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五十六章:這狗賊的心機深著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五十六章:這狗賊的心機深著呢!字體大小: A+
     

        ‘轟轟轟’

      一陣陣地動山搖。

      灰塵四起之中,整個紫云派,所有人,全部驚恐的伸長了脖子,瞪大眼睛往擂臺上看。

      他們只是看見了一道驚鴻匹練劃破長空落在擂臺上。但是他們沒有想到,這一道驚鴻匹練竟然有這樣恐怖的力量。

      竟然讓這大地都顫抖了一下。

      灰塵散去……

      那打了這么多場都依然沒有任何劃痕的擂臺上,出現了一道溝壑。

      一道有二指寬,但是長達十米的溝壑。溝壑深不可測,不知道有多深。

      而擂臺上,洪少遠已經不見了,只是地上留下了兩截被劈斷的三寸短劍,而本人,卻徹底消失了。尸骨無存!

      連一滴血都沒有剩下。

      站在溝壑之前,李文強雙手撐著膝蓋,全身汗如雨下打濕了整個擂臺。他的臉色有些蒼白,正在‘哼哧哼哧’的不斷喘著粗氣。

      這一刻,紫云驚!

      ‘咕嚕’一聲。

      金龍宗那一陣營的所有凝氣期弟子,齊齊吞了口唾沫。看著青石擂臺上的那一道深不可測的溝壑,全部所有人的眼里都閃過了一抹深深的驚恐之色。

      這……是凝氣期能打出來的效果么?

      一個凝氣期,他竟然能把另一個凝氣期直接打沒?他,竟然連空氣都為他動容,連大地都開始震顫?

      留痕真人眼里閃過一抹深深的忌憚之色,眼里泛起了一陣隱隱的殺意:

      “無靈根,一個月凝氣期。一招,將少遠打沒了……此子不出,若干年后,怕是要帶領紫云派一統南洲了吧?”

      “……”

      遠處,大長老等人也是不由得深深的捏了捏拳頭,毫無掩飾,毫不隱瞞。所有的紫云派長老高層,全部都是滿臉驚喜,狂喜,震撼之色。

      李文強帶給他們的驕傲和驚喜,越來越多了。越來越可怕了。

      站在一邊的云湖摩挲著下巴,喃喃一聲:“這家伙,有點可怕啊,未來必然是我紫云派獨挑大梁的絕世之人。得想個辦法讓他拜我為師才行,九玄教不了他,還是和九玄做師兄比較穩妥,做師徒,屈了才了。”

      云湖如是想到,漸漸的,他竟然對李文強動了覬覦之心……

      紫云派,所有的年輕弟子,在此時,全部啞口無言了起來。

      他們沉默著。

      但是每個人看向李文強的背影,眼神里都充滿了敬畏。這,才是扛把子該有的氣勢啊!

      片刻后,一個紫云派的弟子顫抖的喊出聲來:

      “文強哥,無敵!”

      眾人面面相覷,片刻后,整個紫云派爆發出了山呼海嘯的狂呼:

      “文強哥,無敵!”

      “文強哥,無敵!”

      “文強哥,無敵!”

      “……”

      山呼海嘯的歡呼。

      曾經入門之時的那個被所有人鄙視的廢物,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之中,猶如一顆流星劃破了黑暗般,迅速崛起。

      曾經入門之時,他被九里嘲笑,最后九里成了他的師傅。

      曾經入門時,全派所有人都覺得他是個倒霉催的,用狗血,用屎尿等污穢之物往他的住處潑,希望以此來破除李文強的倒霉運。他忍了,沒有和任何人計較。而如今,他一個人,獨挑大梁,一個人贏了煉氣期的比賽,一個人,贏了凝氣期的比賽。他贏了!

      曾經入門之時,所有人嘲笑九玄。說九玄自己是廢物,又收了一個廢物。

      而今天,這個少年他讓九玄為之耀眼。讓九玄,成為了所有人欽佩的對象,所有人都無比的贊嘆九玄的目光。九玄因此水漲船高,他以擁有李文強這樣的弟子為榮。

      正如曾幾何時李文強說的那句話:“今天紫云派給我一個機會,明天我讓紫云派為我而驕傲。”

      當時所有人都覺得那是一句吹牛逼的戲言。但是今天,他做到了……

      一路走來,他無比的坎坷,被無數人打壓。但是今天,他又讓那些打壓過他的人,為他而感到驕傲。

      那站在擂臺上,撐著膝蓋喘氣的背影,是如此的孤獨,蕭瑟……

      李文強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這,是一種被掏空的感覺,被掏空的滋味啊。

      他現在不僅兩腿發軟,腰也發軟,眼睛都要模糊了。丹田里,一滴真元都沒有了……

      不由得,李文強有些苦笑,想起腦海里的《劍·術》第一式:我只用一招。

      名字吊炸天了!

