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七十五章:李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七十五章:李父字體大小: A+
     

        神特么雙喜臨門。

      歐陽武弱和金鐘民聽見這話的瞬間,臉都黑了。

      金鐘民那個脾氣不是一般的脾氣,當即寒著臉指著李文強說:

      “你最好有禮貌一點,這里是金龍宗,我給你打招呼是給紫云派面子。你在這里嘚瑟個什么?”

      李文強用一種驚訝的眼神看著金鐘民,心里難以想象,他竟然已經都敢這樣和自己說話了。當即笑了笑:

      “金龍宗怎么了?”

      金鐘民走出來抖了抖:“李文強,這里不是雞籠山。這里是馬鞍山。在這里,是龍得盤著,是虎得臥著。你在紫云派如何囂張,那是耗子扛刀窩里橫。但你走出來,貓還是挺多的。”

      李文強看了眼周圍弟子的滿臉更加懵逼的表情,心中知道,這些普通弟子估計是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加入了金龍宗吧?

      想了想,李文強朗聲喝道:“金龍宗亦是我的第二個家!”

      金鐘民暴怒:“放肆,你在說夢話么?別以為你穿上了金龍宗的制服,你就可以偽裝成金龍宗人了。識相的,趕緊脫了衣服走人,滾蛋。別讓我在馬鞍山看見你,看見一次我……看見你一次,我就告訴掌門一次。不,我告訴你紫云派掌門!”

      李文強哈哈大笑,走上前去伸出左手摸了摸金鐘民的腦袋。手放在他的頭頂上,狠狠的盤他。

      金鐘民站在那里,眼睜睜看著李文強盤著自己腦袋瓜,動也不敢動。氣的全身顫抖,大喊一聲:“李文強你別太過分了!”

      說著,金鐘民眼睛往下看,看著李文強右手提著的那一把寒光閃閃的銀劍,心中發憷。

      李文強笑了笑,搓揉著他的腦袋說:“金鐘民啊金鐘民當時走的時候說出那些話,沒想到是有代價和報應的吧?”

      金鐘民被李文強盤著腦袋,義正言辭的說:“根本就不是我!”

      這時,站在后邊有些蠢蠢欲動,看著李文強的背影有點想要偷襲,又有點害怕的歐陽武弱忽然炸了:

      “難不成是我?”

      金鐘民冷笑一聲:“到底是誰,誰自己心里清楚!”

      歐陽武弱暴跳如雷:“你這種人活該被打死,一天就知道冤枉好人。”

      “呵呵,在鐘民的字典里,沒有冤枉別人這一說。”

      “打一架啊!”

      歐陽武弱吼叫著,然后眼神惡狠狠的看了一眼李文強的背影。

      金鐘民捕捉到了這一抹眼神,當即很配合的擼胳膊挽袖子:“打一架就打一架,誰怕誰啊?”

      歐陽武弱一邊往前挪,一邊小心翼翼的抖出了自己的飛劍,緊張的接近著李文強的后背:“來,你出來。”

      “你過來!”

      兩人吵著。

      終于,歐陽武弱接近到了李文強的身后,眼神一狠,猛然抬劍準備劈下去。

      剛抬起手來,卻只見李文強猛然轉身。

      ‘嗖’的一聲。

      緊接著,歐陽武弱只覺得脖子一涼。弱弱的低頭看去,卻見一把劍懸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劍鋒放在喉結那個位置,能感受到徹骨的冰寒。

      ‘叮’的一聲。

      歐陽武弱手中的飛劍落地。

      他也是個果決的漢子。

      ‘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低著頭說:

      “我沒有那個意思。”

      李文強笑嘻嘻的看著他:“那你什么意思?”

      歐陽武弱渾身戰栗著,眼淚刷刷的往下流淌:“我就是意思意思……”

      李文強哈哈笑道:“這就沒意思了。”

      沉默片刻,歐陽武弱抬起頭來無辜的看著李文強:“饒命可不可以?這里,畢竟是金龍宗啊。”

      李文強緩緩搖頭:“不好意思,我也是金龍宗人。我乃金龍宗留痕長老親傳弟子。按輩分,你得叫我一聲師叔,當然,如果你喜歡叫我爹,我也不介意。你明不明白我的意思?”

      歐陽武弱感受著那劍鋒傳遞而來的刺骨殺意,淚眼朦朧的抬起手指向金鐘民:“李父,我一時糊涂做下了錯誤的事情,但都是金鐘民指使我做的。我腦子不好使,容易被人利用……”

      金鐘民本來是在驚恐李文強的速度,他想不通,為什么李文強在同境界里怎么就這么變態的強大呢?

      這時就聽見歐陽武弱冤枉自己,當即暴怒:“歐陽武弱,你狗曰的要死!”

