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十五章:狗血可破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一十五章:狗血可破之字體大小: A+
     

        一眾人觀察了許久,漸漸的,他們接受了一個事實。

      有可能,是昨晚地震的時候,天地靈氣太過濃郁,所以造就了這個無靈根的選手反而得福。

      九里真人詢問道:“大長老,是否將他抓過來問問?”

      大長老笑著搖搖頭:“不必了。機緣巧合之下突破到練氣三層而已,修真界不乏奇詭之事。他終究是無靈根之人,永世無法進入凝氣期。不配見我。”

      九玄聞言,欲言又止。

      他很想幫李文強解釋一下,李文強不是借助天地靈氣,而是憑本事突破的。但是話到嘴邊,卻又住口了。

      正如大長老那句話。不配。

      李文強不配見大長老,而自己,沒有得到大長老的允許,不配和大長老說話。

      大長老又道:“只是,這次我召開大會,他缺席,如何懲處?云湖你說說看?”

      云湖真人看了一眼九玄,拱手說道:

      “大長老,事出有因。李文強畢竟修行到了關鍵時刻,是真的在突破的重要關口。修真者,沒有什么是比修煉更重要了,所以晚輩認為,口頭警告便是了。”

      大長老微微頜首:“我給云湖你一個面子。就此作……”

      話音未落,九里真人猛然上前一步打斷道:“大長老,這件事不能這樣算了。雖然李文強是在突破,但是一個無靈根的凡人,突破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永遠也進不了凝氣期,他的修煉一點都不重要。但是他一個人,卻影響了整個紫云派的紀律。這件事不能這樣輕描淡寫的過去了。”

      “哦?”

      大長老一挑眉,深深的看了一眼九里真人,又看了一眼臉色陰沉的九玄真人,饒有興趣的說:“有意思。你直說。”

      九里真人拱了拱手:“晚輩認為,既然大長老是給云湖師叔的面子,那確實不好將他驅逐下山,畢竟云湖真人已經立出了規矩,五年之內他到不了凝氣期就讓他滾蛋。所以這一次的懲罰,晚輩認為,是師傅沒教好,是師傅沒有起到監督作用,才讓李文強初來乍到就敢目無王法,目無規矩!”

      “而九玄本人也長年累月的在凝氣期徘徊,浪費時間,卻占用了我們‘九’字輩的同樣多的修煉資源。這實乃用有限的資源,去浪費在無用的廢物身上,而九玄他還偏偏又手下一大幫廢物,全部都是煉氣期,一個凝氣期的都沒有,這更是極大的浪費了本派的資源。”

      “所以我認為,應該將九玄的修煉資源讓出來。用有限的成本,去定點培養有價值的人。”

      話音落下,大長老笑瞇瞇的看向了云湖:“你怎么說?”

      此時,九玄真人低著頭,拳頭捏的咯咯作響,但是卻一言不發。他不配發言,不配有意見。

      而云湖真人此時也是臉色陰沉無比,深深的看了一眼九里真人,淡淡的說:“九里。”

      九里笑呵呵的拱手:“師叔?”

      “九字輩的這一代,已經死的差不多了,就剩下了五個人。再減去九玄的資源,你們一瓜分,你不覺得你占用的有些太多了么?”

      九里聳聳肩:“誰讓我天賦好?誰讓我的弟子們天賦都好。嗷嗷待哺啊。”

      云湖冷哼一聲:“天賦?你和九玄比天賦么?”

      九里呵笑一聲:“不看過去,不問未來,晚輩只知道我現在比他強大,我三靈根,我金丹期。他,一靈根,他的弟子,無靈根。”

      “金丹期?哦……那行,你拳頭大,紫云派你說了算。”

      九里連忙擺手:“師叔可不要如此捧殺晚輩。我只是紫云的一塊磚,哪里需要哪里搬。晚輩只是想變強,為紫云派做出更大的貢獻而已,本身無錯。再說了……等晚輩到了元嬰期,說不定將您老人家也趕下臺呢?”

      云湖笑了笑卻沒有與他多說一句話,拍了拍九玄的肩膀:“人家金丹期,強大著呢。師傅也才元嬰,說不定哪天就被人家碾壓了。是師傅沒用,九玄你忍忍吧。”

      言罷,云湖身形一閃,消失在了當場。

      九玄低著頭,全身戰栗著,拳頭捏的讓指節都泛白了。一言不發。

      大長老笑了笑:‘那就這么定了吧。’

      搞定,散場。

      ————

      只是一個下午的時間的發酵,整個紫云派所有人都知道了這件事。

      “聽說了沒有?因為今天李文強缺席,竟然害的自己的師傅九玄,從此再也不享受‘九’字輩的待遇和福利了。”

