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美漫生存指南 » 七百二十二、薩卡星上戰海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美漫生存指南 - 七百二十二、薩卡星上戰海拉字體大小: A+
     

    盡管薩卡星的角斗賽已經落下帷幕了,但這并不影響薩卡星人繼續組織角斗賽,對于這顆星球上的居民來說,角斗賽就像是一日三餐一樣必不可少。

    按照薩卡星的傳統,新舊賽季之間會有一個長達兩個月的休賽期,而這段時間里高天尊就會組織各式各樣的娛樂賽,娛樂賽的雙方選手可以是上個賽季的冠亞軍,從而重現決賽的盛況,也可以是兩個名不見經傳的新秀,從而讓觀眾們充滿新鮮感……

    總之娛樂賽沒有常規賽季那么死板的規定,正如它的名字描述——娛樂賽最關鍵的是娛樂。

    兩天之前,高天尊在進行冠軍慶典的時候發現薩卡星的新科冠軍——不死戰士高飛,以及高天尊最喜歡的拾荒者——拾荒者142號齊齊消失了,同時消失的還有一個無關痛癢的角斗士——雷神托爾。

    這讓高天尊很不爽,主要是高飛和拾荒者142號對薩卡星來說太重要了,高天尊可不能失去他們。

    憤怒的高天尊命令托帕斯封鎖全球,逐個城市尋找他們的下落,可這兩個人……呃,勉強算上托爾,這三個人就是人間蒸發了,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尋找了兩天的高天尊此時心情壞到了極點,他感覺好像是自己最珍貴的寶貝被人偷走了,就連坐上了角斗場的至尊觀眾席也不能讓他的心情好轉,他滿腦子都是上一屆的冠軍,無敵的地球人高飛。

    “喔,我的冠軍,你到底去哪兒了?求求你回來吧,你只要肯回來打比賽,哪怕就打一場,我愿意付出任何代價!!!”

    說完這話,高天尊抬頭看著眼前角斗場上的亥伯龍和馬面雷神,搖頭道:“瞧瞧這些平庸的貨色,跟你相比,他們簡直就是垃圾!!!”

    ……

    角斗場上。

    娛樂賽的對戰雙方緩慢的從各自的鐵閘門中走出。

    因為是娛樂賽,所以無論是亥伯龍還是馬面雷神都沒有太把這場比賽放在心上,一會兒動起手來兩人也都心照不宣——假模假式的打兩下就算了,多甩甩華而不實的技能,少用那些拳拳到肉的殺招,娛樂賽的精髓是表演,而不是荷槍實彈的干!

    而由于上個賽季的坑爹成績,亥伯龍和馬面雷神現在的心情都很不爽,考慮到兩人都是被高飛淘汰了,他們還頗有些惺惺相惜的意思。

    走到擂臺上,倆人沒急著動手。

    亥伯龍壓低聲音,居然先八卦了兩句。

    “嘿,貝塔,你聽說了嗎?那個地球人逃跑了,不在薩卡星了。”

    馬面雷神馬臉一愣,低聲道:“不是吧?亥伯龍,在角斗場上聊這些,你認真的?”

    “拜托,貝塔!這可是轟動薩卡星的大事,你難道不感興趣?而且,伙計,你仔細想想,如果下賽季沒有那個地球人參賽,那么冠軍必定出在你我的身上!”亥伯龍興奮的說。

    馬面雷神聳聳肩:“下賽季太遙遠了,我現在在考慮這個假期我該去哪玩,你呢?亥伯龍,你有什么計劃嗎?我知道一片沙灘不錯,要不要一起去曬曬太陽?”

    亥伯龍一聽,居然真有些心動。

    “喔?真的?”

    哥倆正聊得起勁兒,忽然天空中一個詭異的光圈出現,緊接著整個薩卡星的角斗場都開始震顫起來。

    “什么情況?”馬面雷神茫然抬頭,一張馬臉寫滿了疑惑。

    “不好!有殺氣!”亥伯龍大聲說道,同時快速進入戰斗狀態。

    ……

    觀眾席上。

    觀眾們一開始注意力全都放在亥伯龍和馬面雷神的身上,沒有人去注意其他方向。但突然整個角斗場都開始顫抖起來,隨后有人指著天空中大聲喊道:“他回來了!是他回來了!不死戰士回來了!地球人回來了!”

    聽到這話,至尊席位上的高天尊一下子激動了起來,他猛地抬頭看向天空,隨后看到了那個熟悉的光圈。

    在看到光圈的那瞬間,高天尊如中雷擊,一股酥麻感從尾椎骨直竄天靈感,讓他渾身戰栗!

    他最喜歡的角斗冠軍回來了!這光圈就是他擅長的空間魔法!

    “是他!真的是他!”

    “高飛!不死戰士!黑死神!我最喜歡的冠軍!薩卡星最強大的角斗士!一名真正的戰神!”

    “我就知道你不會這么拋棄我,不會拋下你的榮耀……薩卡星怎么能沒有你?沒有你的角斗賽根本就不能叫角斗賽!”

