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三十六章:文強兄弟這邊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三十六章:文強兄弟這邊請字體大小: A+
     

      翌日,一早。

      李文強悠悠轉醒了過來,一清醒,腦海里立即響起了系統的聲音:

      “滴。”

      “這一次稍作警告和懲罰。宿主若是再將天道的任何消息,泄露給任何人。系統將立即開啟真正的懲罰。”

      “念在宿主是初犯,所以對宿主進行電擊懲罰。若有再犯,系統將立馬對觀眾進行雷霆懲罰。”

      李文強:“???”

      他就想不通了,系統既然一直要這樣子搞,為什么自己差點和九玄說漏嘴的時候,不懲罰九玄,要懲罰我?這不是有毛病嘛,誰給慣出來的……

      系統的意思他現在搞明白了,大概就是說:你最好按規矩來,你再不聽話,我就真的要打死一個路人讓你看看了。

      瞅了一眼九玄,李文強氣呼呼的想要上去把他……罵一頓。

      但是卻看見九玄現在修煉的時候似乎進入了一種緊要關頭,可以看到九玄的咯吱窩里金光燦燦的樣子。

      李文強不由得是有些心驚,連帶著看向九玄的眼神都有些尊敬了起來。

      不愧是一個曾經的五行靈根擁有者。擁有自爆靈根的魄力,也擁有創新鉆研的智慧……竟然只是觀察自己修煉,就能自己琢磨出來。

      而且看他現在咯吱窩里金光閃閃的樣子,想必是發現了那個被囚禁的小人了。不僅僅發現了,至少是消磨起了金光,否則,怎么會咯吱窩里金光燦燦的?

      李文強觀察了片刻,喃喃一聲:“真特么牛批……這都能讓你琢磨出來。”

      然后走出門去,大喊一聲:“老張!”

      隔壁,墻頭上張文強爬上來問道:“說。”

      “幫我去食堂打下飯。”

      “你怎么不去,我還在等你去,順便幫我帶呢……”

      “我今天修煉進入了關鍵時刻,我感覺我要凝氣期了。”

      張文強聞言,嘟囔兩聲這才翻下墻頭去幫忙帶飯。

      李文強滿意點點頭,洗漱完畢,又深深的看了九玄一眼,贊嘆道:“天才不愧是天才,走到哪里都是天才。我要趕緊努力了,不然修煉的是同一種功法,以后反而讓你給超越了就丟人了。”

      “……”

      而與此同時,九玄修煉進入了關鍵時刻。

      他經過了一晚上的琢磨,終于找到了將神識融入進真元之中的辦法。然后順利的刺破了淋巴結內的某個空間,進入了那囚禁他身體之中吞賊的地方……

      當九玄近距離,清晰的看見那縮小版的自己的時候,激動的全身都戰栗了起來:

      “這……”

      “太壯觀了,沒想到人體之中竟然還有諸多如此神秘之處。”

      “可怕。”

      九玄深吸一口氣,猛然看見那被金光囚禁著的小人睜開了眼睛,用一種及其頑強的眼神和自己對視。

      片刻后。

      九玄心中疑惑:“為什么我的體內還會有這樣的小人?他為什么會在我的體內呢?難道……這,是我的心魔?”

      九玄猛然警醒過來,他想到了,他感覺自己悟了。總是聽說那些渡劫期的強者,渡劫的時候不僅僅要渡天劫,還要渡自己的心劫。

      原來是這樣……

      每個修真者的體內都會有這樣的心魔存在,應該是只要一修真,就會有心魔出現吧?

      九玄思考著,滿臉凝重的看著這被金光囚禁起來的小人,喃喃自語:“這金光,應該是保護我的……觀起金光其中蘊涵恐怖的能量,隱隱有天地之力存在。這,應該是我體內的天地之力在保護我。將我的心魔囚禁了起來,不讓他來禍害我。”

      “啊!”

      “我懂了!”

      “原來是這樣……”

      九玄瞳孔一縮,他感覺自己想到了一個可能性,激動的說:“我懂了。隨著修為的增加,這一層金光就會越來越薄弱?渡劫期的時候,在雷劫的作用下,應該會在人體中出現一種化學反應。雷霆會與金光出現反應,金光就會消失,然后我的心魔就被放出來了。然后,就產生了……心劫這一說。也產生了心魔這一說。”

      “原來是這樣……我的天吶。太可怕了。幸虧早早的讓我發現了這個現象。”

      九玄真人激動的捏了捏拳頭,再次看向被金光囚禁的小人。發現了小人看向自己時,那眼中的哀求之色和掙扎之色,當即暴怒:

      “呔!”

      “你這心魔,竟然還想蠱惑我?難不成你還想讓我將你放出來?”

      “孽障,你找死!”

      九玄當即心神沉淀了下來,他做下了一個決定——煉化咯吱窩!

      用自己的真元,在這一層金殼之外持續的覆蓋,用量變堆出質變,加固這一層‘保護’自己的金殼。幫助金殼,一起囚禁這個小人。

      當九玄的真元覆蓋上去,并且幫忙加固金殼的那一瞬。腦海里出現了一些變化,那是一種附加給自己的情緒。

      那種情緒好像是在拍手叫好,像是在說:嗯,你做的對。

      而正是這種情緒,越發讓九玄肯定了自己走上了一條正確的道路。不信你看嘛,天道都在鼓勵我這樣走下去……

      金光之中,被囚禁的小人,也就是九玄的魄‘吞賊’,看著九玄滿臉正義的幫助金光囚禁自己。滿臉問號:“???”原來,你不是來放我出來的啊……

      得到鼓勵的九玄認為,自己應該是開辟出了一個史無前例、開天辟地的修煉之路,金光大道!

