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六十七章:有何貴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六十七章:有何貴干字體大小: A+
     

        姑蘇城上空。

      宮左明站在邊緣眺望著姑蘇城里的一片哀鴻遍野,心中知道,這死不了多少人的。

      飛船并沒有完全落地,而是距離地面一米左右。壓碎了所有的房屋而已,只是讓姑蘇城里的所有沒有被砸死的人,都彎著腰罷了。

      在他的思維之中,整個南洲都是青云宗的地盤。來到了別的宗派的地盤里,就應該總是壓一壓,讓這些門派始終警醒,他們頭上還有青云宗,不要生亂子。

      片刻之后,宮左明看見那一個個的百姓,頑強掙扎著從飛船與地面的縫隙里鉆出來往城外跑,笑了笑:

      “抬起來吧。壓一下就是了,讓他們知道低頭就好。”

      “是,少公子。”

      一個筑基期的修士操作著飛船又往上抬,懸停到十米高的位置停了下來。那筑基期的修士看著下邊哭嚎連天的百姓,有些隱晦的看了宮左明一眼,做了個口語:“煞筆。”

      而宮左明也根本沒有發現,整個飛船之上,所有的青云宗的弟子看他的眼神都是看傻逼一樣的眼神。

      什么叫二世祖?

      這就叫二世祖。

      沒腦子,只有一點小聰明。走哪兒都膨脹,走哪兒都覺得天第一我第二。這不是傻逼是什么?

      但是大家也不敢表露出來,也不敢說什么,更不敢討論什么。人家是青云宗掌門的親孫子。

      雖然給這種人當狗,很憋屈,很難受。但給這種人當狗,還是有好處的……

      宮左明笑了笑:“反正距離紫云不遠了。我們下去玩一圈吧,在這城里轉轉。聽說這姑蘇有一個才子,寫出了很多膾炙人口的口水歌,我也想領略一下。如果不錯的話,收到我青云宗去天天唱歌……”

      一伸手,身后兩個煉氣期女子為宮左明披上了披風,宮左明正準備離去,忽然耳邊傳來了山崎的傳音:

      “李文強來了!”

      只是五個字,瞬間讓宮左明精神抖擻。

      李文強?

      李文強來了?

      在哪里?

      宮左明狂喜,還有這樣主動送上門的?當即大喊一聲:“打開陣法!”

      筑基期弟子心神一緊:“少公子……”

      “我讓你打開陣法。哈哈哈。”

      “是。”

      當即,那巨大的飛船,通體閃過一抹漣漪,片刻后又安靜了下去……

      “……”

      姑蘇城之中,廢墟里。

      李文強抬頭看著那上升了十米高的飛船,眼里閃過一抹無限的恨意,他就沒有這么恨過誰。

      但是此刻他卻先顧不得那飛船上的人,只是沖進了被壓碎的廢墟之中,瘋狂的救人。

      “文強。這兒呢,快來救我啊!”

      一聲殺豬般的慘叫傳進了李文強的耳朵里。

      卻見,一個被房梁壓住腰桿的中年男人趴在地上,不斷的向自己招手。

      李文強大喊一聲:“岳丈大人!”

      中年男人聞言翻了個白眼,都什么時候了,還這么混不吝……

      這男人,便是姑蘇城張氏家族的家主,張依依的父親,家財萬貫的張守仁。

      張守仁對于李文強其實是一種復雜的情緒,又喜歡又討厭的。喜歡的是李文強的才華和能干。討厭的是李文強這廝混不吝。以前對于李文強和張依依的事情,也是很復雜的心態,又想促成,又想攪和。覺得李文強能配得上張依依的同時,又覺得李文強這王八蛋不靠譜,害怕女兒跟了他會吃虧。

      但是李文強一見到他就要喊岳父,這事情姑蘇城都知道。弄得姑蘇城的二世祖都不敢追求張依依,而世家豪門也都不去張家提親。都害怕被李文強這個王八犢子纏上。要不然,張依依那姑蘇第一才女會缺少追求者?

