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七十二章:沒有 惡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七十二章:沒有 惡意字體大小: A+
     

        金龍宗,金光閣。

      金龍宗掌門帶著一大幫的長老急匆匆的走了進來,還沒有進門,金龍宗掌門便大喊一聲:

      “四長老,你究竟去了哪里?為什么弟子都回來了,就你沒有回來?這兩天你跑到哪里去了?紫云派最近詭異無比,你知不知道我們有多擔心?”

      走進大殿之后,金龍宗掌門留續真人猛然眉頭一皺,看向了留痕真人身后老老實實站著的李文強:

      “凝氣期?你怎么進來金光閣的?出去,這里不是你進來的地方。”

      留續真人將李文強當做金龍宗的年輕弟子了。

      李文強笑了笑:“貧道玄真,參見掌門?”

      “玄真?”

      留續喃喃一聲,猛然想起了什么,指著李文強大吼一聲:“李文強!”

      李文強:“……”

      承認我的道號就這么難么?

      唉?為什么我的道號都已經傳到金龍宗來了?李文強想到這個問題之后,不由得心中一驚。玄真這個道號自己才剛受封不久,只有紫云派的人知道……難道,紫云派被金龍宗滲透了?

      沒想到啊,金龍宗果然是狼子野心。

      留續暴怒:“你怎么進來的?留痕,他是不是你帶進來的?你怎么將紫云派的人帶進來了?”

      要是放在往常,留續真人早就要殺人了。但是整個金龍宗都知道,李文強是渡劫期的私生子,硬是沒有人敢動手去殺人……

      一個暗中的渡劫期,那威力可比明面上的恐怖的多。

      留痕笑了笑,將早就編好的話說了出來:

      “掌門,是這樣的,你聽我解釋……”

      “我不聽。”

      “您必須聽。”

      留痕說完,也不給留續說話的機會:“我觀李文強此子天賦異稟,智慧近妖。乃千百年難遇的人中龍鳳……紫云派更是素有傳說,文強乃文武雙曲星合體下凡轉世,龍行虎步之中更是紫微星拱衛,日月相照……”

      巴拉巴拉一大堆。滔滔不絕的夸了兩分鐘,還沒有夸完。

      李文強聽得面紅耳赤,低著頭看著自己的鞋面,羞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人家哪有那么牛逼啦,謬贊,謬贊,真的是謬贊啊……

      而金龍宗掌門,以及一眾長老聽著這些話,卻暗中點頭首肯。

      嗯,渡劫期之子,必然不凡。這是注定的。留痕說話沒有夸張。

      說完之后,留續真人皺眉:“這和你帶李文強來我金龍宗有什么關系?他再天賦好,他是紫云派的人,管我金龍宗什么事?”

      留痕一拍大腿:“唉嗨,您這樣一說,問題就來了。當時我和掌門師兄想的一樣,李文強天賦這么好,可是和我金龍宗有什么關系呢?于是,我想著想著,經過一番深思熟慮,我想明白了……那就讓他變成我金龍宗的人,這樣就和我金龍宗有關系了啊。于是,我留痕經過了反復的游說,以及軟硬兼施,更是直言不諱紫云派不配擁有這么牛逼的弟子。”

      “經過我的再三勸阻,終于說服了文強拜我為師,并且加入金龍宗。”

      “什么!”

      留續真人驚呼了一聲。

      而身后的各大長老更是瞠目結舌。還有這種事情?

      留痕他還有這本事?早知道他有這本事,還讓他待在南洲干啥?早就該派往昆侖山下去守株待兔了啊……

      驚呼之后,留續真人忽然冷靜了下來,狐疑的看了留痕了一眼。又看了眼有些靦腆的李文強,沉聲道:

      “不收。”

      留痕急了:“必須收,文強現在已經是我的親傳弟子了。”

      掌門深深的看了留痕一眼,淡淡的到:“來歷不明,目的不明,金龍宗不收。我不可能憑借你這三兩句話的功夫,就將一個敵對門派的弟子收入我派。天賦再好都不要。”

      他總覺得,這其中有某種陰謀。

      他換位思考了一下,假如自己是紫云派的領導。只要自己是個正常人,都不可能放李文強出來的,哪怕被滅派,也要爭一口氣不讓人挖墻腳。再說了,留痕他憑什么去挖人家紫云派的墻角?他就一個元嬰期,而紫云派十幾個元嬰期,紫云派能放人?

      換位思考一下,就留痕這德行,若是敢在紫云派提挖墻腳的事情。估計都回不來馬鞍山的,被人打死在那里,自己都找不到理由去報仇和討說法。

      但偏偏,這種不可能的事情,卻讓留痕給做到了。事出反常必有妖,留續腦子里一思索就有了定論。

      留痕真人察言觀色片刻,心中暗嘆一聲,看來,只能用第二個方案了……

      心里做下決定,留痕邁步走到了掌門旁邊,做出一副為難的表情壓低聲音說:

      “這,是渡劫期的意思。”

      嘶——

      留續真人猛然倒吸一口冷氣,瞳孔一縮:“渡劫期?”

      而身后的十幾個長老也聽見了,都是心中大驚失色。剛才,留痕非要收李文強進金龍宗,他們甚至有點懷疑留痕是不是叛徒,是不是已經暗中投靠了紫云派,要搞間諜活動了。

      但是現在,一聽渡劫期,所有的疑慮都打消了,不再去懷疑留痕。畢竟……紫云派有渡劫期的事情,那可是被坐實了的。這消息是獬豸證明過真假,然后由十六長老帶回來的!

