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美漫生存指南 » 七百四十三、多元宇宙的死侍軍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美漫生存指南 - 七百四十三、多元宇宙的死侍軍團字體大小: A+
     
        調查清楚敵人的身份之后,高飛就不再手下留情,他知道死侍軍團都是一些沒羞沒臊而且擁有不死之身的癩皮狗,所以必須從一開始就威懾住這些難纏的家伙才行。

        “該我動手了!”

        高飛朗聲宣布,同時抓住女死侍的腦袋猛地往地面上一按。

        嘭!

        女死侍小巧玲瓏的腦袋直接被高飛按進紐約堅硬的路面,人行道的地磚都被高飛直接懟碎!

        “唔!”

        可憐的女死侍只發出了一聲沉悶的慘叫就徹底失去意識,腦袋也在高飛的大手下慘遭粉碎,但她的自愈能力依然是非常頑強的,即便是要害受損也能完成自愈。

        不過她的自愈不是瞬時的,這需要一個短暫的時間——盡管如此,女死侍的自愈也比正常愈合快上了幾百倍、幾千倍。

        而就在女死侍撲街之后,死侍小子緊隨而上。

        “嘿,亞洲人,瞧瞧你的腳底下,有我送給你的一件禮物。”

        高飛早就察覺到了他腳下的情況,剛才被托尼用粒子束打飛的死侍狗叼著一個又丑又臟的毛絨灰兔子到了高飛的腳下。

        “嗚嗚……汪!”

        死侍狗朝著高飛拼命搖尾巴,似乎在討好高飛,可惜高飛卻早就看穿這狗東西沒安好心。

        丑陋的灰毛兔子一雙眼睛閃爍著詭異的光芒,而死侍狗放下絨毛兔子之后轉身就跑。

        高飛輕輕一笑,進入光速暫停時間,再抓住死侍狗的尾巴把它揪了回來,伸手把絨毛灰兔子塞進死侍狗的嘴巴,一腳把死侍狗踹向站在遠處看好戲的死侍小子。

        之后脫離光速狀態,時間繼續,死侍小子正堵住耳朵等著聽炸彈爆炸,沒想到低頭一看死侍狗一臉衰相的趴在自己腳下。

        “你這蠢貨!你回來干什么?”

        再抬頭看向高飛:“奇怪!亞洲人,我送你的兔子呢?”

        話音未落,爆炸聲響起。

        booooom!!!

        死侍狗當場被炸成碎片,死侍小子則被送上了天空。

        高飛一陣好笑,朝著死侍小子輕輕揮手。

        “再見了,小家伙,我們一會兒見。”

        而就在這句話說完的時候,遠處突然響起了一聲巨大的噪音,那是躲在遠處寫字樓里的暗影死侍出了手,他扣動了手中老款栓動狙擊槍的扳機。

        狙擊槍的子彈朝著高飛呼嘯而來,劃破紐約的夜空在空氣中留下一股焦灼的味道,高飛則只是輕描淡寫的偏了偏頭,便躲過了狙擊子彈的捕捉。

        再一個眨眼的功夫,高飛已經沖到了寫字樓的里面,暗影死侍剛把眼睛從瞄準鏡上挪開,就發現高飛已經來到了他的背后。

        “什么?這么快?!”

        暗影死侍大驚失色,連忙準備換取白刃近身格斗,可惜高飛壓根沒有給他這個機會,抬手抓住暗影死侍的腦袋猛地往窗外一擲。

        嘭!

        暗影死侍撞碎了面前寬闊的落地玻璃,再直接把這一層的地板和夾在這兩層間的樓板給撞塌。

        但高飛出手的力道是如此猛烈,以至于即便是撞塌了樓板暗影死侍也沒能停止住下墜的力道。

        他像是個黑色的人形炮彈,呼嘯著朝著地面墜落而去,最后則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悶響,摔在地面上成了一灘軟綿綿的肉泥……

        “他應該得費些工夫復活了……”高飛喃喃道,之后縱身一躍從寫字樓上跳下,朝著不遠處死侍軍團的最后一名死侍——共生體死侍走去。

        共生體死侍在以往一直都是沖鋒在前的,這一次他原本也想搶在前面立功,但是看到高飛的戰斗力之后這家伙當場就慫了,當然慫的不光是他,還有和他結合在一起的屠殺。

        “亞洲人過來了!亞洲人過來了!”

