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二十八章:是時候鎮壓紫云派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二十八章:是時候鎮壓紫云派了字體大小: A+
     

      木桶之中。

      九里真人偷偷的離開了熱水,穿上了道袍,整理的一絲不茍站在一邊面色嚴肅的看著李文強。

      李文強此時盤腿坐在木桶之中,沒有了那種頑皮。而是雙手置于膝蓋的位置,面色嚴肅無比的陷入了一種入定的狀態之中。

      “要突破了么?”

      喃喃一聲,九里真人聽見一陣腳步聲傳來,卻見九玄走了進來:“怎么不修煉了?”

      九里連忙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噓。要突破了。”

      九玄壓低了聲音,有些驚恐的說:“又要突破了……真的要突破了?”

      九里認真的點了點頭,打量著李文強,眼里有一絲忌憚之色。

      沒錯,是忌憚。真正的忌憚。

      李文強的不斷瘋狂突破,讓九里真人這么多年來引以為傲的三觀受到了沖擊,甚至是三觀崩潰。

      在不少人的眼中,修行的天賦就是,靈根越多,天賦越好。

      而九里真人一直以自己有三個靈根而引以為傲。

      曾經,九玄真人五行靈根,將九里真人死死的壓在地上動彈不得。那個時候,九里認為九玄就是一座高山,一座永遠無法逾越的巨峰。他每次面對九玄的時候,只有自卑,只有深深的恐懼。

      但是后來,九玄忽然自爆靈根,成為了一個廢物。

      而后,九里成為了天賦異稟之人。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的時代到來。

      所以,那種自卑的心態,逐漸的轉換成為了一種病態的驕傲。他覺得自己已經無所不能了,他覺得自己已經用一種另類的方式戰勝了九玄。

      所以他不斷的喜歡去踩九玄,只有通過不斷的攀比九玄,他才能夠獲得曾經自卑心態中的那一種優越感。

      這種優越感建立在靈根之上。

      而現在,他的這種優越感,以及三觀,即將被面前的少年沖毀。

      九里的眼里有忌憚的神色。

      他希望李文強趕緊到達凝氣期,這樣自己可以避免一死。

      另一方面,他竟然又希望李文強永遠到不了凝氣期。證明自己沒錯,證明自己的思想是對的。

      他糾結著。所以忌憚了。

      他忌憚的是思想被粉碎。

      而此時,九玄卻是忽然全身篩糠般的顫抖了起來,戰栗著。因為情緒波動起伏太大,導致九玄的兩個眼眶通紅著,眼淚在往下流淌:“又要突破了……”

      九里詫異的看了他一眼:“你怎么了?”

      九玄吸了吸鼻子,帶著哭腔又壓抑著聲音指著李文強:“他,要突破了。即將練氣五層……”

      “你為何如此激動?”

      九玄聞言,沉默了許久許久,用一種呢喃自語的語氣說:

      “他……其實承載了我的夢想。”

      “夢想?”

      九里咀嚼著這個詞語,陷入了深思。

      兩人,截然不同的心態。全部隨著李文強的即將突破,而全部被激發了出來。這是矛盾。

      九里在糾結著,忌憚著李文強的突破。

      而九玄,盼望著,渴望著李文強突破。

      他太希望李文強打破這天地間的桎梏了;因為他曾經自爆靈根,便是想要找到一條出路。可是蒼蒼茫茫數十年過去了,他迷路了。

      現在,李文強橫空出世,即將帶來這一線曙光。讓九玄感覺,自己曾經當年的抉擇是無比的正確!

      他想證明自己當時選擇的路,是正確的。就是如此。他也不在乎生死。

      朝聞道,夕死可矣。

      思想。

      這便是思想。

      他們修真者的思想,也許比一些凡人更加的頑固。而從另一種意義上來解釋,這種思想也可以被稱之為——道心。

      識海之中。

      那被金色光芒囚禁著的小人,開始眨起了眼睛,目光灼灼的盯著李文強,不斷的眨眼。

      進步了。

      這么多天以來的不斷消磨,李文強進步了太多太多,現在,小人竟然都可以眨眼睛了。

      捫心自問:“是不是再過一段時間,我就可以放出他了?”

      李文強激動著,渴望著:“放出我的吞賊,我便會進入凝氣期么?”

      ‘轟——’

      靈氣如海。

      瘋狂的轟擊著那金光。

      金光在靈氣的轟擊之下,不斷的發出更加奪目刺眼的光芒,似乎是主動攻擊,反而激發出了它的力量。

      但是在攻擊之后,它會恢復下去。然后顏色會變得更加暗淡一些。

      這便是進步。

      只要是在往前走,即使再慢,那也有希望。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是一秒鐘,也許是一個世紀。

      李文強已經忘記了自己轟擊了那金光多少次了,他渾然忘記了,他的識海只是始終在于吞賊對視著。只是不斷的關注著那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沒有任何的思想,甚至連意識都已經放空。

      他只想救出自己的魄。只想把它放出來,僅此而已……

      -----

      新人宿舍區。

      一道流光降臨在了小路上。

      一席紅色的大長裙遮體,長發披肩,蔥白般的手中擒著一個煙斗。她的臉上始終掛著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看起來嫵媚如尤物,但只要是個正常智商的人卻都能看得出來,這是個厲害角色。

      隨著紫玉真人的降臨,新人宿舍區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

      無數的懷春少年們站在路邊兒,或是藏在窗后,面紅耳赤的偷偷打量著這個尤物從面前走過。

      “好漂亮呀。”

      “她是誰?”

