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零一章:得賣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百零一章:得賣了字體大小: A+
     
        花城。

        熙熙攘攘。

        李文強和紫玉兩人在酒肆之中用餐,兩人都非常的緊張。

        因為,他們被人盯上了。

        紫玉早有預言,李文強一進花城,肯定要被盯上。畢竟他可是身懷五千萬巨富。沒人惦記那才奇了怪了。

        “文強,少喝點。你看你都流鼻血了。”

        紫玉很溫柔的幫李文強擦鼻血。

        李文強放下了鞭王酒,壓低了聲音說:“我為什么總覺得,我們走不出這家酒肆。”

        紫玉呵笑一聲:“別在乎他們。沒關系的……在花城之中是沒有人敢動武的。”

        李文強嘆口氣:‘可我還是有點怕。’

        說著,李文強回頭,周圍四面八方坐滿了人。全部都是修真者,筑基期起步,上不封頂。

        所有人都若有若無的將眼神看向自己這里,眼里的貪婪,出賣了他們內心的想法。

        甚至,就連酒肆掌柜的,那金丹期的修真者,也站在柜臺后邊用一種若有所思的眼神盯著李文強的后腦勺。如芒在背。這滋味,真的不好受。

        李文強感覺都要瘋了。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啊。

        狗曰的少年榜,怎么啥都知道?還要幫自己傳播出去,告訴整個修真界,凝氣期的我,擁有與我境界不搭配的身價……

        正此時,一個元嬰期的男人實在忍不住了,端著一杯酒笑呵呵的走了過來:“介意多一個人么?”

        紫玉淡淡的到:“介意。”

        男人冷冷看了紫玉一眼:“沒和你說。我在和這位少年榜小英雄說話。”

        紫玉依然淡淡的道:“他是我丈夫。”

        男人一皺眉頭:“堂堂七尺男兒,怎能讓女人拴住了?李兄弟,這邊請,我有點事情想要跟你談談、”

        李文強翹起二郎腿,笑呵呵的看著他:“有事兒你當著我媳婦兒的面說就是了。沒啥見不得人的。”

        男人眉頭皺的更緊了,你媳婦兒一看就不是好惹的,當著她的面,我怎么騙你嘛?

        呸,不是騙,是誆。

        “這個……事關一些隱秘,還請借一步說話。”

        李文強沉默一陣:“也不是不行。”

        男人面色一喜:“那……”

        李文強為難道:“小可最近囊中羞澀,這頓飯,您看……”

        男人的臉色黑了下來,意思是要讓我埋單了?

        狗曰的,這貨怎么也這么精明?自己還什么好處沒撈著,先要給他把單買了?這不是鬧嗎?萬一自己買了單,他又不上當,那不是打水漂了?

        “哼!”

        轉身就走。

        李文強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有些不甘心的喊道:“兄弟,再聊聊啊。我又不是不跟你走,你怕啥。真是……不見兔子不撒鷹。”

        紫玉捂嘴竊笑,眼里放松了一截。看見李文強不是那么容易上當的人,她也就放心了。

        “走吧,別在這個地方久留。咱們還是離開吧。”

        “掌柜的,結賬。”

        “……”

        片刻后,掌柜的笑瞇瞇的走了過來:“兩位客官,你們一共消費了七千靈石……”

        站起身來的紫玉和李文強又坐了下去,兩口子對視一眼,心中暗道,防不勝防!

        說真的,李文強真的有點想發火了:“我們就點了四個菜,一壇酒。七千靈石?”

        “對,如假包換,就是七千靈石。”

        “我們沒有七千靈石。”

        掌柜的聳聳肩,嘆口氣:‘付不起帳也不是不行。兩位客官可以留在我這里打打雜,抵你們的飯錢。我這里包住,包吃。打工抵飯錢,我是很歡迎的。’

        說著,掌柜的眼里露出一抹壓抑住的興奮之色。他算計很久了,李文強身懷五千萬身價。但是怎么能從他身上得到呢?暫時沒有想到辦法,在花城不能用武力,只能用智慧。

        那他只是想先把李文強留在這里,然后再找機會了。

        其實就算花城不能動武,但是對于境界高深的修真者而言,那不算什么事情,他們有一萬種辦法神不知鬼不覺的把李文強擄走。

        但主要問題是,紫玉是個棘手的人物。元嬰后期修為,在花城還認識不少人,這讓許多人都有些無力,只能先來軟的。

        元嬰期在花城,說厲害也厲害,說不行其實也不行。但關鍵是,她修為在那兒,一般的手段是沒辦法奈何她的。就算可以,但是想要神不知鬼不覺那肯定不行……

        如果沒有紫玉,只有一個李文強。那他凝氣期的修為在花城這地方,進花城估計不到一個時辰就已經讓人弄走了。被人吃的連骨頭都不剩。

        李文強看了眼掌柜的,淡淡的說:“菜單上可不是這個價。比如這一壇鞭王酒,才一個靈石,你怎么算出來的七千?”

