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美漫生存指南 » 七百五十五、陸地上的文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美漫生存指南 - 七百五十五、陸地上的文明字體大小: A+
     
        阿米莎沒想到自己最后會用這一種方式死亡,她很久之前就以為其他海族已經不具備殺掉她的能力了。

        畢竟她的身體堅不可摧,她的體內有阿卡多賦予的神之力。

        但最終她還是死在了一名普通海族的手里,殺死她的武器同樣是由阿卡多賦予——那支鋒利無比的三叉戟,只有神明創造的武器能夠殺戮由神明創造的海族。

        阿米莎沒有馬上咽氣,她在胸口被刺穿之后還痛苦的掙扎了一會。

        而在這段彌留之際,她仿佛又看到了阿卡多。

        那個神秘的、偉大的、擁有著無上力量的神明,那個揮揮手就可以徹底改變她一生,徹底改變整個海族軌跡的主宰。

        “阿卡多……偉大的阿卡多……我還能再見到你嗎?在我死后,我可以在某個地方與你再次相遇嗎?”

        阿米莎低聲詢問道,她希望阿卡多能夠像當年那樣再次降臨,可是這一次她沒能如愿,阿卡多始終沒有再次現身。

        但就在此時,她的耳邊忽然響起了阿卡多的那個問題。

        “阿米莎,你應該仔細想想,你痛恨的是什么?你想要毀滅的究竟是什么,殺掉你父親和族人的又究竟是什么?”

        “不朽帝國殺掉了你的父親和族人,你殺掉了不朽帝國中,其他海族的父親和族人,那么你與你眼中邪惡的不朽帝國又有什么區別呢?”

        這兩句話不停的在阿米莎的腦海中回蕩,讓阿米莎的思緒變得時而混亂,時而清晰,她掙扎著看向仍在夢鄉中的兩個孩子,抬頭看著自己曾經深愛著的、深深信任著的丈夫,她忽然有了頓悟,整個身體抽搐不已!

        “原來早在那個時候,阿卡多就曾經提醒過我!原來早在那個時候,阿卡多就給我指明過正確的方向!”

        “可是我卻全然忽略了阿卡多的指引,而是一意孤行的做了錯事,我辜負了神之力!我辜負了阿卡多!”

        在頓悟之后,阿米莎終于釋然,她接受了自己的結果,因為這一切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看著遠處繼承了她神之力的、仍在睡夢中的孩子,阿米莎緩緩閉上了眼睛。

        “孩子們,不要像你們的母親一樣,辜負了神之力,辜負了阿卡多……”

        “今后的路,就要你們自己走了。”

        ……

        四十年后。

        班達爾和德科果然如他們的父親所愿,終結了海族的“百年亂戰”。

        作為神之力的傳人,班達爾和德科成了海族中最強大的兩名英雄。

        班達爾繼承了阿米莎的力量和勇敢,德科則繼承了阿米莎的敏捷和智慧,兄弟兩個從“追魚者”部落開始,統一了中部海域大大小小的數十個群落,又向著北方海域進發,徹底統一了海族。

        盡管此時海族的數量已經比一百年前,不朽帝國的最鼎盛時期少了整整十分之九,但是班達爾、德科兄弟所建立的新的王國同樣繁榮富強。

        他們將大海中的疆土分封給最先投靠給他們的群落領主,允許他們以群落的方式繼續生活,再將這些群落結合在一起形成一個整體,并將這個聯合起來的新的帝國稱之為“和平聯盟”。

        在海族中擁有最強大實力的班達爾和德科被信奉為神!

        哥哥班達爾被稱為戰爭之神,而弟弟德科則稱為智慧之神,兩人既是海族的精神領袖,亦是和平聯盟的最高統治者。

        結束了戰亂年代,兄弟倆過上了悠閑的日子,哥哥班達爾每日帶著族人出海狩獵,弟弟卻開始琢磨其他事情。

        這一日在班達爾狩獵歸來之際,德科突然來到了他的房間,他帶來了兩個上好的勇士果,專門為滿載而歸的哥哥慶賀。

        兄弟兩人邊吃邊聊,德科突然發問。

        “尊敬的哥哥,你還記得我們母親的故事嗎?”

