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六十八章:來呀,比背景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六十八章:來呀,比背景啊字體大小: A+
     

      宮左明看著李文強的渾身殺氣騰騰,笑了笑:

      “我叫宮左明,青云宗掌門長孫。少年榜68名強者。”

      李文強提著劍淡淡的打斷:“說事兒。”

      宮左明揮揮手,一個筑基期的隨從掏出一個大袋子,滿滿當當的大袋子。

      ‘嘭’的一聲,袋子砸在李文強的面前,濺起一片塵土。

      宮左明說:“我這次來紫云派,是想要一招擊敗你。這里是五萬靈石,拿錢,和我打一場。”

      說完這句話,宮左明也有些頭疼,原本是沒有這五萬靈石的。

      但是他看見了李文強有兩大元嬰期保護,有點擔心自己殺了李文強之后,兩個元嬰期不會放過自己。所以弄了這五萬靈石,當做是買命錢。

      李文強接下了這五萬靈石,主動同意和自己單挑。那被自己殺了,兩個元嬰期也怪罪不到自己的頭上吧?

      李文強看著腳下的一個大袋子,無動于衷,淡淡的說:

      “今天,你走不掉。”

      言罷,劍指所有人:“包括你們,都走不掉。來吧。”

      宮左明大笑一聲:“哈哈哈,猖狂。”

      話音落下,猛然飛了起來,手中多了一把寒光閃閃的飛劍。落在了李文強的對面,對著周圍不斷拱手,朗聲說道:

      “今天,還請大家做個見證,我少年榜68名的宮左明,要挑戰少年榜50名的李文強。生死有命富貴在天,輸了也怨不得別人哦。”

      李文強不耐煩的打斷到:

      “你打不打?”

      宮左明眼里閃過一抹冷笑:“你別急。”

      然后又看向了紫玉兩人:“兩位前輩也可以見證一下,這是挑戰賽。一對一的單挑,如果李文強死了,你們怨不得別人。”

      紫玉面無表情,沒有說話。

      留痕也沒有說話,沒有搭理。

      因為他們不會讓李文強死。

      山崎卻笑了起來,朗聲道:

      “少公子您盡管放開手腳去干,您青云宗少公子的身份,想必大家都會給一個面子的。”

      而宮左明的那些隨從,此時也都圍了起來站在一邊給宮左明助威:

      “少公子加油。”

      “少公子秒殺李文強,為我青云宗大顯神威。”

      “你們看那李文強,拿的竟然還是下品法器。哈哈哈,我青云宗的新人弟子都比他有錢多了。”

      “公子必定少年榜前三十!”

      “少公子加油。”

      “……”

      聽著隨從們的馬屁聲,宮左明又暗中看了眼一個金丹期的隨從暗中做準備以防萬一,心中踏實了不少。

      李文強也注意到了宮左明的眼神,不由得轉頭看向了那個手中已經默默出現法寶的金丹期修真者,眼里閃過一抹嗤笑之色,猛然抬劍指著宮左明:

      “今日,你必死。我要殺你,誰都救不了你。”

      宮左明眼里閃過一抹不屑之色,猛然飛撲向了李文強,爆吼一聲:

      “狂妄!”

      抬劍,瘋狂的運轉真元,這一刻,天地靈氣瘋狂聚集在那一把法寶之上,隔空向李文強斬了過去。

      遠處的山崎看見這一幕放下心來,他就怕宮左明輕敵。但是此刻看見宮左明上來就是青云宗的絕技,心中放松了不少。但依然有些猶豫,應該……直接放三味真火符的。

      ‘嗡——’

      一聲劍鳴,斬向了李文強。

      李文強右手倒提飛劍,面無表情的看著宮左明飛撲而來,動了。

      猛然動了。

      抬劍。

      斬下去……

      這一刻,全身真元瞬間被抽干。

      ‘轟’天空之中閃過一道驚鴻。

      一道劍影無聲的落了下去。

      飛撲而來的宮左明只覺得渾身汗毛一緊,全身被殺氣籠罩。抬頭,這一瞬間,他只看見自己的劍觸碰到了那一道驚鴻,然后劍身開始出現了裂紋……

      不好。

      宮左明驚恐的想要嘶吼,想要逃,但是時間不會給他機會。

      他想要伸手去掏自己的那一張符箓,可是沒有任何的機會。

      “不……”

      凄厲無比的嘶吼聲響起。

      站在一邊的金丹期瞳孔一縮,看見那驚鴻匹煉一出現就知道完蛋了,尖叫一聲:“少公子。”

      猛然運作法寶想要去阻止。

      晚了。

      太快了。

      那一道驚鴻匹煉,不會給任何人機會。正如李文強說的那句話——我想殺他,誰都救不了!

      山崎睚眥欲裂,看著那一道驚鴻匹煉猶如山呼海嘯一般壓了下去,嘶吼一聲:

      “豎子爾敢!”

      沒有任何猶豫的祭出自己的锏飛了過去,想要破了這匹煉。但是在他出手的那一瞬間,天空之中無聲的出現一把圓月彎刀。

      ‘叮’的一聲。兩法寶相撞,然后又互相碰飛。

      “不!”

