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一十三章:瀘下智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一十三章:瀘下智叟字體大小: A+
     
        南洲,驚!

        五洲,震驚!

        青云宗,真的造反了!

        宗內所有的弟子,全部遣散,害怕被這件事情所牽連,四散逃走。

        宗內的一些強者,也有四散逃走的。

        而更讓人震驚的是另一個消息……

        青云宗內的掌門和幾個長老,不知道和朝廷到底有多大的仇恨。滿天下追殺南洲總督秦文昌,和一個柔弱的小姑娘。都不知道他們是怎么想的。青云宗都亡了,現在不逃跑,卻到處去追殺朝廷的人。

        瘋了么

        這不是有病么

        多大的仇恨啊不至于吧……

        金龍宗,留續真人心驚膽戰的拍著自己的胸膛:

        “幸虧啊,幸虧我們有先見之明,提前已經得罪了青云宗。這才從這件事里把我們摘出來了,否則,青云宗真的瘋了,會拉上我們金龍宗的。”

        大長老面帶后怕之色的走來:“是啊掌門,我也沒想到青云宗的人竟然會這么的瘋狂。謀反的事實被發現,他們不說感覺逃匿,逃跑,隱藏。竟然滿天下追殺南洲總督……這不是有病么”

        留續眼里閃過一抹忌憚:“瘋子。青云宗真的是瘋子啊……他們想要造反的執念太深了。這一次終于被人拆穿了造反大計,他們心里失落是難免的,遺憾是難免的,仇恨也是難免的。但是我沒有想到他們的執念竟然會這么深,對于朝廷的仇恨竟然會這么大。”

        “明明可以逃跑了。但他們還要冒著萬劫不復的危險去追殺朝廷命官。這是掉腦袋,誅滅九族的事情啊。他們為什么就這么恨朝廷呢我想不明白。”

        “……”

        金龍宗的人想不明白。

        而全世界的人都想不明白。

        青云宗,怎么就這么恨朝廷的人呢

        與此同時。

        瀘州。

        陋巷之中,一名布衣老者盤腿坐在屋中。在打坐,在靜心。

        周圍的居民閑聊著,眼神卻不自覺的,敬畏的看向那簡陋的房間之中。

        當地的居民都知道,這里,住著一個智者。不出門,卻知天下事。

        全天下沒有任何事情是他不知道的,只要你有疑惑和困惑都可以去問他,無論是任何問題,你都可以得到一個答案。

        他來瀘州不久,但是現在瀘州之中,上到達官貴人修真強者,下到販夫走卒叫花子。都對他崇拜有加,每天來問他問題的人絡繹不絕。

        沒有人知道他叫什么,沒有人知道他從哪里來,要到哪里去。

        所有人都稱他為——瀘下智叟。

        意思是:瀘州城陋巷下的智慧老人。

        屋里。

        瀘下智叟眼皮微抬,慈祥的看著外邊的民眾,喃喃一聲:

        “青云宗的掌門,長老,竟然如此舍身取義的滿天下追殺南洲總督明明事情已經敗露了,逃亡保命才是最正確的選擇。可是……為什么他們要如此窮追不舍”

        微微一笑:“不過,我的推斷還是正確的。最初,我還心有雜念感覺自己冤枉了他們。但是現在,已經徹底坐實他們真的要造反了,朝廷調查清楚了真相……這與我撰寫的五洲秘聞,不謀而合。貧道的智慧,又有些許存進。”

        沒錯,瀘下智叟,便是九峰真人!

        九峰站起身來,走到窗前看著這瀘州景色,眼里依然有些困惑:

        “但是,放棄自己的生命也要去追殺南洲總督,這其中究竟又有怎樣的秘密背后到底隱藏著何種不為人知的真相這是朝廷與宗派之間的一次試探,還是一場九死一生的博弈”

        “而到現在,我卻依然沒有推斷出青云宗造反的起因是什么……為什么要造反是因為他們洞穿了朝廷的一些事情,與他們的理念不合亦或者是朝廷的壓榨,讓他們不得不反還是說,野心使然”

        九峰困惑了。

        他為自己的困惑,而感到了無比的挫敗。

        他能允許自己修為不得存進,但是不允許自己產生疑惑。

        許久許久,九峰嘆口氣,看著夜幕降臨下的瀘州月光,喃喃一聲:

        “時間還在繼續,事情還在進展。而接下來,我將迎接新一輪的挑戰。我就是我,行走在這黑夜之中孤獨的行者,總有一天,我要讓這個世界的黑夜離開。陽光降臨。”

        “……”

        話音剛落,門外傳來一陣喧嘩聲。

        卻見,一輛由飛馬拉載的馬車從天上降落。落在了瀘下陋巷之中。

        周圍的所有普通人連忙回家,不敢多看。

        而一些修真者,也趕忙散去了……

        ‘嘩啦啦’

        車門打開,從其中走下來一個雍容華貴的中年男人。

        這男人一出現,周圍的修真者猛然瞳孔一縮,他們,感受到的是滔天恐怖的強大氣息。

        不知道什么修為。看不穿。

        就連瀘州城里的化神期強者,都看不穿此人的修為和深淺,只是覺得猶如死海般平靜、深邃。

        男人走到門口,停了停腳步,輕聲道:“屠天道人前來拜訪,求智叟一見。”

        一席布衣的九峰回頭,恬靜的一笑:“坐。”

        屠天道人審視片刻,卻發現,他始終是如此的平靜、祥和。心中暗嘆,不愧是傳言中知道前五千年,知道后五百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和的世間最后一個智者。

        這份心境,是自己也要去學習的。

        屠天真人哪怕在外掌握萬萬人的生殺,此時也老老實實的盤腿坐了下來:“智叟,我……”

        九峰微微一笑:“你不要說。讓我猜。”

        屠天心中一沉,眼神不由得更加敬畏了幾分:“是,是在下唐突了……”

        九峰有條不紊的盤坐在他的對面,認真的沏茶,認真的倒茶。他的眼睛,他的手,他的心思,他的思緒,他的注意力,全部都在茶盞之上。

        一言不發。

        屠天真人不自覺的受到這氛圍的感染,心中也越發寧靜,祥和了起來。再次看向眼前這個金丹期的老人,不由得感覺,越發深不可測了。

        再看看這環境,簡陋,但是干凈。心中感慨一聲,這,才是一個真正的圣人啊,脫離了俗世的一切享樂。局陋巷,心懷寰宇,無欲無求。

        “智叟,我……”

        九峰端起茶杯,輕輕一笑:“喝茶。”

        “是,謝謝前輩。”

        屠天,喊九峰前輩,可是,竟然一點都不覺得突兀。

        品茶。

        再次沉默。

        沉默之中,屠天有點受不了了,他暗恨自己還是沒有忍耐力。

        “前輩,我……”

        九峰哈哈大笑,拂袖而去,人走遠了,聲音幽幽的傳來:“你的困惑……其實,現在你心中已經有了答案了,對么照著你心目中的想法去做吧,不用在乎世人的目光,有時候,你的直覺也往往是對的。”

        嘶——

        屠天真人猛然倒吸一口冷氣,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騰地一下站起身來,屠天真人驚恐無比的看著九峰。

        智者!真正的智者!

        不,他,他仿若一個圣人般。

        雖然他什么都沒說,雖然只是喝了一杯茶,雖然自己還沒有說問題是什么。

        但是……自己竟然仿若被醍醐灌頂一般,突然就有了答案了。這,這是真正的圣人!

        ‘噗通’一聲,屠天真人跪在了地上,激動的全身顫抖:“感,感謝前輩為我解惑。”

        無人應答。

        抬起頭來,智叟已經不修邊幅的依偎在墻角上,睡著了。

        屠天真人更是心懷敬畏,偷偷的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了上百萬靈石,躡手躡腳的堆放在墻角,然后轉身離開。而那個墻角,有無數的寶物,就像是垃圾一樣的堆放在那里。

        那是無數的前來求知的困惑之人,贈送給瀘下智叟的禮物。而智叟,從來不會去看一眼。從來也不會去收拾。

        這更是讓無數人心懷敬畏!

        也從來沒有人來這里,偷竊或者搶劫智叟家,墻角的那些寶物。沒有人敢,因為,那是對智者的不敬啊。

        ‘嘩嘩嘩’飛馬拉載的馬車,再次上天,離去。

        看著下方的瀘州城越來越遠,屠天眼里忽然閃過一抹迷茫之色:“雖然智叟沒有說明白,但是,智叟想必已經知道了我遇到的事情的所有前因后果。看來,我不能再糾結再猶豫了。正如智叟所說,照著我心中的想法去做吧……”

        越發,敬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