    “哈哈哈……這下精彩了,讓我看看你給我帶來了什么驚喜吧?我就喜歡驚喜!你不會讓我失望的,沒錯吧?!”

    高天尊魔怔似的絮絮叨叨的說著話,同時抬頭仰望著天空中的光圈。

    而隨著巨大的震顫不停的傳遞出來,一個穿戴著墨綠色鎧甲的性感女人手持雙劍從天而降。

    “這女人……是誰?”高天尊詫異的望著天空,一臉懵逼的問道。

    同樣的問題也出現在了亥伯龍和馬面雷神的腦子里,兩個人都震驚的抬頭看著這位從天而降的性感女人。

    難不成薩卡星負責分配媳婦了?從天而降人手一個?

    不過很快他們就意識到這個“媳婦”可不是個簡單的“媳婦”,她擁有著非常強大的戰斗力。

    “啊啊啊啊!!!”

    性感女人在半空中發出憤怒的叫喊,同時施展神力朝著身下砍去。

    被高飛利用空間魔法扔到薩卡星上的海拉壓根就不管角斗場上站著的兩個人是敵是友,她的理念就是見到陌生人就殺了完事。

    “小心!”

    亥伯龍出言提醒馬面雷神,同時連忙利用飛行能力向旁邊躲去,但海拉的沖擊力仍然影響到了他,緊接著鋒利的長劍劃過他的皮膚,在他的胳膊上留下了一條長長的血口子。

    不過亥伯龍并不怕這些,他利用恒星光芒強化自身的愈合能力,很快就讓這道傷口愈合了。

    此時自由落體的海拉剛好看到了這一幕,她皺了皺眉道:“永恒神族?我來到了什么地方?泰坦星嗎?”

    亥伯龍則回頭瞪著砍了他一劍的海拉,沉聲問道:“你是誰?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海拉懶得跟他廢話,抬手就打,盡管薩卡星距離阿斯加德十分遙遠,但目前海拉的體內還留存著不少來自阿斯加德的神力,這些神力足夠維持她在這里戰斗了。

    轟!

    她抬手將一道神力壓在亥伯龍的身上,直接讓黃金泰坦亥伯龍倒飛出去撞在角斗場的墻上,之后海拉再次釋放神力,亥伯龍的軀體直接被壓進厚實的墻壁!

    在海拉強大的威壓之下,薩卡星的角斗場都開始震顫起來。

    觀眾們根本不知道還有這么一個驚喜節目,紛紛尖叫、歡呼、鼓掌。而高天尊更是激動的站了起來,指著海拉大聲問道:“美麗的女士,請問你叫什么名字?你愿意成為薩卡星的角斗士嗎?如果你愿意留在這里,我可以滿足你任何要求!”

    海拉回頭看了一眼觀眾席上穿著奇裝異服的老家伙,隨后不屑的冷哼一聲,根本懶得和他說話,就去收拾馬面雷神了。

    角斗場另一邊的馬面雷神已經傻眼了,這到底是個什么劇情?

    不是說好了是我和黃金泰坦的娛樂賽嗎?怎么我們倆剛閑聊兩句敘敘舊,天上忽然破了個窟窿,然后就掉下來這么一個女怪物?

    看著朝著自己步步緊逼的海拉,馬面雷神一臉忐忑。

    “你你你……你是誰?是高天尊派你來的嗎?你是高天尊安排的守關大將?壓軸Boss?”

    海拉瞇著眼睛打量著眼前這個會說話的馬臉怪物。

    “高天尊?我不認識高天尊……”

    “這里是什么地方?你又是誰?”

    馬面雷神深吸一口氣:“這里是薩卡……”

    話音未落,海拉迎面就是一劍。

    “算了,不用說了,我也沒什么興趣知道。”

    轟!

    裹著強大神力的長劍迎面劈來,馬面雷神只覺得整個身體失去平衡,他本能的旋轉身體企圖躲避這一劍,可很快他就意識到他根本沒有躲開的能力。

    馬面雷神身上的甲胄寸寸斷裂,自己也被長劍的劍氣砸到地里——而海拉的長劍劈出了一道長達數十米、寬約三米的縱橫劍氣,這道劍氣直接屠戮了角斗場觀眾席上西北角的垂直一整排觀眾!

    薩卡星的觀眾們都驚了!

    宇宙中居然有如此霸道恐怖的女人!

    從天而降之后先是用雷霆手段把亥伯龍按在墻上摩擦,然后又一劍KO了馬面雷神,把捎帶手劈死了角斗場上的幾百名觀眾……

    無論是她強大的實力、還是不茍言笑的性格、又或者是這種殺人不眨眼的手段——這簡直就是薩卡星觀眾最喜歡的類型啊,她簡直就是為了薩卡星而生的!

    于是海拉當場就變成了薩卡星上的天后級人物,收獲了粉絲無數。

    某位自作主張的觀眾朋友突發奇想,給海拉起了一個“死亡天后”的外號,并且帶頭喊了起來。

    “死亡天后!死亡天后!”

    “死亡天后!!!”