        “住嘴!德科!”班達爾勃然變色,“要是被父親聽到了,他必定要大發雷霆!母親的事情是忌諱,千萬說不得!”

        “醒醒吧,哥哥,父親早就老態龍鐘,不問世事了。”德科笑容滿面,“這件事情也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我們的母親是個罪人,是殺掉了大半海族的死神——阿米莎。”

        “你到底想干什么?德科!我可不覺得討論這件事情是正確的!我們兄弟兩個拼盡全力才贏得了現在海族的信任和尊敬,我們好不容易才讓他們逐漸遺忘我們的母親是死神……一旦你喚醒海族的記憶,我們的威望將持續下降!”班達爾沉聲說道。

        “只是我們自己說說,海族又能知道什么?”德科笑道,他啃了一口勇士果,臉色變得鮮艷了一些,他繼續說,“我們的力量來源于母親,而根據長老所說,我們兩人的力量加起來也不如母親的十分之一……”

        “因為我們的父親是凡人,他玷污了母親的神之力……”

        “而母親的神之力來源于無限大能,創造海族的阿卡多,正如母親的那把三叉戟一樣……”

        聽到這里,班達爾已經有些不耐煩:“你到底想說什么?德科!”

        “我想說,如果我們有機會再見到阿卡多,我們是不是能變得更強?阿卡多就是海族神之力的來源,他能賦予我們想要的一切!”

        聽到這個建議,班達爾的表情立即變得嚴肅起來。

        他雖然沒有從阿米莎那里繼承到超凡的智慧,但這并不代表他是個傻子。

        他知道德科說的沒錯,阿卡多的確是神力之源,只要有阿卡多的幫助,那么海族一定能夠繁榮昌盛下去。

        如果能夠再次見到一次阿卡多,那么這對于整個海族來說,都是改變命運的大事!

        “你說的沒錯,德科,你說的沒錯。”

        班達爾贊同的對弟弟說道,

        “我明天就發布命令,召集我們海族最強大的戰士和最漂亮的女性前往極南海域,在那里建立廟宇祭壇,向神明禱告……”

        “我們要比我們的母親還要虔誠,我們要日夜呼喚阿卡多……”

        “直到阿卡多再次降臨,把幸福和強盛賦予我們海族,賦予我們的和平聯盟!”

        ……

        ————————

        坐在客廳陪著嘉莉吃披薩的高飛突然收獲了大量的信仰,這讓他意識到海族的新帝國終于成型了。

        在他將神力賦予阿米莎之后他就離開口袋宇宙出來吃飯了,接下來的劇情他還沒來得及看到。

        “賦予神之力似乎很有效果。”

