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一十一章:講道理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一十一章:講道理啊字體大小: A+
     
        ‘嗡——’

        ‘嗡嗡嗡——’

        腦瓜子要炸了。

        像是無數的雷聲在秦文昌的腦海里回響著。

        他有些眼花繚亂,甚至有點精神恍惚。最重要的是心態有些崩潰了。

        滿腦子,滿耳朵現在只回蕩著一個聲音:

        “可是講道理啊……”

        “那就好奇怪呀。”

        “大人,我們講道理啊……”

        “講道理啊……”

        “道理啊……”

        “啊……”

        “……”

        沉默了許久許久,秦文昌咬著牙說:“這一次,你要是能給青云宗定罪。我親自去一趟花城,讓李文強安全。”

        徐靜嘟了嘟嘴,似乎在沉思著什么:“唔……”

        “你唔什么唔?”

        徐靜揉了揉精致的鼻子,知書達理的坐了下來,淡淡的道:“那……你別告訴文強哥哥。”

        秦文昌翻了個白眼,有些精疲力盡的坐了下來,他現在沒有任何想要說話的想法了。

        其實在曾經,秦文昌是一個話挺多的人,典型的chunv座,啰嗦,嘮嘮叨叨的。

        但是自從收徐靜進入朝廷之后,文昌整個人瘦了一圈,不怎么喜歡說話聊天了,整個人變得有些沉默寡言。在誰面前都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就像是生怕每次自己一說話,就有人會打斷似的。想說又不敢說。

        當時,連后主見到秦文昌的時候,都嘆了口氣:“文昌,你怎么變得喜歡沉默了?”

        “……”

        片刻后,一陣腳步聲傳來。

        “哈哈哈哈,不知總督前來,有失遠迎還請贖罪。”

        說話的功夫,青衣真人大踏步走了進來,身后跟著青云宗眾掌門。

        一進門,所有人都將目光聚焦在了徐靜的身上,有匪夷所思、有復雜之色、有屈辱之色、也有憤怒。

        各色的目光,在這一刻全都被徐靜盡收眼底。

        秦文昌笑著和他們寒暄片刻。

        眾人分賓主落座。

        剛一落座,青衣正想要說開場白,剛開口,只聽角落里一個幽幽的聲音傳來:

        “大人,他們……真的想造反。”

        ‘騰——’的一下,青云宗一大幫人嚇得全站了起來。

        所有人轉頭,怒目而視。

        是她!

        是那個筑基期,穿著一身樸素的白衣服,披散著不長不短的頭發,露出兩縷小鬢角顯得有些可愛,又有些書呆子般傻里傻氣的姑娘。

        青衣深吸一口氣,強忍怒火:“小姑娘,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

        徐靜被這么多強者怒目而視,有些畏懼的往后退了一步藏在了秦文昌的身后,只是露出一雙眼睛偷偷看著眾人,低聲道:

        “講道理啊。”

        青衣一皺眉頭:“講什么道理?”

        徐靜有些緊張的又往后退了退,聲音卻一點都不畏懼:“總督是朝廷命官,他是南洲總督,掌管著南洲的一草一木。而你們見到總督大人,卻沒有行禮,沒有下跪。這與外界傳言的青云宗要造反,不謀而合……總督,要不我們走吧,我感覺有點怕。只有即將造反成功,或者已經徹底下定決心了,才會表現出這樣的狀況。不怕、不懼、無畏、不敬……我們走吧。”

        秦文昌都傻了,吶吶的看著徐靜:“這……”

        青云宗一大幫人氣的吹胡子瞪眼。啥年代了?還特么還興跪拜禮這一套?

        “走吧總督叔叔。”

        “站住!”

        “等等!”

        青衣等人連忙大喊一聲,然后走到了秦文昌的面前,全部單膝跪地,朗聲喝道:

        “青云宗掌門率眾,參見南洲總督。還請總督恕罪!”