      但是,也確實名副其實。

      李文強當時只是覺得,天道給的獎勵里,起名字跟鬧著玩一眼。但是現在終于知道,為什么名為‘我只用一招’了。因為,只能用一招……

      根據里邊的方式做出來之后,那一刻,全身的所有真元全部被自己手中的這把劍抽干了。當時李文強甚至都聽到了自己的體內,出現了‘轟轟轟’的聲音。那種聲音讓他都感覺恐怖,心疼。

      這一招,就像是將一臺大功率水泵放在了臉盆里抽水。就只是那么一瞬,自己身體這脆弱的‘臉盆’,瞬間就干了。

      嗓子發干,眼睛發花。李文強呼吸都有些不均勻了。他認為,第一式的全名其實應該叫:我只能用一招……

      但是,我不能露怯啊。

      想到這里,李文強勉強站起身來,將手中的銀劍扛在肩膀上,另一只手指著金龍宗的所有人,氣喘吁吁的說:

      “貧道李文強,在此挑戰金龍宗的所有人。不服的,上來。”

      “有沒有人上來?”

      “快點的,下一個!”

      “……”

      一邊說著,李文強一邊時刻將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兜兜里,那里有一枚回元丹。他已經想好了,要是有人上來,那就立馬喊停跳下擂臺,然后服用回元丹把自己電充滿之后,再跳上來打。

      要是沒有人上來,回元丹他是不準備吃的,這玩意兒多貴啊,五百靈石一顆。這一次,還是得狂一點,才能依然不戰而屈人之兵。哼,論精打細算,李文強沒服過誰。

      金龍宗所有人,面面相覷,然后后退了一步。

      本來以為洪少遠上場就代表了大局已定的金鐘民,本來都已經開始做起了裝模作樣的熱身運動,但是此刻,他又再次縮在了人群的最后邊,開始找歐陽武弱進行交涉:

      “師弟,這個名額,為兄受之有愧……我在床上輾轉反側了一夜,我覺得,不妥。我搶走你的名額有點不好。”

      歐陽武弱有些不耐煩的看了一眼金鐘民,嗤笑一聲:“別裝逼了,四長老不會讓你上去送死的。李文強這已經是超越凝氣期理解范疇的實力了,裝尼瑪呢。”

      金鐘民臉一紅,弱弱的退了下去,不打就好,嗯,不打就好。

      而留痕顯然也在猶豫,下邊的兩場,還要不要打下去啊?李文強這個狗賊實力也太恐怖了吧?這特么像是凝氣期的實力?一劍,造成這種動靜,誰是他的對手?凝氣期,怎么可能會這么強?他是不是筑基期假裝的凝氣期?

      呵呵,那是他不知道九玄的凝氣四層實力,否則,他會讓文強小團伙刷新三觀。

      凝氣期這個玄妙的境界,那可謂是臥虎藏龍,一山更比一山高。李文強他敢在擂臺上吼一嗓子‘我筑基期以下無敵’。但是他就不敢在九玄面前喊一聲‘我凝氣期無敵’,九玄爸爸的凝氣四層實力,分分鐘教他做人。

      正此時,一個金龍宗的凝氣期弟子,眼神沉凝的看向了李文強。指著李文強的模樣,嚴肅的道:

      “那,好像是李文強的最大招。你們看,李文強現在腳步虛浮,中氣不足。這,顯然是真元耗盡的癥狀了。我認為,現在只要是個人,都能上去殺了李文強。”

      話音落下,擂臺上的李文強,以及擂臺下的金鐘民齊齊面色一變。

      李文強不由得一只手伸進了兜兜里,捏緊了那一枚回元丹,心中暗恨:這狗曰的老子記住你了。看樣子,今天你是非要浪費我這顆價值五百靈石的丹藥不可……

      關鍵問題還不是回元丹價值多少錢,關鍵問題是,自己只有一顆回元丹。而接下來,按道理來說,還有兩場啊。這怎么打?