      他也是個果決的漢子,見李文強看了過來,緩緩的跪了下來,急忙喊道:

      “李父,你且聽我一言……”

      兩人跪在地上吵起來了。很有骨氣的樣子。

      周圍的一眾金龍宗弟子都看傻眼了,這,這究竟是什么情況?

      剛才歐陽師兄和金師兄,不是說他們很能打么?金師兄不是拿著一把劍從雞籠山下殺到青云閣,一路血流成河,手起刀落么?為什么現在跪下了?

      歐陽師兄剛才不是說,要是李文強在這里,會讓李文強一輩子有心里陰影么?

      為什么現在跪在這里……很自然的就跪下去了。熟練的讓人感到心疼。

      甚至一聲‘李父’也毫無阻礙,很自然的叫了出來。他們,究竟經歷了什么?

      李文強,他到底有什么魔法?

      李文強也懶得聽這兩人的爭吵,甚至有點不舍得欺負這兩個小可愛。仗劍,看著周圍金龍宗的一幫普通弟子,沉聲道:

      “從今天開始,金龍宗的新人宿舍區。所有筑基期以下境界的新人區……被我扛了,從今天開始,我是金龍宗新人區的扛把子。你們有沒有人有意見?”

      所有弟子大眼瞪小眼,沉默無言。金龍宗要出現派中派了?

      而歐陽武弱逃過一劫,這會兒已經徹底確定了李文強真的加入了金龍宗,經過最初的猶如五雷轟頂般的痛苦之后。他立馬找到了;‘生存之道’。

      舔他!

      就是舔他!

      想要活下去,想要活的好一點,那就舔他!

      歐陽文強大喊一聲:“李父神功蓋世,千秋萬載一統江湖。新人扛把子!新人扛把子!”

      金鐘民也連忙舉著拳頭大喊一聲:“新人扛把子!”

      “……”

      食堂大亂。

      新人弟子莫敢不從,不從就要挨打。李文強可能不會親自出手,但是那兩個心懷鬼胎的舔狗可不在乎這么多。

      而這時,金龍宗的大長老路過了食堂,看著里邊的一幕,眉頭一皺:

      “李文強!”

      正在接受新人擁戴的李文強渾身一顫,連忙收了銀劍屁顛兒的跑了出去:“大長老。”

      大長老眼里有些嫌棄:“不要把你們紫云派的流氓習氣帶到我金龍宗來!”

      李文強嘿嘿一笑:“我只是看新人宿舍區混亂不堪,群龍無首,一盤散沙……”

      “這是掌門的事情,難道你想當掌門?”

      李文強訕笑一聲:“這個不急,我現在實力還不夠……”

      “你……”

      大長老一時語塞,他想說李文強狼子野心。但是轉念一想,好像又很合理。李文強現在已經加入了金龍宗了,金龍宗弟子,按道理說實力如果夠了,得到認可,都有機會競選掌門。

      “哼!”

      一聲冷哼,李文強被這口氣當即吹飛。倒飛出去數十米砸在墻上。

      大長老看見死狗一樣在那里叫喚‘啊我死了’的李文強,這才拂袖而去。

      走了沒多久,李文強在一眾弟子目瞪口呆的眼神之中這才站起身來,揉著胸膛對著大長老離去的方向吐了一泡口水。‘tui’。

      “敢打我,早晚有一天讓你喊一聲李掌門!”

      拍拍屁股上的灰,李文強指著一眾新人弟子:“看,再看?”

      刷刷刷,食堂里上百個新人弟子臉色一變,齊刷刷的背過身去,不敢看。

      李文強這才搖搖晃晃的提著兩桶食物離去。

      看著李文強離去一段距離了,歐陽文強和金鐘民站了起來,咬牙切齒的看著李文強的背影。

      “李文強這叼毛竟然真的加入金龍宗了?這可如何是好?”

      “他這么狂,早晚有一天要死無葬身之地。”

      “李文強這叼毛,早晚弄死他。”

      “這段時間,你我二人還是出去避一避吧。李文強這叼毛是無靈根,修煉速度肯定沒我們快。等老子突破到元嬰期……不,出竅期。算了,等我修煉到渡劫期,回來弄死他。”

      “渡劫期我怕不夠,我得修煉到大乘期再回來玩死他。”

      兩人正商量著事情,準備就這段時間離開馬鞍山出去歷練,回避一下李文強的鋒芒。

      可正此時,李文強猛然回頭:“你倆。”

      歐陽武弱和金鐘民一哆嗦,連忙喊道:“在呢,李父!”

      李文強想了想:“我剛來金龍宗,人生地不熟需要兩個導游。你倆這段時間別亂跑,否則腿給你們打斷。”

      頓了頓,李文強又說:“這會兒收拾一下東西,搬到金光閣來跟我住。住我隔壁來。”

      ‘轟咔’一聲,猶如驚雷在兩人腦仁子里響炸。

      看著李文強離去的背影,金鐘民和歐陽武弱滿臉生無可戀的表情,他們,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絕望……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