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三十九章:還是來硬的算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三十九章:還是來硬的算了字體大小: A+
     

        有句俗話叫做好漢不吃眼前虧。

      我是好漢么?

      這還需要懷疑?老子肯定是一條好漢啊!

      歐陽文強看了眼周圍虎視眈眈的眾人,也是一條果決的好漢,當即大喊一聲:

      “好,我以后不叫歐陽文強了。我改名,我改名行了吧!”

      說完,歐陽文強氣呼呼的轉身就走。

      李文強笑了笑:“改什么名啊?”

      歐陽文強深吸一口氣,拳頭捏的咯咯作響:“你不要欺人太甚。”

      李文強默然,只是面無表情的看著歐陽文強,一句話也沒有說。但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許久。

      和李文強對視的歐陽文強深吸一口氣,沉聲道:“今日受此大辱在下記住了,來日……”

      ‘嘭’的一聲悶響,歐陽文強倒飛了出去,靠在墻角捂著肚子整個人縮成了一只大蝦一般。

      他只是驚恐的看著李文強,心中駭然,同樣是練氣六層,差別為什么就這么大?那一腳過來,自己竟然毫無反抗的力量……

      李文強淡淡的道:“沒有讓你說那么多的廢話。聽好了,從此以后你就叫歐陽武弱了。”

      歐陽文強深吸一口氣,他知道,今天這一關怕是不好過了。咬緊牙關道:

      “好……今日這一遭我記下……別打臉!”

      ‘啪’的一聲脆響。脆生無比。

      歐陽文強……不,歐陽武弱捂著半邊腫起來的臉,怨恨無比的看著李文強,不敢說話了。

      李文強淡淡的說:“記住了,我不管你在別的地方叫啥。但是從今天開始,你只要在有我的地方,方圓一百里地之內,只要我在,你都叫歐陽武弱。記住了沒有?”

      歐陽武弱咬牙說道:“記住了。”

      “滾。”

      歐陽武弱站起身來拍了拍灰,睚眥欲裂的往出走。走到門口的時候猛然回頭大吼一聲:“李文強你休得猖狂,今天你敢動我,你離死也不遠……”

      說著,歐陽武弱看見李文強轉過身來,嚇得一溜煙趕忙跑了。有遠無近的跑。

      看見歐陽武弱離去時狼狽的樣子,眾人哄堂大笑。

      能來食堂打飯的,都是沒啥地位的新人。而此時,在這些新人的眼里,李文強儼然已經成為了紫云派新生代里的領軍人物。

      是一個超級強者。堪比精神領袖了。

      ‘嘩嘩嘩’一陣陣掌聲雷動。

      “文強哥牛逼!”

      “威武!”

      “早就看金龍宗的這些人不順眼了,要不是因為不敢惹,我早上去懟他們了。”

      “……”

      老張和老劉兩人跟在李文強后邊,也是倍覺臉上有面子。逢人便說:“這我兄弟。”

      “這我們三文強之首。”

      這時,從外邊沖進來一個女弟子,兩眼犯桃花的看著威風凜凜的李文強,尖叫一聲:“太帥了。壯哉我紫云派威風!”

      李文強驀然回首,露出一抹微笑:“這是我身為新人大師兄應該做的。”

      女弟子尖叫一聲:“太帥了,張文強我愛你!”

      頓時,遠處的弟子暴怒:

      “滾出去你個假粉絲,那是劉文強!”

      李文強:“……”

      ————

      ‘嘭’的一聲爆響。

      紫云派‘來訪閣’的庭院之中,一張石桌四分五裂。

      金龍宗的四長老留痕真人暴怒,兩只眼睛瞪得溜圓看著在場的一眾煉氣期年輕弟子們。一個個衣衫襤褸,滿臉狼狽之色。

      而歐陽文強還身上到處都是血,臉上也是一個凸出來的五指印,顯然是讓人抽了一巴掌。

      “廢物!”

      “都特么的是廢物,一群廢物。說人家人多勢眾打不過?打不過不會喊么?不會喊你們凝氣期的師兄去幫忙么?一個傻子,一個啞巴,死一邊去吧。”

      如雷霆滾滾的喝罵聲響徹整個庭院,歐陽武弱,洪少飛,以及其他的三個煉氣期弟子低著頭,大氣都不敢喘。

      留痕真人拳頭捏的咯咯作響:

      “我金龍宗之人,寧死不屈。頭可斷血可流不能服軟。而你們……一個讓人家嚇跑了。一個讓人家打一頓,還當眾讓人家改名字,文強,變成了武弱。”

      “丟人!”

      “輸了這一次,贏了全世界又如何?永遠,永永遠遠都抬不起頭啊。我怎么帶了你們這幫窩囊玩意兒?我們來是干啥的?我們來就是要滅了他紫云派年輕弟子的勢頭,以及一些刺頭的。而你們,一幫人,讓人家一個人欺負成了這種模樣。”

      洪少飛眼里滿是委屈之色,吶吶道:“四長老……當時有好幾百個煉氣期弟子,他們都拿出了兵器。大丈夫該能屈能伸,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應該留的性命在……”

      留痕爆吼一聲:“還敢犟嘴。”

      洪少飛嚇得一哆嗦:“不敢。”

      留痕氣的一跺腳‘轟’的一聲,地面竟然裂開了一道溝壑,而庭院里的房子瞬間垮塌了下去,灰塵四起。

      眾弟子嚇得一哆嗦,瑟瑟發抖。

      留痕真人紅著眼睛指著眾人:“我要是你們,我當時就算是死,也要贏一個面子回來。”

      眾人頭更低了。

      洪少飛低著頭翻了個白眼,心里暗道:特么說的輕巧,死的又不是你。話說回來,幾百個同境界的元嬰期把你圍著,你不服軟?

