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三十一章:是時候為紫云流血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三十一章:是時候為紫云流血了字體大小: A+
     

      翌日,一大早。

      整個紫云派轟動了,一個驚天消息傳遍了整個紫云派。

      九里真人一夜之間,修為掉到了筑基期。原本的三個靈根,變成了雙靈根。而李文強卻突破到了練氣六層的境界。

      全派震撼。

      練氣六層!

      入派才多久,竟然已經練氣六層了?難道,他真的能打破那個桎梏么?

      一大清早,當李文強從院子里走出來,準備去食堂給兩位師傅打飯的時候。一出門,就看見了路上站了不少的人橫眉冷目的看著自己。

      皺了皺眉頭,他已經習慣了每天橫眉冷對千夫指的感覺,不予理會。

      剛走了一步,只見一個練氣六層的弟子指著李文強,輕聲說道:“以后我們都離他遠一點,這就是個衰仔。罵了噶比的,他自己運氣好的不行,但是卻把別人的氣運都吸收了。”

      “你聽說了么?九里真人竟然給他醍醐灌頂了,為了培養這么個廢物,竟然使用醍醐灌頂。讓九里真人的修為掉到了筑基期,原本三靈根的天賦,現在竟然枯萎死掉了一個靈根。”

      “真的不知道九里和九玄到底是怎么了,失心瘋了么?非要去培養這么一個無靈根的廢物。”

      “這還不算。他一個廢物,竟然占了一個名額。金龍宗的人馬上就來我們紫云派了,要挑戰我們紫云派的年青一代的強者。本來就只有三五個名額,贏了就有大獎,結果讓李文強這個廢物占了一個。”

      “安排李文強上場比武,是打算笑死金龍宗的人,摧毀人家的戰斗力么?我都感覺丟人啊。”

      “是啊,一個無靈根的人,上場去和人家金龍宗的強者比武。是要笑死人了。”

      “難怪他總是突破的這么快,原來是背后有人醍醐灌頂啊。”

      “……”

      李文強聽見身后的議論聲,沒有言語。

      九里真人昨夜又是一個通宵的對自己醍醐灌頂,累了就恢復元氣休息,恢復好了就繼續醍醐灌頂。終于在凌晨的時候,九里的修為正式掉到了筑基期。

      他再也不是金丹期的強者了。

      他的一個金屬性的靈根也枯萎死掉了。

      他,再也不是一個天賦強大的修真者了。

      昨晚已經愧疚過了,李文強昨晚一整夜都在內心煎熬著。所以他現在聽見了這些話,平靜著。不再愧疚,不再多想。

      多想也沒有任何的用途。

      就像是九玄昨晚對自己說的那一句話:

      “將有限的時間放在修煉上,而不是放在已經發生的事情不可逆轉的事情上。現在我和九里都算是廢物了,一切都仰仗著你。你必須要變強,承載我們的夢想走下去。”

      同時,九玄還給李文強說了一句掏心窩子的話: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看你不斷變強……”

      干唄!

      那還說啥?就是干唄。

      李文強聽著身后的言論,捏了捏拳頭:“是時候沖擊凝氣期,再有兩三天的時間,我有可能就是凝氣期了。當我一腳踏進凝氣期,踩碎這天地間桎梏之時,兩位師傅的臉上會無限榮光。”

      但是……

      “什么比武?”

      李文強臉上有些茫然,他聽見那些人說的話。隱隱和金龍宗有關系,但是,什么名額?什么比武?什么意思?

      金龍宗他知道。

      南洲二流大派。

      修真界里有這么一個概念,修真門派分為:傳承門派、一流門派、二流門派、三流門派、不入流門派。

      傳承門派,天下五洲,共有五個。每一個門派都至少傳承過超過五千年的歷史。

      而紫云派,屬于是三流門派。

      雖然是三流門派,但紫云派的地位一點都不低。據李文強所知,紫云派的開山老祖被稱之為紫云劍圣,那可是當初跟著第三代祖周帝打天下的強者。

      而紫云派所在的雞籠山,這也是周帝親自分封給紫云劍圣的封地。

      這就是紫云派雖然實力一直是三流門派,但卻一直沒有人敢來找事,大家都樂于和紫云派交好的原因。因為榮耀!

