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四十五章:修煉的壁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四十五章:修煉的壁障字體大小: A+
     

      與此同時。

      新人宿舍區之中,李文強的心思徹底沉浸在了自己的吞賊之中。

      快了。

      李文強感覺真的快了,就差那么一點,感覺就差那么一點點,自己就能夠戳破這層金殼,徹底進入凝氣期。

      但是,在這之前,李文強有一種預感,似乎,自己不用戳破這一層金殼,也能進入凝氣期。

      外邊,九里和九玄被趕到了院子里。兩人不斷的跳腳往里邊看,像是等待孩子降生的父親一般交集。

      九玄在院子門口不斷的走圈圈,急的抓耳撓腮:“唉。”

      抬起頭往窗戶里看了一眼,再次低頭嘆氣:“唉!”

      九里不由得眉頭緊皺:“你能不能不要走來走去了,走的人家心里好煩吶!”

      九玄坐了下來,不斷的拍大腿:“唉,我怕文強熬不過這一關啊。唉,急的啊。”

      九里翻了個白眼:“我這個有任務在身的人,我都沒有急,你急什么。”

      “我是他師傅,我能不急么?全世界都說文強進不了凝氣期,我就不相信。我真的不相信。他要是不能進入凝氣期,老子不甘心吶。”

      話音落下,九里的眼神有些黯然了起來,他看著腦海里的倒計時還剩下了八個小時。其實表面平靜,內心慌得一批。

      不僅僅慌亂,他還有些難受,心情低落。他誰也沒告訴,自己,只剩下一個靈根了。就在今天早上,自己的兩根靈根其中的一根,枯萎死掉了……

      自己……不會要死吧?

      兩人在屋外邊徘徊,團團轉。

      屋里,木桶之中。李文強盤坐在熱水里,面色凝重,再也不見了此前的二皮臉。

      就連坐在他對面,只是穿著里衣的紫玉也鄭重了起來。沒有了之前的害羞和羞怒,只是眼神嚴肅的不斷的釋放真元供李文強修煉。

      “你究竟修煉的是什么樣的功法啊?”

      紫玉喃喃一聲,看了一眼李文強閃閃發光的咯吱窩。

      她走南闖北這么多年,實在是難以想象,世界上有什么功法是修煉咯吱窩的……

      男女有別么?

      為什么他們都能修煉咯吱窩,自己就不行呢?

      九玄和九里,包括李文強,每天夜里咯吱窩都閃閃發光。這著實讓紫玉羨慕無比,為什么我就不行?

      “啊!”

      正在發呆的紫玉,被李文強含有怒火的一嗓子驚醒,連忙站起身來將紅裙披上,然后站在木桶之外面無表情的往進去看。

      此時,李文強全身通紅,猶如一只煮熟的大蝦。

      但是紫玉能看得出來,那不是因為練功而全身通紅。那是因為,他急的。

      李文強睜開了眼睛,眼球之中帶有一些紅血絲,看著前方的虛無發呆:“為什么?”

      “為什么就是不行?”

      “我有種無力感……最后一層最薄弱的地方,似乎永遠無法洞穿。”

      說著,再次閉上了眼睛。

      他剛才試過了無數次。

      他每一次的沖撞,都會讓金光不斷的變暗。他有預感,再沖撞數十次,便可以突破到凝氣期。

      但是他也有一種無力感,即使突破到了凝氣期,自己也無法沖破這最后一層金光……

      那,似乎是天地間的某種壁障。無法洞穿,無法穿透,也永遠無法擊碎。

      識海與吞賊對視。

      李文強能夠看見吞賊的眼神是安慰的神色,它,是有思想的。它似乎在對李文強說:不要急,慢慢來。

      但越是這樣對視,李文強就越是焦躁。

      他不知道自己和別人有沒有區別,大概是有的。可能是因為思想上的區別吧。他之前一直沒有這樣的感覺,但是隨著不斷的和吞賊接觸,他不斷的有一種感情——我,被囚禁在此間!

