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三十章:把李文強的名字記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三十章:把李文強的名字記上字體大小: A+
     

        是夜。

      ‘呱呱呱——’

      “呱呱呱——”

      紫云派后山,蛙鳴一片。

      在這生機勃勃的盛夏,新人宿舍區里。三人對坐,靜悄悄的各自修煉各自的。

      李文強不斷的睜眼去偷看九里,眼中有一些愧疚之色。

      因為剛才才知道,九里真人的修為掉到了金丹初期……

      是的,真的掉了。

      之前九玄說,醍醐灌頂會傷害根基,李文強心中還是存疑的。但是現在,九里真人的修為竟然真的從金丹中期掉到了金丹初期,李文強頓時心里難受無比。

      他雖然是個二皮臉,甚至是有點蔫兒壞,曾經和九里還有點過節。

      但是被強行綁定之后,和九里接觸的這段時間里,李文強確實能夠感受到九里這個人,其實人還不錯。而且又是在醍醐灌頂的過程中,為了幫助自己突破到凝氣期,才掉下去的修為,李文強感覺心里很慚愧。

      “唉。”

      李文強嘆口氣,實在是忍不了心中的煩悶,站起身來走了出去。

      六十年前,九里真人生活在被九玄那恐怖的‘五行靈根’支配的恐懼之中,只有三靈根的他自卑。所以九里只能沒日沒夜的修煉,瘋狂的修煉。

      他沒有那么大的野心,去在當時的那一批上千人的新人之中,搶奪了九玄的風頭,也搶不過。

      他只是想,在一次次的鮮花與掌聲之中。有人能夠注意到站在九玄身后的,還有一個懵懂的少年徐勝宇(還沒有獲得道號之時的九里的俗名)……

      李文強也偶然間聽說過,當年,在人群之中總是沉默寡言,總是靦腆的站在別人身后的徐勝宇,有一次鼓足了勇氣在掌門召開全派大會,表彰張**(九玄未獲得道號時的俗名)一年踏入凝氣期的時候。徐勝宇突然大膽的沖到了最前方,也曾對著無數長輩大喊一聲:

      “也請注意我。”

      而就是在那個時候,絕世天才,倨傲如張**(九玄),對這個師兄側目了。

      在之后,徐勝宇奮發圖強。兩年零八個月,一腳踏進凝氣期,獲掌門親封道號——九里。

      李文強沉吟的看著在對面盤腿修煉的九里,心中感慨:

      他也有故事。

      這里,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故事。

      聽過九里的故事之后,李文強就不那么討厭他了。兩世為人的李文強能夠看得出來,其實九里不壞,只是在這個時代的格局之中,每個人都想變強……

      一個如此好強的人,一個充滿了修真夢想,敢于在全派所有長輩面前喊出一聲‘也請注意我’的曾經少年,他視修煉為生命。

      但是現在,一番醍醐灌頂,他的修為從金丹中期掉到了金丹初期。

      李文強感覺心里挺堵得慌。

      唉。

      嘆息。

      這一切,都是‘窮’在作怪。如果有充足的丹藥,其實便不需要醍醐灌頂了。

      李文強深深的看了九里一眼,這一次,心里是真的認九里為師了,而不是那種綁定的關系。畢竟,人真的是有感情的……

      深吸一口氣,李文強喃喃道:“雖然你們現在被這流氓軟件綁架了,被動的付出著一切。但是未來,我一定能拿的出讓你們造化費錢的酬勞……”

      他現在逐漸的有了一個夢想。未來,不僅是自己要在修真界橫著走。還要讓這些‘無條件’為自己付出過的人,也在修真界橫著走。

      不再多想,李文強再次將識海沉入真元之中,調用自己剛剛自己修煉充滿的真元,去沖擊著自己的吞賊。

      金光不斷的閃爍著。

      “究竟什么時候才能放出你來?”

      李文強內心期待無比:“如果你徹底被放出來了,你究竟會有多么的強大?我會瞬間踏進凝氣期么?會么?”

