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八十四章:我的2張底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八十四章:我的2張底牌!字體大小: A+
     
        沒有任何猶豫。

        紫玉忽然一個猛然的加速,饒了一圈,向著花城的方向而去。

        ‘咻’的一聲,紫玉直接燃燒起了真元,瘋了一樣的逃竄。

        鳳鳴真人笑了笑,看著兩人離去的方向喃喃一聲:“看我飛行的樣子這么滑稽,就真的以為能逃脫掉了么?”

        默默的,鳳鳴真人將劍放在了自己的腳下,然后,出現了殘影。

        ‘咻’的一聲,猶如流光一樣激射而出。

        聽著耳邊‘呼呼’的風聲,李文強騎在飛劍上轉過頭去,瞳孔一縮:

        “三師傅,他追來了!”

        紫玉眼里閃過一道緊張之色,猛然回頭:“去死!”

        隔空一掌劈了出去。

        ‘嗖’

        一道真元化為匹煉,對著鳳鳴斬了過去。

        紫玉有自知之明,她知道這肯定無法傷到鳳鳴,她只是希望能夠阻攔他片刻。

        但是現實讓人無比的絕望,那一道匹煉,甚至連阻攔都做不到……

        鳳鳴隨手一巴掌,身形頓都沒有停頓一下,直接穿破了匹煉繼續追了過去。只是頃刻之間,與紫玉并行。

        白發飄揚之中,鳳鳴豎起兩根手指,照著紫玉猛然劈了出去。

        紫玉驚呼一聲:“跳!”

        說著,一把抱住了李文強跳了下去。

        ‘嘭’的一聲炸響。

        卻見紫玉的那把飛劍,在空中瞬間被劈碎,成為了金屬碎屑漫天的飄飛……

        一邊自由落體往地上掉,紫玉和李文強同時抬頭看向天空中的爆閃,眼中閃過一抹絕望之色。這,便是化神期的強者么?

        與元嬰期,是天塹般的差距。無數人卡在了元嬰期這一關進不了化神,因為,化神期與元嬰期是有本質的區別。

        怎么逃?

        落地的瞬間,紫玉抱著李文強,頓時展開了瘋狂的逃竄。哪里有密林就往哪里鉆,哪里有遮擋物就往哪里鉆。

        李文強就這樣被紫玉抱在懷里,眼里閃過一抹瘋狂之色,也有深深的無助與悲哀。

        我,怎么會這么弱?

        我李文強是天道的親兒子,我不可能會這么弱!

        太憋屈了。這種被人追殺,毫無反抗能力的滋味,太難受了。

        而這時,紫玉注意到了李文強的表情變化,低聲說道:“不要氣餒。修真界便是如此,實力不如人那就乖乖的茍活著。你不要感到憋屈,不要想著現在就跳下去和人家拼命。在修真界,誰的命長,誰就可以笑到最后。”

        李文強莫名的眼眶有點發紅:“什么時候,我才能像是個真正的男人一樣。我背著你跑,而不是你抱著我跑?”

        紫玉沉默片刻:“有那么一天的……呸呸呸,少說喪氣話,不會有那么一天的。以后再也不要被追殺了。”

        正說著,抬起頭來,紫玉停下了腳步,眼里閃過一抹驚恐之色的抬頭看去。

        前方。

        一個美艷的婦人提著一把劍,御空站在前方,冷漠的看著兩人。

        天空之上,一艘飛行法寶停了下來。

        數十個元嬰期,上百個金丹期從飛船里沖了出來,密密麻麻猶如蝗蟲一般的烏泱泱的沖向了李文強和紫玉。

        李文強也看見了這一幕,深吸一口氣:“師傅,放我下來。”

        紫玉搖搖頭,停頓片刻,毫無猶豫的再次轉頭向著另一個方向狂奔。

        修真者!修真者!

        這,便是求生欲!

        命運不到最后一刻,哪怕再如何絕望,也永遠不可能放棄。

        李文強感受著耳邊傳來的呼呼風聲,仰望著紫玉那俏麗的,卻布滿汗水的臉蛋,仰望著那一雙漂亮的而又堅定的眼神。不知不覺的,李文強感覺心頭發酸。

        忽然。

        李文強想到了什么。

        猛然伸手摸向了自己右腳靴子,摸到了一張紙的邊緣……

        他,記起來了一個東西。

        斬殺宮左明的時候,從宮左明的遺物里發現了一張符箓。那是一張在自己一劍之下,依然毫發無損的符箓。

        很長一段時間李文強都在研究那張符箓,查閱了一些典籍之后,李文強漸漸知道了那是一張藏了一招強大法術的符箓。

        他,記起來了。

        這張符箓,能否逃出生天?

        摸到這張符箓的時候,李文強又想到了自己的左腳靴子。伸手又摸到了自己的左腳……

        他又記起來了,左腳下邊,還藏了兩顆丹藥。

        這,是曾經九峰上人賜給自己的兩枚虎狼之藥。可以在戰斗的激烈關頭,激發出自己的潛能。

        心,漸漸的安定了下來。

        李文強的眼神逐漸也變得堅定,沉聲道:“師傅,我們,還有兩張底牌!”

        紫玉眼神一亮:“什么……”

        話音剛落。

        ‘咻’的一聲,一道劍氣從天而降。

        一個元嬰后期的修士一劍斬了下來,劍影劃破長空:“死!”

