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六十章:自我救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六十章:自我救贖字體大小: A+
     

        清流城境內。一艘巨大無比的飛船在天空之上遨游著。

      按道理來說,金龍宗的人從姑蘇出來了之后,應該是一路南下,幾個時辰的功夫就能回到馬鞍山。

      但是一眾弟子卻都覺得,好不容易下山一次。又離開了紫云派算是心里松了口氣,希望能到處游山玩水一下。

      留痕也覺得是這個道理,于是便調轉了船頭,一路往西而去,進了清流城。雖然清流也是在紫云派的管轄范圍之內,但是清流境內卻沒有什么修真者的存在。

      眾人玩的還是很嗨皮的。

      穩穩當當的飛船之上,金鐘民和歐陽武弱對坐而立,面前擺放著兩杯清酒推杯換盞。

      “鐘民師兄,這一次回去,我等立即閉關修煉。不日,便會突破到筑基期。到時候,揮師北上踏平紫云派!”

      金鐘民抿了一口清酒,眼神迷離的道:“紫云派,必定是要踏平的。但是卻應該謀而后動,筑基期不保險,我要突破到金丹期才有與文強一戰的決心。那個狗曰的,竟然入了少年榜,排名比少飛還要高三十多名。”

      歐陽文強眼睛一紅:“他,便是踩在你我二人的肩膀上上去的。你看看少年榜上寫的是人話么?他寫李文強就寫李文強唄,竟然還指名道姓的將你我二人也寫進去?什么叫個嚇得突破了?這是給人聽得話?你我二人天資卓絕,明顯是當時壓抑不住體內的真元,所以才臨時突破。”

      “是啊。唉,你我二人,以后怎么才能在金龍宗抬得起頭來啊?”

      兩人借酒消愁,卻愁更愁。

      這時,盤膝打坐的留痕真人忽然感覺到右眼皮一跳,猛然睜開了眼睛,他的心里隱隱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似乎是大難臨頭的征兆了。

      猶豫了片刻,留痕沉聲道:“回馬鞍山。”

      話音落下,飛船里頓時響起了孩子們聒噪的聲音。

      “別呀。”

      “我們剛來清流,還沒耍過這里的小姐呢。”

      “四長老,就讓我們放松兩天嘛。”

      “四長老我們成天都是修煉,這次好不容易放出來了。就讓我們好好玩玩嘛。”

      “我昨天在姑蘇城順路買了一瓶虎狼藥,還沒地方用,就等著在清流落腳的時候用上半顆呢。別這么快回去呀。”

      “長老~~~”

      一陣陣委屈巴巴的聲音,讓留痕又有些猶豫了起來。

      不由得轉頭看了眼窗外,卻見窗外的天色有些陰暗了起來,不知道什么時候聚集起了一團烏云。留痕嘆息一聲:

      “我只給你們三個時辰的時間,我等你們三個時辰。想玩的抓緊時間趕緊去……”

      話音還沒落下,卻見飛船的艙門打開,一大幫兔崽子爭先恐后的從天上往下去跳。

      留痕苦笑一聲,對著外邊大喊一聲:“三個時辰,注意安全啊。我看這天色……似乎快要下雨了,三個時辰之后不回來,自己走路回馬鞍山吧。”

      言罷,素有一雙鷹目,善于發現的留痕真人注意到了清流城里的一座燈紅酒綠的青樓,看著門口站著的那質量極高的技師們。喃喃一聲:

      “貧道也憋夠久了,是時候找個知書達理的女子,陶冶陶冶情操了……”

      回過頭去,留痕對開飛船的師傅說:“你停在這里等候三個時辰。”

      “是,四長老。”

      言罷,留痕拿出一面銅鏡,用小梳子細心的打理著自己為數不多,但質量很高的頭發。

      又從包袱里取出一套大紅色的大褂套上,假裝自己不是一個修道之人。收拾妥當之后,在咯吱窩里撲了一點香氛,這才跳下了飛船。

      背著手,熟練的穿街過巷,不留痕跡的規避著行人的目光走向青樓。每一步,都走的及其考究。從他有條不紊的步伐就可以看出來,這,是一個資深的嫖客。

      走著走著,留痕抬頭看了眼天上的烏云逐漸厚重,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唉,清流這地方什么都好,就是天公不作美。”

      一路走到青樓門前,一個純潔的女子靦腆的走上前來拉扯留痕真人:“來啦老弟?”

