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五十一章:凝氣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五十一章:凝氣期字體大小: A+
     

        而此時,紫云派,新人宿舍之中。

      ‘噗’

      閉目的李文強忽然狂噴有口鮮血。

      緊接著,眼角,鼻孔,雙耳,幽門,都開始瘋狂的往外滲血。

      守在一邊的九里和紫玉大驚失色:

      “怎么了?”

      “發生什么事情了?”

      “文強怎么忽然受了重傷?”

      紫玉滿臉沉凝的摸到了李文強的身上,真元探入查看一番,美眸之中閃過一抹驚駭之色:

      “好亂。此時,他體內的真元全部紊亂了。而且,而且……我好像隱隱感受到了一股來自天地間的威壓。”

      九里瞇了瞇眼睛:“天地間的威壓?”

      紫玉凝重的點點頭:“趕緊給他輸送真元,這個時候,真元不能斷。”

      “……”

      淋巴結之中。

      李文強瘋狂的用真元沖撞著那最后一層金殼。

      ‘轟、轟、轟’

      腦海里,他的身體之中,不斷的傳出陣陣的轟鳴之聲。

      每一次聲音響起,李文強都感覺全身的骨骼,甚至靈魂都在劇烈的震顫。

      隨著金光不斷的暗淡,被金殼囚禁的吞賊眼里閃過了一道激動之色。

      李文強聽不見他發出的聲音,只是看見它在金殼之中開始瘋狂的抽搐,顫抖了起來。并且,不斷的張嘴似乎是在怒吼,似乎是在尖叫。

      它,也在從里邊沖擊那一層殼。

      快了!

      快了。

      正此時,李文強忽然看到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恍惚之間,腦海里再次響起了那一聲猶如天神般的怒吒:

      “呔!”

      呔——

      聲若洪鐘,響徹李文強的腦海。他只是感覺,隨著這一聲的出現,思維都有些恍惚了起來,腦海里不斷的發出‘嗡嗡嗡’的共鳴聲。

      恍惚之間,猛然看見金殼之上,出現了一個字。

      ——鎮!

      那個字就從天而降,落在了金殼之上。金殼上的金光強烈了幾分,但是金殼里的吞賊,忽然像是受到了烈火的焚燒,寒冰的侵蝕一樣。眼里閃過一抹絕望之色,眼神之中的精氣神消散了不少。

      變得萎靡了起來。

      鎮,不斷的往下壓,一路壓進了金殼之中。吞賊在鎮字之下,瑟瑟發抖……

      李文強能感受到痛楚。

      明明不是自己被鎮壓,而是金殼之中的從來沒有感應的吞賊被鎮壓,但是李文強,在此時卻忽然有了種心神相連的滋味。

      他,似乎被重錘敲擊了。

      腦海,漸漸的消沉下去,意識,漸漸的模糊了下去。

      在模模糊糊,朦朦朧朧的意識世界之中。李文強恍惚看見了各種各樣的神像,有怒目金剛神像,有十八羅漢神像,也有拿著斧頭滿臉猙獰的神像。

      他也不知道那是不是怒目金剛或者十八羅漢,只是覺得長得像……

      那些神像,端坐在自己的意識海之中,他們,似乎在鎮壓著自己。鎮壓著一切。

      神!

      這,是神么?

      李文強的心里有些畏懼了,也有些惶恐了起來。他難以想象,煉氣期的自己,竟然會被神關注?神,這么閑么?

      但是很快,李文強發現,那不是神。

      那,是一道念頭!

      前世身為程序員的他明白,在編寫程序的時候,有一種東西叫做——規則。

      規則是用一串代碼組成的,代碼,是死的。代碼,是程序員的一個念頭。規則平時不會出現,規則只會在‘有系統產生沖突,有人觸犯到了規則’時,規則才會出現,并且做出反應。

      他看著那些死氣沉沉的神像,心中恍惚間有些明白了。

      這——是規則!

      此時,李文強的內心一片清明,冷靜無比:

      “有人在這個世界留下了一個念頭,這個念頭不允許有任何人接觸到‘靈魂’這個層次。一旦有人即將觸摸到‘靈魂’,規則便會出現……”

      “究竟是什么人在這個世界留下了規則?他為什么不愿意讓人觸碰到自己的靈魂?靈魂是每個人都有的東西啊,他為什么將所有人的靈魂都囚禁了起來?”

      李文強深吸一口氣,內心漸漸的沉穩了下來:“規則不讓我觸碰自己的靈魂。但是……規則本身,是可以觸犯的。一定有某種辦法。”

      想到這里,他暫時壓抑住了自己內心的想法。看著自己識海之中靜靜漂浮著的那本書——第四代祖。

      這本書自己只翻開了一頁,第一頁就在告訴自己,如何觸碰自己的靈魂。

      假如自己翻開了第二頁,那么它會不會告訴自己,如何觸犯規則。或者如何躲避規則?亦或者……如何擊碎規則。

      李文強明白,這個規則是,只要自己有可能轟碎那一層殼,規則就會來鎮壓自己。那現在,先不去觸犯它,貿然的去觸犯規則,沒有人知道會有什么樣的下場。

      這一次從天而降一個——鎮。

      誰知道下一次是否會從天而降一個——殺。或者滅?

      “不再去想,這個世界的秘密頗多。”

      “該突破了。”

      喃喃一聲,識海之中,李文強的意識漸漸與真元分離,退出了自己的淋巴結。將意識鎖定在了體內紊亂,而又龐大的真元之中。

      凝神,輕喝一聲:“凝!”

