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五十五章:《劍·術》第1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五十五章:《劍·術》第1式。字體大小: A+
     

      紫云派陷入了一種短暫的沉默之中。

      沉默之后。

      又一個凝氣中期的弟子忍不住了。‘倉朗朗’一聲拔出了自己的狼頭大刀:

      “我謝天明不服!”

      說著話,沖上了擂臺。

      沒有交流,沒有對話。

      謝天明可比上一個冷靜多了,一上場,開招就是一個‘童子問路’。

      ‘簌’的一聲,大刀急速抖動著抹向了洪少遠的脖子。

      洪少遠眼里有了一些欣賞之色,手往身后一背,那短劍當即落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借著謝天明收刀準備下一招的間隙,瞬間突刺了進去,短劍直取謝天明的心臟。

      “……”

      ‘叮叮叮’

      五個回合。

      ‘噗呲’一聲,謝天明的腦袋拋飛了出去,被斬首當場。

      洪少遠倏地抬劍,再次指向紫云派所有人:“我,洪少遠,凝氣期,無敵!”

      “還有沒有人上場?”

      “紫云無人了么?”

      “……”

      眾人沉默。

      紫云派,再次陷入了無邊的沉默之中。

      他們更憋屈了。

      這一次的金龍宗前來紫云派,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種無力感。那是面對強者的無力感。

      他們現在才知道,原來紫云派外邊的世界,是這樣的大。是這樣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而我們,只是井底的一只蛤蟆而已。看見的只有巴掌大的天空。

      呵——

      整個紫云派,這一刻,所有人都心情復雜了起來。

      “我們紫云派,無人了么?”

      “凝氣期的,剛才那兩個是最強的。全都死了。沒有人了么?”

      “李文強呢。他,他不是新人扛把子么?他怎么還不來?李文強今天要是還來,我永遠認他是扛把子!”

      “李文強可能沒有突破吧。”

      “啊。我好難受,為什么我不是凝氣期?”

      “紫云派真的無人了?”

      “……”

      洪少遠站在擂臺上,仰天狂笑:“所有人都給我記住了,我,叫洪少遠,凝氣期無敵!”

      說著,洪少遠眼中閃過一抹冷笑之色:“記住,我洪少遠是你們紫云派,所有人心中永遠的夢魘。你們永遠無法擊敗我,我,將永遠壓制你們!”

      遠處,紫云派的一眾高層眼里閃過一抹陰霾之色。

      他們看出來了……

      洪少遠,這次是要在紫云派所有弟子的心里,埋下一個心魔了。

      他今天這一句話,將永遠的震懾紫云派的弟子。讓所有的紫云派弟子,未來都感到自己不如別人,永遠都會覺得紫云派低人一頭,自己低人一頭!

      他們看出來了,但是他們沒法說。

      因為,這是年輕弟子的較量。

      而事實上,隨著洪少遠這句話說完之后,紫云派的大半弟子有些羞愧的低下了頭。不敢抬起頭來,瞬間喪失了自信心,只是覺得有些自卑了起來。

      我,紫云無人!

      正此時。

      遠空。

      ‘咻’的一陣,破風聲響起。

      無數人回頭。

      卻見半空之中,一個穿著道袍的年輕身影,腳踩一把銀劍,御劍而來。

      破空聲陣陣。

      但他的身形有些搖晃,似乎還沒有熟練……

      朝陽之下,一席道袍迎風獵獵作響,隨著這響聲,一聲郎喝傳遍整個紫云派:

      “我,紫云派,凝氣初期李文強,前來滅你!”

      話音落下,李文強收好從紫玉那里借來的劍,猶如一片落葉般飄落在了擂臺上,穩穩的站立。

      全派寂靜!

      寂靜!

      沉默……

      片刻之后,‘轟然’一聲爆炸開來。

      凝氣……初期?

      “凝氣期!”

      “李文強突破了!”

      “我天,他真的突破了。他突破凝氣期了。”

      “偉人,他一定是個偉人。他開創了無靈根修煉,無靈根竟然真的能修煉到凝氣期?”

      “臥槽尼瑪的,好帥!”

