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二十章:藥店碧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二十章:藥店碧蓮字體大小: A+
     

        打?

      真的打?

      九里的徒弟們都驚住了。

      他們知道,群架可打不得啊。打輸了住院,打贏了滾蛋。

      他們顧左右而言他,但是文強三兄弟卻根本不管你這么多。

      李文強一馬當先沖進了人群,他就揪住一個打,就打張云龍。

      張云龍一看李文強來了,魂都嚇沒了,一邊將系在腰上的軟劍往下來解一邊后退。

      心一急,手一哆嗦,系住軟劍的繩子竟然打了個死結。

      張云龍急瘋了,一邊手忙腳亂的解繩子,一邊狂吼著后退:

      “別過來,保護我。快,保護我。”

      “李文強,如果是條好漢你等我把腰帶解開……”

      “啊,你別過來,快來人保護我。”

      張云龍吼叫著,轉身就跑。

      但是他讓別人保護他,誰還有那個閑心去保護他?張文強和李文強帶了將近三十號年輕后生,拿著刀槍棍棒就加入了混戰,誰還管的上張云龍?

      李文強絲毫不給張云龍逃走的機會,撲上去就把張云龍按住了,按在地上就打。

      ‘嘭、嘭、嘭’

      拳拳到肉,招招見血。

      張云龍被按在地上狠揍,滿地打滾;三下五除二的功夫,張云龍就被打的骨斷筋折。

      混戰也開始了。

      卻見張文強和一個少年用長槍,將一個用劍的練氣三層逼到了死角。那練氣三層大吼一聲:“老子跟你們拼了。”

      話音未落,后邊圍觀的人一腳踹了上去。練氣三層一個趔趄就跪在了地上,猛然回過頭憤怒的嘶吼到:‘誰?’

      身后,密密麻麻站了幾十個人,每一個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他們早就看九里的徒弟們不順眼了,一個個耀武揚威的在紫云派橫著走,仗著九里的名頭到處欺負人。所有人都是敢怒不敢言的。

      而現在,九里的徒弟受挫了。他們不介意下黑手,蹭黑腳。

      打的那叫個血肉橫飛。

      “……”

      而正此時,十幾道流光從天上劃過。

      天空之中猛然響起一聲如雷霆霹靂的爆喝:

      “住手!”

      “住手!”

      “手……”

      ‘嗡嗡’

      聲音滾滾如雷。

      一聲爆喝,產生了回音。地面上的灰竟然都往起來跳了幾下。

      新人宿舍區一片人仰馬翻,慘叫遍地。

      所有的煉氣期弟子,包括李文強,在這瞬間,全部都被這一聲猶如神仙般的吒喝,震得耳朵流出了鮮血。

      李文強躺在地上,只能聽見‘嗡嗡’的聲音在耳朵之中回響。但是他卻沒有慌亂,眼神平靜的看著天空之中不斷降落的十幾個人,心中尋思著對策。

      他知道,這些人是紫云派執法堂的人。

      掌門不在的時候,他們比掌門的權利還要大。就連大長老都要給他們面子。

      片刻后,十幾個男女老少背負寶劍,站在了新人宿舍區,臉色冷漠的看著滿地的新人。

      “何人……”

      話音未落,又是一道流光而來,但是這道流光卻不是飛來,而是跑來的。

      人未到,聲音已經傳來:

      “誰敢動我徒弟!”

      “誰敢!”

      “誰!”

      聲音到,人也到了。

      卻見,此時的九玄手里拿著一把鐵劍,赤紅著眼殺氣騰騰的站在了李文強的身邊。直接無視了執法堂的人,看著耳朵流血,衣衫襤褸的李文強,紅著眼睛說:

      “徒兒,你受苦了。誰打你了?”

      一邊說著,九玄一邊偷偷眨了眨眼睛。

      精明如鬼的李文強何嘗不明白這個意思?

      當即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來:“師傅啊,徒兒沒用。我在家里修煉的好端端的,結果九里真人的徒弟忽然找上門來,說是因為你借了他師傅一顆回元丹,奪取了他們的利益……”

      九玄爆吼一聲:‘放屁,我縱死,也不會問九里那個傻X開口的,你那顆回元丹是你九幽師娘借的。說,他們是不是訛詐你的回元丹啊?’