        死侍哆哆嗦嗦的對屠殺道,

        “我們完蛋了!我們完蛋了!”

        “喔……別這么膽小怕事,你這個慫貨!”屠殺暴躁的罵道,“亞洲人也許并沒有發現我們,也許他認為死侍軍團只有五個人!”

        “放屁!”死侍膽怯的說,“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們的存在?你看見他的行走路線了嗎?他分明就是朝著我們的方向走來!”

        “那又怎么樣?你們死侍不是死不了的嗎?這亞洲人就算再強大又怎么樣?他又殺不掉你!”屠殺咆哮道,“我真是服了,你這個蠢豬!你根本沒有害怕的理由!”

        “我……”共生體死侍一琢磨,老搭檔說的對啊!

        “沒錯,我的確不應該害怕,就算我打不過這個亞洲人,至少我也不會死……”

        想到這里,共生體死侍把心一橫:“走吧,我們去會會這個亞洲人!”

        說罷,屠殺咆哮著鉆出來覆蓋了共生體死侍的全身,讓他變成了一個渾身赤紅色的龐然大物——而死侍的突然膨脹也直接撐開了他面前的那輛小轎車,他張開血盆大口直接朝著高飛撲去。

        “我們是……屠殺!”

        “屠殺和死侍!”

        看到紅彤彤、老大個兒的屠殺朝著自己撲過來,高飛內心非但不慌張,反倒有些惆悵:“好久沒見到埃迪了啊……也不知道他和毒液相處的怎么樣……”

        之后對著屠殺輕輕搖頭。

        “我很早之前就能手撕共生體了,這次不過就是故技重施罷了。”

        說到這里,高飛抬手撐開屠殺的血盆大口,之后沿著他的上下兩頜猛地發力。

        “抱歉了你們倆,我得強行棒打鴛鴦了……”

        呲啦!

        一聲脆響傳來!

        屠殺共生體直接被高飛從死侍的身上給拽了下來,變成了一大坨紅色的、不斷蠕動的詭異的液體生物。

        而共生體死侍整個人都傻了——“哈?!這特么亞洲人還真的把屠殺從我身上給撕下去了?這特么有點太恐怖了吧?”

        “你還我屠殺!你還我屠殺!”共生體死侍朝著高飛不依不饒的嚷嚷道,“我們倆不能分開!我們倆不能分開!”

        可惜高飛根本懶得跟他廢話,直接抬手施展空間魔法隔空取物——空間被深奧的咒語撕裂開,空間的另一端即是阿斯加德的藏寶庫。

        高飛取出永恒之槍岡格尼爾,朝著死侍的胸口射出一道白光。

        其實他想殺死死侍根本犯不上使用岡格尼爾,這么做完全只是為了起到震懾效果——他本來考慮直接使用無限手套轟殺共生體死侍,把這家伙給炸成飛灰,但他覺得無限手套的視覺效果沒有岡格尼爾這么炫酷,所以最后就選擇了岡格尼爾。

        于是倒霉的共生體死侍在慘叫聲中倒地而亡,胸口的傷勢至少需要他花費幾個小時來復原。

        而剛巧與此同時,被鋼鐵俠托尼·斯塔克帶上天空的主宇宙616的死侍因為缺氧窒息而休克,從天空中垂直垂落下來掉到了高飛的不遠處。

        緊接著托尼·斯塔克降落下來,看到高飛提著岡格尼爾,一臉震驚的問道:“不是吧?高飛,對付這么幾個小毛賊你居然還犯得著拿出岡格尼爾?再說你手上不是有無限手套嗎?直接用無限手套轟殺他們呀!”

        高飛笑了笑:“無限手套看起來弱弱的,一點都不酷,我還是更喜歡岡格尼爾……”

        “另外他們可不是什么小毛賊,他們是死侍軍團,他們都是死侍——擁有不死之身的、戰斗技能滿級的雇傭兵。”

        說到這里,托尼·斯塔克終于注意到這些橫七豎八倒在地上,身體已經被高飛打成各種慘不忍睹的狀態的雇傭兵們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傷口,他們簡直像是開了掛一樣,把很多致命傷都給療愈了。

        “我靠……這是什么鬼?他們為什么也都是不死之身?高飛……這些家伙是你的子孫后裔嗎?”托尼揣測道。

        他的推測不無道理,這些人畢竟都“繼承”了高飛的不死之身,但是他們身體痊愈的速度卻沒有高飛那么快,看起來他們的確像是弱化版的高飛。

        但高飛卻搖頭道:“不,托尼,我和他們沒什么關系,盡管我們的異能有些類似,但他們與我是相互獨立的……”

        “所以殺掉他們并不能解決問題,因為很快,這些難纏的家伙就會卷土重來,向我們發起第二輪的攻擊。”

        托尼·斯塔克聽得一陣頭疼:“那怎么辦?我們難道要一輩子和這些擁有不死之身的怪物們戰斗下去嗎?”

