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六十一章:噓,讓我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六十一章:噓,讓我猜。字體大小: A+
     

      清流,緩過勁來的留痕艱難的爬了起來,眼中閃過了一抹苦澀的意味。他萬萬沒想到啊,李文強竟然是一個掃把星。

      他總算明白了,為什么今天走的時候,走呀走呀,李文強忽然就來了。然后就在青云閣的大馬路上,表演起了馬步沖拳,后空翻,以及一些列的雜技表演。

      他明白了。

      李文強,是在碰瓷啊!

      他為了引起自己的注意力,為了讓自己把他看一眼,也算是絞盡腦汁了。

      遺憾的是,當時自己確實想到了,李文強這人狡猾多端肯定別有所圖。但是萬萬沒想到,他竟然圖謀自己這個人……

      留痕仰天長嘆一聲,想起了李文強那“卓越”的戰績,碾壓金龍宗的過往,以及殺了洪少遠的行為。不由得心中越發苦澀:

      “可是,我該怎么才能讓你加入金龍宗啊?成為長老弟子容易,我就是長老。可是,我該怎么才能說服掌門,說服所有人,同意讓你加入金龍宗呢?這,是個問題。”

      也來不及多想,留痕看著腦海里的倒計時,當即起身,控制著一顆枯枝,踩在枯枝之上往紫云派飛去。

      (化神期以下,皆為御物飛行。必須要腳底下踩著什么才可以。只有突破到化神期,才能夠御空飛行。)

      飛著飛著,留痕感覺到天上似乎又陰暗了下來,不由得一個哆嗦,他現在對于天色的變化格外敏感。

      抬起頭來,不是烏云。

      卻見,是一艘巨大的,猶如一座城市般的超級飛船從自己的頭頂之上無聲的飛過。

      目力極好的留痕真人不由得瞳孔一縮,喃喃道:“這么大的飛行法寶,這,這是哪一家的人出行啊?手筆竟然如此可怕?這種手筆,我從來沒有親眼見到過……”

      透過云層可以看見,那恐怖的超級飛行法寶之上,真的就宛若一個城市一般。

      上邊有建筑物,有草坪,有花園。

      仙音裊裊。

      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一眾強者護衛著一個少年坐在搖椅上曬太陽,而面前,是一眾漂亮無比的女人伴隨著音樂翩翩起舞。好會享受。

      留痕的眼里閃過一抹羨慕之色,但是不敢多看,連忙改變了方向,繞開這飛船離去。因為他看見飛船上有至少十數名強者,用一種警惕的目光看著自己……

      溜了。

      剛飛了兩步,留痕的耳邊傳來了一個蒼老的聲音:

      “這位道友,敢問紫云派在哪個方向?”

      留痕愣了愣,找紫云派?眼里閃過一抹思慮之色,然后指了指姑蘇城的方向。

      “勞駕了。”

      留痕說了聲不客氣,然后趕緊加快速度往紫云派飛去。

      “超級飛行法寶,背景恐怖的少年?一眾強者護衛?他們,找紫云派?找紫云派做什么?會不會影響我做任務?”

      留痕喃喃一聲,心中有些沉凝與警惕。他現在任務加身,這個關口可馬虎不得,他不容許出現任何的意外。立即加快了速度,用一種‘焚燒’真元的方式,讓自己化為了真正的‘留痕’,向著姑蘇的方向急速而去。

      ----

      紫云派。

      九峰真人的居所之中。

      邁著沉重的步伐,李文強依然還是來到了這里,因為,他腦海之中的難題和苦惱,實在找不到誰能給出自己一個答案了。

      “系統的任務是讓我加入金龍宗。無論綁定了誰,肯定總是有辦法讓我完后這個任務的。但是,紫云派待我不薄,我在這里更是新人扛把子。這種判出師門的事情我又如何做得?”

      李文強喃喃一聲,眼里越發的有些傷感。

      他雖然來紫云派的時間不是很長,但是卻舍不得這里的一草一木。舍不得紫云三文強,舍不得這里快樂的氛圍和輕松的環境。最重要的是,李文強害怕這種逼不得已的行為會被人戳脊梁骨。

      他很懊惱。為什么系統會有這樣的任務?最近的任務是越來越讓人捉摸不透了。

      他苦思良久,得不到答案。也許,只能尋找智者來為自己解答了……

      ‘咚咚咚’