      留續真人瞇了瞇眼睛,沉聲道:“你這說不過去,渡劫期閑的沒事么?要做這樣的事情?”

      留痕滿臉嚴肅的將掌門和諸位長老帶到一邊,語重心長的道:

      “渡劫期的意思是,紫云金龍兩家親,不應該相互爭斗。所以將李文強當做特派使者,派遣來到金龍宗進行留學交換,拉近兩家的關系……”

      說著,留痕感覺到十六長老的眼神有點不對勁,疑惑的轉頭看去,猛然瞳孔一縮。

      獬豸骨!

      這一刻,留痕倒吸一口冷氣,冷汗都出來了。

      他來之前,千算萬算,想盡辦法圓謊,想盡辦法想出了一個合理的解釋。但是萬萬沒想到,偏偏忽略了,自己說沒說謊,宗門之中的獬豸拿出來一驗就知道真假。

      他萬萬沒想到,從一開始,金龍宗就沒人相信自己。畢竟這種事情太過反常了,所有人都覺得留痕和李文強有什么陰謀。所以,十六長老得到了掌門的眼神暗示,在留痕說話的時候,直接就拿出了獬豸骨,用這種簡單粗暴的方式去驗真偽。

      十六長老見留痕看向自己,也根本不避諱,笑道:“你繼續說。”

      留痕語氣忽然有些顫抖了,面色不自然的道:“而我,便是身負那神秘存在的任務,我必須要完成那樣的任務。我也不想收李文強為徒,但是那神秘的存在必須讓我收他為徒,讓他加入金龍宗。但是我想來,那神秘的存在對我金龍宗沒有什么惡意,真的有可能是要紫云金龍兩家親。”

      話音落下,所有人都回頭看向獬豸骨。

      沒亮。

      掌門和一眾長老不由得皺眉,嗯?沒說謊?我們想多了?

      留痕眼里不著痕跡的閃過一抹狡黠之色,老子,本來就沒說謊!

      貧道……只是換了一種說話方式罷了。呵呵,獬豸,任何說謊的人在獬豸面前無所遁形。但是太過相信獬豸,卻不知道獬豸也會騙人。

      留痕心里理直氣壯,我真的沒說錯啊,我也沒有說謊啊。我,只是將渡劫期換成了‘神秘存在’而已。本來就是如此。

      一時間,眾人沉默了下來。

      沉默片刻,留續轉頭看向了李文強,忽然開口說:“好,那你就加入我金龍宗吧。去登記一下,你以后便是金龍宗的弟子了。”

      話音剛落,李文強猛然一把撕開自己紫云派的道袍。

      紫云派的道袍之中,赫然穿著一件金龍宗的道袍……

      他,穿了兩件道袍!

      一身金龍,李文強連忙單膝下跪,大喊一聲:“感謝掌門給玄真一個機會。”

      看著他那已經都提前準備好的金龍宗道袍,所有人沉默。

      留續:“……”

      眾長老:“……”

      留續有些無力的揮揮手,轉身離開,剛走了一步,門外響起一個聲音:“請,請等一下……”

      眾人看去。卻見,有些害羞的九玄走了進來:

      “那個,我與文強同生死。貴派既然都已經收留了文強,那……干脆連我也打包收留了吧。可以給我個記名的身份,我只是想住在金龍宗里,照顧文強的衣食住行。”

      留續瞠目結舌的看著九玄,猛然回頭瞪了一眼留痕:“這還帶贈品?”

      留痕腆著老臉笑道:“九玄說的也是這么個道理,李文強畢竟是外派來的特派使者……既然都已經決定了要收下文強,我認為,收下九玄也不是不行。”

      金龍宗掌門深吸一口氣:“哼,你們紫云派做什么妖啊到底?罷了,不差你這一口飯……”

      話音剛落,九里紅著臉走了進來:“既然都收了兩個,貧道九里認為,我應該會很適應馬鞍山的氣候條件,以及貴派的風氣……要不,我也加入金龍宗吧?”

      金龍宗,所有人瞠目結舌。

      買一,贈二?

      這時,大長老滿臉嚴肅的將掌門拉到一邊,沉聲道:“這里邊,有問題啊。我老感覺留痕沒說實話,紫云派有病吧?把李文強放出來不說,九玄和九里也會放出來?這可是紫云派最珍貴的九字輩的人啊?”

      掌門沉吟了片刻,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我信獬豸的。”

      “但是……我總覺得,獬豸讓人也不踏實啊。你看剛才留痕說的話含糊的,一會兒一個可能,一會兒一個據說。”

      掌門呵呵笑道:“但是留痕說,沒有惡意。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獬豸骨可沒有亮……”

      “這……”

      大長老沉默了下來。

      掌門又笑了笑:“這么一個特殊的人,他紫云派敢放人,難道我金龍宗還不敢收人了?呵,就算他們想搞什么事情。兩個凝氣期,一個筑基期,能搞多大的事情?這不需要怕。”

      大長老若有所思的點點頭:“說的有道理。最高的也才筑基期而已,確實沒什么好擔心的。”

      轉過身去,掌門笑呵呵的道:“好,既然你們都想加入我金龍宗,那我也不拒絕。歡迎,歡……”

      話音未落,一股強大的氣息忽然傳了出來。那,是一個陌生的元嬰期。

      一眾長老全部警惕了起來,掌門也猛然轉頭看向了門口。

      一個穿著紅裙的女人出現在門口,淡淡的道:“要不把我也收了吧。”

      逐漸的,金龍宗掌門的笑容僵在了臉上:“……(*_*)”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