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三十三章:謠言的危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三十三章:謠言的危害字體大小: A+
     

      一天后。

      南洲,姑蘇城的上空,有一個碩大無比的大船飛過。

      這大船通體閃爍著黃銅般的色澤,在天空中就那么平穩的飛行著,但是卻沒有任何的聲音。

      遮天蔽日之中。

      姑蘇城一片大亂:

      “快,看啊!”

      “那是什么?”

      “嘶——飛船?”

      “真的是飛船唉。”

      “上邊有標志,那,船頭好像寫著‘金龍宗’三個字。金龍宗是什么地方?”

      “我天哪,金龍宗。是南洲二流大派金龍宗。五洲少年榜上的一個叫做洪少飛的少年強者,就是出自金龍宗。”

      “金龍宗很厲害么?比雞籠山上的紫云派還要厲害?”

      “那厲害的不是一點半點……”

      城主黃守義也走了出來,站在城墻上看著天空中飛過的飛船,眼里閃過一抹思索之色:

      “這……是強大的修真者煉化出來的飛行法寶,只有強大的宗派才配擁有這樣的法寶。金龍宗來了。金龍宗一向和紫云派井水不犯河水,但是現在,他們來了。來意不明啊。”

      “……”

      飛船之中。

      二十個穿著道袍的青少年沉默的盤坐著,有人不斷的打量著下方的沿途風景,有人在閉目養神,有人在修煉,有人在嗑瓜子兒。

      也有人在彈著劍,伴隨劍鳴,輕輕的吟唱。

      安靜的飛船之中,歌唱聲傳遍整個飛船,氣氛……變得更壓抑了。

      “為了她,又在勉強去談天論愛。又在振作的慰藉他人。如難復合便盡早放開,凡事看開。又再講,沒有情人時還可自愛,忘掉或是為自己感慨,笑著說沉淪那些苦海,會有害……”

      這時,一個捧著一把劍打坐的青年男子猛然睜開了眼睛,瞪了過去:

      “你能不能不要唱這么舔狗的歌了?”

      唱歌的少年有些畏懼的低下了頭:“是,少飛師兄。”

      洪少飛翻了個白眼:“我輩修真者,應該頂天立地……”

      言罷,洪少飛看向窗外的景色輕輕吟唱:“沒有得你的允許我都會愛下去,互相祝福心軟之際或者準我吻下去。我痛恨成熟到不要你望著我流淚,但漂亮笑下去彷佛冬天飲雪水……”

      洪少飛陶醉的唱著,這,才是男人該唱的歌曲啊。同樣,也是姑蘇第一才子寫的歌。

      飛船之中,又再次傳出洪少飛的吟唱之聲。氣氛,更加壓抑了。

      他們明明是氣勢洶洶而來,但是在兩首歌之下,不少少年們眼淚都快出來了。

      竟然有了一種即將赴死的氛圍,似乎下一刻就有人會流著眼淚說:少飛桑,故鄉的櫻花又開了呢……

      “哼!”

      一聲冷哼,猶如雷霆般響徹整個飛船之中。在這一聲冷哼之下,之前的那種‘黯然銷魂’的氣氛不翼而飛。

      所有少年齊齊回頭,看向了后方一個坐在蒲團上,身邊放著一把吞在鞘中的劍的老人。

      這,是金龍宗的四長老,留痕真人。

      留痕冷漠的掃了一眼所有的金龍宗弟子,沉聲道:

      “是誰在唱歌!”

      洪少飛連忙呼吸一滯停了下來,但是本能,讓他這會兒迫切的想要接一句:溫……溫暖了寂寞?

      不由得痛苦的捂額。

      都怪這個傳說中的姑蘇第一才子,這兩年不停的傳唱出那種歌曲,讓人聽了就想著魔,讓人聽了就想中毒。

      想到姑蘇第一才子,身為南洲少年榜第九十六名的洪少飛,眼里充滿了神往。究竟是什么樣的人,才擁有這樣的絕世才華?

      鐘無艷,七友,自由飛翔,親愛的那不是愛情,七里香……等等,以前從未聽過的曲調,短短時間內紅遍整個南洲。只要是個年輕人,都會唱兩句姑蘇第一才子寫的歌。

      除此之外,他還有作品如:詠梅、楓橋夜泊、春曉……等一系列的膾炙人口的詩詞。

      簡直就是天才!

      不僅僅金龍宗,就連其他的大門派也有不少的女性修真者日思夜想,想要來到姑蘇城,探一探那姑蘇第一才子究竟如何風sao?

      洪少飛看著下方的景色,眼前一亮:“下邊,就是傳說中的姑蘇城了么?”

      頓時,引起一片喧嘩。

      “姑蘇城到了?”

      “哪兒呢?”

      “這就是姑蘇城?”

