都要伏誅。更要命的是,還有青衣這個同等境界的強者。

        秦文昌都多少年沒有出手過了?身為朝廷南洲總督,平時養尊處優的。哪像是青衣這種出竅期強者般彪悍?

        這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青云宗還有一個渡劫期的老祖宗沒有出手呢。一直在暗中,不知道到底是在觀察,還是在做著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情。比起這些人來,秦文昌最忌憚的就是青云宗的那個渡劫期了。

        現在被追殺不算什么。他害怕他如果露出了勝利的姿態,渡劫期估計就要出手了。那個時候,不會給自己任何反抗的余地,直接就把自己轟殺成渣了。

        他好郁悶。

        郁悶的是,朝廷的人也不來幫自己。

        進了西洲境內的時候,秦文昌向西洲總督求救。結果西洲總督完全是一副看笑話的模樣看著秦文昌,還在一邊說著風涼話。

        秦文昌心里難受的都要吐血了。回過頭去,呵斥一聲:

        “徐靜,把嘴給我閉上。不許再說話了。”

        徐靜想要下意識的反駁,但是張了張嘴,還是老老實實的不說話了。眼里有些委屈之色,怪我咯?

        正此時,身后殺氣陣陣。

        秦文昌猛然回頭,有些絕望的大吼一聲:“這又不是我的意思,為何將我窮追不舍?為什么追我。別追了,我秦文昌不找你青云宗的麻煩就是了。”

        天空之中,青云宗的一眾人等睚眥欲裂的看著兩人飛竄的背影。

        青衣嘶吼一聲:“我說了,必定誅殺你等到……”

        想要說天涯海角的時候,又突然住口,想起了徐靜曾經反駁自己說這個世界是圓的……

        頓了頓,青衣真人憋屈無比的喊道:“就算我青衣真人死無葬身之地。魂飛魄散。我也必定要誅殺你們二人。”

        話音剛落,秦文昌暗道一聲不好,這句話……有漏洞。

        他還沒來得及阻止。徐靜忍不住再次開口喊道:

        “你這句話有問題。你都已經魂飛魄散了,你還怎么誅殺我們?講道理啊,你這句話根本就行不通。”

        青衣:“……”

        青云宗長老們:“……”

        “啊!”

        青衣怒吼一聲:“你不用管我說什么,我的意思就是,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都要將你誅殺。”

        徐靜委屈的說:“可是你說的語句和措辭都不對,你說的不對,我不能說了么?”

        青衣一聲不吭,開始瘋狂的燃燒自己的真元飛撲而去。

        秦文昌頭皮都麻了,絕望的看了眼徐靜:“你能不能別說話了。”

        然后,再次服用了一顆珍貴無比的丹藥,也開始燃燒自己的真元奪命狂奔。

        徐靜更委屈了:“他想殺我們,這與我說什么沒有什么必然的關系。”

        “如果不是你不停的說話,不停的激怒他。他怎么可能會追殺我們到天涯海角?”

        “我說了,這個世界是圓的,根本就沒有天涯海角。”

        “放肆。老夫現在是在和你說世界是不是圓的這個問題么?我說的是他要追殺我們到天涯海角。”

        “可是我說了你們為什么就是不相信,早就有人證明了。有大乘期修士順著一個方向一直飛,最后回到了原點。這就說明了,世界上根本就沒有天涯海角。這個世界,是圓的,是圓的呀!”

        秦文昌深吸一口氣,險些真元紊亂而氣絕身亡。聲音都變得沙啞了許多:

        “我現在沒有跟你說世界是不是圓的這個問題。我是在跟你說,你要是不說話,他就不會追殺我們。”

        “講道理啊,你這個說法是不成立的。我剛才沒有說話,但他依然在追殺我們。這和我說不說話,沒有必然的聯系。”

        “我特么……我的意思是,你要是從最開始就不這么說話。他就不會追殺我們。”

        “這個問題就是一個悖論,回到了原點。最開始是你讓我說話,你讓我給他們坐實造反證據的。那我說了這些話,他肯定要追殺我們。但是如果我一直不說話,他們就不會造反,那當然就不會追殺了。”

        秦文昌的雙手顫抖了一下,攥緊了拳頭,然后又默默的松開。

        許久許久,他語氣有些低沉,有些無力的道:“我的意思是……在追殺我們的時候,如果你不說話,他就不會一直這樣窮追不舍了。”

        徐靜無辜的說:“但是事情又變得矛盾了起來。我說過,他追不追殺我們,和我說不說話并沒有必然的關系。即使我一路上都不說話,他也依然要追殺我們。正如一塊木頭放在河面上,就算木頭不想動,但它依然會順著往下飄。這樣一來,另一個問題就來了……到底是木頭在動,還是河水在動?”

        秦文昌:“……”

        徐靜繼續道:“而我們,現在是木頭,還是河水呢?”

        秦文昌:“……”

        徐靜依然說:“無論我們是河水還是木頭,我們都會動。所以,這件事情是無解的事情,和我說不說話沒有任何必然的聯系。文昌叔叔你不能怪我,最開始i,是你讓我說話的。”

        秦文昌,再次攥緊了拳頭。

        沉默良久良久,他的眼角有淚痕劃過,沉聲道:“要不我們往回飛吧?回南州。”

        “為什么呀文昌叔叔?”

        “我的意思是,要不你回金龍宗吧。”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