      李文強委屈巴巴的說:“我不知道。但我感覺他們有那個意思……”

      說著,李文強抹了把眼淚,哭喊道:“師傅,當時我和他們據理力爭……”

      這時,趴在地上被打的骨斷筋折的張云龍急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爆吼一聲:

      “執法長老,沒有啊。我們沒有想要訛詐他的回元丹。誤會……這是誤會。”

      頓了頓,又癲狂的看著李文強吼道:“你哪兒據理力爭了?你特么啥時候據理力爭了?我們就說了一兩句話,你過來就是一耳光,你據理力爭尼瑪!”

      李文強哭著吼道:“你在放屁么?你一個練氣六層,我一個練氣四層。我沖上來給你一耳光?你睜著眼睛說瞎話。”

      “誰說瞎話了?臥槽……尼瑪的,我特么,誰說瞎話了?”

      李文強根本不給他辯白的機會,連忙說道;

      “師傅,當時他們說要殺了我這個廢物。說幸虧您沒來,如果您來了,連您一起殺了。說是九里真人在紫云派是能只手遮天的,就算他們殺了您,紫云派連個屁都不敢放。”

      “師傅,這太氣人了啊。雖然我知道九里真人很強大,雖然我也聽到小道消息說過。傳言九里真人能夠吊打紫云派掌門。我還聽到過傳言說,九里真人野心勃勃,現在要搶占資源修煉,然后殺了掌門自己上位,這樣方便控制紫云派……當然,這是小道消息。”

      說著,李文強看了執法堂的人一眼。

      卻見,此時執法堂的所有人臉色都沉凝了起來,每個人的眼神之中都閃過了冰冷的殺機,但是一言不發,只是聽著李文強說。

      而張云龍和九里的徒弟們,這時已經懵了。所有人,急的連嘴都張不開,想要喊李文強不要亂說了,但是沒機會了。

      李文強根本就不給他們一個‘對話’的機會,話鋒一轉又道:

      “然后他們十幾個人,就當街要殺死我。我只能跑……幸虧,這些古道熱腸的路人們拔刀相助,看不慣手足相殘,看不慣十幾個人欺負我一個人。所以他們就拿著兵器來勸架了。就是這些熱心路人的幫助,我才逃過一劫,扛到了執法前輩們的到來……”

      話音落下,場中沉默了下來。

      所有弟子都在深思,他們在想。

      想李文強的話。

      總覺得李文強的話好像有哪里不對勁啊。

      但是仔細想想,好像確實是這么回事,李文強似乎沒說謊啊……

      只是,這三十多號人帶著兵器,真是來勸架的?

      嗯……仔細想想,好像也成立。

      這時,張云龍眼里閃過一抹驚恐之色,他知道他給九里惹大禍了。

      急的只能指著李文強:“你……你……你血口噴人。”

      李文強大喊一聲:“我有沒有血口噴人,執法長老只需要隨便問一個人就是了。問問他們,我說的是不是真的。”

      執法堂的那個老者深深看了李文強一眼,指著一個遠處的少年,冷聲道:“他說的是不是事情全部經過?”

      那弟子被嚇了一大跳,抹了一把耳朵上的血水顫聲道:“是……是真的。”

      張云龍眼珠子猛然一瞪:“你,我沒有那個意思。我不是來訛詐他丹藥的。”

      執法長老又問那個弟子:“你再說一遍。”

      那弟子全身發抖的說:“我當時在屋里修煉,就聽見張云龍等人在門口喊李文強出來。然后說要打他……”

      李文強大喊一聲:“你有沒有聽見,他們說要打我師傅?”

      弟子想了想,好像是說過,連忙點頭:“是說過。”

      執法長老瞪了李文強一眼:“你繼續說。”

      弟子連忙又道:“然后就打起來了。我沒看清,就看見李文強把張云龍的手打斷,然后張云龍他們就拿出兵器了。然后那些……那些勸架的就來了。”

      李文強連忙大喊一聲:“這位師兄,你怎么能作偽證呢?我一個練氣四層,怎么可能把練氣六層的手打斷呢?你這說法都不成立,你明明應該是看見我被打了才對啊。”

      那弟子急的滿頭冷汗,支支吾吾的什么都說不出來。

      執法長老猛然喝到:“你閉嘴!”