      留痕同樣有些靦腆的說:

      “我喜歡別人叫我爸爸。”

      “哎喲,哥哥真會玩。里邊請里邊請,里邊都是您的女兒。”

      留痕沒有貿然進入青樓,很有經驗的站在門口,嚴肅的說:“先叫些出來看看質量高不高。質量不行我就換了。”

      那老鴇子愣了愣,心中知道遇到了一個難纏的老嫖客,和剛才有些冒冒失失的毛頭小子可不一樣。連忙打了個手勢:“請花魁們出來。”

      片刻后,留痕的面前站著十來個花枝招展,質量明顯上了一個檔次的女人們。

      他想要說些什么,但卻依然有些心煩的抬起頭,天上的烏云還沒有散,越來越濃密了。雨也下不下來,這反而給了人一種壓抑的滋味。

      留痕也顧不得多想,有些不好意思的指著十個女人:“我……”

      話還沒有說完,留痕猛然面色狂變。

      這一刻,他只是覺得一股滔天的殺氣,以及恐怖的天威壓向了自己。

      “啊!”

      猛然大吼一聲,幾乎是下意識的,留痕祭出了自己的刀。用一種條件反射的動作,猛然對著天空劈了一刀。

      ‘嗖’

      刀芒閃過。

      這一片天,瞬間爆閃!

      整個清流城里,冒出了一陣恐怖的強光。那,是雷霆與刀芒對沖產生的恐怖光明。

      青樓門前的所有女人全部嚇得尖叫一聲,痛苦的閉上了眼睛,不敢在這強光之下睜眼。

      緊接著,一道響徹天地間的炸響出現,掩蓋了他們所有人的尖叫聲……

      ‘轟——轟轟轟’

      這響聲,恐怖到了極點。整個清流所有的房屋門窗都發出了‘嘟嘟嘟’的抖動聲。但凡是站在地上的人,都感覺腳底發麻。

      ‘噗’

      留痕跪在了地上,一口鮮血從口鼻之中噴涌而出。

      他的刀芒,依舊擋不住這雷霆之威。只是乍泄一絲,便是他生命不可承受之力。

      這一刻,青樓里瘋狂的跑出各種男男女女,有穿著褲子的,有沒穿褲子的,也有兩個人裹著一床被子的。

      “怎么了怎么了?”

      “發生了什么?”

      “啊,打雷了么?”

      “好大的雷啊。”

      “嚇死我了,我以為地震了。”

      “……”

      在眾人的驚呼聲之中,留痕驚恐的抬頭看了一眼天空正在醞釀的下一道雷霆,瞳孔一縮,拔腿就跑。

      ‘嗖’的一聲,化為一道青煙消失在了清流。

      往深山野林里逃竄而去。

      ‘呼呼’

      感受著耳邊的狂風,留痕不敢飛起來,害怕目標更大。只是低頭看著自己的法寶,寶刀之上,竟然被崩出了一道裂紋。

      嘶——

      “這…是否有渡劫期在渡劫?貧道貿然闖入了別人的地盤?”

      話音剛落,留痕真人猛然抬頭,發現天上的烏云竟然跟著自己。

      無聲的,又是一道強光劈了下來。

      留痕嚇得尖叫一聲:“啊!”

      下意識的,再次對著天空劈了一刀。

      強光,再現。

      ‘轟轟轟’

      又是一陣及其恐怖的聲音響起。(在這里科普一下,打雷的時候,光的速度比聲音傳播的速度快,所以是先出現光,后出現聲音。嗯……我怕有人噴我,為什么聲音會后出現。)

      一陣地動山搖。

      ‘嘭’的一聲,留痕渾身抽搐的癱倒在了地上。渾身不斷的冒著青煙,大片大片的肉竟然都被燒熟了。

      血泊之中,留痕真人艱難的抬頭看了眼那繼續醞釀的雷霆,絕望的嘶吼一聲:

      “不!”

