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四章:我,李文強,有何貴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 第四章:我,李文強,有何貴干字體大小: A+
     

        姑蘇城外,李文強依然震驚的看著遠天的那一團烏云。他看見了烏云之中劃過了一道閃電,不由得心驚膽戰:

      “不是吧?真的有人挨雷劈了?”

      自語一聲,李文強忽然發現那團烏云在移動,又開始移動了,向著自己這個方向急速移動而來。

      “擦!”

      李文強驚呼一聲,拔腿就往姑蘇城里跑。

      好不容易送走了這尊倒霉神,現在它又要回來找我了?這怎么可以?

      李文強往城里跑,而九玄真人此時頭頂烏云往姑蘇城里追。修真者跑路的速度是凡人無法想象的,只是片刻的功夫,九玄真人就帶著一大團烏云跑到了姑蘇城城門外。

      左右打量一圈,廣場上除了幾個甲胄之外,再無他人的身影。

      九玄真人爆吼一聲:“李文強呢?”

      一個甲胄看見九玄真人,連忙下跪:“參見仙人。”

      “別廢話了,李文強呢?”

      說著,九玄真人看了一眼腦海里的倒計時,已經過去了十分鐘了。急的一把抓住了甲胄,爆吼一聲:“我在問你,李文強呢?”

      甲胄被嚇得面如土色,指了指城門:“剛才看見他往城里跑了。”

      話音落下,九玄真人‘嗖’的一聲不見了。

      幾個甲胄面面相覷,顫聲道:“渾身殺氣。”

      “他,他是來殺李文強的么?”

      “文強真可憐。”

      “哎,竟然得罪了仙人。”

      “……”

      而九玄真人此時也是有苦說不出,一進姑蘇城,九玄真人就懵了。滿城都是人!

      這會兒正是晌午,街上人頭攢動,人來人往。他上哪里去找李文強?

      “那不是仙人么?”

      “道長,竟然是道長。”

      “你看那一身道袍,仙氣縹緲。”

      “是雞籠山上的修真者下來了?”

      “快參拜道長,沾染一些仙氣。”

      頓時,整個姑蘇城嘩然,街頭上的販夫走卒激動狂熱的往九玄真人這里涌來。他們自然是一眼就能認出來九玄是修真者,因為他穿著道袍,道袍上還繡著‘紫云’二字。

      這種衣服可是不能亂穿的,胡亂穿紫云派的衣服,很可能會招惹殺身之禍。所以販夫走卒們根本不疑有他。

      九玄真人眼看著一大幫人涌來,急的狂吼一聲:“李文強在哪里!”

      “李文強在哪里!”

      聲音回旋,猶如雷霆般震耳欲聾。在九玄真人含真氣的吼叫之下,整個姑蘇城所有人都聽見了這一嗓子。

      與此同時,城主府之中。

      黃守義面色狂變,猛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仙人回來了!”

      “不好,李文強惹了什么禍了?仙人竟然要回來找他?這語氣不善,難道……難道是要殺了他?”

      想到這里,黃守義眼里閃過一抹擔憂之色。

      李文強這個少年和他關系不錯,兩年前,李文強各種奇思妙想出爐,改變了整個姑蘇城的環境和治理。被封為姑蘇城第一才子。

      以前的姑蘇城臟亂差,但是現在的姑蘇城煥然一新,這一切都是李文強的功勞。

      所以黃守義非常的偏袒李文強。

      “快,備馬。我要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一邊吼叫著,黃守義一邊急吼吼的沖了出去。

      與此同時。

      整個姑蘇城的名門望族,全部驚起。

      孫家。

      孫家家主瞳孔一縮:“這,這是仙人的聲音?”

      “這語氣凌厲無比,八成是要來殺李文強的。”

      “家主,仙人為何要殺李文強?”

      “仙人最忌諱氣運二字。李文強是天生的被雷劈體質,整個姑蘇城誰人不知?肯定是仙人的氣運被李文強玷污了……”

      “哎,真是可惜。姑蘇第一才子啊。”

      “走,我們出去看看。李文強以前幫過孫家不少的,至少得知道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

      王家。

      所有人震驚了。

      王家的晚輩們放肆的大笑:

      “哈哈哈,李文強這個吊毛這次完蛋了。仙人竟然全城找他,怕是要殺他了。”

      “哼哼,今天就是因為李文強,所以我才沒有被仙人帶走。殺得好。”

      “狗曰的李文強早就該殺了。以前我王家是大地主,結果那廝提出了一個分田地,土地國有化。我去特娘的!”

      “走走走,出去看熱鬧。看看仙人是怎么殺人的。”

      “……”

      張家。

      全家震驚。

      一個明眸皓齒的小姑娘滿臉焦急的跑了出來:“怎么了?剛才那是仙人的聲音么?他要找李文強?”

      “小姐,快進屋吧。這仙人的聲音聽起來不善。李公子怕是兇多吉少。”

      張依依眼里閃過擔憂之色:“不,我要出去看看。文強……文強怎么會招惹仙人。”

      “小姐,李文強是個掃把星,天天挨雷劈。肯定是他玷污了仙人的氣運。”

      “這……這也太胡說八道了吧。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氣運,何來玷污一說?我一定要出去看看,文強要是有什么閃失,我也不活了。”

      張依依一邊抹眼淚一邊往門外走,她是姑蘇城第一美女。她暗戀李文強的事情,在整個姑蘇城不是什么秘密。兩年前李文強穿越而來就調戲了她,當時張依依恨死李文強了。

      但是卻在一個夜里的月下,聽見李文強站在姑蘇城外的寒山寺上吟詩作對,忽然對李文強的印象有了改觀。

      而后,李文強更是在寒山寺上提詩一首: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此詩一出,震驚整個姑蘇城,李文強的大名響徹整個南州,被譽為姑蘇第一才子。而張依依從這個時候開始,就已經深陷于李文強的才華無法自拔了。