      我想放出你啊。但是我感覺我做不到……

      正如一個凡人站在一面墻邊,他知道只要自己推到這一面墻,就能夠看見一個嶄新的未來。但是任憑他如何的努力,他頂多只是讓墻皮‘嘩嘩’的脫落,但他永遠推不倒這一面墻。

      金光,便是墻皮。一次次的沖撞之下,金光在暗淡,墻皮在脫落。

      但那最后一層,是永遠堅不可摧的。

      嘶——

      深吸一口氣,李文強面色有些難看的看了一眼紫玉,又看了一眼聽見動靜跑進來的九里和九玄,笑了笑:

      “晚上,大概就能凝氣期了。”

      言罷,出水,將道袍套在身上。隨意吃了口桌子上的剩飯,背對著三人揮揮手:“我好像報名參賽了的。我出去打個架就回來。”

      三人面面相覷,看著李文強的背影,又看看那一桶還在泛起漣漪的熱水……

      九玄皺著眉頭問:“他怎么了?我感覺他好像很不開心。”

      九里有些凝重的搖搖頭:“不知道……我最近也越來越不開心了。自從發現我的體內還有另一個人存在,我就不開心了。我也不知道為什么不開心,那小人果然邪惡,竟然能影響貧道的心情。”

      九玄點點頭,轉言道:“我昨晚教你的‘封印’符箓術你學會了沒?用真元,在那上邊組成一個封印。這樣就能穩固的把它封印起來了。”

      紫玉實在聽不下去了:“你們到底在聊什么啊?為什么你們的咯吱窩里有小人,為什么我就沒有?”

      九里沉吟片刻,認真思索道:

      “這應該是分公母的。你在別的地方找找看?對了,你別去和文強討論這些問題,咱們自己私下研究就好了。不然他泄露天機……我們要倒大霉。現在天道學聰明了,以前泄露了天機懲罰文強,現在懲罰問問題的人。這是從根源上杜絕了問題,唉,要是還是懲罰文強的話,我真的很想和他繼續探討修煉的問題……”

      九玄冷哼一聲:“我從你的眼里,看見了你質疑我天道父親的目光。”

      九里當場就急了:“放屁,我沒有,不是我,你別瞎說。”

      紫玉沒有理會他們兩人的斗嘴日常,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逐漸遠去的李文強,深深的注視著在夕陽下不斷漸漸遠去的那個孤獨的背影。默默的走到了院子里的一個角落,看著天空發呆。

      “這個世界究竟有什么秘密?”

      “他們到底修煉的是什么樣的功法?為什么我始終找不到哪里有一個金色的小人?真元配合神識,找遍了全身,什么都找不到,什么都看不到?”

      紫玉眼里逐漸出現一抹焦急之色,其實她最近越來越有一種感覺。她時常感覺自己的眼前,似乎是被什么蒙蔽住了,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就感覺,自己用識海看見的自己體內的構造,并不是自己真實的構造。

      輕嘆一聲,紫玉抬眼,看見夕陽下,李文強那孤獨而又驕傲的身影往廣場方向走去。她知道,李文強剛才肯定經歷了內心的某種煎熬,她也知道,這個少年有故事。而沒有靈根的他,現在要去擂臺上用拳頭證明他自己。

      本來不想打破這肅穆的氣氛。

      但是,她實在忍不住了,站起身來大喊一聲:“回來,把褲子穿上再去!”

      行走在夕陽下,冷風中,滿臉凝重的李文強止步。低著頭,撩起道袍的下擺看了看……

      道袍下擺(像是裙子)遮掩下,健碩的雙腿只是踩著一雙靴子,腿毛在風中飄蕩著,有點冷,是空檔。而細心的是,他竟然沒有忘記穿襪子……

      騰地一下,李文強的臉紅到了耳朵根子,內心之前積攢的郁郁之氣和莫名的怒火,以及那種好不容易醞釀出來的孤膽英雄的氛圍瞬間蕩然無存。

      有些惱羞成怒的李文強,一邊捂著飄飄忽忽的道袍下擺往回去跑,一邊含憤指著紫玉:“你喊那么大聲做什么!”

      “……”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