        掌柜的恍然大悟:“噢,這個簡單。”

        說著,掌柜的拿了一張菜單,當著李文強的面,將1靈石,改成了六千九百九十九靈石,笑道:“現在漲價了。它就這個價。其他的菜……一靈石,可這酒,六千九百九十九靈石一壇。”

        李文強:“……”

        他從未見過如此無恥之人。

        紫玉這會兒俏臉布滿了寒霜,冷笑一聲:“你這店,不想開了吧?”

        掌柜的皮笑肉不笑的說:“怎么說話的?”

        紫玉淡淡的道:“我有一個表哥,是花城巡邏隊的治安官。你還想開這個店么?”

        掌柜的一愣:“呵呵,就算你表哥來了,我這明碼標價。是你們自己要吃的,總得付錢吧?講道理啊。”

        紫玉冷笑一聲:“不好意思,我們沒有講道理的習慣。我表哥馬上就來了。”

        掌柜的瞇了瞇眼睛,沉默良久:“一百靈石。”

        紫玉冷哼一聲,從懷里摸出一百枚靈石拍在桌子上:“以后眼睛擦亮一點。”

        說著,抓起李文強的手,快步離去。

        兩人離去之后,酒肆之中的所有顧客,全都站起來,結賬,然后也跟著匆匆離去。

        掌柜的看著兩人的背影,冷聲道:“派人盯著他們。”

        “是。”

        “……”

        被人,盯上了。

        真的盯上了。

        李文強原本以為,大家都不敢在花城動手,自己應該是能夠足夠的安全。只要不喝陌生人的水,不吃陌生人給的食物。晚上睡覺警惕一點,基本上沒有什么事情。

        但是漸漸的,他感覺自己想多了。

        不,是把花城的人想的太傻了。

        不僅僅是花城的居民對他動心。他現在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花城的跟著城主混的那些治安兵,那些帶有一官半職的管理者,也動心!

        五千萬靈石,除非到了渡劫期那種程度才能無視。渡劫期之下,連出竅期都會對他的財產眼紅。更別說這萬宗飛行法寶,是出自青云宗了,其中本身就有很多的復雜因素。

        是夜。

        李文強有些疲倦,他有點感觸。被人惦記著的感覺,其實,比被人追殺還要累。

        這是心累。因為你得防著你身邊的所有人!

        “媳婦兒。”

        “嗯?”

        “我們太被動了,要主動一點。”

        “怎么主動?”

        李文強在床上翻了個身,順便幫紫玉蓋了點被子:“脫手吧。咱們把這飛船賣了,必須得脫手,再不脫手,我懷疑我突然一聲不吭的就讓人擄走了。”

        紫玉嘆口氣:“別傻了。你就算賣了,可是錢在你手上來了啊。那不更容易?難道白送給別人么?你舍得么?”

        “我舍不得、”

        李文強的眼里閃過一抹似笑非笑的色彩:

        “但是,我有一個辦法,讓我輕而易舉的出手。并且,沒有人再惦記我!”

        “買家可不好找啊。誰都想白拿,你怎么辦?人家甚至可以先給你錢,然后等找到那法寶的時候,再把你殺了,把錢又搶回來。”

        李文強冷笑一聲:“從明天起,這花城無人敢動我!無人敢打我的主意。我說要賣了,肯定能賣了,買家,不用找。買家會大批大批的來找我,并且,我能全身而退。”

        紫玉猛然來了精神:“什么辦法?”

        “你知道眾籌么?”

        “什么?”

        “……”

        PS:最近有人說我的書不搞笑了。不夠沙雕了。這讓我非常的難受……非常的痛苦。

        你才沙雕呢!

        我這是一本正經的修真,我這是一本嚴肅、冷酷、無情、深沉、厚重。并且具有極強歷史底蘊的修真。別亂講我告訴你,律師函警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