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五十三章:我,9峰,沒有說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五十三章:我,9峰,沒有說謊!字體大小: A+
     

        紫云派,青云閣。

      紫云派的幾名長老坐在主位上。

      金龍宗的十六長老留情真人笑呵呵的坐在客位,笑瞇瞇的與大長老拉著家常:

      “自上次一別,已經二十余年。沒想到紫云派發展的越來越大,越來越好,真好。”

      大長老笑了笑:“呵呵,說笑了。來,給留情道長上茶。”

      言罷,又看向留情說:“不知道留情真人這一次大駕光臨紫云派是為了?”

      留情真人正準備說話,這時候,聽到消息的留痕真人走了進來,坐在了留情的對面:“來啦?”

      留情點點頭,眼神有些飄忽的說:“來了。”

      回過頭去,又對大長老說:“這不是金龍宗和紫云派的年輕弟子們正在進行友好切磋嘛,我家掌門的覺得,若只是留痕一個人在此,有點草率。所以便讓我也來這里,對我派弟子照看一二,同時也是表達一下我金龍宗對紫云派的重視。再加上我也很久沒有來這里做客了,也就碰巧過來看看了。”

      大長老眼里閃過一抹疑惑的目光,心中有些不相信留情真人說的話了。

      大長老精明著呢,他心中隱隱的覺得,留情真人的到來,目的似乎不是那么簡單……

      很簡單的一個道理,大長老只是隨口問了問。本來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但是留情真人卻把一個問題,給出了三個答案,三個理由和原因。

      這叫物極必反!

      根據心理學上的反應來說,你自己心里沒多想的時候,你便不會在意一些細節的東西,別人問你什么,你不會多想,所以給出的答案也相對直率。

      但是如果你自己本身心里有鬼,別人隨意問你一個問題,你就會下意識的多想。一旦多想,你自己潛意識便會想要去說一個‘十全十美’的答案。

      大長老深深看了留情真人一眼,笑道:“也是。是該來看看。”

      說著話,大長老心里稍微警醒了一下。本來留情真人造訪,大長老不會多想的,也只是認為他來只是為了陪留痕真人。

      但是這會兒,大長老忽然感覺,他,別有所圖。

      留情注意到了大長老的語氣變化,心中微微一緊,有些緊張了起來。連忙岔開話題問道:

      “唉對了?小輩們的比試結果如何?”

      話音剛落,留痕有些悶悶不樂的開口道:“金龍宗一勝,一平,三負。”

      留情聞言兩眼一咪,看了眼大長老,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怎么……怎么會這樣啊?”

      “因為紫云貴派出了一個曠世奇才李文強,一上場,我們金龍宗的三個小輩嚇得直接認輸了。”

      “哈哈哈哈。”

      屋里的眾人都玩味兒的笑了起來,就連留痕也笑了。

      雖然丟人,但是……已經都丟人了,還有什么好怕的?

      留情也附和的笑了兩聲,卻不由得眼神閃過一抹沉凝之色。

      李!文!強!

      是他!是他!就是他!

      留痕給掌門密信里提到過的人,傳說中的渡劫期之子!

      想到這里,留情真人順勢問道:“這李文強我也早有耳聞了,不知這李文強是什么來歷?”

      說完這句話,留情捂在道袍下的手上,捏住了那一枚‘獬豸骨’。同時,眼神有些緊張的看向了大長老等人。

      屋里的氣氛有些沉默。

      是啊。

      這是個問題。

      李文強,是什么來歷來著?

      大長老等人面面相覷,以前他們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現在被人問出來,他們有點不知道該怎么說了。

      尋思一陣,大長老坐在椅子上,高深莫測的道:

      “說起來也是我紫云派的機緣,這是我派弟子下山云游之時帶回來的一位修煉奇才。命相之中,紫微星常伴左右,就在李文強加入我紫云派的那天夜里,貧道就做了一個夢。夢見一位大羅金仙說,李文強乃文武雙曲星合體轉世,這一世專門就是為我紫云派帶來光芒的……”

      修煉奇才?紫微星常伴左右?文武雙曲星合體轉世?

      這么可怕的么?

      留情微微沉凝片刻,偷偷的低下眼睛,眼睛順著道袍的領口縫隙往里邊瞟了一眼。卻見,手中捏著的獬豸骨閃閃發光。

      留情真人眼神一冷,哼。你,說謊!

      這時,紫云派有點耿直的十八長老皺皺眉頭,看了眼大長老嘀咕一聲:

      “哪兒那么吊啊。李文強不是廢物么?”

      瞬間,獬豸骨的光芒,滅了……

      留情:“???”