      李文強連忙一縮脖子,不敢再說什么了。

      執法長老心里松了一口氣,暗道一聲好險,只要李文強的那些說法不成立就行了。否則,要是讓自己處理九里真人那什么……反/動的行為,以及那些‘小道消息’,這自己肯定沒辦法處理的。一個弄不好就是大事情了。

      同時,又深深的看了李文強一眼,心中暗驚。好陰險的少年啊,三言兩語,添油加醋的竟然差點把金丹期的九里真人滅了。

      你說李文強說錯了么?他夸大其詞了么?

      沒有……你聽他說的其實是有理有據的,只是換了幾個形容詞,意思瞬間就不對味了。

      可饒是如此,九里真人以后要倒大霉了。

      李文強這么幾嗓子下去,就算明明沒有那個什么‘小道消息’,但是現在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小道消息’了。至于這個小道消息最開始是從哪里出來的,這就只能問李文強了。

      就這么一個‘據說、聽說’,九里真人以后估計是要被架在火上烤了。

      執法長老仔細記下了李文強的樣貌,淡淡的說:“所有參與斗毆的弟子,杖三十。醫藥自理。”

      言罷,轉身就走。

      李文強急了,這特么怎么行啊?

      我是個受害者。

      你們這些執法者,明顯就是要打太極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這怎么行?

      老子是占理的一方啊,我是挨打的一方,你看,我雖然沒有傷,但我衣服都被抓破了。你怎么能大事化小的處理呢?

      李文強連忙站起來說:“前輩,我還聽見一個傳言說:石人三只眼,攪動紫云天下反。這一次的事情是小,但是以點窺面可以看出九里此人野心勃勃。當然,我不是無端的懷疑,不信你們問在場的所有人……他們是不是聽見了張云龍說,就算他們打死了九玄,他們的師傅都能替他們擺平。不信你們問啊。”

      執法長老一個趔趄,眼里閃過一抹憤怒之色,這小子有完沒完?什么是攪動紫云天下反?

      猛然回頭,執法長老爆吼一聲:“休得傳播謠言,再亂說,小心廢你丹田。”

      李文強連忙閉嘴。

      看著執法堂的人離開,連忙又追上去大喊一聲:“前輩,我是受害人啊。我師傅這一脈又窮,我被打了,肇事者總得賠償醫藥費吧?”

      執法長老默然的閉上了眼睛,喉結滾動,他覺得,自己似乎遇到了一坨狗皮膏藥……

      李文強根本不給執法長老說話的機會,連忙又說道: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如果正義得不到聲張,如果積怨得不到舒展。那么國將不國,法又何用?”

      “我不僅是在為我自己討要一個公道,我還是在為我紫云派的成千上萬的同門兄弟,討要一個公平。我不是一個人在戰斗,我是在為我們弱勢群體討要一個公道。”

      幾句話,整個新人宿舍區,數百個少年眼眶通紅的看著李文強那孤膽英雄的背影。

      此時,覺得是如此偉岸。

      說得好!

      他不是一個人在戰斗,他是在為我們弱勢群體討要一個公道啊。

      說得好啊,如果正義得不到聲張,那么國將不國,法又何用?

      無數的少年,此時崇拜無比的看著李文強的背影。無靈根的廢物又如何?弱勢群體又如何?他,是一個正直,果敢,不畏強權的人啊!

      嘶——

      執法長老深吸一口氣,轉過頭去壓住怒火:“你覺得醫藥費多少合適?”

      李文強滿臉嚴肅的說:“我紫云李文強素來不是一個貪得無厭之輩,但當時我正在晉級凝氣期的緊要關頭。凝氣期,是我畢生的夢想,但是卻被他們打斷了。我覺得……少要一點吧,一千枚靈石合適。”

      張云龍等人都炸了,特么的,李文強這一方一個受傷的都沒有。反而是張云龍差點讓打報廢了,現在李文強還要要一千靈石的醫藥費?

      張云龍眼淚都氣出來了,嘶吼一聲:“李文強,藥店碧蓮!”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