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四十三章:輸不起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四十三章:輸不起啊字體大小: A+
     

        “我紫云派竟然有絕世高手存在著?”

      李文強滿臉凝重的坐在木桶之中:“這,是我沒有想到的事情。”

      九里和九玄也是眼中閃過一抹深思之色,沉默著。

      而站在一邊的二長老紫玉,也是臉色凝重無比:

      “竟然連我都被蒙在鼓里了,渡劫期的強者……整個南洲都有不起渡劫期,而我紫云派竟然有一個,真是可怕啊。”

      說著,紫玉撩了撩自己有些凌亂的長發,瞇著眼睛說:

      “文強,是時候干一票了。”

      李文強眼前一亮:“您的意思是?”

      紫玉眼里閃過一抹危險的光芒:“你需要被這個強者注意到,你需要讓我們的小隊伍再次變得壯大起來。以后能不能在南洲橫著走,就看有沒有絕世強者加入我們的團隊了。你懂不懂我的意思?”

      嘶——

      李文強深吸一口氣,對自己的三師傅感到有些害怕,真是個蛇吞象的女人啊。這么大膽的計劃,連我都不敢想,她竟然幫自己想到了。

      得一紫玉,如得千軍萬馬。

      但是隨即,李文強又想到了自己的天道能量只有3.2,連紫玉這種元嬰期的垃圾修為都幾乎可以抗衡。如果是碰到了渡劫期的大佬,人家隨手就把雷云打散了。轉過頭來就能把自己滅了啊。太危險。

      不行,我還是要努力提升自己的修為,提升天道能量才可以。

      沉默許久。

      李文強說:“九里師傅,我要繼續修煉了,麻煩輸出一下。我感覺距離凝氣期快了。”

      九里臉色有些蒼白的說:“我……不行了。我已經掉到筑基中期了。”

      說著,九里和李文強同時回頭,看向了九玄。

      九玄連忙說道:“我,凝氣期。”

      說著,九玄,九里,李文強同時轉頭又看向了紫玉真人。

      紫玉:“……”

      李文強訕笑一聲:“我真不是占您的便宜,二長老……醍醐灌頂一下唄。”

      紫玉:“……”

      李文強低著頭弱弱的道:“進來嘛,進木桶里一起……可以把衣服脫了么?我沒有別的意思,我主要是害怕你衣服弄濕了不好洗。”

      紫玉:“……”

      ----

      與此同時,紫云派的廣場之上,青石堆砌的臨時擂臺已經完全搭建好了。

      紫云派的不少弟子都滿臉激動的往過去趕。

      今天晚上,就是金龍宗的年青一代弟子,和紫云派的弟子較量的時候了。雖然說之前有一個大新聞出現讓紫云派轟動無比,但是現在,大家還是將關注投到了這一次的戰斗之上。

      和之前不同的是。

      之前,紫云派的所有人都覺得這一次的戰斗,很難受。是紫云派的生死之戰,頗為悲壯。大家都認為,金龍宗必勝,金龍宗很有可能要滅了紫云派的氣焰。從此紫云派一蹶不振。

      但是現在,沒人這么想了。

      自從傳出消息說紫云派有一個渡劫期的絕世強者之后,紫云派的所有人都昂首挺胸了起來,隱隱有了一種南洲第一大派的驕傲。

      所有人看待這一場比武的心態,從最開始的悲觀,變成了無比的樂觀,以及看熱鬧的心態。

      我紫云會輸?

      就算輸了又如何?年輕弟子輸了就輸了唄,影響不大,我們紫云派有他們不知道的底牌。

      煉氣期和凝氣期弟子的決斗不關乎大局,還是高層力量說了算的。我紫云派,有渡劫期!

      “今日,首戰即決戰。”

      “金龍宗的人也敢染指我紫云派?把我紫云派的渡劫期牽出來去你金龍宗走一遭,滅的你們不要不要的。”

      “師兄你說話放尊重點,什么叫牽出來?”

      “我說的是請出來,你聽錯了。”

      “你好狂啊。”

      “誰不狂?我不該狂么?我紫云派有渡劫期,不能狂?”

      “還是低調點好。”

      “渡劫期的隱藏絕世老祖,不允許我低調。”

      “……”

      無數的弟子議論紛紛的,狂妄滔天的往擂臺邊緣走去。每一個都走出了六親不認的步伐。

      而金龍宗的普通弟子,卻是滿臉皺眉和沉凝。他們不知道紫云派究竟怎么了,為什么一夜之間,風氣都變了?