      嗯,這是實話。

      ‘啪’的一聲炸響,嚇得認真關注獬豸骨的留情一個哆嗦。

      抬起頭去,卻見紫云派大長老猛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回頭對十八長老怒目而視:

      “說啥呢?多大個人了,成天嚶嚶怪叫。”

      十八長老滿臉委屈,想要開口說什么,卻又嘆口氣低下了頭。真是的,實話也不讓說了。

      大長老冷哼一聲,對留情笑道:“見笑了。”

      留情擺擺手:“無妨。曖,對了。貧道來的時候其實內心一直有所困惑,有個問題想得到答案,不知道能否請教?

      留情有些憋不住了,不如直接問算求了。

      直接問了之后,無論大長老給自己什么答案,自己都能知道真正的答案。

      大長老點點頭:“你問。”

      留情沉凝了一下,轉頭看了看有些緊張的留痕,語氣沉重了幾分:

      “我聽說……紫云貴派有一位渡劫期的絕世強者,不知是真是假?”

      嘶——

      話音落下,青云閣里所有紫云派的高層齊齊倒吸一口冷氣,滿眼駭然的看向了留情。

      大長老站起身來,瞇了瞇眼睛:“不知道友是聽誰說的?”

      留情訕笑一聲:“聽外界的一些風言風語,沒有具體的誰。”

      “放屁!”

      大長老爆喝一聲,心中暗道,這件事情是我紫云派的高度機密。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他一個外人,怎么可能知道?

      而且,連具體什么修為都知道了?

      大長老又想說什么,但是心中警醒了一下,他這會兒終于知道留情的目的是什么了。

      暗暗思索一陣,不行,不能被金龍宗探底。我紫云派擁有渡劫期的事情,是高度機密的底牌,不能被任何人知道。這,是我紫云派即將一統南洲的大秘密啊!

      還好……留情真人大概也是偶然聽到的風聲,不那么真切。希望不會再有別人知道了。

      想到這里,大長老打了個哈欠:“貧道困了,不說這些了。二位,請回吧。”

      獬豸骨,又亮了。

      留情心中冷哼一聲,又騙我,你,根本沒有困!

      “……”

      片刻后,留情和留痕兩師兄弟走出了青云閣,都有些郁悶。

      最關鍵的那個時刻,竟然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留情嘆口氣:‘這廝依然是那么的謹小甚微,他就算隨便給個答案也好啊。可是,他竟然連答案都沒有給,獬豸如何斷真假?’

      留痕沉默片刻說:“留情師弟,問不著這些高層。難道,我們就不能問別人么?”

      “嗯?此話怎講?”

      留痕眼里閃過一抹高深的笑意:“大長老有一個金丹初期親傳弟子,名為九峰真人。而最初,紫云派有渡劫期的這個消息,是他傳出來的!”

      留情兩眼一亮:“你不早點說,對付這些元嬰期有點棘手。但是收拾金丹期,不是手到擒來么?”

      兩人正說著,忽然留痕往前邊一指,激動的到:“那,那不就是九峰么?”

      卻見,新人宿舍區的外圍。

      夜幕籠罩下。

      一席道袍,滿頭白發的九峰真人踩著一雙布鞋,邁著有些憂愁的步伐靠墻行走著。

      在零星的宿舍區里散發出的微弱燈火下,九峰,如同一個暗夜行者。一步一步的走著,輕輕伸出指尖貼著墻壁摩挲著,表情有些憂傷。

      黑暗之中,他那一雙屬于智者的眼神,卻格外明亮。

      “今夜北斗七星連珠,是否此間又將發生巨變?”

      “而強大如二長老,如今已經不顧名譽的與李文強同居,疑以珠胎暗結。這兩夫妻的背后,究竟隱藏著怎樣的真相。”

      停了停腳步,九峰真人依偎在圍墻上,怔怔的看著遠方的李文強宿舍,輕聲道:

      “忽然間,這世界似乎出現了變化。我好懊惱,聰慧如我也一團亂麻,這背后,究竟隱藏著怎樣的一根線索讓這事件越發撲朔迷離?每次總是覺得距離真相更近了,但每次,又猶如深陷迷霧。我知道,如果繼續深入調查下去,恐怕連我也要深陷旋渦……”

      說到這里,九峰的語氣有些低沉了下來,但是片刻,他的眼神再次充滿了光明:

      “但是我不能放棄,即使這些迷霧再深邃,即使這旋渦再可怕。我將一步步的接近事實的真相,一步步的探清背后的迷霧,深入調查走訪,還它一個水落石出。”

      “貧道九峰,從此,便是這暗夜的行者。修真可以停,但我探索事實真相的腳步永遠不會……”

      說著,九峰真人發現自己動彈不得了,全身被一股強大的氣息鎖定。默默的,九峰有些黯然的閉上了眼睛,內心暗道:

      終于有人要對我下毒手了么?