        高飛心中非常滿意,卻不敢過度暴露出來,否則坐在他對面的少女一發讀心術甩過來,高飛豢養口袋宇宙的秘密就得泄露。

        吃完披薩,嘉莉抹抹手就去和斯凱出門逛街了,曼哈頓區遠比布魯克林卡納西要繁華的多,簡直就是兩個姑娘的購物天堂。

        而等嘉莉離開之后,高飛則收拾好殘羹冷炙,重新回到了口袋宇宙。

        經過長時間的演化,此時的藍星又變了模樣。

        海平面持續下降,大氣循環和水循環系統逐漸穩定,藍色的海洋面積從原本的幾乎100%變成了80%,更多的陸地浮出海面。

        高飛看向深邃的海域,發現原本的不朽帝國已經不復存在,此時統一海域的是一個聯邦制國家,各個大大小小的群落組合成了一個龐大的聯盟帝國。

        而搞笑的是,這個聯盟帝國最繁榮昌盛的城市不在物質資源極度豐富的中部海域,也不在氣候環境非常宜人的北部海域,而是在環境惡劣,海水冰冷的極南海域。

        在遙遠的極南海域,反而生活著數量最多的海族,他們在這里建立城市、修筑巢穴、甚至制造雕塑。

        在極南海域的最南端,一片枯萎的珊瑚旁矗立著兩個雕塑。

        這兩座雕塑已經在這里處理了數百年,他們分別叫做班達爾和德科。

        據傳說這兩個人是如今這個聯盟王國的建立者,他們一個是海族的戰爭之神,一個是海族的智慧之神。

        而他們的母親是海族的死神阿米莎,只不過由于阿米莎在海族人民中的口碑極為惡劣,因此并沒有被樹立雕像供奉。

        在兩座雕塑的上位,還有一座更為高大宏偉的雕塑,這座雕塑雕琢出的是一個與海族生物截然不同的生物,他有著海族的頭顱和軀干、巨蝦般巨大的鰲鉗、以及深海巨怪般龐大的觸手。

        他就是阿卡多,海族神話中最強大的神,生死的掌控者,全知全能的造物主。

        但是在海族之中,唯一有幸見過阿卡多的只有死神阿米莎,死神阿米莎曾經自稱為阿卡多的女兒,但她卻沒有留下任何關于阿卡多形貌的描述,以至于海族只能把海洋中最強大生物的各種器官拼湊在一起,組成了現在阿卡多的樣子。

        當高飛看到這座詭異莫名的阿卡多雕塑時,他當場笑噴了。

        “臥槽,這也太抽象了吧……我在你們海族心中,就是這個模樣的?”

        但不管雕塑的本身是什么樣子的,能給高飛輸送源源不斷的信仰就行了,至少如今的聯盟王國比之前的不朽帝國要更加強盛、更加開放。

        而高飛的神之力也在班達爾和德科兄弟的子嗣中流傳了出去,經過這數百年來的繁衍,如今海族之中已經有上千名皇室子孫以及流落在外的皇室私生子擁有了神之力。

        只是現在的神之力被普通海族的血脈不斷稀釋,再也沒有像阿米莎那樣毀天滅地的能量。

        至于那把無堅不摧的阿米莎之戟,則換了一個名字,以“王者三叉戟”的稱號成為了聯盟王國君王的象征,由歷代君王掌管。

        在大海里逛了一圈之后,高飛決定去陸地上看看。

        畢竟隨著海平面的下降,藍星上的陸地面積越來越大。

        想來距離生命誕生已經有了很長一段時間,海洋中的生命也的確應該往陸地上發展了。

        高飛的判斷沒錯,陸地上此時的確已經有了生命。

        他最先看到的是一種龐大的爬行生物,這種生物目前算是站在陸地生物食物鏈的頂端。

        用時間寶石回溯它的演化史,高飛發現這些爬行生物居然與大海中的海族有著共同的祖先——海族的祖先是那些類似水蛇的鰻魚,而這種爬行生物的祖先也是鰻魚。

        一部分鰻魚被高飛改造,逐漸演化成了擁有高級智慧的生物。

        但另一部分鰻魚沒能得到造物主的恩賜,只能按照自然規律緩慢進化。

        一個非常偶然的機會,它們進化出了能夠放電的肌肉組織,這一點與地球上的電鰻非常類似,只不過藍星上電鰻出現的更早。

        有了放電的能力,這些鰻魚在水里簡直可以大殺四方,任何照面的獵物都被它們直接電死,毫無還手之力。

        憑借著這種恐怖的能力,這些電鰻原本能夠成為海洋中的最強殺手,哪怕是已經逐漸擁有智慧的海族,在面對這些擅長遠程釋放電流的恐怖殺手時只怕也會束手無策。

        幸運的是,海族生活的海域是較深的深海海域,而淺海海域中的食物資源更加豐富,電鰻們為了捕食更多的獵物,便逐漸從深海海域往淺海海域發展,絕望的獵物們被這些會放電的大佬直接逼到了岸上,電鰻也跟著這些獵物上了岸。

