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零六章:李文強晚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零六章:李文強晚期字體大小: A+
     
        開會。

        開會討論。

        開了一整晚的會議,隨著時間的流逝,進來房間之中的‘股東’越來越多了。

        經過紫玉的統計,金丹期的有三十個,元嬰期的有十八個,化神期的有七十六個,出竅期的竟然有五十個。好險,沒有渡劫期的。

        總共174名股東。

        再往后,到了凌晨約莫三點那個樣子來的人,就不要了。

        不是李文強不要了,是那些已經準備成為股東的強者,害怕‘稀釋股份’‘稀釋利益’,就不讓后邊的人進來了。

        而花城就是這樣,你越不讓他進來,他越想進來。

        結果就造成了‘李氏交易所’的院落之中,橫尸上百人。其中有兩個出竅期。

        這種死亡比例,在花城簡直就是恐怖的指數,在一向以治安為主抓要素的花城之中。是一種無法想象的兇殺案。

        其實也很好解釋。以前大家也有利益爭斗,但是單槍匹馬之下,誰也不敢冒頭。能忍就忍。就算是利益在眼前,也不敢。

        但是這一次,空前團結啊。

        在‘萬宗工程’的促使之下,這一百七十四名股東有了共同的利益體。抱成了團,來一個就一起滅殺,沒有一丁點動靜。而他們也仗著的是法不責眾。

        你個人也想瓜分集團的利益?那不是找死是什么?除非來了渡劫期能插一腳之外,來晚了的出竅期都插不進來了。

        而這,也徹底讓李文強對于修真界的境界,和什么強者之類的,變得徹底麻木了起來。

        無所謂了……

        眼前就經常出現這樣的現象,一個出竅期滿腦門汗水的拿著筆記本,請教一個金丹期修士數學問題。而金丹期的修士還滿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訓斥出竅期。

        李文強徹底對強者這個詞語麻木了。

        出竅期啊。

        在一天之前,這在李文強的眼中,基本上就屬于是傳說中的神仙人物了。但是今晚之后,李文強忽然感覺,出竅期也是人。喝多了也吐,挨打了也疼,也要花錢,也想要搞錢錢,并且搞錢的想法比底層修真者更強烈。

        他們,空前團結。

        但是文強夫婦卻有些害怕了起來。

        紫玉將李文強拉進廁所里,哭喪著臉說:“文強,咱們,玩大了……”

        李文強也是滿臉懊悔:“我也沒想到會引來出竅期的,而且是引來了五十多個出竅期。我的個天吶,難怪花城在南洲這么特殊,出竅期滿地走……”

        紫玉眼里閃過一抹焦急之色:“怎么辦啊?咱們最高只能玩到化神期,賺了錢之后我有錢買‘破鏡丹’之后,我可以突破到化神期。化神期的就算想弄我們,我們也有自保之力。但是出竅期都來了……這一票成了,咱們就算有命拿錢,也沒命花錢。我不認為幾千萬的靈石,夠五十個出竅期去分紅。這明顯是不可能的事情。”

        文強也急的團團轉:“這可如何是好啊。真的玩大了,我覺得我們現在就站在地雷上邊,腳一松就炸了。”

        紫玉眼里噙著眼淚:“要不,咱們跑吧。”

        李文強捂額苦笑:“往哪兒跑?逃得出出竅期的手掌心?”

        兩人正說著,敲門上響起。

        門外傳來一個和藹可親的聲音:“李老師呀,我是紅松。您在上廁所呢?”

        李文強嚇得一哆嗦:“啊,是啊。”

        紅松真人笑呵呵的說:“兩個人上呀?”

        李文強愣了愣:“是啊。”

        “兩個人怎么上啊?”

        “有什么事嘛?”

        “嘿嘿嘿,沒什么,這不是害怕您跑了嘛……上完了早點出來啊,學生們還等著您帶我們賺錢呢。”

        “好。”

        結束對話,李文強站在廁所里苦笑著對紫玉一攤手:“你看嘛……”

        紫玉絕望的嘆口氣,傳音說道:“我們真的沒有辦法了么?我敢保證,這一票干完,那些出竅期絕對要黑吃黑。那些傻乎乎跟著入股的金丹期和元嬰期,包括化神期,一個都活不成。甚至回來還要我們的命……”

        李文強蹲在地上,急的雙手薅頭發。許久許久,眼里閃過一抹堅決之色:“那,就黑到底吧。”

        “什么意思?”

        “現在騎虎難下,那特么就不下了。就一輩子騎著虎吧,危險,但是刺激啊!”

        紫玉帶著哭腔說:“我以前一個人闖蕩修真界那么久,都沒和你待在一起幾天的時間刺激。化神期追殺我們,幾十個出竅期像是狼一樣惦記我們。”

        李文強將紫玉摟進懷里,沉聲道:

        “別怕,媳婦兒,我保護你。無論如何,既然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那就一路黑的走下去吧。只要我們能一直讓他們賺到錢,我們只要能一直不停的做大,那我們就能活命,并且能活的很好……直到有一天,我李文強也出成為強者。或者,他們所有人都永遠離不開我李文強。”

        紫玉抬頭,看見了李文強那稚嫩的臉上一片堅決;眼眶一紅,有些感動的說:

        “別吹牛逼了。提褲子,咱們出去吧。”

        “……”

        講臺上,李文強變了一個人一樣,不再像是之前那樣面對強者唯唯諾諾了。他也想明白了,這些人指望賺錢呢,沒賺到錢之前肯定沒人敢動自己。

        “諸位,現在我們既然已經成立了集團公司。那有些丑話我說在前邊……第一,我希望大家安分守己,賺自己該賺的那一筆錢。絕對不允許出現公司內部黑吃黑的事情出現。”

        話音落下,那些金丹期、元嬰期、化神期臉上閃過一抹落寞,又有些糾結猶豫的神色。

        該不該投?

        敢不敢投?

        而出竅期的強者,臉上都看不出來任何表情,每一個都笑呵呵的和藹可親:

        “不會不會。”

        “放心,我們都是講道理的。”

        “小友想太多了,我們不是那種人。”

        “呵呵呵。”

        “……”

        這些鬼話沒人信。他們要不是那種人,能修煉到出竅期?

        他們要不是那種人,還能是出竅期,并且躲到花城來?這不是扯淡嘛。人家老實的出竅期都在門派里帶著,朝九晚五的。

        他們能來花城,這本身就說明了問題。花城,與其說這里是避難所,你不如說這里更像是監獄。什么殺人犯啊,犯了大事兒的人,都聚在這里。這里能有好東西?

        他李文強自問是個好東西,但是也不怎么老實啊,人送外號‘南洲第一悍匪’……

        而眼前這些出竅期,那是什么人?那都是出竅期的李文強啊。換句話說,那是李文強晚期!

        你就說可不可怕。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