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四十八章:驗真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四十八章:驗真偽字體大小: A+
     

        歐陽武弱這會兒也不跑了,站在了留痕真人的身后,指著李文強說:

      “四長老,您管一管啊。您看這個吊毛,一個煉氣期的竟然如此羞辱我金龍宗。這是不把我金龍宗放在眼里啊。”

      留痕默默的看了歐陽武弱一眼:“你凝氣期。”

      “四長老,這個李文強太過可恨,假以時日,是我金龍宗的心頭大患。”

      “你凝氣期。”

      “四長老我不是不敢和他對陣,而是因為此子很有可能是凝氣期冒充煉氣期的,希望嚴查。”

      “你凝氣期。”

      “四長老,你應該建議紫云派,取消李文強的比賽資格。”

      “你凝氣期。”

      “四長老,我……”

      “你凝氣期。”

      “……”

      留痕有些絕望的看了一眼金龍宗的慫貨們,心中黯然嘆息。

      原本以為只有紫云派才有慫貨,現在突然發現,慫貨……哪里都有,哪里都不缺。

      深深的看了一眼擂臺上的李文強,留痕心中漸漸的泛起了一些殺意,他覺得李文強鋒芒初露卻已經震撼人心了。煉氣期的竟然追著凝氣期打,凝氣期的竟然全都怕他?假以時日,那還得了?紫云派怕不是又要出一個紫玉真人吧?

      但是一想到李文強是神秘渡劫期大佬的私生子,留痕又漸漸的收起了心里大膽的想法。

      往前走了幾步,注視著擂臺上囂張無比的李文強,留痕朗聲喝道:

      “那少年,你說再多又有什么意思?有本事你也突破凝氣期,明天上擂臺來走一遭,你要還能贏,我服你。”

      說著,留痕回頭看了一眼陣營里的凝氣期弟子。全部都是凝氣后期境界,這和初入凝氣是不一樣的。

      雖然歐陽武弱等人畏懼李文強如虎狼,但是金龍宗的凝氣后期的弟子,還真不把他當回事兒。

      李文強皺眉:“你是何人?”

      “金龍宗四長老,留痕。”

      李文強眼里閃過一抹鄭重之色,心中知道君子不立危墻之下。自己表現的太耀眼,要是這留痕沖上來把自己殺掉,自己連喊救命的機會都不會有。

      想到這里,李文強后退了幾步走到了長老席,站在距離大長老等人附近之后。這才認真的打量留痕真人。

      一看之下,不由得驚為天人。

      這是他第一次看見金龍宗的強大修真者,心中只有一個念想:果然氣度不凡。

      發際線很高,竟然都已經到后腦勺了……

      按道理說應該是亮閃閃的頭頂,但是你打眼一看,卻會覺得他是有頭發的。

      現在認真端詳,不是那么回事兒……

      留痕真人有一個典型的‘校長頭型’,他頭頂是禿瓢,所以將鬢角的頭發留長了,折過去蓋住了自己的禿頂。用這種移花接木的手段,假裝有頭發。

      就是剛才風一吹的時候,頭上的一大片頭發被吹的‘跳了’起來,露出了他那殘忍的發際線……

      而此時一席道袍迎風而立,模樣俊朗,表情冷酷。非常的有氣質!

      但李文強的關注點不是這里,而是,他產生了一個疑問。這個疑問,不由得讓李文強沉默在了當場,看著留痕真人的頭發,兩眼無神的發著呆。

      脫發,禿瓢是很常見的。

      看著留痕真人那種頑強不屈的發型,他想起了前世二十一世紀的地球。

      曾經李文強看新聞說,脫發的問題是連威廉王子都沒辦法的事情。他曾經懷疑新聞胡說八道,人家威廉王子那么多錢,那么大的權利,還解決不了一個禿頂脫發的問題?