      放在以前,李文強一喊這個稱呼,張守仁肯定要說一句“哪個是你岳父,莫亂喊。”

      但是現在,他有點害怕,如果自己說了這句話李文強會轉身就走,不救自己了……他覺得李文強大概率干的出這種事情。

      于是,連忙大喊一聲:“是我啊愛婿,愛婿我在這里。快來救我。”

      “來了。”

      李文強一把抬起房梁,背起張守仁就飛出了城外安全地點。

      張守仁落地后,以為李文強要打趣自己兩句。正想要先下嘴為強,但是還沒開口,猛然發現李文強又御劍飛進了城里。沒有和自己開玩笑,也沒有占便宜了。

      又飛回去救人去了。

      這讓張守仁有些不上不下,吶吶的看了一會兒李文強的背影,眼里閃過一抹復雜的情緒。轉頭看向周圍的一些痛哭的人,爆吼一聲:

      “你們還不去幫忙!”

      眾人聞言反應了過來,抬頭看了眼那飛船已經升空了。連忙也跟著沖進了廢墟里救人。

      一趟,又一趟,

      李文強不斷的從廢墟里把人往出來背,一趟一趟的御劍飛行,汗流浹背。

      有時候一次背一個,有時候一次背好幾個。

      片刻后,九玄和九里也從遠處飛過來了,一聲不吭的從廢墟里把人往出來刨。

      “這兒呢,這兒還有一個。”

      “快啊,這里有一個埋在里邊了。文強,這里埋了一個。”

      ‘咻’的一聲,李文強御劍而來:“起開,我來。”

      落地后,猛然運行真元,駕馭著地上散亂的磚石騰空而起。和御劍是同樣的道理,只是控制的東西更多了。

      片刻后,廢墟里露出了一個血肉模糊的老太太,老太太臉都給砸爛了,骨斷筋折,但是卻還沒有死。頑強的睜著眼睛喊救命,重見天日之后中氣十足的喊了一聲:“謝了啊文強。”

      李文強沒說話,把老太太背出來放在了一個年輕后生的背上,又順手給她身體里度了幾縷真元……

      沒停歇,轉過頭去,又有一個地方喊:

      “文強,這里也壓了一個。我們抬不起來。”

      李文強踩在飛劍上狂奔過去:“來了。”

      ‘轟’又是一堆磚石起。

      整個姑蘇城里,九玄和九里也不斷的四處奔走,到處救人。

      片刻后,看見飛船升起來了。那些跑出老遠逃命去的紈绔公子哥也折返回來了,用樹枝等做成簡易的擔架進來幫忙救人。

      每個人都在救人。

      大家都是父老鄉親。平日里雖然有些小小的口角之爭,或者是打架斗毆。但是災難來臨的時候,大家還是很頑強很團結的。

      混不吝的人,也是有感情的。也是人。

      ‘呼——呼——’

      李文強撐著膝蓋喘了兩口氣,累的眼睛有點發直了。

      九玄背著一個老頭路過,匆匆說了一句:“你別這么弄,真元都耗盡了。”

      李文強沒搭理他,從懷里摸了一顆回元丹扔進嘴里,煉化片刻,又往一個變為廢墟的宅子里而去……

      擂臺上跟金鐘民他們打架的時候,李文強都舍不得吃一顆回元丹。現在倒是毫無顧慮了。

      正在李文強左右手提溜著兩個灰頭土臉的小孩兒往出來飛的時候,遠處,八個煉氣期的女子抬著一頂無頂棚的轎子走了過來,無聲的停在了李文強的面前。

      轎子上,依偎著一個有些慵懶的青年。青年穿著一身勁裝,披著一個黑色的披風,右手捏著一把劍。哈欠連天的看著李文強:

      “你就是李文強吧?”