      “哈哈哈,那個傻X啊?活該。九玄自己是個垃圾,自己的徒弟也是個垃圾。九字輩里,就他一個是凝氣期,剩下的最垃圾的都是筑基期了。九里更是人中龍鳳,金丹期。他也好意思拿著九字輩的資源?‘

      “是該這么讓出資源,讓其他有天賦的人上。:”

      “真不知道云湖那大傻狗是怎么想的。頂住壓力給九玄資源,聽說是等待一個機會,和一個合適的時間到來。”

      “禍害啊。人家九玄頂住那么大的壓力把他招進來,結果這個無靈根凡人,竟然害的九玄自己也倒霉了。”

      “我今天下山救災的時候聽說,李文強在姑蘇城里也是個大禍害。超級倒霉王,天天挨雷劈,誰跟他走得近誰倒霉。”

      “真的假的?”

      “那還有假?”

      “以后得離他遠點,不,得離云湖那個派系的所有人都遠點。他們那一派系,全是倒霉鬼。”

      “……”

      紫云派,無數人議論紛紛。

      更有甚者,偷摸的在李文強的宿舍門口潑狗血。因為聽說狗血可以破除邪晦和霉運。

      顯然,修真者也迷信。他們覺得李文強就是個魑魅魍魎,混進了紫云派里,會讓其他人都倒霉的。所以不斷的有人用狗血,或者屎尿,往李文強和九玄真人的宿舍門口、圍墻上潑。

      臭烘烘的。

      引起無數人圍觀。

      這時,又一個師姐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李文強的宿舍門口,趁著沒人,從手里拿出了一個裝著狗血的豬尿泡。看了一眼滿是污穢的墻壁,找到了一塊相對干凈的地方。

      閉上眼睛禱告:“我的宿舍距離李文強太近了,望天神保佑我的運氣不會被他拉下馬。呔!”

      言罷,猛然將一尿泡的狗血潑在了墻上。轉身就跑。

      剛走了一步,只聽身后傳來一個陰惻惻的聲音:“你們這樣做,是不是有些太過分了點?”

      師姐嚇了一跳,以為是李文強出來了,結果回頭一看,竟然是自己師從同門的師弟劉文強。(兩人都在九至真人門下)。

      師姐雙手叉腰,冷聲道:“劉文強你什么意思啊?”

      劉文強淡淡的道:“老李是我結拜兄弟。他人很不錯,而且他雖然是無靈根,但是一天之內連升三級,這種天賦是你們無法想象的。你們所有人卻都欺負他這一脈,我看不下去了……師姐,別人也就算了。但我曾經一直覺得師姐您純潔無瑕,與人為善,沒想到你也這樣?”

      師姐臉色微紅,鼓著嘴說:“關你什么事啊?大家都這樣,我怎么就不能這樣了?那倒霉蛋才來紫云派第一天,就把九玄真人拉下馬了。誰知道以后會不會把我也拉下馬?潑狗血,以示劃清界限,讓他的霉運不要找上我。”

      劉文強眼里閃過一抹悲憫之色:“愚昧。我輩修真者都已經逆天而行了,竟然卻還相信運氣這一說。”

      “懶得跟你解釋。你離李文強這么近,以后你離我遠點,別把霉運傳染給我。”

      劉文強看著師姐離去的背影,情緒忽然有些激動了起來,大喊一聲:

      “你才倒霉。你們所有人都倒霉。修真界,以實力說話。”

      師姐嗤笑一聲:“煉氣五層?你也配有實力?”

      劉文強少年心性猛然被激了出來,像是小破孩兒罵街一樣,大喊一聲:

      “你看著吧。我們是紫云三文強,遲早有一天會名震修真界的。實力……哼,我們早晚會有實力,比你們都強!”

      “幼稚。”

      “……”

      而周圍圍觀的人看見罵街一樣的劉文強,不由得哄堂大笑。

      “哈哈哈,這個外號笑死老子了。”

      “紫云三文強是什么?好耳熟,有種想吃的沖動。”

      “三文魚?哈哈,紫云三文魚。”

      “人以類聚,物以群分。廢物就喜歡和廢物在一起玩。倒霉蛋就喜歡和倒霉蛋在一起玩。”

      “……”

      劉文強看著周圍一些師兄弟們的笑聲,又羞又氣,臉憋得通紅。但是嘲笑他的人太多了,他卻不敢說什么,只能低著頭快速離去。

      喃喃自語著:“我們就是紫云三騷。紫云三騷總有一天要名震修真界的,正如老李所說的:我要這天,再遮不住我眼。我要這地,再埋不了我心。我要這漫天神佛都煙消云散……”

      說著說著,劉文強忽然熱血上頭,一捏拳頭兩眼發亮:“好熱血澎湃啊!”

      猛然回過頭來,劉文強不知道哪里鼓足的勇氣,對著那些嘲笑自己的師兄弟們大吼一聲: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嘶——

      場面一靜。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