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零三章:這腦袋怎么長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零三章:這腦袋怎么長的?字體大小: A+
     
        紫玉紅著眼,委屈巴巴的說道:“這庭院少說得十五六萬靈石才能買的下來。好你個李文強,口口聲聲的說夫妻之間不能藏私房錢。你竟然能拿出四成,將近七八萬靈石來”

        李文強也急眼了:“咱們得好好說道說道了,你每次告訴我都說你沒錢了,每次都說讓我省著點花。每次都說你身上只有幾百靈石了……但是你竟然也能拿出七八萬靈石出來。過分!成天讓我不要藏私房錢,你自己不知道藏了多少,你變了!”

        紫玉眼淚流了出來:“你說誰變了話說清楚,你說誰變了”

        吵起來了。

        一眾尾隨兩人的修真者們,包括沿街的路人全都傻眼了。

        活這么大歲數,還沒見過修真者吵架呢。

        而且是一個凝氣期和元嬰期吵架,吵得兇的不得了,各種冷嘲熱諷都出來了。這仿佛讓眾人有點時空錯亂的感覺。

        還是修真者么修真者難道不應該一言不合血濺五步么

        兩人背過身去坐在馬路牙子上,誰都不理誰,互相生悶氣。

        片刻之后,李文強嘆口氣站了起來,走到了紫玉的面前伸出一只手來:

        “和好。”

        紫玉哼了一聲,將腦袋看向別的地方,不看他。

        李文強蹲下身來苦笑到:“這么多人看笑話呢,和好唄。”

        紫玉抹了抹眼淚:“不和好。我不接受!”

        “唉,那你怎么才接受嘛”

        紫玉轉過頭來:“李文強!你什么語氣你是不是不耐煩了你是不是嫌我煩了好,我出,行了吧。我全都出了,你一分錢都別出,我全都出了。你嫌我煩了……”

        李文強急的都要炸毛了,當街跳了起來:‘我沒有!’

        “我沒有嫌你煩,我也沒有不耐煩。你能不能講點道理啊”

        紫玉又哭了:“你的意思是,我不講道理”

        李文強翻了個白眼:“我沒有這個意思……”

        “你還翻白眼你就是嫌我煩了,你嫌我煩了你直說好了。我走行了吧”

        “哎呀!”

        李文強急的都要哭了,抓著紫玉的袖子,直跳腳:“我沒有那個意思,我就是跟你在好好說話。你夠了,別吵了行不行。”

        紫玉吸著鼻子,帶著哭腔說:“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從一開始我就不應該對你好奇,如果我不對你好奇我也不會被綁定。我不被綁定,我也不會偷偷的愛上你。我不愛上你,我也不會成為你媳婦兒。我不成為你媳婦兒,也不會陪你亡命天涯。我不陪你亡命天涯就不會到處被追殺。我不到處被追殺就不會來花城攤上這種事……我不攤上這種事,我也不會傷心難過到想死。我錯了。對不起。”

        李文強眼淚都要出來了,差點都要給紫玉跪下了:

        “你能不能別這樣說了,我買,我把錢全都出了行不行。”

        紫玉哼哼唧唧的道:“你雖然有點底子,但你還是買不起的。”

        李文強脾氣也上來了:“老子把腎賣了去買!”

        紫玉急了:“我出全款吧,我買得起。你把幾萬靈石留著花吧,我剛才開玩笑呢……你別當真。”

        李文強:“”

        “……”

        兩口子重歸于好,再次重新走向那宅院之中。

        走著走著,李文強的手不經意間去觸碰紫玉的手,將眼睛看向別的地方。

        碰來碰去的。

        片刻后,李文強冷哼一聲:“牽著!”

        紫玉也哼了一聲,然后和李文強的手又十指相扣的牽在一起,誰都不搭理誰。

        只是,李文強卻沒有發現,紫玉眼神的余光始終看著他。

        看著生氣的李文強,紫玉眼里閃過一抹狡黠的笑意。心情格外的開朗,六百年枯寂的內心,在這一刻重歸小女兒態。她剛才故意和李文強吵架斗嘴的。

        很有意思。

        至少紫玉是這樣認為的。

        修真者的生命太過漫長了,太過枯寂了,兩個人在一起的時間太長,會變得相敬如賓。紫玉很不愿意見到那種情況的發生。

        如果兩個人在一起,每天都這樣膩歪著,又有什么意思

        正如生活中的調味品,酸甜苦辣咸,各有各的滋味。人生如一場戲,誰先演完誰先謝幕,每個人都是同樣的結局,那么過程何不多姿多彩

        紫玉發現,自己有點喜歡這樣和李文強斗嘴然后重歸于好,像是小孩子一樣。這樣,能讓她感覺,用六百年的寂寞去遇到李文強,劃算。

        轉過頭去,看向周圍那些剛才圍觀吵架的修真者們議論,嘲笑。

        紫玉的眼中也閃過一抹嘲笑,你們懂愛情么你們懂人生么就是要這樣才有意思啊……這修真界,誰會吵架啊難得的樂趣。

        “……”

        “四十萬!”

