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二十九章:1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二十九章:1瞬字體大小: A+
     

        在黑暗之中,迷茫著。

      李文強從始至終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他只是記得自己突破了練氣五層,想要出來炫耀一下。想要在九玄面前嘚瑟一下,想要在‘雙文強’面前顯擺一下自己的牛逼天賦。

      但是話還沒有說完,整個人就被鎮壓在了這個地方。

      在幽靜無比的黑暗之中,三個問題逐漸浮上心頭:

      我是誰?

      我在哪兒?

      晚上吃啥?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是一分鐘,也許是一個世紀。

      李文強聽到頭頂上有‘咯吱咯吱’的挖土的聲音,然后就感覺腦袋被人揪住了,像是拔蘿卜一樣的把自己從地底下拔了出來。

      抓著后領,李文強像是一只土撥鼠一般被九里真人提在手里,一邊打量著周圍的環境,一邊擦拭著自己身上的土灰。

      轉過頭去,看見了九里滿眼嫌棄的表情。

      然后又看見了院子的另一個角落,九玄將同樣灰頭土臉的張文強從土里往出來拔的樣子。

      吶吶一聲:“發生了什么?”

      九里放下李文強,悠悠的說:“以后別亂說話。瞅你嘚瑟的,一個練氣五層,竟然在二長老面前揚言要鎮壓紫云派了?”

      李文強縮了縮脖子:‘二長老?哪兒呢?’

      四處回首。沒見到人。

      九里白了他一眼:“別看了,早就走了。以后說話注意點,別這么沒分寸。”

      這時,雙文強走了過來,上下打量了一下李文強。

      忽然,劉文強尖叫一聲:“你特么怎么又突破了。練氣五層!”

      張文強聽見這話,本來想要找李文強說點話的,可是心臟一跳,也嚇得一個激靈:

      “你修煉怎么和吃飯喝水一樣簡單?這……這就又突破練氣五層了么?”

      “我的天哪,老李,你究竟是一個怎樣的鬼才?你來紫云派才多久,這就又突破了?”

      李文強抖了抖衣服上的土灰,笑而不語。

      當你裝逼已經成功的時候,此時無聲勝有聲。

      漸漸的,雙文強看向九里的目光開始產生了變化,有些曖mei了起來。他們心中不由得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我輩修真者為了修行不擇手段,那么,便不擇手段吧……

      九里被看的渾身不自在,一腳將張文強崩飛:“看什么看?”

      張文強坐在遠處的地上,麻溜的爬了起來,有些靦腆的笑道:

      “九里師叔,有件事其實埋在我心里已經很久了。”

      九里狐疑的皺眉:“什么事情?”

      “九里師叔,其實,我也想進步,我也想提升……”

      ‘嘭’的一聲。

      九里又是一腳,再次將張文強崩飛:“你想進步關我什么事?”

      張文強又孜孜不倦的爬起來,諂笑的走到九里的面前:“這話說的……九里師叔,我們可以互取所需嘛。”

      互取所需?

      九里越聽越不對味兒。心里總感覺怪怪的。

      張文強低著頭,有些靦腆的弱弱道:

      “其實,我長得也不差,勝在年輕和稚嫩……李文強能做的事情,其實,我也能做。”

      話音落下,站在他身邊的劉文強頓時滿臉嫌棄的走遠了幾步,膈應。而九玄和李文強也滿臉狐疑的看著張文強,他到底想說什么?

      九里若有所思的看了李文強一眼,又饒有興趣的看了看張文強,笑道:

      “李文強敢吃屎,你敢么?”

      說完,九里轉身回屋。

      李文強都要炸了,正想要發作的時候,九玄一把將他拽住,苦笑道:

      “你讓他過兩句嘴癮,把你罵兩句又怎么了?”

      說著,九玄壓低了聲音:“他給你醍醐灌頂,是自毀根基的事情,要不是你把他綁定了……他親兒子都不會醍醐灌頂。你讓他過兩句嘴癮又如何?”

      李文強轉過頭去,疑問道:“什么自毀根基?”

      九玄眼神有些縹緲的說:“其實有時候吧……他們這些傳統修真者,把靈根看的比命都重要。醍醐灌頂之后,他們的靈根會消磨,不會那么的精純。多來幾次,有可能九里的三靈根,會掉到雙靈根。所以九里給你醍醐灌頂之后,肯定脾氣特別大,你別招惹他,小心他真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

      李文強沉默了片刻,越發茫然了。

      大佬們說的都是三靈根雙靈根的事情,他都聽不懂。他現在都沒搞清楚靈根到底是個什么玩意兒,長什么樣子。

      因為他沒有……

      “醍醐灌頂,難道不應該是釋放的真氣么?他回頭補回來就是了,怎么跟靈根還有關系?”

      九玄面色嚴肅的說:“靈根存在于修真者的體內,只要你開始了修真,那么你的靈氣便會不斷的蘊養靈根,靈根也會越來越強大,你修煉的速度也會越來越快。但醍醐灌頂的時候,蘊養靈根的本命真元是會隨普通真元流逝出來,時間久了,蘊養靈根的本命真元就會消散掉……”

      “就像是泡在水里的植物,你把水抽干植物就失去了水分,過段時間就死了。”

      李文強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他更加疑惑了,更加好奇了。

      靈根,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

      按照九玄說的這個道理,那他們修真,到底是在修煉自己的真我。還是在修煉自己的靈根呢?