      山崎絕望的尖叫一聲,眼睜睜的,只看見那泰山壓頂一般的驚鴻死死的壓了下去。

      驚鴻所過之處,劍氣縱橫。

      ‘噗噗噗噗’

      無形的劍氣四處紛飛。

      站的近的宮左明的隨從,猶如割麥子一樣的應聲倒下,要么是被劍氣透體而過,要么是被削掉了腦殼。

      只要是凝氣期之下的境界,全部暴斃當場。

      宮左明后悔了。

      他看著自己手中的法寶寸寸斷裂,只是驚恐,只是疑惑,為什么?

      這是中品法寶。

      他只是用的下品法器,為什么,為什么可以勢如破竹的殺過來?

      劍碎。

      思維似乎變緩慢了,他又眼睜睜的看見自己舉劍的手,在這匹煉之中被消融了……

      緊接著,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臨死前,他最后一個念頭是后悔。

      我,還沒有放大招……

      我的三味真火符,還沒有用……

      ‘轟’的一聲巨響。

      整個姑蘇城戰栗。

      瑟瑟發抖。

      灰塵四起之中,地面多了一道裂痕,二指寬,深不見底,長將近二十米。

      靜。

      寂靜。

      寂靜無聲。

      整個姑蘇城,在這一刻陷入了絕對的沉默之中。

      一劍!

      就一劍!

      依然一劍。

      瞬秒少年榜68,青云宗掌門長孫宮左明。就一劍。

      山崎真人絕望的癱坐在了地上,看著灰塵散去,看著地上只是留下了幾塊衣服的碎片、法寶碎片,以及一張符箓,什么都沒有留下。宮左明連尸體都沒有。

      看見這一幕,他絕望了。

      惹……惹大禍了。

      青云宗掌門長孫,在自己的照看下,讓人瞬殺了!我,我要完!

      而那金丹期,在這一刻也無力的癱坐在了地上,眼里閃過一抹絕望之色。

      看著灰塵散去,看著灰塵之中朦朦朧朧的李文強的身影負劍而立,只是驚恐。他,完蛋了!

      九里和九玄兩人目光灼灼的看著這一幕,他們當時沒有去看比賽,只是聽人說了李文強瞬秒洪少遠。一直在疑惑,那一劍究竟是如何瞬秒的。

      現在看見了。

      現在終于看見了什么叫做驚鴻,什么叫做匹煉。

      驚鴻一瞥一瞬。匹煉縱橫四方!

      紫玉眉頭一挑,美眸之中流露出一抹震撼之色:“劍氣……”

      “他,怎么做到的?”

      整個姑蘇城,在這一刻寂靜了下來。

      更遠處圍觀的百姓看著這一幕,深深的呼吸著,驚嘆著。當年的那個姑蘇城第一才子,第一混混,現在,他成為了一個頂天立地的絕世英雄!

      那一劍,將那么強大的公子哥秒殺了。

      那一劍的余波,竟然也將公子哥附近的十來個煉氣期的修真者,波及而死。

      那一劍,血流成河!

      地上,一道裂痕,一些破舊的衣服。一地尸體!

      在這大地裂痕的起點,李文強不動聲色的服下最后一枚回元丹,無聲的再次挺直腰桿,劍指遠處的山崎。

      此時,山崎徹底崩潰了,嘶吼一聲:

      “你……你殺了青云宗掌門長孫!”

      李文強沉聲道:

      “我要殺的人,我不在乎他是誰。并且他必須死,大羅金仙也保不住,我李文強說的。正如,我要殺了你們所有人,所有人都保不住你們。你們……”

      李文強頓了頓,嘶吼一聲:“都得死!”

      ‘咻’的一聲,李文強紅著眼沖進了那些還在發呆的煉氣期、凝氣期隨從的人群之中。

      不忘記順手撿起了地上的那張符箓。好東西,在我的劍·術之下竟然沒有損毀。

      “殺!”

      一聲嘶吼,吹響了戰斗的號角。

      九玄如悍匪,赤手空拳突進了凝氣期與筑基期的陣營之中,大開殺戒。

      九里猶豫了一下,也猛然仗劍飛了進去。

      ‘噗噗噗’

      刀光劍影。

      血流成河。

      一劍削去一個凝氣期初期的腦袋,李文強劍指山崎,爆吼一聲:

      “都得死!”

      而紫玉和留痕還在猶豫,看見李文強喊了這一嗓子,更是在糾結。

      李文強知道他們兩人在忌憚什么,在忌憚宮左明的背景,也在忌憚山崎的背景和實力。他們在盤算著殺山崎,到底劃不劃算,畢竟是元嬰期的斗法。

      不由得有些郁悶,這要是九玄和九里這兩個時間長一點的師傅,眉頭都不會皺一下,就會跟著自己干。

      但是這兩個,都算是新師傅,還沒有融入進來……時常虛以委蛇,陽奉陰違。頭疼。

      想了想,李文強忽然靈機一動,不是在忌憚人家的背景么?

      猛然大吼一嗓子:

      “三師傅,四師傅。誰有我背景強?仔細想想。”

      話音落下,紫玉和留痕瞬間被點醒,眼前一亮……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