      ‘簌——’一聲干凈,干脆的響聲出現在全身所有經脈之中。

      紊亂的真元,只是在瞬間就停止了暴動。開始凝結,然后向著丹田處而去。

      與此同時,在李文強意識沒有去的淋巴結里。

      被鎮壓的小人似乎感受到了李文強的處境,猛然兩眼一瞪,開始瘋狂的掙扎。

      在小人掙扎的過程之中,金殼徹底黯然了下去,再也沒有了金光,只剩下了一層透明的殼……

      李文強的修煉原理非常簡單。

      金殼是蒙蔽了吞賊的渾濁,而自己每一次的沖擊,都將會清理那些污垢,讓靈魂與自己的感應會更加清晰。越發清晰之后,靈魂便會爆發出屬于它的力量,讓自己更加強大起來……

      這,便是他目前基礎修煉的原理。

      舉個例子來說:如果沒有金殼的束縛,靈魂與李文強融合的話,那么李文強使用常規的修煉功法,速度會一日千里。

      但是靈魂被遮掩之后,他就變得主觀意識上的‘遲鈍、渾濁、渾渾噩噩’了。所以,他每一次沖擊金殼,其實都是在撥開靈魂的雙眼,讓它更清晰。

      靈魂釋放出來的力量越強大,李文強便越強大。

      凝——

      真元,在某種神秘力量的促使下,有條不紊的開始往李文強的丹田之中鉆去。

      突破了丹田,游離在全身所有角落,骨骼中,細胞里,血液中的閑散真元,全部被抽取進了丹田,進入了它們該去的聚集之地。

      有條不紊。

      將全身真元凝結一處,不溢,不露,不浪費。這便是凝氣期。

      沒有聲音,沒有動靜。

      丹田之中的真元開始自然而然的被壓縮,出現了質變,變得更透明了,更晶瑩了,更充滿力量了……

      許久。

      木桶之中的李文強幽幽睜開了眼睛,睜開眼睛后感覺看什么都是紅色的。伸手一摸,滿手都是血,看看水中的倒影,自己滿臉都是血。

      不由得苦笑一聲,低頭將臉上的所有血水洗干凈。這才重新睜眼看向滿臉關切的紫玉真人,李文強輕聲道:

      “凝氣期。到了。”

      言罷,渾身氣勢一展。

      ‘噗噗噗’木桶之中,洗澡水在這無形氣息的涌動下不斷的翻騰,打起了層層浪花。

      紫玉眼里明顯的放松了一下,隨手拿來一個毛巾,擦拭著李文強濕漉漉的頭發,一言不發。

      李文強感受著三師傅帶給自己的溫暖,這才偷偷的用余光端詳紫玉那精致的相貌,貌美膚白,吹彈可破。

      明明是明眸皓齒的極品無關,可她眉宇間卻偏偏有一絲邪氣,這邪氣讓她整個人顯得如高傲的女王般——腹黑,蔫兒壞,可怕,邪惡。

      眉宇間的那一縷邪氣沒有把她襯托的更好看,是把她襯托成了另一種另類的氣質。

      換句話說吧,紫玉指著你說一聲‘跪下’。你絕對屁顛兒的就臥倒了,一句話都不敢說。

      就是這么一種氣質……

      紫玉一邊擦拭著李文強的頭發,一邊面無表情的說:“好看么?”

      李文強連忙收回了眼神:“好看。”

      紫玉眼里閃過一抹殺機,纖纖玉指勾起李文強的下巴,玩味兒的打量著他:“現在……連我也敢看了么?文強,你知道‘最毒婦人心’這句話出自哪里么?”

      李文強心里打了個寒戰,看著紫玉那明明是笑意的眼神,可是卻感受到的是一種徹骨的寒冷,連忙搖頭:

      “不好看。”

      紫玉的手指用了幾分力道,‘咯咯咯’李文強的下巴當即傳出了骨骼的響聲:

      “嗯?你說我不好看?”

      李文強都要哭了,看著三師傅那越發可怕的眼神,感受著下巴傳來的酸痛:“我說好看,是因為三師傅在我的心里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人……不,女孩兒。”

      “但是!”

      “我說不好看,完整的意思是‘因為身份的原因和地位的差距,文強不太好去看,看了就有褻瀆之意’不好看,是不太好去看的縮寫。三師傅,我是這個意思啊。你不要誤會了。”

      紫玉咯咯一笑:“真乖。”

      說著,順手將毛巾往李文強臉上一甩:“你沒事就行了。隔壁房間,凝氣后期的九玄,感覺像是要突破了……我去照看一下。”

      ‘嘩啦’一聲。

      李文強騰地一下從木桶里站了起來:“什么?這才修煉多久,九玄要突破了?”(完全忽略了紫玉說的那一個關鍵詞‘像是’。)

      紫玉的臉頰一閃即使一抹紅霞,回過頭去:“把褲子穿上,這個問題我不想再跟你說第三遍。否則,割了。”

      李文強聞言不由得心口子一涼,弱弱的又坐進了水里……

      等紫玉走了,李文強這才偷摸著爬起來穿褲子,一邊穿,一邊興奮無比的喃喃自語:

      “九玄不愧是修煉奇才。”

      “竟然……竟然要突破了?”

      “只是看我修煉的時候咯吱窩發光,他竟然能把我的修煉方法想象,加琢磨出來。我輩靈根少的弱者,總算是團體越來越大了,此道,吾不孤獨。”

      李文強披上外套往出去跑,心中感慨萬千。

      兜兜轉轉數十年,九玄師傅,終于也走上了一條正確的道路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