        這句話說完的時候,從天空墜落下來摔死的616死侍已經有了復蘇的跡象,這家伙的手指動了動,然后支支吾吾的說出了一句話:“哎呦……可摔死我了……”

        高飛沒給他快速復活的機會,直接抬腳朝著他的腦袋上踩去。

        吧唧!

        616死侍的腦袋像西瓜開了瓢,液體濺了一地。

        “我想我們得搞清楚這些家伙為什么要來刺殺我們……”高飛冷靜的分析道,“據我所知,這些家伙雖然很無厘頭,但他們卻不會輕易殺人。”

        “之前你不是說他們是雇傭兵嗎?既然是雇傭兵就應該是拿錢辦事,刺殺我們的原因也很簡單,就是為了錢唄。”托尼·斯塔克道。

        “但這些雇傭兵不太一樣,他們是一群并未喪失底線的家伙,只有錢是不足以讓他們出手的,我想買家刺殺我們的動機也一定得到了他們的認同才對。”高飛道。

        托尼·斯塔克簡直迷了:“這些雇傭兵還這么挑剔?殺個人還需要問動機?”

        “是的。”高飛道,“這就是他們的風格。”

        聊到這里,又一名死侍緩緩轉醒——這是那名滿頭金發、身材火辣的女死侍,她頭部的創傷已經基本愈合了。

        托尼·斯塔克認真的審視了一遍女死侍的身材,隨后低聲對高飛道:“讓這個死侍復活吧,我們來審問一下她,我更擅長和女性打交道,畢竟我可以用我的美男計攻克她的心理防線。”

        高飛強忍住自己吐槽的沖動,朝著女死侍指了指,道:“那么你請。”

        托尼·斯塔克則邁著瀟灑的步子朝女死侍走去,用他那充滿磁性的聲音問道:“嘿,女士,我想你也認識到我們之間的差距了,你放棄抵抗吧,你們絕不是我倆的對手,那么……”

        沒等托尼說完,女死侍咆哮著朝他沖來。

        “小矮子!我們的確不是亞洲人的對手,但我們可不怕你!”

        “殺呀!”

        兩把長刀朝著托尼·斯塔克的脖子上揮舞而去,砍得托尼趕緊后退,同時舉起掌心能量束朝女死侍身上開炮。

        boooom!

        女死侍被直接轟飛出去,一直滑到高飛的腳邊才停下。

        高飛一臉無奈的看向托尼·斯塔克:“這就是所謂的擅長與女性打交道?一上來就朝人家開炮?”

        托尼·斯塔克:“……”

        “高飛,我懷疑你在開車,而且我掌握了證據……”

        高飛輕輕一笑,伸出戴著無限手套的右手往女死侍的腦袋上抓去,同時提前握緊拳頭,激活心靈寶石。

        心靈寶石非但能夠蠱惑敵人,使目標內心產生恐怖幻覺,使用得當的情況下還能起到讀心的作用,嘉莉的“讀心術”就是來源于心靈寶石。

        因此在高飛的手掌握住女死侍腦袋的瞬間,他就感知到了女死侍的部分記憶。

        其中就有關于他們刺殺高飛和托尼·斯塔克的記憶。

        他看到了向死侍軍團發布這項任務的人,那是一個面無表情、長相平庸、行為古怪的光頭中年男人。

        這位中年男人在某個時空中找到了多元宇宙的死侍軍團,并且與他們商談了合作。

        他歪著腦袋,用古板、單調的語氣說道:“你們好,死侍軍團,我來自主宇宙616,我是一名長生人,你們可以叫我……伊諾克。”

        “我知道你們死侍軍團一直能夠穿梭在多元宇宙之中,并且可以干預各個平行宇宙的發展,我很欣賞這項本領,但很可惜,現在你們的本領已經不再唯一……”