      但是現在,李文強沉默了。

      眼里閃過一抹深深的絕望之色,喃喃一聲:“難怪連威廉王子都解決不了這個問題。在異世界,竟然連元嬰期的修真者也解決不了。”

      元嬰期甚至可以容顏永駐,可以重鍛肉身。但竟然解決不了脫發的問題,你敢信?

      想到這里,李文強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自己逐漸開始變得有些危險的發際線,眼里閃過一抹絕望之色。久久沉默不語。

      整個紫云派都陷入了詭異的氣氛之中,所有人都不解的看看沉默的李文強,又看看和他對視的留痕真人。

      所有人心中不解,那么能嗶嗶的李文強,為什么陷入了沉默?

      站在金龍宗陣營的留痕真人呼吸漸漸急促了起來,眼里閃過一抹滔天的殺意,他注意到了李文強的眼神,李文強竟然在直視自己的發型!

      這能忍?

      整個金龍宗,誰不知道,頭發,乃我留痕真人的逆鱗?

      連我金龍宗掌門都不敢拿我的頭發開玩笑,這李文強好大的膽子啊,竟然敢盯著我的頭發看,還看這么久?

      留痕氣的咬牙切齒,但是一想到李文強是渡劫期大佬的私生子,捏了捏拳頭,又松開了拳頭。

      “哼!”

      留痕冷哼一聲,咬著牙從懷里掏出一頂紅色的毛線帽子。一邊冰冷的看著李文強,一邊緩緩的戴在了頭上。

      李文強終于醒悟了過來,這才注意到了留痕那冰冷的目光,以及元嬰期散發出來的恐怖威壓。嚇得打了個哆嗦,轉移開了目光……

      剛轉移目光,眼睛又不自覺的瞟過去,被留痕真人的那一頂紅色的毛線帽子所吸引。喃喃一聲:“好萌呀。”

      他以為他說話聲音很小。

      但是留痕是元嬰期的修為,聽了個一清二楚。當場就爆炸了,指著李文強爆吼一聲:

      “你還看!”

      李文強嚇得一哆嗦,連忙轉過身去,腳步不自覺的往云湖真人身邊移動。走了兩步,又不自覺的轉過頭瞟了一眼。

      留痕徹底震怒,‘倉朗朗’一聲抽出了自己的法寶,更加冰冷的看向了李文強:‘你再看!’

      李文強一溜煙跑到了云湖真人的身后,躲在云湖的身后,片刻后……又露出了一雙眼睛瞟了過去。

      留痕炸了,很生氣,但是,他無可奈何……

      只能暴怒的看了一眼金龍宗一大幫面面相覷,想看自己腦袋,但是又不敢看的弟子們:

      “看什么看!”

      “走!”

      金龍宗的一大幫弟子全部低著頭,大氣不敢喘的往回去走。自始至終沒有人敢抬頭,沒有人敢看留痕真人的小紅帽。生害怕被誤會自己在嘲笑他禿頂……

      留痕真人離開了許久,李文強這才滿懷心事的離開了廣場。

      今天,逼讓他裝完了。

      但是他卻開心不起來。很不開心。

      一路上,李文強都在喃喃自語:“脫發的問題,真的沒有辦法解決么?”

      自語著,從懷里拿出了一面小鏡子照了照,當看見自己的發際線之后,眼里不由得閃過一抹黯然之色:

      “我這是遺傳的。但是我曾以為,當我成為強大的修真者之后,這個問題會隨之改善。我錯了……留痕真人,元嬰后期的修為啊,連他都解決不了這個問題。我該怎么辦?”

      “我還年輕,我今年才十六啊!”