      “雖然很漂亮,但是我感覺她能一口氣就吹死我。”

      “這是什么人?”

      “……”

      紫玉聽著新人弟子們的議論,眼里笑意越發的濃郁了起來。閉上眼睛在路上感受片刻,然后徑直走向了李文強的小院。

      抬步,忽然皺眉。

      紫玉低頭,看了眼踩著一雙拖鞋的完美雪足,又看了一眼地上干涸的狗血,以及墻面上的一些臟污的屎尿等物。眼里閃過一抹狐疑之色,她不知道一個新人的宿舍,為什么會這么臟,不打理的么?

      猶豫了一下,紫玉回過頭去,抬起素手,用煙斗指了指一個胖乎乎的癡癡看著自己的少年:“用一下你可否?”

      那少年愣了愣:“啊?”

      還沒反應過來,猛然驚呼了一聲,只覺得自己身體不受控制的飛了過去。

      緊接著,只覺得背上一重,然后就這么變成了一張阿拉伯魔毯,用腦袋撞開了門,往院子里飛去……

      ‘唔——’

      路上,一片嘩然。

      眾弟子驚奇的看著這一幕,誰都沒想到這個女人愛干凈愛到了這種程度。真的是一塵不染。

      竟然隔空御物,把那個弟子當成飛劍一樣踩在腳下飛進去。

      ‘吱——’腦袋頂開了門。那胖少年現在也不敢叫喚了,只能閉著眼睛被控制著往前飛,任由紫玉踩在自己背上當人家的坐騎。

      他不敢反抗,知道背上踩著自己的這個女人是個狼滅(狠人)。

      紫玉就這么踩在少年的背上,悠悠的飛到了院中。

      落地。

      少年趴在地上,滿眼生無可戀的表情。

      而紫玉依然不想去用自己的腳丫子踩在這里的土地上,所以沒有下來,依然踩在少年的背上……

      院子里正在打熱水的‘兩文強’都看傻了,只是看著門開了,然后就看著這個女人踩著隔壁宿舍的小胖子飛了進來。

      張文強吶吶一聲:“仙女。您……找誰。”

      “仙女?”

      紫玉咯咯一笑:“小嘴兒真甜。”

      言罷,張文強尖叫一聲,只覺得猶如泰山壓頂的感覺襲來。

      ‘轟’的一聲,院中的土地爆炸開來。張文強整個人被直挺挺的壓進了大地之中,只露了頭頂上的一撮流海在外邊晃悠……

      劉文強都嚇懵了,兩條腿篩糠般的顫抖著,主動跪了下來:“前,前輩……”

      “哈哈哈哈。”

      紫玉笑了笑:“這才是正確的稱呼。”

      言罷,美眸流轉的看向了里屋:“九玄。來。”

      站在堂屋門口的九玄滿臉錯愕的看著紫玉真人,眼里閃過一抹忌憚而又擔憂的神色,快步走到紫玉面前鞠躬:

      “參見二長老。”

      二長老?

      劉文強,以及埋在土里邊的張文強猛然瞪大了眼睛。

      這,就是那傳說中的二長老?

      紫云派拳頭最大的不是大長老,大長老主要是主持工作的能力強。

      但最能打的,還是傳說中的二長老。但是沒幾個人見過二長老,聽說她喜歡云游四海,只有紫云派需要用拳頭解決問題的時候才回來。

      紫玉踩在那個小胖子的背上,居高臨下的看著九玄真人,聲音無比的清冷:

      “每次回紫云派,我都會問你一遍那個問題。我今天早上剛回來,第二件事便是找你。你知道我要問你什么問題么?”

      九玄低著頭,眼里閃過一抹復雜的表情,沒說話。

      紫玉也不等他說話,對著遠處的劉文強隔空扇了一巴掌。

      ‘噗’的一聲。

      一大股氣團頓時包裹住了劉文強,以及埋在土里的張文強。兩人頓時耳朵失聰,什么都聽不見了,包括腳下的小胖子也是耳朵失聰。但是三人,卻動都不敢動彈一下。

      而后,紫玉才繼續說:

      “第四十六次問你同樣的問題。當初,你為什么要自爆靈根?你究竟知道了什么,或者說你感覺到了什么?”

      “嗯……你可以依然不回答,也許這其中涉及到了只有你們天賦卓絕之人才知道的秘密。我不逼你,但我下次還要問你。”

      九玄低著頭,沉默。

      氣氛沉凝著。

      紫玉就這么直勾勾的看著他。

      其實不僅僅紫玉,整個紫云派的所有強者,都無比的好奇這個問題。但一般很少有人這樣逼著問,但紫玉就喜歡這樣反復的逼著問,因為女人的好奇心尤其強烈。

      正在這時。

      “吱——”的一聲,門被推開。

      穿著浴袍的李文強走出來站在門口,滿臉嘚瑟的看著這片天空狂笑著:

      “哈哈哈,這,便是練氣五層的力量么?”

      “如此天賦近妖的我,是時候鎮壓紫云派了……”

      話還沒有說完。

      “嘭”的一聲炸響。

      李文強只是感覺一股恐怖的力量席卷而來猶如泰山壓頂一般。腳下的泥土一松,整個人頓時被壓進了地下。

      “唉?臥……”

      逼還沒有裝完的李文強尖叫一聲,嘴里已經全是泥土,只露出了幾根流海在慣性中擺動……

      紫玉淡淡的收手,狐疑的看向滿臉復雜表情的九玄:

      “這……又是哪根蔥?”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