      敲了敲木門,李文強手里提著點心,有些拘謹的站在門外等候著。

      片刻后,‘吱——’的一聲,木門自己打開了。

      一眼望去,院中,桃樹下,一席道袍,仙風道骨的九峰上人盤坐在桃樹之下。桃花漫天飄灑之中,越發的仙氣縹緲。

      看著此情此景,李文強心中越發的尊重了起來。桃樹、桃花、仙風道骨。這一切的場景,讓李文強有種錯覺,仿佛他的額頭上就已經寫明了兩個字——智者。

      深吸一口氣,李文強沉聲道:“弟子李文強,參見九峰上人。”

      九峰睜開了眼睛,淡淡的一笑:“請坐。”

      李文強點點頭,有些拘謹的盤腿坐在了九峰上人的對面。坐定,一片桃花落在了李文強的臉上,這一刻,他覺得心里一種莫名的悸動。

      這,才是大師這種修道之人的意境啊。這才像是個修道之人啊。看看九峰大師,再看看修真界的亂象,那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垃圾玩意兒?我九峰大師才配得上修真者這個稱號。

      李文強摘掉臉上的桃花,開口說:“大師,我……”

      九峰閉上了眼睛,豎起一根食指:“噓。你不要說話。讓我猜。”

      李文強眼里閃過一抹鄭重之色,不愧是大師,竟然已經到達了化境——來人不用問。

      沉默。

      在這沉默之中,向來二皮臉的李文強,不由得感受到了深沉,與緊張。

      許久之后,九峰真人淡淡開口道:“你來找我,一定是有事。”

      嘶——

      李文強瞳孔一縮,大師不愧是大師,這都知道?

      “大師,我……”

      “噓,讓我猜。”

      李文強再次閉嘴。

      片刻后,九峰真人嘆口氣:“唉,人世間沒有什么過不去的坎,只要你的內心始終堅信自己能夠成功,并且為此付出努力,你一定能夠成功。眼前的一切困難險阻,都只是上天對你的考驗而已。”

      說著,九峰睜開了眼睛,沉聲道:“李文強,你明白了么?”

      李文強表情復雜的看著九峰,吶吶點頭:“有點明白了,可是……”

      九峰打斷到:“貧道只是點到為止,話不能多說,你去吧。”

      “謝謝大師。”

      李文強鞠了一躬,將點心放在石桌上,一邊摳后腦勺一邊走了出去。

      ‘嘭’關上木門。

      李文強猛然反應過來,沉思皺眉到:“不對啊。我明白什么了?”

      “我還沒說啥事兒呢?”

      “大師說的話也太玄了,我……沒有參透這玄機。”

      想了想,李文強鼓足勇氣再次敲開了木門,探著脖子進去說:“大師,可是我還……”

      九峰睜開了眼睛直視李文強的雙眼,輕聲道:“你總會明白的,不信,你問問你自己的內心。你的內心深處的另一個你,他知道你想要的答案。就算現在不知道,也只是因為被你表面的浮躁所蒙蔽了雙眼。靜,忍,讓,寧心,閉目。你會得到你想要的答案。”

      李文強深思良久,他覺得這件事情事關重大,還是得說明白點。

      沒有離開,李文強有些焦躁的蹲在門口猶豫了一會兒,再次鼓足勇氣走進了院子里:“大師……”

      話沒有說完,九峰睜開眼睛打斷道:“既然你已經來了第三次了,說明你是誠懇的來問貧道。也說明這件事情在你心中魔根深重,文強,是時候吐露你的真言了。”

      瞬間,李文強只是感覺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智者!

      真正的智者!

      原來,他前兩次是在考驗我。是在考驗我究竟有沒有耐心。我的身邊,竟然有這樣的令人敬佩的大師,實乃紫云之福,實乃文強之福焉。

      李文強總結了一下語言,沉聲道:“假如,我迫不得已的,必須要離開紫云派加入金龍宗,我李文強算不算叛徒?”

      九峰猛然睜開雙眼,眼里閃過一抹駭然之色:原來是這件事,我還以為是紫玉壓榨他,他有些受不了了呢……

      片刻后,九峰又恢復了平靜的模樣:“為何迫不得已?迫不得已,又是何人迫你?”

      李文強猶豫了一會兒:“不能說。”

      九峰眼里閃過一抹沉凝之色,淡淡的道:“是三番五次在雞籠山引發了雷霆,是促使九里、九玄、紫玉圍繞你為中心,是讓你境界突飛猛進那人?”

      李文強倒吸一口冷氣,眼里閃過一抹驚恐之色。他,竟然知道我綁定了天道系統?

      臥槽!

      這一瞬間,李文強差點都想給九峰磕頭了。他竟然連天道的事情都知道?要不要跟他坦白呢?