      “姑蘇城第一才子所在的地方么?”

      “嘖嘖,等我們滅了紫云派年青一代佼佼者,凱旋之后,一定要來這姑蘇城看看。我想去寒山寺。、”

      “聽說因為姑蘇第一才子的一首詩,寒山寺現在開始賣門票了呢,每天游客絡繹不絕。”

      “……”

      包括四長老留痕,都不由得下意識的往下看了一眼。但是接著臉色一冷,冷喝一聲:‘成何體統!’

      “你們都是前途無量的修真者,竟然癡迷于一個凡人的無病******。放肆!”

      一聲戾喝,所有人全部再次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不敢再往下看了。

      留痕這才滿意的點點頭,朗聲道:

      “聽著,這一次我們的宗旨是,上了擂臺,不能留手。”

      眾弟子心神一肅:“是,四長老。”

      留痕眼里閃過一抹冷色:“紫云派的掌門已經死亡,這是最好的吞并紫云派的機會。我們不能放過了。”

      洪少飛皺了皺眉頭:“長老,十個紫云派都不夠我們碾壓的。為何要用這么迂回的手段?沒什么好比的,直接派遣我金龍宗的大軍,碾壓之。他紫云派如何抵擋?還不是乖乖的交出了他們的靈石礦脈。”

      留痕冷哼一聲:“放肆!”

      說著,留痕看著所有的年輕弟子們:“我再強調一遍,我們只是‘友好切磋’不是為了霸占礦脈而來的。當年,紫云派的老祖宗可是紫云劍圣,那是跟著周帝打過天下的強者。成事之后,封地便在姑蘇。包括紫云派的礦脈,那都是周帝親自賞賜的地方……我們怎么能霸占周帝親口冊封的地方呢?以后不要再這樣說了,傳出去,整個南洲怕是都要對我們群起而攻之。”

      全場寂靜無聲之中,留痕繼續說:

      “記住,我們是友好切磋。目的,只是為了滅掉紫云派青年一代的根基。然后,才會滅掉他們的頂尖力量。當紫云派已經從里邊爛完,徹底無力統治的時候……青云宗才會批準我們金龍宗的人進入紫云派,幫助紫云派進行共同治理。明白么?”

      “明白。:”

      弟子們嘴上說著明白,可心里卻真的不置可否。

      只要但凡是個年輕人,就會覺得太特么南轅北轍了。明明有強大的實力直接去碾壓,非要用這種虛偽的手段去繞圈子。這不是有毛病嗎?

      但是他們還小,他們不懂。

      留痕也不想詳細的去解釋。以后他們就會明白,第三代祖留下來的一些榮耀,是大乘期都不敢觸犯和忤逆的。

      接著,留痕又拿出了一個筆記本來:“接到了紫云派探子的匯報,我來說一下,紫云派有幾個人是必須要殺死的。”

      眾弟子一聽要殺人,來了精神。

      留痕念道:“第一個,是凝氣期的領軍人物,九玄真人。情報顯示:九玄,六十年前是五行靈根強者……”

      嘶——

      話音落下的瞬間,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氣。

      無數的弟子,這一刻,冷汗都下來了,一片嘩然。

      “我的天!”

      “五行靈根!”

      “竟然真的有五行靈根的強者存在?”

      “從小都是聽說過五行靈根,完全沒見過,我以為只是傳說呢。”

      “我天……五行靈根,這得多強大啊?這是我們能打得過的么?”

      “……”

      留痕沒有理會弟子們,繼續說:“但是,六十年前,九玄自爆五行靈根。只剩下了一個靈根,終身止步于凝氣期。他是凝氣中階,但是……九玄卻是凝氣期之中戰斗力最恐怖的那一個。”

      眾人聞言,這才放下心來。同時,無比的好奇。

      自爆靈根?

      有病吧?五行靈根的天賦,好到爆炸了的天賦,他自爆了?

      留痕看了眼本子,眼神鄭重了起來:

      “接下來的這一個,能殺掉的話必須要殺掉。但是我想,可能要殺掉他會很難……但是,能打壓就必須打壓,要讓他心里留下陰影。總之,用盡一切手段,一定要毀滅這個人。”

      洪少飛來了興趣:“長老,哪位?”

      留痕沉聲道:

      “這個人名為李文強,兩周前,他只是一個凡人,但是現在,他卻已經是練氣六層的修真者了。”

      ‘轟’的一聲。

      整個飛船之中像是爆炸了一樣,所有人都只覺得頭皮發麻。

      “兩周,練氣六層?”

      ‘他是個什么鬼?’

      “又是五行靈根么?”

      “我天哪,比少飛師兄還要恐怖……兩個禮拜就練氣六層了?他是不是呼吸都變強?”