        “因為有人打開了多元宇宙的隧道,將十七個各不相干的平行宇宙打通,這將會造成平行宇宙的相互融合和碰撞,長此以往,這些平行宇宙將會融為一個超大型單體宇宙,但由于單體宇宙的唯一性,這些宇宙中的個體將會進行殘忍的優勝劣汰,直到每一種個體只剩下一名幸存者……”

        “這對與十七個原本各不相干的平行宇宙是一場災難,我們必須盡快關閉這條連通多元宇宙的隧道,才能阻止十七個平行宇宙相互融合……”

        “所以,為了避免多元宇宙的毀滅,我需要你們幫助我去阻止這個開啟多元宇宙隧道的人,再盡快關閉多元宇宙隧道。”

        光頭男人伊諾克平靜的說。

        看到這里,高飛終于明白雇傭死侍軍團的人是誰了——長生人伊諾克,這個躲在幕后觀察一切的大光頭。

        長生人是一種壽命(或者說待機時間)非常悠長的生化機器人,他們類似于漫威宇宙中的觀察者,遍布整個宇宙的各個星球上,觀察著物種的演化與變遷。

        但長生人與觀察者又不盡相同,首先他們有著明確的分工,每種分工的長生人所負責的任務都是截然不同的,而長生人本身的戰斗力有限,比不上與他們類似的觀察者。

        另外長生人不像觀察者一樣,對宇宙中生物的演化完全袖手旁觀,在某一個物種面臨滅絕危機,或者某個生態系統瀕臨崩潰的時候,長生人會插手干預事情的發展,以避免慘劇發生。

        觀察者則是無論遇到什么情況都不會插手干預,處于一個完全中立的立場。

        而目前多元宇宙隧道的開通顯然將會造成毀滅整個生態系統的慘烈結果,因此長生人伊諾克不得不出手,他聯系了原本就可以穿梭于各個多元宇宙中執行任務的死侍軍團,讓他們阻止那個開啟多元宇宙隧道的人。

        可惜不知道是伊諾克的消息有誤,還是死侍軍團自己辦砸了差事——他們誤以為開啟這個多元宇宙隧道的人是高飛,這才過來刺殺高飛。

        “我想我搞明白這一切了。”高飛回頭對托尼·斯塔克道,“這群蠢貨搞錯目標了。”

        “什么?!”托尼·斯塔克聞言一愣,隨后問道,“你是說……他們刺殺的目標并不是我們?”

        “是的。”高飛點頭道,“他們要刺殺的是那個開啟了貝塔隧道的人,而我只是開啟了阿爾法隧道,更何況阿爾法隧道現在早就關上了……所以死侍軍團顯然找錯了目標。”

        “什么?!”

        聽到這里,女死侍也是震驚不已,

        “我們搞錯了目標?你并不是打開了多元宇宙隧道的那個人?”

        高飛低頭看向女死侍,解釋道:“呃……怎么說呢?其實我也是打開了多元宇宙隧道的人,但我打開的隧道已經關閉了,長生人伊諾克委托你們尋找的那個人是另外一個人,是那個人打開了連通十七個平行宇宙的隧道……”

        女死侍簡直要崩潰了,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看著高飛道:“所以我們一直都搞錯了,你根本不是我們的目標咯?”

        “是的,我并不是你們的目標。”高飛聳聳肩,“你們完全搞錯了。”

        “喔……真該死!我就知道韋德616是個冒失的蠢貨,經常干這些粗心大意的事情……反倒是共生體死侍和暗影死侍冷靜一些,我們應該聽從暗影死侍的建議,先做一些背景調查再動手……”

        女死侍氣鼓鼓的說,

        “不過這倒也是個好消息,至少我們不需要與你這個恐怖的亞洲人交手了。對了,朋友,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為什么這么厲害?”

        高飛輕輕一笑:“我是眾神之父,九界守護神。”

        “臥槽?!”女死侍面具上的一雙白眼睛瞪得像兩個乒乓球那么大,“眾神之父?九界守護神?!那不是奧丁的位置嗎?”

        “在我們這個宇宙,奧丁已經壽終正寢了。而我正是奧丁的接班人。”高飛說道。

        “難怪……”女死侍深吸一口氣,隨后郁悶道,“韋德616真是個不靠譜的家伙,他居然連這件事情都不知道……”

        說到這里,不遠處的浪人阿渡和暗影死侍齊齊復活,兩個人怒吼著朝著高飛沖來。

        女死侍連忙伸手叫停兩位隊友:“停停停……你們這些蠢貨!你們搞錯了目標了!這位亞洲人根本就不是那個大光頭讓我們刺殺的目標,咱們搞錯了!”