      奮起最后一絲力量,留痕瘋了一樣的繼續往遠處跑。

      瞬息間,數百里之外。

      留痕抬頭,烏云依然壓頂。

      他瘋了。此時已經顧不得自己最在意的頭型,也顧不得自己那大紅色的‘作戰服’沾滿了血污。只是歇斯底里的哭喊:

      “為什么追我!”

      強光,再現。

      留痕知道,這一次自己要被劈死了。

      一咬牙,猛然扔出了自己的法寶。

      “爆!爆啊,給我爆!”

      話音落下,法寶瞬間自爆。產生了超強度的膨脹,然后綻放開來。

      ‘嗡——’的一聲。

      無形的氣浪滌蕩開來,元嬰期的法寶自爆,讓周圍數十里之內的所有山坡,瞬間被蕩為平地。

      緊接著,與雷霆觸碰。

      ‘轟’的一聲,方圓數百里的所有山峰都往起來‘跳’了一下。緊接著‘轟隆隆’一陣地動山搖,上百里方圓的所有凸起的地方,山峰、巨石、森林樹木,全部,化為齏粉。

      留痕虛弱的趴在地上,流著淚嗚咽:“誰在暗害我?涼了呀……”

      正此時,腦海里出現了一個聲音。

      ‘滴,滴,滴’

      ‘因為您觀看過宿主李文強做任務,以及修煉。所以您被抽選成為了李文強的幸運觀眾。’

      ‘恭喜您綁定天道(副系統),并且綁定宿主李文強的當前任務‘三日內加入金龍宗,成為長老之徒’。任務若未完成,您將承受天道的三道雷霆,或者直接被隨機打死。若持續未完成,將持續享受雷霆。’

      留痕:“???”

      系統:“計時開始,從今天起,您不能對本天道不敬。您不能對宿主起謀害之心。當然,您幫助李文強完成任務之后,李文強是可以獲得任務獎勵的。您不白干。”

      留痕:“???”

      不白干?

      說的是人話么!

      我幫他完成任務,任務失敗了我就得挨雷劈。任務完成了,是他李文強獲得獎勵,關我留痕什么事?這特么叫不白干?

      “啊!”

      留痕跪在地上,揚天怒吼一聲:“為什么是我!”

      “為什么!”

      “不!嗚嗚嗚……”

      伏地,痛哭。

      ————

      姑蘇城,最大的青樓之中。

      九玄和九里兩人光著膀子在屋里喝酒,嗑瓜子兒。

      “唉,這都多少天了?怎么雞籠山還沒有打雷啊?急死我了。”

      九里黑著臉:“要不你回去看看?”

      “算了……”

      說著,九玄喝了一口酒,有些煩躁的說:“這都多少天了,唉,這一屆觀眾不行啊。你看我們這些老觀眾,哪一個不是當天出結果?還拖這么久的時間?這些天的時間里,我無聊的又突破了,唉,凝氣六層了……速度快的擋都擋不住。”

      ‘嘭’的一聲,九里把碗摔了,回想自己從金丹掉到筑基的修為,暴怒的大吼一聲:“你在跟誰炫耀啊?”

      九玄嗤笑一聲:“發這么大火做什么?唉,凝氣期六層,前無古人后無來者。我覺得我……”

      說著,九玄默默的穿上了自己的道袍。道袍的胸口、袖口、背后、腹部、脖領子上,四面八方,繡著將近四十多行金絲編制的小字——凝氣期無敵之人。

      滿臉得意的撫摸著自己袖口上的那一串金絲小字,九玄緩緩抬頭:

      “唉,也許再過四五天,我可能就突破到凝氣期七層了。唉,寂寞。”

      九里徹底炸了:“炫耀尼瑪!”

      說著,一拳頭錘了過來。用了十成力道,他心里有數,九玄現在凝氣六層的實力,自己十成力量只要不打頭,打不死他。

      可是剛一出拳,九里猛然面色狂變,赫然發現九玄竟然能夠反應過來,并且,也一拳打了過來。

      對拳!