      “……”

      留痕繼續說道:

      “李文強,男,16歲。他有兩個師傅,九玄真人。以及紫云派九字輩領軍人物九里真人。兩個師傅和諧共處,一起幫他變強。甚至,紫云派傳出了一句話:‘紫云無有李文強,仙路漫漫如長夜’。敢說出仙路漫漫如長夜這種話,由此可見此子之大恐怖,實乃世所罕見。對了,有一點……李文強的修煉,是九里真人甘愿犧牲他自己的修為,醍醐灌頂,灌出來的。”

      醍醐灌頂?

      眾弟子大驚失色,什么年代了,竟然還有這種舍己為人,甘愿無私奉獻也要培養弟子的偉人?這師傅也太好了吧,我們怎么沒有這種愿意給自己醍醐灌頂的師傅。

      他們,有些羨慕。

      而洪少飛卻眼里閃過一抹無窮的殺意,喃喃一聲:

      “好狂,比我還要狂……紫云無有李文強,仙路漫漫如長夜。”

      “你,必須得死。這個世界上不允許有比我還狂的人存在。不允許。”

      留痕看了洪少飛一眼,又看了眼本子,表情有些古怪的說:

      “還有一件事你們必須要知道一下。這個李文強,他還有一個身份,驚天動地的身份……你們先暫時不要給別人亂傳,不要告訴別人,自己知道就行了。”

      “什么身份?”

      留痕真人滿臉嚴肅的道:

      “他,是紫云派二長老紫玉真人的男朋友。”

      ‘嘩——’

      全場震驚!

      洪少飛更是兩眼瞪得溜圓。

      什么?

      一個煉氣期的普通弟子,竟然能擁有長老這樣的女朋友?能成為一派長老那得什么修為?至少金丹期起步吧。

      更何況是紫玉真人,那是在整個南洲都兇名赫赫的女魔頭啊。

      沒想到,那個女魔頭竟然有男朋友。而且,是練氣六層,才十六歲的少年。大新聞啊!

      “太狂了!”

      洪少飛喃喃一聲:“你必須得死,你不僅比我狂。你……還是個氣運之子啊。好處都讓你占完了。兩個師傅,一個是曾經的五行靈根擁有者,一個是甘愿為你醍醐灌頂的領軍人物,你自己本身進步那么快不說,你竟然還有一個當長老的女朋友?”

      不僅僅洪少飛不服。

      這一下,所有的金龍宗弟子都爆炸了。這狗曰的竟然還有一個當長老的女朋友?

      太惡心了!

      太可惡了!

      怎么能做這種事情呢?

      試問……哪個年輕弟子沒有過這樣的夢想?

      竟然,讓這個氣運加身的位面之子做到了。這正是應了那句古話:只要膽子大,長老放產假。他今天泡長老,是不是明天就要泡掌門啊?再過一段時間,是不是就連昆侖的女弟子都要對他青睞有加了?

      憑什么啊!

      飛船里,炸開了鍋。

      “必須殺了他!”

      “太氣人了。”

      “我們這些基層弟子,平時連女長老……不說女長老了,連金丹期的女師叔都見不到面。他竟然擁有一個元嬰期的長老女朋友?”

      “而且還是南洲一大女魔頭紫玉真人,可惡。”

      “這種人就不該活在世界上。我要替天行道。”

      “弄死他。”

      “狗曰的,太可氣了。”

      “……”

      而人群中,除了洪少飛,還有一個只有一米五幾的瘦弱少年眼里閃過一抹冰冷之色,咬牙切齒的道:“我,必殺你。”

      留痕長老注意到了這個少年,深深看了他一眼:“文強,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安排讓你和他打的。有機會一定要殺了他,否則,你會有心魔。”

      被叫做文強的少年眼眶一紅,捏緊了拳頭:“我知道了長老。我會贏的,我必須殺了他。他,不配叫這個名字……”

      他,名字叫做——歐陽文強。

      這一次,心中充滿了暴戾之氣。同樣名叫文強,自己只能是個普通弟子。憑什么那個李文強,他能被人醍醐灌頂?他能擁有一個當長老的女朋友?他,甚至兩個禮拜就練氣六層了。

      如果他不死。那若干年后,誰知道他會達到什么地位,而自己就只能活在他的陰影之中了……

      要是他混出頭了,那以后所有人都要嘲笑自己。一見面就要說:哈哈,你竟然冒充人家李文強,也取個‘文強’這個名字。

      他不想被嘲笑!

      他,不允許這個世界上還有名字叫‘文強’的人活在這個世界上。

      當然,他,會絕望的。

      當他到了紫云派他會發現。

      紫云派除了李文強之外,還有一個張文強和劉文強……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太過真實了。

      畢竟,‘文強’這個名字太大眾化。正如他們金龍宗,甚至還有四個名字都叫劉偉的,一見面就打架……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