        浪人阿渡沖刺到一半戛然而止,手里的武士刀差點脫手甩出去。

        “這不可能!”他回頭瞪著女死侍大聲的說道,“我們的目標從來沒有錯誤過!”

        “呸!誰給你的自信?你忘了我們在喪尸宇宙誤殺綠巨人的事情了?”女死侍沉聲問道。

        “那……那是個意外!”浪人阿渡搖頭道,“但這次絕不是意外。”

        背后的暗影死侍則冷嘲熱諷道:“你們這些浪人真是嘴硬,讓你們承認錯誤比登天還難……我早就覺得這次的目標有點不對勁,行動之前最好先做一些背景調查,你們非是不聽……現在終于出亂子了吧?”

        說到這里,被炸成碎片的死侍小子和死侍狗也重新組合了起來,一人一狗一起往這邊走來。

        “現在是什么情況?大家化敵為友了?”死侍小子用他那還沒經歷過變聲的音調說道,“不過化敵為友也不錯,我覺得我們可能打不過這個亞洲人……”

        死侍狗則躲在死侍小子背后小心翼翼的盯著高飛,看得出來它已經被高飛虐出了心理陰影。

        女死侍雙手抱胸,崩潰的說道:“小子,我們搞錯對象了,這位亞洲人是這個宇宙的眾神之父、九界守護神,他是個正直的人,他是不會打開多元宇宙通道禍害這個宇宙的……我們的客戶,那個大光頭長生人讓我們尋找的目標另有其人。”

        “嘿!旺達,不要泄露我們客戶的信息!這是我們死侍軍團的基本原則!”死侍小子大聲提醒道。

        女死侍則不屑一顧的聳聳肩:“得了吧,小子,亞洲人早就用他那副神奇的手套窺探了我的記憶,我現在在他面前已經沒有任何秘密了,他連我每天去幾次廁所,睡過多少男人,最喜歡用什么姿勢都了如指掌……”

        “喔,旺達,你真惡心……”死侍小子抱著腦袋道,“誰在乎你每天去幾次廁所?誰在乎你喜歡什么姿勢?拜托,我還是個孩子,你為什么要對我說這些?”

        “你還是個孩子?你殺人的時候我怎么沒聽見你強調這一點?”女死侍尖銳的反問道。

        而就在兩人爭吵的時候,共生體死侍躡手躡腳的走了過來。

        “所以……偉大的眾神之父,尊敬的九界守護神,這一切都是誤會,沒錯吧?”

        高飛回頭看了一眼身形佝僂的共生體死侍,點頭道:“是的,一切都是誤會。”

        共生體死侍彎腰搓手,一派恭敬的小聲道:“那么我能否懇求你把屠殺還給我呢?我們倆是最好的伙伴,他離開我是活不了的……”

        高飛點了點頭,往不遠處地面上的那攤紅色的軟體生物指了指,道:“還給你了。”

        “感謝!感謝!”共生體死侍感恩戴德,連忙朝著地上的那攤屠殺沖去。

        而在兩人觸碰之后,屠殺終于又回到了死侍的身上。

        很快死侍軍團之中唯一一個被干掉兩次的死侍,616主宇宙的死侍韋德·威爾遜終于再次復活,女死侍旺達·威爾遜給他解釋了事情的經過。

        得知死侍軍團找錯目標之后,韋德·威爾遜也是一臉崩潰。

        “所以說我們一直都搞錯了是吧?你并沒有打開連接17個多元宇宙的貝塔隧道,你只是打開了一條連接兩個宇宙的阿爾法隧道,而現在你已經把阿爾法隧道給關閉了?”他看著高飛問道。

        “是這樣的。長生人伊諾克委托你們尋找的應該是那個打開了貝塔隧道的家伙,實際上我也在找他,因為我也不允許他毀掉這十七個平行宇宙。”高飛道。

        “喔……真是令人頭疼。”韋德抱著腦袋郁悶的說,“那么接下來我們該怎么做呢?偉大的眾神之父?”

        高飛想了想,隨后給出了結論:“我們先去找長生人伊諾克,他也許知道一些我們并不知道的東西。”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他來了,請閉眼特種兵在都市武道宗師重生之我是大明星萌妻當道:嗜血總裁77
    神話物品專賣店我是大反派[快穿]巫界術士幻想世界大穿越盜墓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