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八十一章:朝廷,朝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八十一章:朝廷,朝廷字體大小: A+
     
        慈湖河上空。

        三個化神期停留在了空中,片刻后,一艘飛船急速而來,幽幽的停在了這里。

        他們已經不打算找金龍宗的麻煩了,沒有必要了。已經確定了李文強肯定是離開了金龍宗,這會兒,三人也后知后覺的反應了過來,剛才浩然真人跟他們廢話那么多,其實是在幫李文強逃跑拖延時間。

        但是就算看穿了,也沒有辦法。他們只能去追。

        鳳鳴真人嗅著這空氣之中的氣味,淡淡的到:“這里曾有真元波動。有人是在這個地方御劍離去的。但是……有兩股氣息,一股南下,一股北上。追哪一個?”

        鳳行淡淡的到:“南下的可能很大。南下就是花城了,那個地方龍蛇混雜,最適合李文強這種人。當然,北上也有可能。我和鳳鳴南下,鳳冠你北上吧。”

        那個稍顯年輕的化神期點點頭:“好。”

        言罷,鳳冠點了一些弟子,馬不停蹄的順著真元波動的方向北上而去。

        鳳鳴和鳳行對視一眼,也沒有猶豫的南下而去。

        至于其他的那些元嬰期和金丹期,則也是兵分兩路跟隨化神期而去。他們主要負責殿后,或者說是發現蹤跡了,起到一個地毯式搜索的作用。

        一路,追殺而去。

        這一次,青云宗是真的下了大決心了。

        ——

        而與此同時,就在金龍宗在收拾殘局的時候。

        數十道流光忽然降落在了金龍宗之中。一瞬間,恐怖滔天的氣息傳遍整個金龍宗。

        那一瞬間,元嬰期境界之下的金龍宗所有人,全都戰栗了起來。這,是一種大恐怖的氣息,恐怖到了極限。

        讓他們感覺像是遇到了天敵。是神靈的氣息!

        ‘嘩嘩嘩’

        瞬間,金龍宗之中所有人,大片大片的跪了下來。

        所有人,全部低下了頭,發自內心的選擇臣服。

        有人偷偷的抬眼去看,卻只是看見十個面色冷酷,穿著一身黑甲的人站在那里。以一種整齊無比的隊列站著。

        每個人都腰間配著刀,手中拿著一把長槍。猶如天兵,猶如神兵!

        嘶——

        金龍宗掌門倒吸一口冷氣,看著這十個忽然從天而降的人,渾身顫抖的跪在了地上,面色慘白的喃喃一聲:

        “后朝廷,黑甲軍。”

        話音剛落,‘轟’的一聲巨響。

        整座山猛烈的搖晃了起來,卻見,天空之上光芒閃爍,然后漸漸的出現了一道裂縫……透過裂縫,可以看見藍天白云。

        金龍宗,護派大陣——破!

        裂縫消失,陣法蕩然無存。而這時,一架掛著黑色鈴鐺、通體漆黑的馬車從天而降,馬車的門簾之上寫著一個紅色的大字——周。

        只是單純的一輛馬車,沒有馬拉車。孤零零的只有一輛車,但是卻從天而降,這是一個飛行法寶。

        ‘叮鈴鈴’伴隨著鈴鐺聲響起。馬車緩緩的落在了地上。

        落地的瞬間,周帝雕像之中的浩然真人瞳孔一縮,連忙從雕像之中跑了出來,快步到馬車前單膝跪地顫聲喊道:

        “金龍宗浩然晚輩,參見上官。”

        浩然真人一開口,整個金龍宗嘩然。

        所有跪在地上的普通弟子猛然抬起頭來,驚恐,而又震撼,又有些緊張的看著那十個黑甲戰士,以及那一輛馬車。

        這……這就是后朝廷的人?

        這就是朝廷?

        他們,他們就是第三代祖周帝建立了朝廷之后,遺留下來的那些真正掌控這片大地的主人?

        朝廷!

        這五洲大陸究竟是有多么無端的詭異啊?無數的詭異現象就這么結合在了一起,形成了各種不為人知的秘密。

        五洲各地有無數的宗派分割,每一個宗派都統治一方,為絕對霸主。

        但一般人誰能想到,在這些宗派之后,隱藏于這世間所有人眼后的,有一個更加恐怖的勢力。是由第三代祖周帝組建的——朝廷。

        周帝消失數千年,所有人都以為朝廷早就灰飛煙滅了。

        但是卻無法想象,朝廷瓦解之后,又形成了‘偽政權’。數千年來,演化成了后朝廷。

        不出世,卻掌控這世間天下所有事。

        不問世時,卻知曉這世間天下大小事。

        稀稀拉拉的,金龍宗所有弟子或是緊張、或是顫抖、或是興奮、或是好奇的喊道:

        “參見上官。”

        “……”

        沉默。

        金龍宗陷入了沉默。

        他們的參見,并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只有風聲,以及風吹動黑色鈴鐺發出的‘叮鈴鈴’的聲音。壓抑著……

        許久之后。

        馬車之中傳出一個有些年輕的聲音:

        “本來不想說,但你金龍宗利用周帝雕像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吧?扯虎皮拉大旗來一次就對了,大家都睜只眼閉只眼,三番五次有意思么?”

