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一十六章:他們在北州賣水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一十六章:他們在北州賣水果字體大小: A+
     
        他有選擇的余地么?

        他沒有!

        李文強選擇了沉默。

        而腦海之中再次傳來了系統的聲音:

        “恭喜宿主明智的選擇了接受。從現在開始,任務開啟。”

        “任務:在三天之內,席卷兩億資產,逃離花城。”

        “任務成功獎勵:《劍·道》第三式:連綿無絕期。”

        “任務失敗/或態度不端正。將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噗’

        李文強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猛然瞪圓了一雙眼睛:

        “席卷兩億的資產逃離?這%……這是在逼我和花城所有的人撕破臉啊,這是在逼我被花城所有人永無止境的追殺啊。這個盤子如果經營下去,后邊雖然會越做越大,但是至少金字塔頂尖,那些最先投資的人是會賺一筆的。他們不會恨我。但是這一次,是直接將花城所有投資者的錢,全都洗了。”

        “花城要讓我死無葬身之地的!”

        李文強都要瘋了。

        他只是感覺到頭皮發麻,渾身的汗毛都要立起來了。

        席卷兩個億,圈錢跑路?

        把我當什么了?真當我李文強是搞傳銷的么?我是個正經生意人。

        “三天……”

        李文強眼神驚懼的看著花城的形形色色,看著窗外,只覺得心煩氣躁。

        系統越來越不靠譜了,越發的讓李文強覺得摸不著頭腦了。這都是些什么任務?而且是一次比一次難,一次比一次更加的像是在玩火。

        一個搞不好,就會引火燒身的那種。

        只有三天!

        三天,李文強怎么跑?

        紫玉現在將李氏金行經營的如火如荼的,三天時間,往哪兒跑?

        能跑到哪里去?

        現在整個花城所有人都害怕李文強卷錢跑路,不知道多少雙眼睛盯著文強夫婦,現在要往哪里跑?往哪里跑都跑不掉的。

        馬上完成交易的那些出竅期和買家一談妥,就要回來找自己拿萬宗飛行法寶了。那些出竅期不會放過自己的。

        而花城之中的那些投資者,更不會放過自己。無數人都要殺自己。無數人要恨自己入骨。

        最重要的是,自己的修為也太低了,才凝氣后期,半步筑基而已。

        雖然自己有把握和筑基期的戰斗,但是眼睛往上看,自己卷的錢里大部分可是來自出竅期的強者啊。

        “就算……我這次綁定的是花城城主也沒用吧?”

        李文強兩眼一瞇,心中充滿了忌憚。他越發覺得,這個系統是不是來害自己的?就是想讓自己死?

        卷兩個億跑路,這放在修真界里。就算主角是個大乘期的強者,也要被無數的投資者滿天下追殺吧?誰都不管用,誰都不頂火,誰都不好使。卷那么多的錢,可不單單是投資者找你麻煩。傳出去之后,甚至更多的是想要來黑吃黑的強者。

        這一刻,李文強一點都不關心即將被綁定的是誰了。就算綁定了一個渡劫期又能如何?有個毛用。

        花城全部都是悍匪。人家管你什么境界,人多!

        “你怎么了?”

        紫玉溫柔的走上前來,有些關切的抱住了李文強:“我看你眉宇之間充滿了憂愁。不要急,要有一種泰山崩頂面不改色……”

        李文強凝重的說:“我的系統,又給我任務了。”

        紫玉柔聲一笑:“沒關系,這是好事情。笑一笑,沒關系的……文強,成大事者,一定要調節自己的心態,遇到事情千萬不能慌。要學會鎮定,沒有什么過不去的坎。什么任務啊?”

        “讓我三天之內,卷兩個億跑路,逃出花城。”

        “臥槽!”

        紫玉整個人當場炸毛,竟然罵出了從未有過的臟話:“這……這怎么可能。我的天吶,這是個什么任務?這是讓人做的任務么?卷兩個億跑路?花城得把我們撕了。現在投資人數都好幾萬了,以前我們只是面對青云宗的追殺,現在,要面臨好幾萬人的追殺……怎么可能,不!”

        李文強紅著眼,捧著那一張焦急而又俏麗的面龐:“老婆,我們要有泰山崩頂面不改色的定力。不能急,不要慌。”

        紫玉淚流滿面,語無倫次的說:

        “這都什么時候了,你還不急?火燒眉毛了啊。兩個億,兩個億……這修真界得滿天下追殺我們吧?嗚嗚嗚,這怎么辦啊?這可怎么辦啊?”