      暗戀著,暗戀著。

      而后,李文強更是傳唱出了一首叫做《鐘無艷》的歌曲。其中的一段歌詞:“沒有得你的允許,我都會愛下去。互相祝福心軟或者準我吻下去。我痛恨成熟到不要,你望著我流但,漂亮笑下去彷佛冬天飲雪水……”

      這一句歌詞,深深的震撼到了張依依的靈魂,她覺得,這歌詞就是在說自己。

      暗戀著李文強,即使有沒有得到他的允許,都要愛下去。

      每夜唱著這首歌,張依依都以淚洗面……

      所以,有人來找李文強的麻煩,她必須要出去看個究竟。

      很快。

      城門口,九玄真人所在之處,人滿為患。所有人都用一種不善的眼神看著九玄真人。

      他們不敢說什么,但是卻敢使用眼神去表達自己的不滿。

      李文強那么有才,那么善良,那么優秀,為什么要殺他?

      九玄真人也懶得和凡夫俗子們解釋,只是站在那里急吼吼的說:

      “李文強在哪里?快出來,李文強,貧道有大事找你!”

      “李文強,滾出來啊李文強!”

      “……”

      吼著吼著,一匹快馬狂奔而來,黃守義連忙勒馬下來:“道長。不知何事?”

      九玄真人不耐煩的看了黃守義一眼,大吼道:“給我把李文強找出來,快!”

      黃守義眼里閃過一抹掙扎之色:“道長,是否李文強得罪了道長。”

      “你問這么多做什么?給我把他找出來。”

      黃守義看見了九玄真人的不耐煩,不敢再多說什么,連忙安排了下去。但是安排的時候卻使了個眼色,眾人都明白:出工不出力……

      但是凡人的眼神,如何能瞞得過九玄真人?

      他一看這個樣子,當即暴怒;九玄跳上了城樓,俯瞰整個姑蘇城,睚眥欲裂的爆吼一聲:

      “一炷香的時間內,若是不見李文強,貧道九玄,屠戮整個姑蘇城。一條狗都活不成!”

      ‘嗡——’的一聲,整個姑蘇城當即炸開了鍋。

      那些趕過來看熱鬧的名門望族,頓時臉色煞白。

      “這……”

      “瘋了,瘋了!”

      “他,他要屠城?”

      “我我我我……我們快跑。”

      “不,跑不掉的。修真者要屠城,誰都跑不了、”

      “快,快去找李文強!”

      “快啊,所有人去找李文強。、”

      “這該死的李文強,禍害啊。嗚嗚嗚,掃把星啊,他走哪兒哪兒倒霉。”

      “發動家族的所有力量,哪怕掘地三尺也要找到李文強。他肯定藏在姑蘇城的,我剛才看見他跑進來了。”

      “……”

      黃守義面色狂變,猛然回過頭去,顫聲喊道:“道長,凡人是宗派的根基。何故于屠城?您不怕冒天下之大不韙么?”

      九玄真人此時急的什么都顧不上了,狂吼一聲:“我愿意么?我也是被逼的啊。臥槽尼瑪的,來一趟姑蘇城差點命都沒了。快去給貧道找李文強,我說了,一炷香找不到李文強,我活不成,你們都給我陪葬吧。”

      嘶——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所有人,只是覺得一股寒氣沖上了天靈蓋。

      九玄真人,究竟受了怎樣的委屈?

      他竟然已經哭了?

      對。所有人都看見了,九玄真的哭了。眼睛是紅彤彤的,在那里急吼吼的暴跳如雷。

      天吶,李文強究竟有什么本事?竟然讓九玄流下了眼淚?

      而街角,剛到場的張依依聽見了九玄的聲音,當即癱坐在了地上,面色慘白的喃喃一聲:

      “究竟,是怎么了?”

      “文強到底怎么招惹到了他?找不到文強,就要屠城?”

      “他說文強害他不能活?文強能有那個本事么?一定是他冤枉人。”

      張依依抹了抹眼淚,哀莫大于心死。

      正此時,張依依看見面前遞來一個手帕。默然抬起頭來,卻見一個少年站在自己的面前。

      “文……”

      剛說一個字,張依依連忙噤聲,啜泣的看著李文強:“文強,怎么辦?”

      李文強用手帕輕輕的擦拭著張依依的眼淚,心中感慨。雖然穿越來這里只是兩年,但是一點也不孤獨。

      整個姑蘇城,除了少數的小雜毛,基本都是自己的鐵桿粉絲。不枉此生了!

      黃大人處處偏袒自己,各大名門望族,以及百姓都擁戴自己。

      張依依也暗戀自己,視自己為己出。

      審視著這粉碉玉啄的臉龐,李文強微微一笑:“別怕。”

      言罷,猛然轉身,義無反顧的往城樓方向大踏步而去。他認為,自己此時像是一個視死如歸的英雄!

      而張依依看著他的背影也癡癡的,她也這樣認為。

      整個姑蘇城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看見了走出來的李文強,眼神復雜……

      九玄真人站在城門上也看見了李文強,心里松了一口氣。

      一步步走來。

      微風一吹,撩起李文強的大褂。

      站在街頭上,李文強傲然抬頭,郎喝一聲:

      “我,李文強,有何貴干?”

      說實話,李文強剛才冷靜下來之后,忽然隱約的知道了事情的大概……

      那團烏云。

      急吼吼的九玄真人。

      難道,系統真的出問題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