        元嬰后期的宅院主人,淡漠的說:“一口價。”

        話音落下,紫玉和李文強兩人同時皺起了眉頭,四十萬!

        他們兩人估算的是最高二十萬。二十萬是拿得出來的,四十萬,這就山窮水盡了。

        紫玉正色回過頭去,低聲道:“老實說,你到底有多錢”

        李文強這次也沒隱瞞:“我總共只有十萬靈石……”

        紫玉抬起手就要抽了,這廝剛剛吵架的時候說,他只能拿出六七萬!過分!

        李文強也問道:“你到底有多少”

        紫玉面不改色心不跳:“十七八萬。”

        “你……”

        李文強氣的吹胡子瞪眼睛。

        但是轉瞬間,兩人又為難了起來:“我們只能湊出二十多萬,這怎么買得起”

        正在兩人商量的時候,房主有些不耐煩了:“回去商量去吧,你們不買有的是人買。”

        紫玉笑道:“我們再商量一下……”

        “沒什么好商量的。”

        說著,房主就要送客了。

        而這時,李文強忽然站了起來:“先生怎么稱呼”

        房主有些不耐煩的看著李文強:“貧道玄真。”

        李文強:“”

        我可去你大爺的吧。玄真這個道號你也配

        但是現在顯然不是發脾氣的時候,李文強只能深吸一口氣,拱手道:“貧道……李文強。有禮了。”

        玄真真人猛然抬眼,用一種復雜的眼神看向李文強,然后笑了起來:“聽說過你。很了不起啊。”

        李文強笑了笑,也暫時分不清這是一句諷刺,還是什么另有他意。李文強也不在乎,整個花城數百萬修真者,惦記他的多的是,虱子多了不怕癢。

        “玄真道友。”

        玄真抬手打斷:“小朋友,請注意你的措辭,我不是你的道友。你一個凝氣期,也不配與我稱道友。喊前輩就是了。”

        李文強面不改色,淡淡的道:“不,玄真道友。在花城可沒實力之分,誰有錢誰說了算。顯然,我比你有錢,喊你道友也是給你面子。若論起身價,你得喊我一聲前輩。”

        玄真都被逗笑了:“我知道你有身價,五千多萬嘛,呵呵。可是,你拿得出來五千萬么你賣的出去么”

        李文強打斷了他:

        “我來不是和你說這些的,我來,是買你這宅子的!”

        玄真眼神沉吟片刻:“四十萬,一口價。不談。”

        李文強不耐煩的說:“別四十萬了。四十萬買套宅子,平白辱沒了我李文強不菲的身價,傳出去說我李文強只能買四十萬的宅子,讓人笑掉大牙。”

        玄真臉色沉了下來,他懷疑李文強在消遣他。

        李文強比了個手勢:“鄙人喜歡六六大順,也喜歡八和發。一口價,六十六萬,這宅子賣給我。你宣傳出去就說你賣給我,賣了八十八萬。記住,這宅子值八十八萬,而不是什么特么的四十萬。我李文強不差這點錢,別羞辱我。”

        玄真都傻了。

        紫玉也傻了。

        砍價鬼才!

        片刻后,玄真都氣笑了,他不認為修真界有這么蠢的人。擺明了,李文強是在玩耍自己。冷聲道:

        “滾出去!”

        李文強站了起來,嚴肅的道:“我跟你說真的,真的,六十六萬賣給我。而不是四十萬。你六十六萬賣給我,我眉頭都不皺一下就買。當然,我有個條件。”

        玄真有些捉摸不定,心中依然搞不懂,修真界怎么會有這么蠢的人為了裝逼,連實際利益都要往外送,這不是蠢貨是什么

        “你,有什么條件”

        李文強淡淡的道:

        “這套宅子值六十六萬,但是我要分期付款。”

        “啊分期什么意思”

        “我首付給你百分之三十,然后其余的尾款,分三年內付清。每個月給你交一次,可以算利息。”

        玄真猛然瞪大了眼睛,還……還能這樣

        紫玉也懵了,驚嘆的看著李文強,這廝的腦袋是怎么漲的啊第一次聽說分期付款這種說法,真是新鮮了……

        玄真會答應么

        紫玉不由得想到了李文強說的算利息,心中又沉吟了起來,怕是要心動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