      “我了個大槽,他真的突破了?無靈根,一個月,凝氣期?我去……從此以后,誰敢說李文強是廢物?”

      “李文強加油,文強哥,你最帥!”

      “文強哥,恭喜你突破凝氣期。衷心祝福你打了所有人的臉,真的突破了凝氣期。戰勝他,打敗他。我紫云派有人。”

      “紫云有李文強!”

      “……”

      ‘騰’的一下,長老席上,所有紫云派的高層全部站了起來,滿眼不可思議的看向了擂臺一角安靜站著的負劍少年。

      他……真的突破了。

      大長老瞪大了一雙眼睛,即使是在這之前心里已經有了一些預感,但是真的看見李文強突破了,他還是感覺到萬分的不可思議。

      是貨真價實的凝氣期。

      只有凝氣期,才有隔空御物的本事,和煉氣期有本質的區別。

      而李文強御劍而來,這已經徹底的坐實了,他,凝氣期!

      許久,大長老喃喃一聲:“我紫云派,撿到了一個怎樣的寶貝啊?當初,是怪我有眼無珠,差點錯過了這絕世之人。”

      所有的紫云派長老,在這一刻,沸騰了。

      他們比看見自己突破了還要激動。

      這是一種難言的激動。

      真的,突破了!

      無靈根,突破凝氣期,這簡直就是開天辟地的事情。

      即使是他們都知道,有些無靈根的人也能凝氣期,甚至金丹元嬰期。但那些人的背后,無一例外全部都是有強大的背景支撐著。全部都是名門大派的掌門之子,或者長老之子。

      但李文強有什么?

      他除了有兩個師傅,一個曾經五行靈根的妖孽凝氣期,一個紫云派金丹期領軍人物。一個制霸南洲的女魔頭,元嬰期的女朋友。一個傳說中渡劫期的父親。以及紫云派所有九字輩的鼎力支持。云湖真人的照看。各大長老的暗中支持。以及一個金丹期的強者每天醍醐灌頂。他還有啥?他還是個啥?

      他除了成功,別無選擇!

      他這,可真是草根逆襲啊!

      大長老喃喃一聲:“竟然真的突破了?”

      遠處,云湖真人眼里也閃過一抹駭然之色,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

      “嘶——竟然,真的突破了凝氣期?”

      “而且,這么快就學會御劍飛行了?雖然有點不穩當,但竟然能飛起來,他真的是個奇才啊。”

      “……”

      整個紫云派,所有人轟動了起來。

      所有人全體,振奮!

      死氣沉沉的紫云派,隨著李文強的到來,似乎是一縷曙光照亮了這里。至少看見李文強,所有年輕人都有了一種莫名的干勁。

      你看人家李文強,那么草根!那么廢物!人家都成功了,你還有什么資格不努力?

      ‘啪啪啪啪’

      正此時,遠方,一陣鞭炮聲震天。忽然想起的炮聲,讓不少紫云派或是金龍宗的人,都是嚇得一個哆嗦。

      隨著噼里啪啦的聲音響徹整個紫云派各個角落,所有人都瞠目結舌的看向擂臺上的少年——他,竟然自帶出場特效?

      而此時,張文強帶著一大幫新人弟子,四處奔走,不斷的在紫云派各個角落里放炮。

      劉文強,也帶著一大幫新人弟子四處奔走,不斷的敲鑼打鼓。

      ‘咣——’

      “咣——”

      銅鑼的聲音,響徹整個紫云派各個角落。

      整個紫云派,像是提前設計好了的一樣。就在李文強到場的那一瞬間,所有的建筑物上,所有的地方,全部張燈結彩,披紅掛綠。所有的房子上,全部點上了紅燈籠,跟過年一樣的熱鬧。

      滿地都是鞭炮的硝煙和紙屑。到處都是紅綢子紅布。每個房子的門上都張貼著‘囍’字。

      而這一幕,又讓長老席的所有高層臉都紅了。

      看著那些四處奔走,到處張燈結彩的李文強團伙的新人馬仔。不由得有些惱羞成怒的低下了頭。

      過了!

      過頭了!

      這也熱鬧了!