      ‘嘭’

      ‘嘎嘎嘎’

      兩人都倒飛了出去,兩人的手指骨都斷裂了,手肘都骨折了。

      兩人都躺在地上,用不相同的眼神看著對方。

      九里驚了!

      他真的震驚了。

      自己就算再菜,那也是筑基中期的修為啊。九玄,他是凝氣期啊。再強,他也只是凝氣期而已,怎么可以……這么恐怖?竟然能和自己兩敗俱傷?

      九玄摸了摸自己斷裂的骨骼,哈哈大笑一聲站起來:“唉,凝氣六層,寂寞啊……走吧九里,我帶你去醫館接骨。我有錢,我請你。”

      “……”

      半個時辰之后,九玄和九里兩人都打著繃帶從醫館里走了出來。九玄抬頭看了眼天空,眼里閃過一抹復雜之色,語氣有些若有所思的道:

      “我最近準備自爆我最后的靈根了。”

      九里駭然瞪大了眼睛:“為什么?”

      九玄沉凝道:“我漸漸的發現,靈根……會阻礙我的修煉速度。你仔細想,紫玉真人她為什么始終發現不了自己的小金人?她,可是四靈根強者,而且,還是元嬰期啊!”

      九里皺眉:“這和靈根有什么關系?我還三靈……”

      說著,九里語氣沉默了下去:“不對,前段時間我給文強醍醐灌頂之后,就變成一靈根了。也就是在一靈根之后,我才發現自己的小金人的。”

      九玄笑吟吟的點點頭:“文強的修煉速度為什么那么快?因為……他無靈根!”

      嘶——

      九里深吸一口氣,眼里出現了一抹驚恐之色。他感覺,自己似乎正在逐漸的接觸一個天大的秘密。

      許久,他忍不住了問道:“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為什么修煉速度忽然這么快,為什么你能凝氣六層?”

      九玄壓低聲音說:“第一次突破的時候,我用了很多的真元,用了符咒去困那個小金人。但是那小金人忽然掙扎了起來,我從它的眼神之中看出來,它好恨我啊。它在里邊掙扎,然后那金光竟然在不斷的暗淡。好多金光出來,竟然莫名其妙的被我吸收了,只是吸收了一點,我感覺我強大了好多好多。”

      “我現在逐漸的琢磨出了一條屬于我自己的路。我發現那被關起來的小金人,似乎是有情感的。我每天不停的逗它,激怒它,在它面前耍騷,罵它。它就很想跳出來掐死我,然后就在里邊撞擊金殼,金殼就會越來越脫落。我知道這很可怕,生怕某一天,它自己因為憤怒沖破金殼。所以我每次都點到為止。”

      “但是好有效果啊。它每次讓金光暗淡幾分,我發現我感應靈氣的靈敏度就會高幾分……我越激怒它,它越想出來,然后我就越牛逼。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九玄摳著后腦勺,滿臉茫然。

      他,是真滴走出了自己的路。

      李文強和自己靈魂的畫風是:吞賊弟弟別急,就快了,我就快來救你出來了,心疼你ing……

      而九玄和自己的靈魂的畫風卻是:嘿嘿嘿嘿,傻逼來咬老子呀~來呀,來呀出來咬老子嘛。哎嗨?我再加一層封印,出來呀,咬不到老子吧?

      如果他能聽見自己靈魂的聲音,聽見的肯定是破口大罵:“你等老子出來,打不死你個傻逼玩意兒,修煉你哈麻皮,你會修煉么,敗家玩意兒氣死老子了!”

      其實從另一從意思上來理解,九玄的這種畫風,何嘗不是另類的正確道路呢?

      李文強選擇主動解救自己的靈魂。而他選擇讓靈魂憤怒,并且自我救贖……

      顯然,這種被‘愚蠢豬隊友’坑的憤怒,是連天地之力都禁錮不住的。別人的靈魂都是被囚禁的萎靡不振,唯獨九玄的靈魂風騷的一批,成天被九玄氣的生龍活虎,唯有一個執念就是——早日突破,早日出來打死這個坑逼玩意兒。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