      而九峰看見李文強的表情,心中也是一個哆嗦:猜對了,果然是渡劫期強者的安排。

      不等李文強說什么,九峰淡淡的揮手:“你不必說了,依然是貧道剛才給你說的那句話:冥冥之中自有天數,安排如此,那便有如此的意義。你不是叛徒,文強,人生在世便是要順勢而為,紫云派全體支持你,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李文強沉重的點點頭,但是又有些疑惑了起來:“我明白了……可是,大師您剛剛沒有說過這句話啊。”

      九峰淡笑一聲:“我說過。”

      李文強若有所思的皺眉:“沒說過呀。”

      “哈哈哈哈。”

      九峰朗笑一聲:“文強,你的境界還不夠。方才,我在心里說了,但是你的心里沒聽見。”

      李文強恍然大悟:“原來如此,是文強浮躁,年輕氣盛了。”

      “去吧。”

      “謝謝大師。”

      李文強再次起身鞠躬,腳步輕快的離去了。

      心中感慨,早知道,早就來找九峰上人了。紫云派傳說,只要你有心結,你有疑惑,你找九峰真人,總會得到答案。有人說,九峰知道世界上所有的事情。知道前五千年,知道后五百年。沒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曾經李文強還將信將疑。但今天直到自己來了一次,他也終于成為了九峰上人的忠實擁護者。這,是一位智慧老人。

      而李文強離去之后,九峰徹底震撼了。

      “渡劫期的強者,竟然讓李文強加入金龍宗?這背后,究竟隱藏著怎樣的密謀?是我紫云大興之兆?”

      九峰激動的站了起來,不斷的在院子里踱步:“好事,這是大好事啊。渡劫期安排文強加入金龍宗,金龍宗是二流門派,比我紫云派的條件好多了。他,是想讓文強獲得更好的資源,獲得更大的進步么?但是……渡劫期乃我紫云派之人,為什么會安排文強前去呢?”

      沉思良久,九峰得到了一個答案:

      “天下大同!”

      “……”

      一個時辰之后,青云閣知道了。所有長老,高層,大為震撼。

      而當青云閣的眾人知道了前因后果之后,再次陷入了沉默。

      沉默了許久許久,大長老嘆息一聲:

      “既然是渡劫期的意思,那,便放人吧。從今天開始,李文強,為我紫云派大興之兆的特派使者。”

      特派使者!

      是的,經過九峰真人的傳播,李文強離開紫云派加入金龍宗的事情,沒有任何人感到不爽。所有人都覺得,李文強身為渡劫期之子,他做事,一定有他的理由和原因。而渡劫期的行為,也不是凡人可以揣摩的。

      他們覺得這不是一件壞事,這反而是一件大好事。

      十八長老在沉默了良久,不由得眼里閃過一抹笑意,輕聲道:“如果有一天,文強在金龍宗掌權了,諸位,你們是說……會發生什么樣的事情?”

      眾人一陣沉默。

      片刻之后,嘩然。

      大長老深吸一口氣:“文強對紫云派是有感情的,而且根深蒂固。如果有一天文強在金龍宗能掌權,那么……紫云派和金龍宗,很有可能合并。”

      話音落下,所有人都深吸了一口氣,眼里閃過一抹駭然之色,隱隱的,有了一些興奮之色。

      始終堅定的云湖,此時也不由得有些動容了,喃喃一聲:“紫云派和金龍宗合并?如果我紫云派真有渡劫期的存在,那么這位渡劫期,目光也太長遠了吧……紫云派想要改變,很難從內部進行改變。但是如果有外界的條件介入,從外部改變,紫云派將會不一樣。”

      想到這里,所有人都興奮了起來。

      原本,對于李文強加入金龍宗有些心生芥蒂的人,在此刻也都興奮了起來。

      紫云派與金龍宗合并,那將代表什么?

      代表這南洲,恐怕將要出現第二個青云宗了吧……

      一個二流門派和一個三流門派的結合,效果可遠遠不只是1+2這么簡單。

      在現實之中,不可能出現某個宗派吞并另一個宗派,因為上邊有強者在制衡。但是,如果通過這樣的方式,誰也沒有辦法阻止兩個合體的宗派突飛猛進,共同強大。

      在一陣激動的沉默之中,大長老喝了口茶水,忽然說道:

      “文強也凝氣期了,當之無愧的年青一代第一人。他,是時候被賜予道號了吧?”

      “出去都是報道號,要是報個‘貧道李文強’,沒來由被人笑話。是時候封他一個道號了……”

      眾人聞言都提起了興趣:

      “叫什么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