      那是三代祖賜予的榮耀!

      從食堂打完飯回來之后,李文強抬眼,他看見了面前多出了一個婦人。

      婦人穿著一身道袍,雍容華貴,一派溫柔善良的模樣。

      李文強后退一步拱手:“九幽師叔。”

      九幽淡淡的瞟了一眼李文強,眼里閃過一抹復雜的神色:“跟我來。”

      “是……”

      李文強滿頭霧水的跟著九幽離去,越走越偏,一直走到了后山才止步。

      沉默。

      沉默著。

      九幽背對著李文強,沒有說話。

      而李文強也沒有貿然的開口。

      對于九幽真人,李文強是心存敬重的。因為這傳說中是九玄的女朋友,算自己半個師娘。而且九玄給自己到處借丹,到處沒人借的時候,九幽借給了自己。

      當時九玄就很鄭重的說:“以后別忘記給九幽還丹藥。還兩顆。”

      李文強當時說:“等我以后牛逼了,還二十顆。”

      “嗯,二百顆。”

      “……”

      許久之后。

      九幽輕嘆一聲:“你究竟是什么人?”

      李文強眉頭一皺:“我不知道九幽師叔這話是什么意思。如果從人類遺傳學的角度上辯證看問題,我想,我是個男人。”

      九幽翻了個白眼:“我知道你這個人油嘴滑舌,我不想和你耍嘴皮子。我問你三個問題。”

      李文強心神微微鄭重了一些:“師叔請講。”

      他眼神真誠,但是內心卻不這樣想。雖然對九幽尊重,但李文強心里是有數的。這個世界上只有兩個‘自己人’,九里和九玄。

      關于自己人的那些問題,他不打算告訴任何人。別的問題……選擇性告訴。

      “九玄為什么如此看好你,甘愿為你付出那么多?”

      “九里為什么如此看好你,甘愿為你付出那么多?”

      “你覺得你真能進入凝氣期么?”

      三個問題,連珠炮一樣的發問了出來。

      李文強沉默了。

      九幽猛然回過頭來,直勾勾的盯著李文強:“好好回答。”

      李文強低著頭,繼續沉默。

      而在后山之外的一顆梧桐樹的樹杈子上,兩人根本發現不了,一席紅裙的二長老坐在樹杈子上,晃悠著兩條腿。腳趾勾著拖鞋,讓拖鞋不掉下去,就那么晃悠晃悠著……

      她也饒有興趣的觀察著遠處。

      “是的呢,九里和九玄為什么看好你呢?你到底有什么秘密?快回答呀。”

      紫玉笑吟吟的看向那個方向,目光似乎穿透了無數的樹林。

      她好奇著。

      對于李文強無比的好奇。

      所以昨夜她做了一個決定,她要跟蹤李文強,每天去探聽李文強的秘密,在暗中凝視李文強。

      她覺得,自己必須要搞明白李文強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能在自己的煙斗上留下痕跡。他也特別想要搞懂,自爆過靈根的九玄,以及九字輩領軍人物九里,為什么心甘情愿的為他付出那么多?

      九玄為了他,不要臉了。

      九里為了給他醍醐灌頂,修為和天賦都不要了。

      紫玉認為,必須要弄明白。

      所以,她從昨夜開始,就時時刻刻的去跟蹤李文強了,她想在黑暗之中做一個安靜的觀眾……

      但是她肯定不知道那句話。

      怎么說來著。

      ——當你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視你。

      許久,李文強笑著說:“九幽師叔,如果我說……我天資卓絕,兩位師傅看中了我近妖的天賦,你信不信?”

      九幽搖搖頭:“我不信。”

      “那我就只能回答你的第三個問題了。”

      李文強笑容猛然收斂,沉聲說道:

      “我,李文強,如今已經練氣六層了。”

      九幽聽到這話,猛然瞳孔一縮,這才連忙去認真查看李文強。果然看到了李文強氣息的變化。

      不由得深吸一口氣,驚呼到:“練氣六層!”