      他就突破了一個凝氣期。弄得跟過年似的。比紫云派出大乘期了還喧囂。

      大長老原本的一些激動的心情瞬間蕩然無存,端著茶缸子,紅著臉離席了:“沒臉看啊。”

      而這一幕,也將金龍宗的所有人都驚呆了。金龍宗的所有弟子,此時都有些目光呆滯。

      看著擂臺上風騷無比的李文強,又看著瞬間熱鬧無比的紫云派,都感到有些自卑,有些心酸。

      羨慕。又嫉妒。

      大家都是凝氣期,為什么……他就跟個掌上明珠似的?

      擂臺上,拿著劍的洪少遠有些膽怯的后退了一步,看著那“氣勢洶洶”而來的李文強,看著李文強身后萬千弟子山呼海嘯的呼喚:文強哥威武。

      心中,沒來由的有了種低人一頭的滋味……

      同樣是凝氣期,李文強的這個……好像和我的不一樣。

      不由得,洪少遠想起了自己當年突破凝氣期的時候,師傅也僅僅只是拍拍自己的肩膀,夸獎了一句‘不錯。’

      為啥李文強突破一個凝氣期就動靜這么大呢?看后邊那忙碌的樣子,似乎是都要準備大擺宴席了吧?

      這,便是紫云派年青一代扛把子的風頭么?出場落地的動作,竟然自帶‘張燈結彩‘特效……

      而這時,李文強滿臉嚴肅的一抬手,瞬間,紫云派鴉雀無聲,萬千人,馬首是瞻聽從號令。權利大的一批,這號召力,隱隱有了種要當掌門的感覺了……

      場面倏地一靜。

      李文強抬劍,劍指洪少遠,沉聲道:

      “貧道李文強,今日,將打穿整個金龍宗。筑基期以下,我,李文強,無敵!”

      話音落下,金龍宗的所有人滿臉不是滋味。MD,昨天還一口一個‘在下在下’的自稱。今天一突破凝氣期,立馬就改口成貧道了,你可真是個隨機應變的人……

      好酸啊!

      金龍宗的人好酸啊。洪少遠也好酸啊,心里不是滋味,他感覺李文強有點太拉風了。自己這個號稱凝氣期第一人的強者,為什么只能默默無聞,他李文強為什么能這么拉風?

      洪少遠有些暴怒,有些嫉妒的抬劍,劍指李文強冷聲道:

      “你算個什么東西?今天你必死。殺了你,我看你是不是葬禮也這么風光。就你也想打穿我金龍宗?你憑什么?”

      “憑什么?呵呵。”

      李文強笑了笑,低頭有些眼神復雜的看著自己手中的劍,淡淡說道:

      “我只用一招。”

      洪少遠瞬間被點燃了,暴怒的大吼一聲:“你只用一招?你羞辱我?死啊你!”說著,洪少飛狂怒的沖向了李文強,他被激怒了。李文強竟然羞辱自己,他竟然說他只用一招?他,必須死!

      但是剛沖了一截洪少飛瞳孔一縮,頓時停下了腳步,嘶——

      李文強,消失了,就在自己眼皮子下邊不見了!

      一瞬間,洪少遠全身的雞皮疙瘩都炸起來了,冷汗淋漓。驚恐著往后退去。

      這……這是得多快的速度啊?太快了。竟然,就在眼皮子底下就這么消失了?

      全場寂靜。所有人大眼瞪小眼,消失了?

      “這……人去哪兒了?”

      “太快了吧?”

      “……”

      無數人駭然,這速度也太快了。竟然能在擂臺上直接消失了?饒是長老們,也是一挑眉頭,眼里閃過一抹驚駭的神色。

      片刻之后,一個紫云派的弟子指著天空,尖叫一聲:“那是……”

      “臥槽!”

      “這……”

      ‘簌——’破風聲響起。

      擂臺之上,猛然閃過一道驚鴻匹煉,急速的落了下去。那一道驚鴻,如曇花一現,一閃就不見了,似乎是錯覺一般。

      而擂臺上,傳出了洪少遠毛骨悚然的凄厲慘叫聲——

      “不!”

      “……”

      全場,寂靜。

      鴉雀無聲。

      《劍·術》第一式,名為:《我只用一招》!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