      嗯……我困我自己!

      ----

      與此同時,幫助李文強來打飯的張文強來到了食堂之中。

      一進食堂,張文強感覺氣氛有些不對勁。不少弟子都站在門外對著里邊的一堆人指指點點:

      “看,那就是金龍宗的人。”

      “嘖嘖,金龍宗的人好有錢啊。我剛才甚至看見有個弟子使用的是儲物袋。儲物袋唉,我都沒見過。”

      “那個人好像是洪少飛,少年榜排八十多名呢。我們紫云派就沒出過能進少年榜的強者。而且人家金龍宗的人,是開著飛船來的,嘖嘖,那叫個氣派。”

      “廢物,一幫廢物。敵人找上門來了,竟然還吹捧敵人?”

      “沒吹捧,我們只是議論人家有錢,修為高。”

      “難道我們自己就不行么?”

      “你行你上啊。”

      “……”

      張文強聽了一會兒,不由得眉頭一皺。

      放在以往,張文強也許也會去用羨慕的眼神去看待金龍宗的那些人。但是此時,看見金龍宗的人在這里吃飯,而自己門派的弟子在遠處議論,不敢過去。他只是覺得心寒。

      這些人,從心理上就已經覺得自己不如人了啊。

      但是現在他不會了,和李文強接觸久了之后他會明白一個道理,男兒當自強。還有一句話也不斷的給他洗腦:紫云無我張文強,仙路漫漫如長夜……

      張文強從金龍宗的人身邊走過,走到櫥窗前:“師叔,來三十個包子,兩桶稀飯。”

      大叔看了眼張文強:“文強,今天怎么吃兩桶稀飯?吃的完么?”

      “我給人帶的。”

      “行。”

      “……”

      文強?

      猛然。在一起吃飯的五個金龍宗弟子猛然抬起頭來,深吸一口氣看向了張文強的背影。

      歐陽文強騰地一下站了起來,眼里閃過一抹殺氣。剛想要說什么,洪少飛卻一把按住了他,沉凝道:“文強你先別發作。我先找他聊聊試探一番再說……現在不是比試的時候,貿然發作,會招惹殺身之禍。”

      歐陽文強瞇了瞇眼睛,死死的看了張文強一眼,點頭到:“明白了,師兄。”

      洪少飛悠悠的離開座位,眼神有些縹緲的看了眼跨在腰間的刀,喃喃一聲:“好兄弟,明天就該你嗜血了呢,別激動……”

      然后邁步走向張文強,雙手背在身后,笑呵呵的道:“這位兄臺有禮了。”

      張文強轉過頭來,面無表情的說:“有事?”

      洪少飛上下打量了一番張文強,看著這二百多斤的肥碩身材,心中疑惑:紫云派的二長老,那傳說中的女魔頭竟然喜歡這個調調么?也是……強者必然有特殊嗜好。

      洪少飛高深一笑:“在下洪少飛,我看兄臺氣度不凡,想領教一下閣下尊姓大名?”

      張文強將稀飯和包子放在桌子上,整了整衣服,昂首挺胸的朗聲道:

      “紫云無我張文強,仙路漫漫如長夜。在下張文強,你有何事?”

      洪少飛愣了一下,心中有些茫然。

      唉?

      四長老說的是不是叫張文強來著?

      他……忘了。

      不僅僅洪少飛,所有人都忘了。

      因為歐陽文強的關系,大家都只知道一個文強。如果單另出來,有人也許會記得是叫李文強。但是這會兒出來一個張文強,下意識的,即使是記得‘李文強’這三個字的,也會認為——應該是我記錯了。

      但是洪少飛總覺得不妥。

      他總覺得,好像不是叫這個名字來著……

      但是轉念一想,又沒什么不對。文強這個名字本就少見,還和自己的師弟歐陽文強撞名字了,本來就是很巧合的一件事情。總不可能紫云派還有其他的叫文強的人吧?

      那就是你了!

      想到這里,洪少飛也下意識的放尊重了一些,雖然是敵人。但是他知道李文強能被四長老單獨放出來,應該是頗為強大的。

      那面對強者,應該有最起碼的禮儀。

      想到這里,洪少飛拱手行了個道禮,輕聲說道:

      “文強兄弟,可否與我一敘?”

      張文強有些莫名其妙,皺眉到:“我不認識你。”

      “可是,我想認識你。難道文強兄弟不給我面子么?”

      張文強這個人不善言辭,木訥了一會兒,吶吶道:“那我張文強就給你個面子……”

      “呵呵,文強兄弟這邊請。”

      說著,洪少飛看了眼想要發難的歐陽文強,說道:“文強師弟,你先等會兒。”

      轉頭又笑道:“文強兄弟,我沒跟你說話。”

      食堂里的所有弟子,原本以為洪少飛是來者不善,都準備要幫忙了。但是聽洪少飛說了兩句話之后,所有人滿臉懵逼……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