        李文強擦了擦紫玉的眼淚:“老婆啊。要學會鎮定,沒有什么過不去的坎,成大事者一定要注意調節自己的心態。”

        紫玉甩開李文強的手,蹲在地上捂著臉:

        “這都什么時候了,你竟然還這么鎮定。李文強,你的心怎么就這么大啊。這可怎么辦啊?嗚嗚嗚。我一路來花城,卻承受了我這個年齡不該承受的危機與壓力。我才元嬰期,還是個修真界的小學生……這與我們的計劃不相符,只要咱們能把盤子做大,做的穩穩當當的,越來越有錢有勢力,咱們以后是能夠脫身的。但是現在,這么急。”

        說著,紫玉靈機一動:“要不,咱們不跑了吧。假裝沒有聽到這個任務如何,反正又不是懲罰你……大不了你明天開始,去城主府里邊到處晃悠唄。在外人面前天天顯擺,讓人注意到你。這樣一來,你總是完不成,總是在懲罰別的人。總有一天,花城里的所有人是不是都得被雷劈死。然后我們就沒有敵人了。”

        李文強眼前一亮:‘這是個辦法。’

        話音剛落。

        李文強、紫玉、乃至遠在北州賣水果的九里、九玄、留痕,腦海里同時傳來系統的聲音:

        “檢測到宿主李文強即將不按規矩辦事。不執行任務。警告一次,當警告達到第三次,將抹殺所有當前的綁定者。”

        話音落下,李文強瞠目結舌,系統,你變了。你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你竟然變得會修復漏洞了。

        紫玉黯然的嘆口氣:“看來,沒辦法了……”

        而與此同時,遠在北州賣水果的三個人面面相覷。

        冷汗,如雨。

        對視一眼,九里痛苦的捂額:

        “文強又在做什么幺蛾子?這個小王八蛋,我們相隔上萬里他還要害我們。”

        九玄蹲在地上,痛苦的用拳頭不斷的錘著自己的鞋面,直嘆氣:“唉,他肯定是又想鉆天道的漏洞,又讓人堵回來了。這個小王八羔子,下次見到他,我打死他個坑逼玩意兒。”

        留痕坐在旁邊的椅子上,無語凝視著青天白云,眼角有淚痕閃過。

        這……都叫個什么事兒啊。

        如果當初我不是因為多看了李文強一眼,我還好端端的在金龍宗當我的長老,混吃等死。

        也不至于被人追殺上萬里,現在躲在北州賣水果。

        賣水果就賣水果吧,但賣個水果還能被李文強那個坑逼玩意兒禍害,整天提心吊膽。

        “唉。”

        三人長嘆一聲。

        九里怒了:“都是你教的好徒弟,你這個人一天不務正業,就知道偷奸耍滑。結果文強隨你,他非要去鉆天道的漏洞。這下好,要是我們被那個小王八羔子害死,都怪你!”

        九玄兩眼一瞪:“這怎么能怪我呢?且不說我九玄為人正直,誠實守信。單純的,我從來只教文強修煉,不教文強做人。這都是他跟你學的。”

        九里一跺腳:“放肆。我素來只是對文強醍醐灌頂,我九里是他的能量站,我從來不教他為人處世。”

        九玄冷哼一聲:“我說不是我,你說不是你。那是誰教的?”

        說著,兩人同時轉頭,看向了坐在那里發呆的留痕真人。

        留痕真人低頭,有些尷尬的看著兩人,吶吶道:“你們看我做什么,我是新來的……”

        三人面面相覷,又嘆口氣。認命了。

        還是好好的賣水果吧。

        片刻后,一個化神期強者降臨,手中拿著一把飛劍有些貪婪的看了三人一眼,又看看攤上的水果:

        “哪一家的?”

        留痕淡淡的道:“想干嘛啊你?拿個飛劍你比劃啥呢?想搶啊?聽好了,這是北州齊氏家族的水果攤。”

        化神期聞言,眼里閃過一抹忌憚之色,不著痕跡的收回了飛劍抱起了一個模樣像是西瓜的靈果。

        ‘咚咚咚’

        屈指彈了彈:“多少錢?”

        “十萬靈石一斤。”

        化神期皺皺眉:“有點貴。這瓜……保熟么?”

        還是九玄頗有經驗,滿臉不耐煩的拿出一張‘齊氏家族’的令牌,睥睨的看著這化神期修真者:

        “少特么來這一套!沒打算買,你就趕緊滾犢子!”

        “……”

        。m.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