      李文強有些絕望的嘆口氣,又看了眼鏡子。此時,清風一吹,剛好看見自己那卑微的發際線,在風中倔強的飄擺著。他,心思如燈滅……

      ----

      與此同時,金龍宗,后山的金光閣之中。

      大殿之上,金龍宗掌門坐在主位上,臉色陰晴不定的看著手中的一張紙條。

      沉默。

      整個大殿之中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種詭異的沉默。

      許久,金龍宗的大長老站出來,輕聲道:“紫云派怎么可能會有渡劫期?這根本是不現實的事情。”

      金龍宗掌門沉凝道:“這是留痕親手寫的密信。留痕此人向來穩重,老練。他不可能會說謊的。他既然如此篤定的說紫云派有渡劫期,那八九不離十了。”

      眾人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片刻后,金龍宗大長老又說:

      “我不是不相信留痕師弟,只是,這件事怎么想怎么不對勁。紫云派一個三流門派,怎么可能會有渡劫期呢?我懷疑,這是紫云派的高層為了避免被我金龍宗吞并,故意傳出來的風聲,故意讓留痕知道的。”

      金龍宗掌門臉色陰晴轉換片刻,凝重的說:

      “可是數千年前,紫云派的老祖宗紫云劍圣是三代祖老師周帝身邊的一員大將。開疆拓土,一統五洲。跟著周帝混過的強者,手底下沒有一點壓箱底的東西么?”

      “可是……如果渡劫期的話,他們怎么可能屈居三流門派?早就宣布自己是一流大派了。我還是懷疑,這是紫云派放出來的迷霧,就是為了迷惑我們。這應該是假消息。”

      掌門沉默片刻,手上一劃,掌心里多了一塊通體潔白如玉的骨頭碎片:

      “此事,有點匪夷所思。這樣……前兩天有朋友送了我一支‘獬豸骨’,專門檢驗言語的真假。如果在獬豸的骨頭面前說謊,獬豸骨就會發光。留痕說,紫云派很多人都知道渡劫期的存在,不算是高度的機密。消息是從紫云派的青云閣傳出來的,那一定是那些長老傳出來的消息。”

      “如果這是那些長老故意傳出來的風聲,我們用獬豸骨去一測,就能測出真偽。如果紫云派的長老們說的是真話,那……南洲將面臨巨變,這不是我金龍宗可以承擔的起的。”

      眾人聞言,若有所思的點頭。

      “那如此甚好。”

      “在獬豸面前,沒有人可以說謊。”

      “無論如何,這么大的事情,紫云派的長老和高層是肯定心里一清二楚的。是真是假,他們自己知道。”

      “我們只需要派人去紫云派走一遭,在紫云派高層面前聊聊天,套套話,就基本上知道真假了。”

      “十六長老,你去走一趟吧。剛好金龍宗的交流團隊在紫云派,你也可以名正言順的去紫云派。”

      “是。那我就去一趟吧。”

      “……”

      金龍宗掌門目送十六長老出門,像是想到了什么連忙又喊了一聲:“等等。”

      “嗯?”

      金龍宗掌門眉頭緊縮片刻:

      “留痕說,紫云派有一個叫李文強的少年,是紫云派渡劫期的私生子。說的有理有據的,你去了之后將這個李文強也關注一下。看看此子有什么隱秘。”

      “明白。”

      言罷,金龍宗的十六長老,留情真人懷揣獬豸骨騰云駕霧而去。

      ‘嗖’的一聲,穿梭進了云海之中,急匆匆的向著雞籠山的方向飛去……

      金龍宗全派上下,所有人,緊張了起來。

      一切,都要等十六長老帶回消息了。

      紫云派,真的有渡劫期的存在么?如果有,那就大事不妙了……

      如果沒有,如果是紫云派高層們放出的迷霧,如果是紫云派的高層們說謊,故意欺騙留痕真人。那這件事大發了,金龍宗恐怕會再無任何憂慮的吞并紫云派。

      一切,就等十六長老的消息了。事情真偽,獬豸骨一查便知。

      金龍宗大長老冷笑一聲:“紫云派竟然還想騙人?呵呵,也就掌門相信你們,竟然還去驗一驗真偽。若是老夫,理都不理你們這些幼稚的謊言。還渡劫期?我還大乘期呢……這一次,我看你們怎么編。”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