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九十章:我在北州有個同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九十章:我在北州有個同學字體大小: A+
     
        光芒之中。

        李文強沒辦法動彈,又沒辦法動彈,這讓他感到無比的痛苦。為什么都愛用禁錮別人這一招。

        他的眼睛只能看見附近斗轉星移,然后就緩緩的下降,下降到了一個不明的地方。

        從來沒有來過這里。

        落地。

        這是一處山洞,但不知道具體在哪里。甚至分不清東南西北,距離花城多遠?

        都不知道。

        落地后,長矛又飛走了。

        而紫玉這個時候也清醒了過來,和李文強蜷縮在一起,渾身滾燙,柔聲道:

        “文強,這是哪里?”

        一邊說著,那雙素手也不自覺的在李文強的身上游走。

        李文強左右看看,一邊很自然的摟著紫玉,一邊搖頭:“我不知道。三師傅,你先別亂動,不知道人走遠了沒有……”

        紫玉抬起頭來,含情脈脈的看著李文強,心中暗嘆一聲,雖然才十六……

        她何嘗不知道自己是吃了那種藥了,心中暗恨九峰真人是個混賬。那種藥也能隨便給么?總算明白虎狼的意思是什么了。

        而最過分的是,這種藥已經很惡心了。最惡心的是,李文強還是從襪子里掏出來的。這讓人情何以堪?

        放在全盛時期,只要紫玉想,她完全可以催動自己的真元去釋放藥性。

        但是現在她很虛弱。

        其實虛弱的時候也有能力,努力的祛除藥性。

        但是感覺來了,上頭了……

        她,竟然有點舍不得。

        一邊往李文強的身上靠,一邊眼神迷離的看著李文強的臉龐:“文強,這里沒有人吧?”

        李文強故作鎮定的看著周圍的環境,一邊心猿意馬:“不知道,大概沒有吧……”

        片刻之后。

        紫玉騎在了李文強的身上,喃喃一聲:“你介意么?”

        李文強義正言辭的拒絕道:

        “三師傅你別這樣。你比我年長五百八十四歲,尊卑有別。您不要這個樣子,讓人看了笑話。”

        “文強……”

        “三師傅,這一定是有人在背后作怪。千萬不要上當了,我李文強是一個正經的人。”

        紫玉眼里閃過一抹失落之色:“好吧。”

        “……”

        五分鐘之后。

        李文強壓住了紫玉。

        紫玉有些悲憫的道:“文強,你不要這樣,我是你師傅。你怎么可以這個樣子?”

        李文強呼吸急促了起來:“就像我和九玄,雖然師徒,卻親如兄弟。你雖然是我師傅,卻親如老婆。”

        “文強別這樣,我大你五百八十四歲。我們這樣是不好的,不對的。”

        “三師傅,您就從了我吧。”

        “別這樣……”

        “媳婦,我……”

        “叫師傅。”

        “好吧,那師傅……”

        “算了,既然已經如此了。叫媳婦兒吧。”

        “……”

        與此同時,南洲邊境,天空之上一艘馬車急速飛馳著。后方,是個黑甲戰士護衛。

        “心滿意足了?”

        徐靜臉一紅,又有些憤怒的說:“您去晚了。害的文強讓那個女人捅了兩劍。”

        南洲總督臉色一沉:“你還怪我去晚了么?”

        “上官,如果您去早一點,他就不會被捅兩劍。不會被廢了丹田了。”

        總督眼里閃過一抹玩味兒的笑意:“廢丹田?呵呵,怕是沒那么簡單……你這小男朋友有點獨特啊,他的丹田竟然不在正常的位置。”

        “什么意思?”

        “鳳行捅了他兩劍,他竟然依然是凝氣期。有點古怪啊。不知道是修煉了何種功法。”

        徐靜凝眉:“可是……”

        說到這里,徐靜又立馬住嘴了,不再往下說了。她,忍住了。

        其實內心之中總是有種原始的沖動,她,想杠。

        但是她又不傻,現在再和他抬杠,恐怕會非常討人嫌……但是,真的忍不住。

        算了,還是忍住了。

        徐靜開始長久的保持沉默,因為她一說話,總是忍不住的想要抬杠。她也不知道為什么,就是特別想抬杠。從小就喜歡。

        而南洲總督也很識趣的不說話了,他也知道,這個小孩兒抬杠成性,不說話是最好的。一說話容易氣死人。

        馬車行駛著。

        南洲總督不斷的看著窗外飛馳而過的云層發呆,眼里總是不時的閃過一抹沉思。

        李文強,有古怪!