      無人應答他在識海中的自言自語。

      屋里的三人各干各的。

      李文強自己修煉,九里恢復真元,九玄在很悶騷的偷偷摸摸的自己研究‘咯吱窩修煉法’。

      三人都不知道。

      此時,院中。

      無聲的站著兩個人。

      一個身穿深藍色長袍,白胡子飄揚。正是紫云派的大長老。

      另一個身穿紅色長裙,腳下踩著一雙拖鞋,手里把玩兒著一桿煙斗,正是紫云派的二長老。

      李文強根本不知道,從傍晚開始,這兩個人就已經站在院子里成為了自己的觀眾。觀看自己修煉,觀看九里真人給自己醍醐灌頂。而事實上,以九里的實力,也沒有發現兩人的存在。

      他們就這樣看了一晚上,什么都沒看明白……

      大長老呵呵一笑:“這個李文強真有意思。他一個無靈根的人,竟然大晚上的發誓,說以后要罩著自己兩個師傅讓他們在修真界橫著走。”

      紫玉真人若有所思,沒有說話。

      片刻后,大長老頗為疑惑的問道:“李文強是有些怪異之處,但卻不值得讓我連夜來,守他一晚上。你究竟在乎他什么?”

      紫玉依然沒有說話,只是看著自己手里的這桿煙槍發呆。

      許久,許久。

      紫玉深深的看了一眼屋子的方向,眼神似乎洞穿了墻壁看見了李文強的內心。聲音猶如銀珠落盤一般,幽幽囈語:

      “煉氣期弟子的大比之中,加一個李文強的名字。”

      大長老眉頭一皺:“不成。這一次金龍宗來勢洶洶,李文強一個無靈根的練氣五層上場和人家比斗,還沒開打,就讓金龍宗的人笑死了。會笑話我們紫云派無人,連無靈根的都上去送死了。”

      “無靈根怎么了?”

      紫玉忽然轉過頭去,用一種非常嚴肅的表情看著大長老:“嗯?無靈根怎么了?五行靈根又如何?”

      大長老愕然的看著紫玉:“你懟我做什么?發什么瘋!”

      紫玉淡淡的道:“就那么在意別人笑話么?”

      “這……”

      “帶上李文強。以后都帶上他。有什么事情都帶上他一起。”

      “你神經病吧?”

      大長老都抓狂了:“他一個無靈根,走哪兒都自帶拉仇恨的光環。要是什么都帶上他,那我紫云派走哪兒都要讓人笑話。”

      紫玉沉默了許久,沉聲道:“給我個面子,可否?”

      大長老愕然,有些駭然的看了看紫玉,又看了眼屋里的李文強,心中無比的震驚。

      李文強何德何能?竟然讓紫玉真人說出一聲‘給我個面子?’

      他無法再拒絕了。

      拿出了一個小冊子,默不作聲的在上邊寫下三個字——李文強。

      然后一句話沒說,轉身,離去。

      紫玉沒有看大長老一眼,依然站在院子之中,滿臉沉凝的思索著。

      再次拿起了煙斗,撫摸著上邊那黑色的斑點,喃喃一聲:

      “無靈根?但是你卻能在這上邊留下痕跡啊……”

      “你究竟是個什么鬼東西?”

      “……”

      而此時,青云閣上,大長老也是眺望著新人宿舍區的方向,滿臉沉凝的思索著。

      素來心如蛇蝎的紫玉真人,為何頻頻要去關注這個無靈根的凡人?

      紫云派二長老,曾經敢追著紫云派掌門到處揍的南洲惡霸,是否終于恢復了女兒態?

      端起茶來,大長老狠狠的喝了一口,呵笑著自言自語:

      “原來是這樣……其實我一早就該看出來了,從你和我對話的語氣,你的措辭,甚至是一舉一動上來看,已經非常的明顯了。”

      “呵呵呵,你還想瞞著我?而我,早已看穿一切!”

      大長老的眼中閃爍著智慧的光芒:

      “你,愛上了李文強。”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