      “又突破了?不可能,你才進入紫云派多久。”

      “你……”

      話沒說完,李文強上前一步,再次沉聲打斷到:

      “我,李文強,三天內,必定一腳踏入凝氣期,粉碎存在于你們三觀之中的天地桎梏。同時,若干年后的我,將成為這修真界史上唯一一個無靈根的巨擘。”

      “師叔不必要擔心我兩位師尊的事情。我李文強在這里給你保證,我會照顧好他們的。”

      “我加入紫云派的時候說過一句話。今天,紫云派給我一個機會,明天,我給紫云派一個未來。”

      “……”

      聲音回蕩在樹林之中。

      九幽沉默了下來,深深的看著李文強,她掩飾不了自己眼中的那一抹震撼。

      她震撼的并不是李文強說的這些無比裝逼的話,而是震撼于李文強練氣六層了。實打實的練氣六層,還不像是別的醍醐灌頂出來的強者那樣虛浮。

      他究竟是怎么修煉的?

      難道,他真的能進入凝氣期?打破傳統,打破常規?

      沉默了很久很久,九幽輕聲道:

      “你知道金龍宗這次來紫云派的目的么?我告訴你,目的不純。而你竟然還要報名去參加比武,雖然比武的獎勵豐厚,但是你讓九玄和九里付出了那么多的心血,我不想讓你死在擂臺上。”

      李文強滿頭霧水:“是啊師叔,我也很納悶啊。金龍宗什么鬼?我什么時候參加比武了?我怎么不知道?”

      九幽冷哼一聲:“不要裝蒜了。你不知道你還報名?”

      李文強都要瘋了:“我沒報名啊。我這個人最不喜歡打打殺殺了……”

      “反正我告訴你,能退賽就退賽吧。這一次金龍宗專門就是來打壓紫云派,想讓紫云派年青一代的弟子倒退回去的。上場之后,是見生死的。”

      李文強急了。

      要搏命?

      我珍貴著呢,我不想搏命啊。

      李文強要抓狂了:“師叔,到底什么比武啊?我真的不知道啊,我沒報名。試想,我李文強是那種喜歡打打殺殺的人么?我不喜歡打架斗狠。同時,我李文強有好生之德,也下不去手取別人的性命……”

      李文強這會兒都懵了,他感覺到了極度的不安全感。自己完全都不知道這什么比武,為什么稀里糊涂的都在傳言,說自己占用了人家一個名額,要上臺去比武了。

      九幽狐疑的看著李文強:

      “你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啊。”

      九幽松了一口氣:“那大概是別人給你報的,拉你上去湊數而已。既然如此,我讓九里去找大長老給你退賽。”

      李文強連忙拱手:“多謝師叔,我肯定是被奸妄小人所害,退賽的事情就麻煩您了。”

      九幽轉身離開:“沒關系……我還以為,你為了能拿到二十顆回元丹的獎勵,連命都不要了呢。”

      剛走了兩步,九幽的身后傳來了李文強深沉無比的聲音:

      “等等。二十顆回元丹是什么意思?”

      九幽疑惑的回頭:“你不知道么?參賽報名是二十顆,贏了比賽有四十顆。”

      李文強猛的眉頭一挑。

      報名就有二十顆!

      壓抑住心中的狂喜,李文強滿臉嚴肅的說:

      “我認為,比武這種事情不僅能夠增強身體素質,更是能夠激發我輩修真者的血性。我入派的時候就說過一句話,今天,我為成為紫云人而驕傲,明天,紫云為有我而光榮。這種為紫云派打出名譽,打出威風,打出一片未來的事情,怎能少了我李文強的參與?”

      九幽眉頭一皺:“不要胡鬧。我這就去幫你退賽。”

      “不可!”

      李文強深沉的道:“師叔不用說了,我是紫云一塊磚,哪里需要哪里搬。既然有人幫我報名,那就代表著紫云到了需要我李文強流血的時候了。作為紫云人,我義不容辭。”

      “我,李文強,同境界無敵!”

      言罷,李文強轉身離開。

      九幽茫然的看著李文強離去的背影,滿頭霧水。他剛才不是說不喜歡打打殺殺么?他剛才不是說他有好生之德,也下不去手傷害別的人么?他不是覺得自己被奸妄小人暗害了,不愿意稀里糊涂的報名參賽么?

      遠遠地,傳來了李文強略帶顫抖的自言自語,聲音很小,但卻瞞不過九幽這筑基后期修真者的耳朵:

      “四十顆啊……”

      “都是我的,我的。”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