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四十九章:壓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四十九章:壓軸字體大小: A+
     

        李文強離去了。看似,這一場鬧劇已經徹底結束了。

      但是李文強在擂臺上說的那些話,卻一個字不漏的都被大家聽著去了。

      李文強說,他今天晚上要突破凝氣期?

      當時李文強說這句話的時候,在場所有人都不動聲色,似乎是沒聽見一樣。但是鬧劇結束了之后,眾人沉凝了起來。

      青云閣之中,大長老沏了一壺茶,淡淡的道:

      “李文強說今晚他要突破凝氣期,諸位怎么看?”

      四長老沉吟片刻,開口說道:“我覺得是有機會的。”

      “何以見得?”

      “現在九玄,九里都已經快成了他的貼身保鏢了。而有傳言說二長老也和李文強同居了,在這樣的條件之下,他突破到凝氣期是有可能的……”

      ‘咳咳咳咳’

      大長毛發出了一陣劇烈的咳嗽,嗆得臉紅脖子粗,連忙急吼吼的說:“別亂說,別瞎說。九玄和九里的事情我知道,二長老這件事……不要亂傳。”

      四長老愣了愣,點頭說:“我知道了。”

      場中眾人都是面帶一抹曖mei的笑容,聽著四長老的話,看著大長老那劇烈的反應,不少人都若有若無的笑了起來。

      尤其是站在角落之中的九峰真人,在聽見這句話之后,眼里閃過一抹凝重的神色。想開口說什么,但是若有所思片刻后,又忍住了。只是站在角落之中,嘴里念念有詞,誰也聽不見他在說什么。

      放在以往,李文強說他要突破凝氣期,沒有人相信。畢竟他只是一個無靈根的廢物罷了。

      但是現在,不一定了……

      紫云派的人又不是傻子。只要是個人就看得出來李文強的身上有大秘密,吸引了九玄不說,還吸引了九里,現在還吸引了二長老。讓二長老都不顧個人的榮譽,去和李文強同居了。

      而且李文強的修煉速度也是坐火箭一樣的往上竄。這種修煉速度,簡直就不是正常人可以理解的。

      這會兒誰要是再說李文強是個萌新傻白甜,估計得被人笑死。

      他,有大秘密!

      但是眾人都下意識的不去提,不去想。因為這里邊牽扯的事情有點多。

      紫云派神秘的渡劫期,紫云派女魔頭二長老……這,都為這件事增添了一抹不能說的神秘色彩。修真者雖然好奇心強烈,但是修真者都聰明,知道有些事情還是少知道一些為妙。

      許久,大長老說:“你們有幾個人認為李文強能突破凝氣期?”

      眾人面面相覷片刻,竟然緩緩的,全都舉起了手……

      大長老瞠目結舌:“你們都相信他能突破凝氣期?他可是個廢物啊,無靈根的壁障,就是永遠停在煉氣期。你們竟然都相信。”

      云湖笑瞇瞇的說:“難道大長老不相信么?”

      大長老沉默片刻:“說實話,不知道為什么。我,其實也有點相信……”

      “哈哈哈,這不就得了。我們不用在這里猜測,不用在這里揣摩。明天早上就知道了。”

      云湖在大長老嫌棄的目光中,端起了大長老剛泡好的茶喝了一口,又說:“明天早上是金龍宗與紫云派凝氣期弟子的比賽,他李文強不是狂的沒邊兒了么,一會兒打這個,一會兒要打那個。看唄,明天早上他要是來了,那他就凝氣期了。如果他沒來,他我們不用猜了,廢物就是廢物。無靈根就是無靈根,依然打破不了那壁障。”

      大長老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順手接過云湖喝過的茶杯,用一個手絹仔細的擦拭著杯口。一邊擦拭,一邊喃喃道:

      “一切,只看明日一早了。若是李文強來了,我紫云大興,他這就算是為全天下的大多數凡人放了一炮。老夫……還真的很希望這小子能讓人出乎意料的。”

      “……”

      青云閣在議論的時候,金龍宗居住的小庭院里也吵翻了天。

      剛突破凝氣期的金鐘民滿臉威風凜凜的站在那里,雙手往道袍的兜里一插,橫眉冷目的吼道:

      “怕他個錘子,李文強就是個球!”

      眾人停下了爭論,有些不滿的看向金鐘民。一個弟子說道:

      “李文強萬一真的突破了凝氣期怎么辦啊?他煉氣期的實力,感覺都跟凝氣期差不多了。這要是突破了凝氣期,根據質量守恒定律來看,他還不得相當于筑基期的實力?”