      ‘噗’的一聲,一張麻袋套在了九峰真人的身上。

      片刻后,留痕真人和留情真人扛著麻袋,來到了一處山洞之中。

      點亮了一些燭火,留情看了眼被真元鎖住的套在麻袋里的九峰,冷聲問道:

      “如果想活命,我問,你答。”

      九峰真人全身被真元禁錮,動也不能動,而頭上套著麻袋,他什么也看不見。只能說:“在你問我之前,我可以先問你一個問題么?”

      留情愣了愣:“你也敢有問題?”

      “我活著的機會有多少?”

      留情眼里閃過一抹冷笑之色,但卻平靜的說:“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不會要你的性命。”

      “你需要我配合你什么?”

      “你的廢話很多,你到底想不想活命?”

      “你先告訴我,我活命的幾率有多大?”

      留痕倒提一把青鋒劍,有些不耐煩的道:“你只要把該說的都說了,我保證你活命。”

      “你先對著三代祖發誓,如果我回答了問題你卻沒有放我的性命,全家老小,天打雷劈。”

      “你……”

      留痕瞇了瞇眼睛,感覺有些棘手。這個白胡子白頭發的老狗,有點人精吶。他是不是經常被綁票?要不然,他為什么可以臨危不懼?為什么感覺好像很有經驗的樣子?

      留痕冷聲道:“現在主動權掌握在……”

      九峰打斷道:‘掌握在我的手上,因為你竟敢從紫云派擄人,冒了這么大的風險,那說明你想知道的事情非常的重要,讓你甚至敢冒著生命的危險去做這樣的事情。所以,主動權在我的手里。取決于我說不說。對么?所以……如果你不發誓,你休想從我嘴里得到一個答案。甚至,在你沒有發誓之前,我一句話也不會再說了。’

      留痕眼里閃過一抹殺機,有些狂躁了起來。一個金丹期的老東西,他腦子轉速怎么這么快?

      我一個元嬰期,我綁架了他,現在為什么感覺我被他吃住了?

      這時,留痕將留情叫到了一邊去,眼里有些忌憚之色的道:“師弟,如果可以的話,放九峰一條活路。”

      留情有些不樂意了:“這件事鬧大發了不好收場,你怎么為紫云派的人說話呢?綁都綁了,斬草要除根,順手的事情能省去很多麻煩。”

      留痕看了九峰一眼,眼里閃過一抹隱晦的敬佩之色,沉凝道:“他是一個真正的智者,如果修真界只剩下一個智者,那么一定是九峰。他修為不高,但他的頭腦讓人欽佩。滅殺這樣的一個智者,我會有心魔。”

      “智者?”

      留情有些驚疑不定的看了看被麻袋套著,依然氣質不俗的九峰,心中暗道,連留痕師兄都如此推崇的智者么?

      猶豫了片刻,留情走到九峰面前,朗聲道:“我在這里向三代祖發誓,只要你說,我肯定不會殺你的。否則天打雷劈。”

      九峰沉默了一會兒,這才道:“你想知道什么?”

      留情拿出了獬豸骨,緊緊的盯著九峰真人:“紫云派,是否有一位渡劫期的存在?”

      九峰沉凝片刻,無比肯定的說:“有!”

      留情低頭查看了許久許久,卻發現,獬豸骨安靜無比的躺在手里。

      沒有亮!

      嘶——

      留情猛然倒吸一口冷氣,竟然……竟然真的有?

      不可能吧?

      這……這簡直是太匪夷所思了,竟然真的有?

      獬豸骨是肯定不會騙人的,沒有任何人能在它的面前說謊,獬豸便是辨真假的神獸,就連大羅金仙都沒辦法在它的面前說謊。

      而此時,九峰說有,獬豸沒反應。說明,他,沒說謊!

      其實在修真界里,沒有任何事情是絕對的。比如,所有人都認為,就連大羅金仙都不能在獬豸面前說謊。但是,九峰可以……

      因為,九峰他無比的相信自己的判斷。他從來都認為,自己的判斷,肯定就是真的!

      他自己都覺得是真的。那……請問,哪里說謊了?

      沒說謊呀!

      我九峰,從不撒謊!

      冷,冷汗!

      冷汗淋漓。

      留情逐漸的感到自己渾身發軟,站都要站不住了。渡劫期,那可是渡劫期啊!

      渡劫期是什么概念?

      放在二十一世紀來講,渡劫期的作用,相當于原子彈。

      而紫云派擁有渡劫期的概念,幾乎相當于,大家都還在拿冷兵器玩的時候,你,偷偷的有了原子彈。沒法玩了!

      留情吞了口唾沫,又急忙的問道:

      “紫云派的那個李文強,真的是渡劫期的私生子么?”

      九峰毫不猶豫:“當然啊。”

      留情低頭看。

      獬豸骨,依然沒有亮……

      ‘咕嚕’

      留情吞了口唾沫,眼里閃過一抹復雜之色。

      他,依然沒有說謊……

      留情絲毫不懷疑獬豸骨會出錯,畢竟,連大羅金仙說謊都不可能瞞得過獬豸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