      李文強看了他一眼,眼里閃過一道寒芒,沒有說話。

      宮左明眼里閃過一抹冷笑看了看周圍的廢墟:“我在遠處就看你什么時候忙完,等你快半個時辰了。你什么時候結束?唉,早該知道不壓那么一下了,還要等你忙完,浪費時間。”

      李文強依然沒有說話,提著兩個小孩兒御劍飛出城去。

      宮左明笑了笑,輕聲道:

      “我再等你一炷香的時間,一炷香之后你若是還沒有忙完。我便不讓你忙了,我喊人把姑蘇屠一半就是了。若是你還忙的沒工夫,那我就喊人把姑蘇全屠完,這樣你就沒得忙了。”

      李文強遠去的身影頓了頓:“你先別急。”

      言罷,將兩個小孩送出城。又飛回來救人……

      九玄聽不下去了,紅著眼睛大吼一聲:“放肆!這里是我紫云派下轄之地,你憑什么隨意殺人!”

      宮左明淡淡的看了九玄一眼:“年齡這么大了還凝氣期?你也配和我說話?”

      言罷,宮左明手一揮,手中出現了一個令牌,被金絲懸掛纏繞在手腕上,晃蕩著。

      令牌上只有兩個字——青云。

      宮左明淡淡的看著九玄:“認識么?”

      九玄眼里閃過一抹忌憚之色,有些擔憂和顧慮的看了一眼雞籠山的方向,然后轉身,默默離開。

      “留步。”

      宮左明打了個哈欠:“跪在這兒。”

      言罷,又指了指遠處提著一把劍的九里:“你也是。”

      周遭,肅靜。

      整個姑蘇城的哀嚎聲戛然而止,傷者不叫喚了,全都艱難的轉頭看向了這里。

      救人的人,也不說話了。一邊默默的救人,一邊轉頭看向這邊。

      整個姑蘇城,這一刻,萬千道凡人的目光聚焦了過來。是冰冷,是憤怒,是壓抑……

      正此時,遠處傳來一聲大吼:

      “少公子不要無禮!”

      宮左明回頭,卻見三個人,兩男一女一步步的走了過來。

      走在中間的是山崎真人。山崎真人手里提著他的锏,而一左一右分別走著一個禿頭中年男人,和一個漂亮的女人。兩人的手中,都提著法寶。

      宮左明看不透修為,但是他卻知道,這兩人和山崎一定是相同境界。

      從一左一右這個站位可以看得出來了,山崎現在被控制住了,大戰有可能是一觸即發的狀態。

      宮左明想說什么,猶豫了一下,又看了眼手中已經露出兵器的九玄和九里。

      沉默良久,眼里有些憋怒的對著紫玉兩人大喊一聲:“我乃青云宗掌門長孫,宮左明。剛才可能有點誤會,好,我不傷此間的凡人就是了。”

      話音落下,場面依然寂靜。

      眾人兵器依然沒有收。

      宮左明有些忌憚了,他有點害怕,對面兩個元嬰期……山崎大概率不是人家的對手。這要是逼急了,因為這點小事來一場元嬰期大戰,把自己交代在這里就劃不來了。

      想了想,宮左明回頭對著自己的一大幫修真者隨從大喊一聲:

      “去幫人家救人啊。還愣著干什么!”

      “是,少公子。”

      那些隨從也不傻,看出了山崎現在就是個有可能下一秒就暴斃的人,心里有些暗恨,說了宮左明是個煞筆吧?好好的有大陣保護的飛船不待著,非要跑出來……

      這下好,山崎受制于人……山崎一完蛋,人家奔著滅口,青云宗的怕是一個都活不成。九里和九玄倒是不用在乎,害怕的是那兩個元嬰期。

      宮左明也是心里后悔,早知道不出來了。這下好,這下想回飛船里去,八成是回不去……

      他心里是有點害怕把這些人激怒了,徹底撕破臉讓人家無所顧慮。那就真倒霉了。

      瞬間,數十個修真者加入了救人的行列之中。速度瞬間提升了起來。

      分分鐘。姑蘇城的所有廢墟全都被清理,傷者全都被救了出來。

      而這時,李文強提著一把劍面無表情的走了過來,朗聲喝道:

      “在下李文強,你,有何貴干?”

      萬千目光聚焦,他此刻,猶如狂風!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