      金鐘民‘哈’的一聲往地上吐了一口痰:“呸!”

      擦了擦嘴角藕斷絲連的口水,順手在道袍上抹了抹,金鐘民滿臉嘚瑟的道:

      “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了,什么叫跟筑基期實力相當?先不說他李文強是不是筑基期實力吧,單說他丫一個無靈根的廢物,他就終身不得進入凝氣期。他就是個球,看把你們怕的。”

      歐陽武弱不服了,情緒有些激動的吼道:“你特娘說的話比放炮好聽。看把你狂的,那你今天下午在擂臺下邊慫什么啊?”

      金鐘民梗著脖子:“我不慫。老子五步之內,殺他如殺雞,我慫?”

      歐陽武弱冷笑一聲:“你不慫,是,你特么嚇得都突破了。你不慫?”

      金鐘民臉一紅,惱羞成怒的吼道:“是你先突破的。我尋思著,觀你突破有感,有感而發我才突破的。要慫也是你先慫的。丟人,一個凝氣期,讓人家一個煉氣期追的滿場跑。我要是你,我就把腦袋塞進褲襠里去!”

      歐陽武弱炸了,一邊挽袖子一邊走過來罵道:“你好好跟你爸爸說話。呵,現在在我面前吹牛批;老子歐陽文強好歹是突破之后,當場報名參加了明天凝氣期比賽的,你呢?”

      說這話的時候,歐陽武弱心臟有些疼。

      報名……報早了。

      只恨自己當時目光短淺,尋思著煉氣期整不過李文強,干脆先突破凝氣期,把李文強的問題留給有緣人去解決。但是當時為了向暴怒的留痕真人證明自己不是因為害怕李文強才突破的。所以,為了急著表功,連忙報名參加凝氣期的比賽。

      結果……誰成想,后邊的有緣人也特么慫了。也特么突破了。而且比自己更不要逼臉,連說一聲‘我不是怕李文強,我參加凝氣期比賽就是了’這種場面話都沒說,直接來特么一句‘我,沒有報名’。

      這尼瑪上哪兒說理去。

      當時,目光短淺吶!

      只想著自己突破了就能免了一難,萬萬沒想到啊,李文強,他也說就在今天突破。

      萬萬沒想到啊!

      歐陽武弱委屈的眼睛都紅了,我容易么我?為了不被虐的同時又不丟了面子,辦法都讓我想完了,結果最后還是不能逃過一劫。我容易么?

      最可恨的是,金鐘民這個冷貨,把他自己洗脫了之后,回過頭來竟然還在這用言語戳自己的心窩子。一副老子牛逼,老子不怕李文強的樣子。

      口口聲聲說著人家李文強就是個球,一邊卻已經徹底退出了比賽。好氣呀!

      想到這里,歐陽武弱情緒越發激動了,跳著腳吼道:

      “老子好歹還是報名了的。你特么連個名都不報,你還好意思說人家李文強不行?你敢報名么?”

      金鐘民語氣一滯。

      沉默了很久很久……

      一捏拳頭,猛然抬起頭來,用一種倨傲的眼神看向歐陽武弱:

      “老子想報名,哎嗨,沒名額了……五個凝氣期的參賽名額滿了,哎嗨~~這特么怪誰。沒名額了我怎么報名嘛?”

      歐陽武弱聞言,深思熟慮良久,也做下了一個重要的決定。

      直視金鐘民的雙眼,臉色凝重的道:“自古以來就有知廉恥,懂謙讓這么一個說法……我決定將我的名額讓給您。”

      金鐘民兩眼一瞇,再次沉默了……

      沉默了良久。抬起頭來看了看周圍看熱鬧的同門師兄弟;腦海飛速運轉的過程中,擰著眉頭一字一頓的道:

      “我金鐘民是一個堅守原則的人,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我曾在李文強的面前堅定的說過,我,不報名。那我就要堅守我的原則,不能讓生命的宿敵看了笑話。在鐘民的字典里,沒有‘食言’這個詞語。”

      歐陽武弱暴怒,一把抓著金鐘民的脖領子吼道:“你特么為了不跟李文強打仗,連臉都不要了?你特么失信于人的事情干少了?這會兒跟老子說,你字典里沒有‘食言’一詞?”