        浩然真人心里咯噔一聲,眼里閃過一抹深深的驚恐。

        那是一種后背發涼的驚恐。

        他不是驚恐于馬車里人說的話,也不是驚恐于這警告和敲打。而是驚恐于……這消息,太靈通了。

        青云宗的人才走了不到半個時辰,后朝廷的人立馬就降臨了。他們的消息和耳目,真的已經滲透整個修真界了么?無論這個世界的任何角落發生任何的事情,他們都知道……

        這是一種被人窺探的驚恐。

        似乎,是你光著身子行走在黑暗之中。你以為沒有人看得見你,但這黑暗之中,有無數雙眼睛,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從四面八方仔細的觀察著你。而你,不知道……

        冷。

        冷汗。

        冷汗漸漸的流了出來。

        這不是浩然真人一個人在流冷汗。而是所有人,金龍宗里,所有有腦筋的人,在此刻,都流出了冷汗。

        試問這天下,誰在后朝廷眼中有秘密可言?

        所有人不由得心中自問,是不是自己昨天夜里起了幾次夜,后朝廷都知道?

        許久。

        浩然真人顫聲道:“我,錯了。”

        馬車里那年輕的聲音說:“兩條路。要不要聽?”

        “洗耳恭聽。”

        “第一,朝廷收回金龍宗所有的周帝雕像、飾物、傳承。以及金龍宗老祖的遺物。沒收金龍宗所有榮耀。”

        話音落下,金龍宗所有人瞬間頭皮發麻。

        沒收了周帝雕像,沒收了金龍宗老祖的所有遺物。那,金龍宗將再也不是南洲的周帝親封宗派了。將徹底失去周帝光環,以及數千年前榮耀的庇護。

        金龍宗,將徹底從一個擁有無數光環的二流門派,變成一個真正的二流門派。

        有那些榮耀的金龍宗,全天下,無人敢動。

        但是沒有了那些榮耀的金龍宗,全天下,都想染指。

        沒有任何猶豫,浩然真人尖叫一聲:“我選擇第二條路。”

        馬車里的聲音沒有任何停頓的傳來:“動手吧。”

        浩然真人眼里閃過一抹睚眥欲裂之色,他,賭輸了!輸得一敗涂地!

        他賭金龍宗有周帝庇護,誰都奈何不了。他賭后朝廷的人是沒腦子的人,自己利用周帝雕像的事情,后朝廷的人也沒辦法。

        他賭輸了。

        他曾經賭了很多次,都賭贏了。他利用周帝雕像不是一次兩次了,否則,怎么會那么熟悉?怎么會提前那么熟練的準備,否則,周帝雕像的頭上怎么可能會有那么有年代感的裂痕?

        因為他一路走來都在賭。

        每一次都贏了。

        第一次賭贏,是利用周帝雕像,從青云宗那里贏來了一份靈石礦的籌碼。金龍宗從此躋身二流門派。

        第二次賭贏,是訛詐了一個西洲來的化神期強者。獲得了一顆丹藥,從此踏入了化神期境界,成為了金龍宗唯一的化神期。

        第三次賭贏,是拍買下來了紫云派掌門的那把斷劍,與虎謀皮的準備入侵紫云派,與青云宗瓜分紫云派的財富。

        但第四次輸了。

        輸不得,一輸,一切都沒有了。

        他曾經知道,南洲和中州遍地都是周帝時代的遺留宗派。但是,很少有人用周帝的雕塑出來壓別人,很少有人用數千年前的榮耀拿出來說事兒。

        他曾經對那些人嗤之以鼻,覺得,有可以利用的東西,為什么不利用。

        現在明白了……

        有些東西,你真的不能去觸碰。后朝廷睜只眼閉只眼,不代表不在乎。你一旦突破那個界限,迎接你的便是毀滅。

        “唉。”

        浩然真人長嘆一聲,老淚縱橫:“成也周帝,敗也周帝。”

        默默的抬起自己的雙手,照著自己的腦門……

        全門派,所有人眼里閃過一抹悲涼之色,但是,沒有人敢說話。包括掌門,此時也老老實實的跪著,大氣都不敢喘。甚至不敢說一聲‘老祖好走’。

        可這時,新人弟子之中,一個少女忽然抬起了頭來。

        鼓足勇氣站了起來,眼里,是一片堅毅之色:

        “等等!”

        ‘嘩——’

        所有人都轉過了頭去。

        包括那十個黑甲士兵,也都齊刷刷的回頭,看向從新人弟子里走來的那個煉氣期的少女。

        馬車的簾子忽然被一股風掀開,露出了其中一張鬢角斑白的中年人的面龐。那一雙有些好奇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少女。

        “有勇氣,整個門派都不敢說話,你還敢站出來?小孩,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粉拳緊攥,咬著牙,戰戰兢兢的道:“上官,我……叫徐靜。”

        。m.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