        上岸后的電鰻從魚類變成了兩棲類動物,之后又演化成爬行動物。

        他們進化出肺用來呼吸,又進化出強壯的四只和鋒利的爪子。

        電鰻變成了大號蜥蜴,統治的地盤從海洋逐漸變成了陸地,但直到徹底演化為爬行動物,這些原本是電鰻的大佬們才意識到一個尷尬的問題。

        雖然還保留著放電的能力,但放電的能力只有在水中才能體現出更大的作用,因為水可以用來導電,空氣卻并不能如此。

        這樣一來原本在海洋中大殺四方的電鰻大佬變成蜥蜴之后反而成了弱雞,捕獵能力直線下降,這導致它們的地位也發生變化,甚至一度瀕臨滅絕。

        直到某一天,一個機緣巧合的機會,某一群蜥蜴來到了一個嶄新的棲息地。

        在這些棲息地里有一些獨特的果實,這些果實散發著醉人的香氣。

        捕獵能力下降,許久沒有獵物的蜥蜴大佬們根本顧不上挑食,便開始大快朵頤,它們大量吞食了這種奇妙的果實,并且填飽了肚子。

        很快食物在它們的腹中分解,并且產生化學反應,這些食物產生了一種神奇的氣體,這種氣體帶有一種濃郁的臭味。

        腹腔內被氣體充斥著的蜥蜴們開始不斷的打嗝,一開始只是被動的打嗝,但是它們逐漸掌握了這種排出氣體的方式,久而久之就可以熟練的將腹腔內的氣體噴出來。

        而在某一個時刻,某一只百無聊賴的蜥蜴,在噴出氣體的時候突發奇想,使用了自己放電的能量。

        從它口腔中噴出來的惡臭氣體在離開嘴巴的時候,剛好遇到了由它腮部釋放的電流形成的小火花,而在這一刻,一團熾烈的火焰翻滾著向前噴射而出!

        蜥蜴大佬嚇了一跳,連忙本能向后退去,它從未見過這團熾熱的、顏色明亮的東西,但它的直覺卻告訴它這團詭異的東西比它曾經擅長釋放的電流更加危險!

        時間不斷推移,越來越多的蜥蜴大佬發現了這件神奇的事情——當它們在噴出氣體的時候釋放電流,就會有一團熾熱的火焰噴出口腔。

        一開始它們并不知道這是它們自己的能力,但一段時間之后它們終于明白——這是大自然賦予它們的第二項神力,比放電更強大的神力。

        而在陸地上,這項神力的殺傷力是無比巨大的。

        于是一群體型龐大、尖牙利齒、能夠從口中噴出熊熊烈火的噴火蜥蜴,就此誕生了!

        ————————

        與一路開掛的電鰻群體截然相反,逃亡到陸地上的海族后裔就顯得倒霉的多了。

        他們原本都是在不朽帝國活的吃喝無憂的幸運兒,誰想到居然會有一天被一個單槍匹馬、手持三叉戟的恐怖女人追殺到背井離鄉,逃到淺海區和岸上。

        由于這些海族離開大海的過程太過短暫,這讓他們很難迅速適應陸地上的環境,就算海族的身體結構原本就能適宜陸地生活,但他們的登陸生涯還是充滿了坎坷。

        當高飛在陸地上發現這些海族后裔的蹤跡的時候,他們都已經瀕臨滅絕了,長有碩大尾鰭的下半身可以在海洋中恣意馳騁,但是一到陸地上就成了巨大的累贅。

        看到這些海族拼死掙扎的樣子,高飛無奈的搖了搖頭。

        “算了,我原本也打算在陸地上構建高等文明,就幫幫這些倒霉的海族,讓他們在陸地上生活下去吧……”

        想到這里,高飛開啟操縱微觀結構的能力,他將變異的基因直接埋入這些海族的身體中,讓他們的下一代能夠更加適應陸地的環境。

        過了十年,陸地上的下一代海族陸陸續續的誕生,而令他們父母震驚的是,這些海族的子嗣與他們的父母長得截然不同。

        他們的上半身雖然相似,但是下半身卻有了詭異的變化——原本海族標志性的巨大尾部和尾鰭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兩條修長的腿。