      金鐘民鎮定自若,面對歐陽武弱的狂怒,不動如山,淡淡的到:

      “抱歉,鐘民,沒有字典。”

      “你……”

      “……”

      遠處,一個把玩兒著一把三寸短劍,面容刻薄的青年笑呵呵的蹲在遠處。笑呵呵的看著金鐘民和歐陽武弱兩人說相聲,眼里閃過一抹若有若無的不屑之色。

      “哈~~”

      伸了個懶腰,青年站起身來說道:“行了別吵吵了。聽你倆吵一晚上,也笑的差不多了。不早了,回去睡吧。”

      歐陽武弱和金鐘民面色一正,躬身行禮:“洪師兄。”

      此人,正是洪少飛的哥哥,洪少遠。

      凝氣后期強者,是這一次凝氣期弟子比賽里的壓軸人物。本來是不會打算出面的,他被留痕安排在了最后。留痕當時的話是,如果紫云派的九玄上場了,那洪少遠就會上場。

      九玄如果不上場,洪少遠也不會動。

      換句話說,洪少遠是留痕安排過來殺九玄的。因為,九玄才是紫云派最牛逼的凝氣期;雖然他不是新人弟子,但他是凝氣了五六十年的凝氣期……

      在修真者眼里,他是個廢物;但酒是越釀越香,在凝氣期里,九玄卻絕對是相當于開了外掛的那種人。

      洪少遠隨手將短劍拋飛,短劍猶如靈蛇般繞著他的周身游走片刻,化為一道流光鉆進了丹田之中。

      這才拍了拍兩個少年的肩膀:“回去睡吧。我賭李文強突破不了凝氣期,他無靈根。無靈根突破凝氣期,聽都沒聽說過……”

      歐陽武弱臉色凝重的道:“那……他如果突破了呢?”

      洪少遠隨意的笑了笑:“那我把他殺了就是了。明天你們凝氣期都可以不用打了,十六長老估計凌晨左右要來。這新人弟子交流大賽,其實現在漸漸的都變成一個鬧劇和笑話了。不用那么鄭重。”

      “明天我一個人上場,把紫云派打穿。然后早點結束了,早點回馬鞍山吧,這紫云派最近有點詭異,咱們不要久留在這里耽誤時間了。”

      歐陽武弱眼神一喜,連忙行禮轉身離去,心里可算是松了一口氣了。

      可是剛走了兩步,只聽見身后,金鐘民那個貨裝逼的聲音再次傳來:

      “嗯……既然洪師兄親自出面的話,那鐘民不意思意思就說不過去了。鐘民明天壓軸吧。若是有人能過了洪師兄這一關,那他絕對過不了鐘民這一關。我金鐘民,就是放在最后的大招,誰來,滅誰。”

      “……”

      洪少遠臉色一黑,抬起手就想打他丫的這裝逼犯。但是一想到金鐘民他爺爺是金龍宗大長老,只能悶哼一聲:“哦。那我謝謝你幫我洪少遠壓軸噢。”

      說完,洪少遠滿臉郁悶的轉身就走。這些金龍宗二世祖,心都是讓尿泡過的。又臟,又騷。

      一個比一個的慫,但一個比一個的精。一個比一個沒實力,卻一個比一個愛裝逼!

      剛走了兩步,金鐘民鄭重的鞠躬:

      “不客氣。幫助同門師兄排憂解難,這是我金鐘民刻不容緩的事情。”

      洪少遠:“……”

      轉過身去,金鐘民滿臉正義的道:

      “關于那個問題,我想我有了答案。那歐陽師弟就把名額讓給我吧,明天,我壓軸。”

      歐陽武弱:“……”

      歐陽武弱還不知道他心里那點小九九?這會兒見有人把李文強的問題解決了,立馬就尋思著明天可以上場領獎露個臉的事情。

      歐陽武弱一點好話都沒有:“滾!”

      “唉,你這話說的就太不客氣了。我金鐘民是好好跟你說話的……”

      歐陽武弱還想說什么,但是轉念一想,心里忽然一個打了一個突突。

      不行,李文強那個家伙有點邪性。

      雖說洪少遠出馬一個頂倆,但是……萬一李文強明天真的突破凝氣期了呢?萬一洪少遠沒把紫云派打穿呢?萬一他被李文強打穿了呢?

      那最后不還是得輪到老子頭上來?

      這一次,我選擇萬無一失!

      想到這里,歐陽武弱冷哼一聲:“念在你是師兄的份上,我不跟你計較。名額讓給你就讓給你吧。”

      金鐘民明顯有些意外,歐陽武弱怎么這么好說話了?但是顧不得多想:“多謝歐陽師弟給我金鐘民這個證明自己的機會。”

      歐陽武弱眼里閃過一抹詭異之色,卻滿臉笑意的拍拍金鐘民的肩膀:

      “好,我在這里祝福金師兄,明天旗開得勝。”

      頓了頓,歐陽武弱又用重重的語氣笑道:

      “你可一定要好好壓軸啊!”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