      而擂臺下,金鐘民不由得瞳孔一縮,連忙驚呼道:“不。不是這樣的!”

      那弟子皺了皺眉:“金師兄你怕什么?只要是個人都能看出來李文強現在肯定是強弩之末了。現在上去,肯定把李文強一招秒。”

      金鐘民沉默片刻,滿臉嚴肅的說:

      “李文強這狗賊詭計多端,他對我金龍宗是抱有仇恨之心的。我懷疑,他肯定是裝的!”

      “裝的?”

      所有人,包括明明已經看出李文強確實沒真元了的留痕,都不由自主的轉頭看向了金鐘民;

      金鐘民正色道:“肯定是裝的,李文強殺了人之后,他故意表現出一副虛弱、不行了、我要死了、快來殺我呀……諸如此類的模樣。他就是想讓我們以為他真的不行了,吸引我們上去殺他。這,叫誘殺。我們金龍宗,可萬萬不能上當啊!”

      話音落下,不少人眼神一瞇,再次看向李文強那‘虛弱’的模樣。心中有些懷疑。

      而耳朵很靈的李文強聽見了鐘民兄幫助自己解釋,心也就放了下來。靈機一動,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喘著粗氣說:

      “快來人啊,打我啊。”

      “金龍宗全都是廢物么?我李文強已經真元耗盡了,這都沒人敢上場打我?呵呵,垃圾。渣渣。”

      “今日我李文強滅你金龍宗所有年輕弟子,明日,我李文強將踏平金龍宗!”

      “……”

      金龍宗所有人頓時臉色一紅,當即,有一個凝氣期的弟子忍不住了,惱羞成怒的大吼一聲:“欺人太甚,今天我不活了也要殺了你!”

      說著,猛然抽出了自己的一把佩劍。

      金鐘民見狀嚇了一大跳,他上場后要是死了,下一個不得還是自己上?這可使不得啊!

      想到這里,金鐘民連忙跳出去勸架:“等等!”

      攔在了那師兄的前面,然后暴怒的指著李文強大吼道:“狗賊,你好深的心機啊!你好深的算盤,竟然想誘殺我金龍宗的弟子?”

      “別裝了!”

      金鐘民一邊拉扯那個即將上場的師兄,一邊急得跳腳:“李文強,你別裝了。你少在這里裝虛弱,少在這里引誘我金龍宗的弟子上當。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你將你的真元藏起來了!你故意,你假裝沒有真元。我金鐘民,生平最恨你這樣的詭計多端,心機深沉之輩。想誘殺我金龍宗弟子?休想!”

      李文強心中松了一口氣,從此以后,金鐘民,是我哥們兒,只有我能欺負他!

      然后,李文強又看了一眼歐陽武弱。

      歐陽武弱嚇得一個哆嗦,當即大喊一聲:“我聰明著呢,而且我也沒有報名。你休想引誘我上臺,你想說什么?你給我閉嘴,不用激怒我,不要妄想用語言引誘我上臺。我不聽,我不聽!”

      說著,歐陽武弱閉上了眼睛,順手捂住耳朵。他害怕自己聽李文強說完之后,真上了李文強這狗賊的當,傻乎乎的真沖上了擂臺。干脆就來個視而不見。

      李文強心里再次松了一口氣,從此以后,歐陽武弱,也是我哥們兒,只有我能欺負他!

      而這時,紫云派十八長老朗聲宣布:“如果還沒人上場,我紫云派就贏了。”

      李文強插嘴喊道:“長老,不可啊!我還沒打夠呢……不能宣布我們獲勝,必須要讓金龍宗再派兩個人上場啊。我還沒打夠啊!”

      十八長老愣了愣,不由得轉頭看向留痕真人:“您看?”

      留痕深深看了李文強一眼,心中冷笑一聲:心機好歹毒的小王八蛋,不愧是渡劫期之子。這城府也太深了,果然是想誘殺我金龍宗弟子。

      呵呵,我,不上當!

      想到這里,留痕冷哼一聲:“金龍宗輸了。不打了!”

      話音落下,金龍宗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而李文強也有些失望的……松了一口氣。

      回元丹,保住了!

      這才起身,在鮮花與掌聲之中,腳步虛浮,顫顫巍巍的一步步走下擂臺。

      看著李文強那踉蹌的步伐,金龍宗的所有人眼里都有些不屑之色:

      呵,這狗賊……還裝?

      



    上一頁 ←    → 下一頁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