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七十三章:劍·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七十三章:劍·法字體大小: A+
     

        最終,金龍宗拗不過渡劫期強者的“意思。”還是將李文強四人小隊收入了金龍宗之中。

      而且還不是安排在新人弟子區,不是安排在普通弟子的宿舍區。而是安排在了金光閣,和金龍宗高層以及長老們住在一起。

      這倒不是抬舉李文強。

      主要是因為李文強四人小隊頗有戰斗力,又是來自紫云派。他們害怕文強團伙在金龍宗搞事情。所以安排住在眼皮子底下嚴加看管。

      呵。

      對于這點小場面,李文強會在乎?他的內心毫無波瀾,甚至有點興奮。

      住在強者眼皮子底下好啊,最喜歡被強者關注了。最喜歡被強者觀看了……

      “滴滴滴”

      李文強和留痕真人的腦海之中,同時響起了這個聲音。兩人渾身一震。

      “恭喜宿主完成任務,獎勵《劍·法》”

      李文強眼里閃過一抹狂喜之色,一招劍·術,就讓自己一招鮮吃遍天了。這劍·法不知道有多么的強大啊。

      “恭喜副系統留痕輔助完成任務。”

      留痕聞言也是狂喜,等了一會兒,又有些疑惑的問:“還有沒有要說的?我的獎勵呢?”

      九玄:“呵呵。”

      九里:“智障。”

      紫玉:“煞筆!”

      都懶得搭理他。還獎勵?命沒給你龜兒要了,就已經是天大的獎勵了。

      李文強懶得聽四人的日常斗嘴,興沖沖的回到了自己的新房間里開始研究《劍·法》。

      兩眼放光的盤膝入定,將識海放空進入自己的腦海之中,腦海里,有一本書懸浮著,名為:劍·法,第二式。

      “第二式!”

      李文強差點驚呼了出來,一聽這個名字就不得了了。

      迫不及待的翻開了封皮,入眼一句話:

      “劍·法,第二式,名:我讓你兩招。”

      李文強:“???”

      仔細往下研讀,大意是:

      劍法,第二式:我讓你兩招。使用者將全身真元聚集在心脈附近,加強心臟跳動速度,刺激全身血氣流通速度。心臟如泵,當真元凝聚在心臟附近便是做準備,準備瞬間將真元全部壓出去,以此造成恐怖的殺傷力。

      招如其名。使用者,必須要讓對手兩招。因為只有被對手打兩次,才可以積累‘怒氣’。使用者的真元護住心脈,在使用躲閃技能的時候,隨著怒氣不斷上升,真元也越發的暴動。兩招為一個極限,在兩招之后,使用本技能的運功路線,然后奮力劈劍,將自動激發,瞬間達到毀天滅地之威能。

      注意:未讓對手兩招,或怒氣達不到上限,則無法使用本招。

      禁忌:本招很危險,習練之時要在無人、空曠的地方,在高人照看下安全的進行習練。與人戰斗之時,一定要判斷對方的實力。若估算對方實力過高于自己,若估算對方有秒殺自己的實力。建議使用第一式‘我只用一招’。

      輔助:勤加練習,掌握合理的心情調配。以及掌握‘劍’技擊技巧的基礎招數與基礎功。

      后文:附送行功路線……

      李文強看完之后都要瘋了:“這是個什么玩意兒?這說的是人話么?這是讓人練的招數?”

      “我去你嘛賣麻辣皮!”

      “還讓人家兩招?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我說出這句話,特么不是積攢怒氣值,這一不注意是讓人打死在那里啊。”

      李文強都服了,這特么什么個鬼系統,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招數?

      默默的背誦下了行功路線,將所有的知識點爛熟于心,李文強拂袖而去:“老子不練這種功夫。”

      “……”

      與此同時,金龍宗食堂里。

      歐陽文強等一伙人坐在一個角落里胡吃海塞,一邊吃,一邊翹著二郎腿給金龍宗的年輕弟子擺龍門陣。

      有新人問:“歐陽師兄,你們去了一趟紫云派,有沒有見到姑蘇第一才子啊?你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幫我朋友問的。”

      歐陽文強遺憾的嘆口氣:“姑蘇第一才子之名,其實我也欽慕許久。但很遺憾,這一次我們走的匆忙,沒來得及。”

      “走的匆忙?”

      一眾弟子嘩然:“外界傳言難道是真的,你們被那個李文強殺怕了膽子。所以走的匆忙?”

      ‘啪’的一聲。

      歐陽文強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冷聲道:“怎么說話呢?”

      這時,坐在旁邊的金鐘民淺嘗一口茶水,淡淡的道:“歐陽師弟,和他們解釋做什么?凡人,難道也懂戰略性撤退的計策么?”

      歐陽文強神色一肅:“金師兄提醒我了,也是,和他們解釋這么多做什么。普通人又怎么能知道當時現場的真實情況呢?”

      一個弟子湊過來,滿臉好奇的問:“當時現場情況如何?難道少年榜作假?”

      歐陽文強神色不悅:“也說不上作假吧,只能說是……不實。”

      金鐘民接話:“這個世界上有一個詞語,叫做‘藝術加工’。這位師弟,你懂不懂什么叫做藝術加工?你懂加工么?你懂藝術么?”

      那弟子被反問的面紅耳赤,吶吶不知道如何作答,猛然想到一件事,問道:“聽說歐陽師兄被改名叫歐陽武弱了,這件事情……”

      歐陽文強有些惋惜的搖搖頭:“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只知道以訛傳訛,呵呵,我懶得解釋什么……事情的真相,明明是當初李文強跪在我面前求饒,我說,改名叫李武弱就放過他。結果,唉,傳著傳著就成了我被改名,這上哪里說理去?人家還傳言說,金鐘民被嚇到突破呢,這種事情想必金師兄也有看法。”

      “咳咳咳、”

      金鐘民劇烈咳嗽一聲,看了眼越來越多的圍觀的弟子,正色說道:

      “鐘民只能說……謠言止于智者。呵呵,不實。相信這種傳言的人,腦子里一定是進了醬油醋了。鐘民實在是不清楚究竟是怎樣的蠢人,才會相信這樣的謠傳?”

      “在鐘民的字典里,沒有‘驚嚇’與‘退縮’這兩個詞語。”

      眾弟子一陣沉默,紛紛皺著眉頭思索著。難道,自己真的是聽信了謠言?

      又有弟子問道:“那你們到底打得過李文強么?”

      “呵呵呵。”

      “不屑于回答。”

      歐陽文強和金鐘民異口同聲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