      靈根到底是屬于自己一出生,就從娘胎里帶出來的器官么?是屬于自己的么?

      如果是屬于自己的……那為什么很多人沒有靈根?

      細思極恐啊!

      李文強深吸一口氣,嘖嘖,想不得想不得,不能再往下深想。再往下深想,都感覺自己快要破案了……

      隨著李文強的突破,整個紫云派再次炸開了鍋。

      新人宿舍區,李文強直接都成為一個神話了,被廣為流傳。

      “他竟然又突破了。”

      “我天哪,李文強簡直就是我們這一代新人弟子里的領頭羊了。”

      “哎,可惜了,他永遠不能進入凝氣期。”

      “不見得。以李文強現在的趨勢來看,他恐怕還真的能夠突破凝氣期吧?”

      “這也太強了吧?他從姑蘇城里來紫云派才多久,一周多,絕對不到兩周的時間。竟然連續突破五次,進入了練氣五層。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一個無靈根的廢物,竟然吊打所有人。”

      “李文強究竟是如何突破的?”

      “他會不會進入凝氣期?”

      “我相信李文強一定能進入凝氣期的,他和凡人不一樣。我總覺得他和別的普通人不一樣。我相信他肯定能進的。”

      “絕對能!”

      “好想去看他到底怎么修煉的……”

      “……”

      青云閣之中,傍晚,不少紫云派的長老都聚在小廣場上納涼,饒有興趣的談論著李文強,很明顯,消息已經傳到了青云閣之中。

      “聽說了么?云湖那一脈招收的那個無靈根凡人,竟然突破到練氣五層了。”

      “他怎么修煉的這么快?”

      “不僅僅修煉快,上次執法長老說他越級打人。他的戰斗力也非常可怕。”

      “哎,可惜了這么個好苗子,竟然是無靈根。”

      “我懷疑……他是不是有可能,能夠打破這個桎梏。突破凝氣期?”

      “以前為什么沒有凡人突破到凝氣期?是因為無靈根對于靈氣感應遲鈍,修煉的速度非常慢。所以還沒等到突破到練氣四五層的境界,就年齡到達大限,直接就死了。但是從這個理論上來說,凡人其實是可以修煉的,就是速度太慢。”

      “李文強的修煉速度很快,他是不是真的能夠打破這個桎梏?”

      “對他突然有點好奇了。畢竟是一個剛來第一天,就敢放話說紫云無有李文強,仙路漫漫如長夜的狂妄小子。”

      “……”

      閣樓之上,大長老負手而立,看著下方聚集的一大幫紫云派的老干部們聊天議論。

      眼神,逐漸的沉凝了起來。

      這一刻,一直不想把李文強放在心上的大長老,終于開始好奇了起來。

      “又突破了?”

      “一個無靈根的廢物,為什么總是不斷的帶給我震撼的事情?九玄圍著你轉,九里也圍著你轉。你究竟哪里有出彩之處?”

      大長老的眉頭越發緊皺,但是在緊皺眉頭的時候,卻并不妨礙他眼神之中的一些喜色。

      雖然李文強是個無靈根,但這并不代表著紫云派的高層就不希望他強大。再怎么說他也是紫云派的人,是紫云派的后起之秀,他強大了,長輩的臉上也有光。

      若是李文強再以無靈根的姿態,強勢踏入凝氣期。

      那保不準整個紫云派要張燈結彩,放炮慶祝,然后要在整個南州宣傳一番,弄得比出了元嬰期還要熱鬧。

      畢竟……元嬰期不稀罕。

      但無靈根的凝氣期這就少見了。

      大長老在疑惑的時候。旁邊的閣樓之中,一席紅裙的女人也饒有興趣的聽著下方老干部們的議論。

      紫玉翹著二郎腿,輕輕的吸了一口煙斗:“又突破了?”

      “李文強……這一次回紫云派,幾乎每天都能聽到這個無靈根凡人的消息。能以凡人姿態,讓整個門派都津津樂道,這本身就說明了你很有實力吧?”

      喃喃一聲,紫玉猛然回想起來今天在自己面前裝逼,說突破練氣五層,終于要鎮壓紫云派了的那個小子。不由得眼里閃過一抹好笑之色:

      “那根蔥……難道就是李文強?”

      “有趣。當時還沒注意,現在才回想起來,我竟然剛好撞到你突破的那一瞬……”

      那一瞬……

      紫玉像是想到了什么。

      騰地一下站了起來。

      滿眼沉凝的緩緩拿起了自己手中的那個煙斗,仔細的查看自己的這一枚煙斗。

      忽然。

      紫玉瞳孔一縮。

      她,看見自己的黃銅色澤的煙斗桿上,多出了一枚黑色的斑點。

      “只是一瞬,他的氣息竟然有資格留在這里。”

      PS:一覺醒來,我擦,竟然又多了一個盟主。樂壞了。

      感謝‘十個大柚子’打賞的105000起點幣。成為了本書的盟主。

      本來盟主要加更,但是新書期,不讓更新那么快……先欠著,上架為大柚子盟主補更。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