        劍氣落下,一座矮山當場被劈成了兩半,而那個元嬰期也變得面色慘白……

        但是下一秒,灰塵漫天之中,紫玉再次抱著李文強從中沖了出來,向著遠方狂奔而去……

        這一刻,鳳行真人怒了。

        猛然瞪了一眼那些元嬰期,冷聲道:“想死是么?誰讓你們出殺招的,萬宗飛行法寶還沒有下落。殺了他,上哪兒去找?李文強的腦袋值五千萬?”

        一眾元嬰期聞言呼吸一滯,這才想起來他們的主要目的不是殺李文強。而是,活捉李文強。

        忘記了。

        來的時候,宮左明的父親宮前龍交代了他們,一定要用最殘忍的手段折磨李文強致死。他們漸漸的都忽略了這一茬。

        正如鳳行真人說的那句話:“青云宗又不是他宮家的。不就是死一個兒子么?萬宗飛行法寶那才是大事情。”

        眾人想起這一茬,手段變得柔和了不少,開始用凌亂的劍氣對著下方狂轟亂炸。

        ‘轟轟轟’

        地動山搖。

        紫玉抱著李文強,狼狽的在叢林之中到處躲閃,抱頭鼠竄。

        鳳鳴和鳳行兩人就站在高空中觀察著,兩人都不太想出手。化神期,去對付一個元嬰期和凝氣期,會有一些污點。手下人能擺平的,就讓手下人去擺平,能不出手就不出手。

        而鳳行真人卻皺著眉頭:“夜長夢多,別拖了。鳳鳴,你出手吧。”

        鳳鳴翻了個白眼:“我還想讓你去呢。”

        “別爭這些沒意義的,趕緊去。夜長夢多。”

        鳳鳴沉默一陣,深深的看了眼鳳行:“好吧。那就我去。”

        言罷,御劍猛然竄向了李文強兩人……

        ‘轟轟轟’

        這密林之中,無數的劍氣縱橫。無數的法寶飛竄。

        紫玉的后背此時已經綻開了口子,露出了一片香肩,也血流如注。

        而李文強手中緊緊的捏著那張符箓,輕聲道:

        “三師傅……什么時候才能扔?”

        紫玉臉色沉凝:“不要急。這是三味真火符,能秒化神期的大殺器。必須要引一個化神期過來再用,否則,用來殺元嬰期就太浪費了。”

        “您還堅持的住么?”

        “堅持的住。”

        紫玉想了想,又道:“如果等會兒來化神期了,我把你扔出去,做出一副我假裝要獨自逃跑的樣子。你是凝氣期,化神期不會把你放在眼里,你的修為具有迷惑性。在關鍵時刻扔出去,一定要成功!”

        李文強深吸一口氣:“我明白的。對了師傅,我,還有一張底牌。”

        “什么?”

        “九峰真人曾給了我兩顆虎狼之藥。”

        紫玉瞳孔一縮:“虎狼之藥?”

        “對,九峰真人曾說,在戰斗的時候可以激發人體潛力。短時間內猛若虎狼。”

        “拿出來。”

        李文強連忙將手指伸進靴子里去掏,手指間剛觸碰到,兩顆丹藥都從鞋墊下邊滑了出來。

        正好李文強的襪子破了一個洞,丹藥就這么滾進了襪子里。李文強急了,連忙脫下靴子,手指伸進襪子里掏。

        紫玉眼里閃過一抹復雜之色:“我有點不想吃。”

        李文強正色到:“師傅,為了活命。”

        一邊說著,李文強一邊用食指和中指,順著襪子的破洞伸了進去,兩指夾住了其中一顆:“師傅,這一顆你先拿著。”

        言罷,又去掏第二顆,掏出來之后,也藏在了自己的袖子里……

        紫玉伸出一雙素手想要去接,猶豫了片刻,又縮了回來。然后猶豫了一下,又去接。猶豫了一下……又縮了回來。

        李文強急了,義正言辭的道:“師傅,這都什么時候了你還計較這些。大丈夫不計小節,只要能活命!”

        紫玉看著李文強那一只還在冒著熱氣的左腳丫子,眼眶一紅,滿是委屈之色:“這……這可是你從你襪子里掏出來的東西啊。這能吃么?”

        “師傅,這都什么時候了!”

        “哎!”

        紫玉一咬牙,嘆口氣接了過來。又有些狐疑的看著李文強:“九峰真說過這藥猛若虎狼?”

        “他是這么說的。”

        紫玉眼里閃過一抹沉凝:“我曾在天下闖蕩的時候,也聽說過這種丹藥。服用之后可以激發人體潛能,短時間內突破境界。但是副作用也很大,提前消耗潛能,過后會大傷元氣,有些運氣不好的會掉修為。但是……此時顧不得那么多了。沒想到,九峰連這種藥都有。”

        李文強語氣縹緲的喃喃一聲:“九峰上人,是紫云派最具有智慧的一個人。也是文強始終看不透的人,他總是很神秘。”

        紫玉點點頭,還是有點將信將疑的將丹藥放在鼻子下聞,可是眉頭一皺:

        “哎,我聞不出藥味,已經被你的腳臭味掩蓋住了。無法分辨這丹藥的真假……不過想來,九峰此人素來神秘無比,應該是不會騙你。”

        正說著,兩人默契的抬頭,看向天空中的一道身影快速接近,心中一緊:

        “來了!”

        言罷,兩人趕緊將丹藥藏好,繼續偽裝出倉皇逃竄的模樣。

        而李文強,緊張的冷汗淋漓,捏住那一張符箓的手,都在顫抖……

        他很緊張。

        接下來,他要殺的可是化神期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