        第一個降生的變異的孩子被視作妖邪,還沒等孩子的母親好好看看他,就被驚恐的族人們拿出去丟下山崖摔死。

        第二個變異的孩子難逃同樣的命運,這種詭異的變異被視作不詳的象征。

        變異的恐懼讓整個群落被籠罩在陰影之中,長老們甚至揣測整個群落是否被惡魔盯上。

        對于天性保守且膽小的海族群落來說,變異的嬰孩就是厄運的象征,他們絕不會意識到那變異的雙腿,其實是幫助海族征服大陸的鑰匙。

        第三個孩子還在肚里的時候,他的母親和父親就開始擔心他是否也是變異者,畢竟群落里已經有兩個孩子被當做邪魔處死,他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落得同樣的下場——即使他真的是個變異的“邪魔”。

        轉眼來到了嬰兒降生的時間,孩子的父親忐忑的收在帳篷之外,母親緊緊咬著一根枯木,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音。

        歷經三個小時的煎熬之后,嬰兒誕生了。

        如他們預想的一樣——這新生的嬰兒,仍然是個變異者。

        “我們逃吧!”孩子的父親忐忑望向孩子的母親,低聲說道,“我不能讓他們殺死我們的孩子。”

        嬰兒的母親虛弱的點點頭,但她此時的狀態又怎能逃走?

        執著的丈夫帶著妻子和嬰兒朝著群落外面的森林中逃去,但很快就被群落的其他人發現,一番追逐之下,嬰兒的母親重重摔倒在草叢里。

        “走吧,帶著孩子活下去。”

        “我來拖住族人們……”

        這時嬰兒母親對他們父子說的最后一句話,之后她便被族人抓住,嚴刑拷打,最后被折磨至死。

        孩子的父親帶著嬰兒逃離群落,在森林中獨自生活,而他們的行為也給了其他族人希望,因為沒有那一對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活下去。

        接下來的數十年內,效仿者越來越多,每一對懷孕的夫婦都會想方設法逃離村落。

        他們不在相信村子里把變異嬰兒叫做“邪魔”的長老,他們堅信那些孩子是上天的恩賜,他們也學聰明了,不再等待孩子降生之后再逃離,一旦發現妻子懷有身孕,丈夫便帶著她逃離這個恐怖的群落……

        于是周圍的樹林中,出現了越來越多的單獨行動的流亡海族,他們以家庭為單位生活著,一開始只是各自為營,但隨著這些單獨海族越來越多,他們逐漸聚集在了一起。

        這個時候最初一代的“變異”的孩子們已經長大成人,他們都變得強壯而又聰明,長成后的“變異海族”發現兩條腿的身體結構非常適宜在陸地上生活,他們不僅可以在地面上快速移動,甚至可以攀爬樹木。

        隨著這些“變異”的海族越來越多,他們形成了一個嶄新的群落,而因為他們這一種類能夠更迅速的在陸地上行動,他們幾乎獵食干凈了附近的所有森林。

        而原本群落的那些沒有變異的海族,在激烈的競爭下徹底失去了食物來源,他們的族人相繼餓死,或者被森林中其他饑餓的野獸追逐殺死。

        當嶄新的、變異的海族們成群結對的向內陸進發的時候,原本那些把他們視作妖邪的、保守的、不知道變通的海族們被徹底遺忘在了這片貧瘠的土地上,他們原本可以哺育新一代成長,并且依靠著這些神賜的孩子過上更加幸福安穩的生活,可惜他們始終沒有戰勝自己固有的成見和對未知的恐懼。

        當新的海族在遙遠的內陸建立家園的時候,這些長老們默默死在了早已被遺棄的村落中,隨著風雨的沖刷,腐爛成一具具干枯的白骨……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仙歸來當奶爸寒門崛起諸天神魔種玄門敗家子重生八萬年
    都市至強兵王獨家公主絕版愛廢土崛起陰倌法醫變身透視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