      留痕真人似乎聽到了他的心聲,氣呼呼的吼道:

      “想當年我金丹期的時候,一百多個金丹期追殺我。我就拿著我這把劍,三天時間從西洲一路殺回南洲。然后又殺到了北洲……當年,那是多大的陣仗?我硬是殺的他們聞風喪膽,那是何等威風?”

      “我這樣一條剛烈的漢子,怎么就帶出你們這么一幫窩囊廢。”

      “……”

      五個弟子低著頭,全員白眼,但是不敢反駁。

      嗯,你說的對。

      西洲和南州距離好幾萬里,南州到北洲又是好幾萬里,還要渡海……人家化神期的大佬橫渡三洲都要七八天時間,你怕是個飛毛腿喲。

      留痕可能自己也覺得吹過頭了,臉色微微一紅,但隨即又陰惻惻的說:

      “敢如此羞辱我金龍宗的人,他不應該存在在這個世界上。那個少年叫什么名字?”

      洪少飛脫口而出:“劉文強。”

      歐陽武弱皺眉:“是叫李文強。”

      這時,旁邊又一個弟子舉手發言:“我記得好像是叫張文強來著。”

      “不對不對,你們都記錯了。我好像聽說是叫王文強。”

      “哪來的王文強啊?沒有一個姓王的,我聽見的是叫呂文強。”

      “明明就叫劉文強。”

      “是李文強!”

      “……”

      吵起來了。

      吵著吵著,五個金龍宗弟子自己也懵了。

      他們,忘了……

      留痕的臉色,就像是這片刻間烏云密布的天色一樣,逐漸的陰沉了下去:“夠了!”

      一聲炸喝。

      五個人連忙嚇得一縮脖子,面面相覷,都從彼此眼里看見了一抹絕望之色。

      絕望的是,他們覺得自己好像腦子不好使。為什么明明人家每個人都告訴過自己名字叫啥,但這會兒就是想不起來呢?

      留痕氣的聲音發顫:“打了你們,連名字都不留?”

      歐陽武弱摳了摳腦袋:“留了的……”

      留痕暴跳如雷,氣的一腳踹在墻上。‘轟’的一聲,整面圍墻塌了下去,紅著眼狂吼一聲:

      “那留了名字,你們不知道叫啥?”

      “忘了……”

      ‘噗’

      留痕捂著心臟后退了兩步,眼中含淚。

      是氣的!

      他第一次,被氣出眼淚。

      洪少飛也覺得痛苦,難受啊,我怎么就腦袋不好使了呢?不由得焦急的上前扶著留痕:“四長老您沒事吧……不是,這……唉,只要看見人了我肯定能想起來。我只是這會兒想不起來叫啥名字了,但肯定是叫文強。”

      留痕坐在石凳上,嘆息一聲:“走吧,你們走吧。回吧,回金龍宗吧……”

      “四長老……”

      “我原本以為你們只是廢物,但是我錯了。我錯的離譜。你們不僅僅是廢物,你們簡直就是廢物啊……”

      洪少飛幾人面色一變,嚇得連忙跪在地上,哭喊道:“四長老,這不怪我們啊。這都是紫云派的三文強做的妖。”

      “他們門派里叫文強的太多了。”

      “四長老,我們實在是想不起來打了武弱……文強師弟的是哪個文強了。但是見了面肯定認識。”

      留痕真人仰天長嘆一聲:“唉……”

      “唉?”

      猛然,留痕瞪大了一雙眼睛:“怎么這么厚的烏云?”

      片刻后。

      留痕猛然感覺到一種讓人驚恐的氣息蔓延看來,瞬間,炸毛了。

      嘶——

      “天威!”

      留痕尖叫一聲:“快跑,天威。這里有人渡劫。雞籠山有人要渡劫了,這是天威來了,快跑,不要被殃及池魚……”

      天威?

      眾弟子抬頭看去,天空之中烏云滾滾,雷霆陣陣。一股恐怖無匹的威壓襲來。

      跑?

      此時,所有人全部被這恐怖的天威嚇得癱坐在地上,兩條腿軟的跟面條一樣,往哪兒跑?

      轉過頭去,留痕化為了一道流光,已經逃出了百里之外。果然留痕……

      ————-

      與此同時,后山之中。

      一席紅裙的紫玉真人盤坐在樹杈上,表情嚴肅的用神識在自己的咯吱窩里游走,一邊游走一邊迷惑無比:“豆豆?”

      “我咯吱窩里確實有個豆豆,可是這個豆豆里什么都沒有呀。偷聽到九玄他們說,這個豆豆里有什么小金人兒?我怎么就沒有?”

      紫玉迷惑無比的睜開眼睛,又伸手去摸了摸:“不應該呀。昨天聽他們說話,九玄在自己左邊咯吱窩找到了那個小金人兒。九里今天中午在自己右邊咯吱窩里找到了一個小金人兒。”

      “那我怎么就沒有呢?兩邊咯吱窩里都沒有……他們在哪兒找到的?”

      紫玉摩挲著自己光潔粉嫩的下巴,陷入了沉思之中。

      隱隱的,她知道這里邊肯定有大隱秘的事情。九玄和九里加上李文強這個三人組,秘密太多了。就這兩天探聽到的消息來看,這三人組里隱藏著一個驚天秘聞。從他們的只言片語之中,紫玉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簡單。

      這,似乎涉及到一種大恐怖的修煉功法。

      “一個無靈根,一個九字輩領袖,一個曾經的五行靈根組成的三人小隊……”

      “不行,我忍不住了。還是來硬的算了。”

      紫云跳下樹杈,踩著一雙拖鞋,邁步走向新人宿舍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