      變得狂妄無比,狂妄的讓人摸不著頭腦。這太奇怪了。

      背后的原因只有滿臉凝重的留痕真人知道,紫云派,有渡劫期啊……

      歐陽武弱在后臺摩拳擦掌,眼里閃過一抹腥紅的嗜血之色:“今天,是我在紫云派光明正大大開殺戒的時候。這些天來,文強受到的恥辱,將十倍奉還給紫云派。今天,我要讓他們嘗試到血腥是什么味道。”

      金龍宗的少年天才洪少飛,看著紫云派的一片狂妄,也是眼里閃過了冷色。一邊摩挲自己的刀柄,一邊喃喃到:

      “首戰即決戰。今天,我洪少飛,便要血洗紫云派……”

      說著,洪少飛和歐陽武弱有些擔憂的跳腳觀望了一陣,沉默片刻,齊聲問道:

      “那個李文強沒來吧?”

      “……”

      場面,一時間變得有些尷尬。

      所有的金龍宗煉氣期弟子都驚恐的沉默著。

      沉默了許久。

      洪少飛冷笑一聲:“不得不說李文強是一個勁敵。今天,只要他不來,我便血洗整個紫云派。”

      歐陽武弱也冰冷的說道:“吾,亦是。”

      “李文強現在都還沒到場,應該是不會來了。我懷疑他是凝氣期假裝成煉氣期的,他不能參加比賽。”

      “我也這樣認為。”

      “說起李文強……”

      洪少飛沉默了一陣,兩眼一咪,計上心頭:“每個人只打一場,所以,如果李文強來了,我們勢必有一個人要對上李文強。我是這樣想的,武弱師弟對抗文強,我們使用田忌賽馬的方式去打這一場比賽。只要能把李文強拖住,就算李文強贏了一場又能如何?我們,贏了四場啊!”

      歐陽武弱急了:“放屁。為什么不是你去拖住李文強?”

      “我這是為你著想,試想,你敗在了李文強的手中不丟人,反而光榮的敗在了強者手中。你兩都叫文強,這,甚至會被廣為流傳成為一段佳話。但是我身為少年榜的天才,我不能輸,我輸一場就要在少年榜上掉排名,代價頗大。我們金龍宗好不容易出我一個少年榜天才,我是為全局考慮,我是為我金龍宗考慮。”

      歐陽武弱急的瞪圓了雙眼:“你……你這……”

      洪少飛認真的問道:“我說的沒有道理么?”

      歐陽武弱低著頭,回想起昨天在食堂里被李文強支配的恐懼,不由得一陣戰栗,不,我不能放棄。我還要狡辯。我不能和李文強對上,否則我要死。

      歐陽武弱猛然抬起頭來,又看向了其他三個參賽的弟子:

      “對這件事情,我的看法是這樣的……”

      還沒等他說完這句話,其他三個弟子連忙面色嚴肅的站了起來:

      “我剛才好像聽見四長老喊我。”

      “別急,好像也喊我了。”

      “我這會兒突然感到肚子不舒服我要去拉屎。等會兒開打的時候我就回來了。我張勝無懼于一切對手,隨意安排,除了李文強。”

      “歐陽師兄你不用說了,您為金龍宗做貢獻,犧牲小我,成就大我的拳拳之心,以及甘于奉獻的大無畏精神是值得我們學習的。那,李文強就拜托您了。我先去問問四長老我要用幾招擊敗對手的事情,歐陽師兄留步。您的好意我心領了,您的精神,我學習到了。”

      “……”

      歐陽武弱看著轉眼之間走光的其他人,眼里閃過一抹絕望之色。又轉頭看向洪少飛,正想要說什么。

      洪少飛猛然站了起來,眉頭一凝:“嗯?歐陽師弟有意見?難道……您不想為了我金龍宗赴湯蹈火么?難道,您來時所說的要殺的紫云派血流成河,為我金龍宗做貢獻,是假話么?”

      歐陽武弱:“我……”

      洪少飛滿臉嚴肅的道:“你不用說了。我相信你不會辜負金龍宗對你的栽培之心。你不要再看我了,我,少年榜天才修真者。我為金龍宗是做了大貢獻的,我洪少飛是金龍宗的名譽象征。咱輸不得,咱也輸不起。哪怕我與李文強對陣只有萬分之一會輸的概率,少飛也賭不起啊。”

      歐陽武弱仰天長嘆一聲:

      “我,馬鞍山歐陽家長子長孫,從小眾星拱月。一切的苦難,都要從我也叫文強說起……”

      來到紫云派,受盡恥辱,讓人按在食堂里打了一頓,連名字都讓人改了。但是,咱也不敢說,咱也不敢問,咱也不敢去報仇,咱就不該來這里裝逼!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