        秦文昌從來沒被人跪拜過,他知道,現在青云宗是驚弓之鳥。一有點風吹草動就會嚇到死。一時之間,有些恍惚了起來,他不知道自己是該說一聲‘免禮。’還是說一聲,別這樣……

        正在這個時候,角落里,徐靜那幽幽的聲音又傳了出來:

        “文昌叔叔,他們……想造反。現在,已經徹底坐實了。”

        “放肆!”

        青衣爆喝一聲,猛然瞪向了徐靜:“我們已經行禮下跪了。你還說我們想造反,你到底想干什么?”

        徐靜委屈的轉頭就跑,畏懼的藏在了一眾朝廷甲胄的身后,弱弱的說:

        “現在外界都在傳言青云宗要造反,并且大勢已成。但是外界又傳言說,青云宗現在不敢立刻翻臉。只想虛以委蛇,所以如果有人說他們要造反,他們表現的不得體。心虛的人就會立馬表現的特別完美……試想,修真者怎么可能會隨意的跪拜別人?這明顯與正常情況不相符合。只有心虛的人,才會如此。”

        青云宗:“……”

        沉默了許久。

        青衣真人站起身來,指著徐靜沉聲道:“誰派你來的?黃毛丫頭,亂說話是要負責任的。”

        徐靜藏在一個甲胄的身后,弱弱的說:“你不要兇我,講道理嘛……”

        青衣真人沉吟良久,轉過頭去對秦文昌笑道:“總督大人,我覺得我們之間,好像夾雜一個小娃娃不怎么合適……”

        秦文昌面無表情的道:“她是后主欽定的調查員。我以她為主導。”

        “這……”

        青衣懵了。

        你南洲總督,以一個筑基期的為主導?

        這個世界太瘋狂了,耗子都給貓當娘了。

        他不說話了。只是站在那里,靜靜地看著徐靜,思考著對策。

        這時,秦文昌笑呵呵的問了一句:“外界有傳言了……你給我一個正面答復,你青云宗是不是想要造反啊?”

        青衣真人眉頭一皺,心中忽然開始有些慌亂了。他慌亂的是,秦文昌竟然直接直言不諱的就問了?直接就問這種非常直白的問題,這讓人根本無從還擊。、

        他直接問你,基本上就已經代表了,你黃泥巴掉在褲襠里,不是屎也必須是屎!

        沉默了許久,青衣笑了笑: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青云宗對朝廷忠心耿耿,從來沒有造反之心。”

        話音剛落,徐靜又到:“文昌叔叔,我們走吧。他們,真的要造反。”

        “放肆!”

        青衣真人都要瘋了,歇斯底里的吼道:‘我沒有!’

        徐靜嚇得縮了縮脖子:“講道理嘛……你兇什么兇。”

        青衣睚眥欲裂的指著徐靜:“你到底想做什么?我青云宗哪里得罪你了,你這樣愿望我?”

        徐靜弱弱的道:“你剛才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是啊。難道不是么?”

        徐靜從甲胄身后探出小腦袋瓜,輕聲道:

        “這句話,表達了一種不滿的情緒。對社會的不滿,對朝廷的不滿。如果真的向您所說的那樣,對朝廷忠心耿耿的話。根本就不可能說出這種表達不滿情緒的說辭……”

        “我沒有不滿情緒!”

        “你有。你看,你吼那么大聲,就是不滿了。”

        青衣深吸一口氣,語氣柔和了幾分:“我沒有不滿,我沒有,真的沒有。我青云宗對朝廷世世代代忠肝義膽!”

        徐靜沉默片刻,認真的點頭:“那……那你都說你對朝廷忠肝義膽了。那,那朝廷已經說你想造反了啊,你為什么還要辯解說你沒有?講道理,這不是前后矛盾么?”

        “這就說明,你說謊。你對朝廷根本就不是忠肝義膽,要不然,朝廷說你造反,你為什么不承認?你如果不承認的話,那就是有二心,根本不是忠肝義膽。”

        “你要么是有二心。要么就是,真的要造反了。”

        “……”

        靜。

        全場,寂靜。

        鴉雀無聲。

        就連秦文昌都目瞪口呆的轉過頭來看著徐靜。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