        他對徐靜說的輕松,但是內心卻一點都不輕松。

        把丹田捅了兩次,竟然修為沒有被廢。這何止是古怪?這簡直就是駭人聽聞啊。

        還有最可怕的一件事情是,他可親眼看見了李文強忽然劈出的那一劍。那一劍,竟然逼得化神期的鳳行拿法寶去抵擋了。

        雖然根本傷不了鳳行的皮毛。

        但是,竟然讓化神期都拿出了法寶,這是何等的匪夷所思?

        要知道,兩人的境界之差可是鴻溝一般的。李文強才凝氣期,鳳行是化神期啊!

        沉思了片刻。總督心中暗道,等過段時間騰出手來了,我得親自去了解了解你。你身上的秘密可不小,不探查清楚,我這心都安定不下來啊……

        他做下了決定,義無反顧的要堅決走上和紫玉同一條道路!

        -----

        瀘州。

        九里和九玄以及留痕,三人也在飛速的趕路。

        他們知道,后邊有化神期的人肯定窮追不舍,這都根本不需要懷疑。真元波動是瞞不住人的。

        留痕只能說:“文強他們去了花城,只要進了花城就能保命。我們,就必須要離開南洲。離開南洲進入北洲境內,我們才可以活下來。”

        九里問道:“北洲到底有什么?”

        留痕語氣凝重的道:‘我在北洲有相當大的勢力。’

        九玄刮目相看:“你一個金龍宗的長老,在那各大勢力盤踞的北洲都能有勢力?”

        留痕嚴肅的點頭:“我年輕的時候喜歡游歷天下,結交各路好友。在北洲認識不少強者,我留痕的關系網是及其龐大和復雜的。現在是人情社會,有點勢力算什么?”

        “你的勢力保得住我們么?”

        “必然的。”

        “什么勢力啊?”

        留痕沉默片刻,沉聲道:“我以前小時候讀私塾的時候有個同桌,現在在北洲批發水果。”

        “……”

        沉默了許久。

        九玄開口道:“要不變個方向,我們去西洲吧……我在西洲也有點勢力,我有個發小,現在在西洲一個一流門派里喂豬。”

        留痕皺皺眉頭:“我沒跟你們開玩笑。”

        九里都瘋了:‘你還說你沒開玩笑?你特么是腦子有坑啊,追殺我們的是青云宗,南洲第一大派。結果你告訴我們,你北州有個同學在批發水果?一個批發水果的,能保我們性命?’

        留痕嗤笑一聲:“人家批發的是靈果!從中州,批發到北州去賣。知道什么是靈果么?懂么?懂不懂靈果,聽說過靈果么?那是一般人敢批發的?沒幾個出竅期的打手一路護送著,身后沒幾千號小弟,他敢從中州往北州批發水果?”

        靈果!

        九玄和九里心中一驚,土包子的他們,聽說過,沒見過。

        聽說,那是超級大派之中,才會享有的一種天材地寶。聽說,吃一顆,能進入大乘期……聽說,聞一下,就能立即突破修煉的關卡。

        還聽說,就算舔一口裝過靈果的盤子,都有可能跨過元嬰到化神的避障。

        兩人。

        不,三人,包括留痕。

        三個人眼中都充滿了向往,靈果啊,不知道此生是否有幸能聞一下。也許,跟著李文強混,等李文強成長起來了才有這樣的機會吧……

        說起文強,三人又擔憂了起來:“不知道文強他們跑掉了沒。”

        “哎,要是文強沒跑掉,我們三個跑再遠又頂個屁用。整個五洲都在天道的信號范圍內。”

        “我不想陪葬啊。”

        “不過也是奇怪,咱們都快進北州了。怎么還沒人來追我們呢?”

        “按道理說,一定是有化神期出手的。化神期沒理由飛這么慢。”

        “就算化神期不來,人家也有飛行法寶。總比我們快吧?”

        “……”

        三人疑慮著。卻不知道,青云宗的另一位化神期,估計永遠也追不上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