    很快周圍的觀眾就認可了這個外號,跟著這名觀眾大喊起來。

    “死亡天后我愛你!”

    “死亡天后我是你的死忠粉!”

    “死亡天后萬歲!死亡天后統治一切!!!”

    然而“死亡天后”本人,高冷的海拉似乎并不接受這個稱號,她厭惡的抬頭看了一眼這一片嘰嘰喳喳的觀眾,隨后朝著這里甩了甩手掌。

    嗖嗖嗖!

    數十道寒光帶著凜冽的殺氣直接戳向觀眾席,并且將這些為她歡呼吶喊的觀眾們直接釘死在座位上。

    看到這一幕,高天尊興奮的眼睛都紅了。

    “喔!女士!我真的是太喜歡你的風格了!你融合了力量、敏捷、殘忍、血腥、冷酷、慈悲……這些多元化的因素于一身,你的存在簡直就是一件行走的藝術!我絲毫不想掩飾我自己對你的崇拜,你真的是太優秀了……”

    “請問你來自哪里?是誰把你帶來的?是高飛嗎?一定是他吧……”

    “留下來吧!留在薩卡星!這里才是你的歸宿,你就是為了薩卡星角斗賽而生的!”

    海拉聽著高天尊絮絮叨叨的話語,回頭不滿的看向他。

    “薩卡星?沒聽說過,也沒什么興趣……但我想我不久之后會回來的,我要來征服這里!”

    話音未落,天空中的光圈中又有人影出現。

    而隨著人影露出輪廓,角斗場觀眾席上再次發出了震耳欲聾的聲音。

    “不死戰士!不死戰士!不死戰士!不死戰士!”

    來的人正是高飛!

    在放逐了海拉之后,高飛和其他人慢半拍才來到薩卡星,因為高飛看到了角斗場上有亥伯龍和馬面雷神,他還希望這兩位老哥們能給海拉點教訓。

    不成想兩個人加起來也不夠海拉練手,短短半分鐘就全都撲街了,這讓高飛只能帶著其他人一起過來,圍剿這位天父級的大魔王。

    而隨著高飛之后,又是一個熟悉的身影從天而降。

    揮舞著雷神之錘的托爾,他也加入了戰斗。

    薩卡星觀眾感覺簡直像過了年,這場娛樂賽的角斗士也太多了吧?

    但托爾并不是最后一個,接下來是大家都很熟悉的拾荒者142號。

    “喔!拾荒者142號?你也要加入戰斗嗎?”看臺上的高天尊喜出望外,“我就說你有成為一名優秀角斗士的資質!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瓦爾基里則苦笑著看向高天尊:“嗨,高天尊,我們又見面啦!盡管我沒想到我們還會見面……”

    高天尊聞言一愣:“等等,這是什么意思?”

    但瓦爾基里也不是最后一個,接下來又是一人從天而降,這家伙一頭黑色長發,身材高挑氣質優雅。

    “這是誰?附贈的選手嗎?”高天尊疑惑問道。

    而這位黑色長發男人則一臉郁悶的抱怨道:“我真搞不懂你們把我帶來要干什么?我又沒什么戰斗力,打架也打不過,說話又沒人聽!我來不是添亂嗎?”

    “閉嘴!洛基!制裁海拉是你的責任!”這時一個嚴肅的聲音傳來,天父奧丁手持岡格尼爾從天而降。

    “等等……這位難道是……阿斯加德的君主,奧丁?!”高天尊不認識托爾和洛基,也不認識海拉,但他卻認識奧丁,“他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對了……那個阿斯加德人,雷神托爾,好像說過他是什么阿斯加德皇儲來著……難道那小子沒有在吹牛?”

    “有意思了有意思了……今天的角斗賽簡直是薩卡星有史以來最精彩的一次!我真是太開心了!太激動了!”

    然而還沒等高天尊興奮過勁,天空中的光圈里又出現了一個人。

    這個新出現的人影是個妙齡少女,身材滿面面容姣好,一頭長發如瀑布般泄落。

    而看到這名少女,高天尊的眼睛都瞪直了。

    “等等!我沒看錯吧?我這不是在做夢吧?這真的是真的嗎?”

    高天尊情緒激動,聲音顫抖,

    “行星吞噬者?幼年期的行星吞噬者?我居然能夠在有生之年見到這種強大的生物!喔……托帕斯,快給我全程記錄這場角斗賽!這場角斗賽太精彩了!真的是……太精彩了!我要把它錄下來,回去之后反復的觀看!”

    然而高天尊的保鏢托帕斯卻一臉緊張的看著高天尊,低聲問道:“尊敬的主人,你確定現在我們的第一要務是記錄這場角斗賽?你確定我們不應該擔心點別的?”

    “恕我直言……這么多實力強大的家伙出現在薩卡星,這可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您難道就不擔心他們摧毀薩卡星?”

    托帕斯這話說的高天尊可有點不愛聽了:“少給我掃興了!做人吶,最重要的是開心!我可不允許你破壞我的角斗賽,就算是潑冷水都不行!你要是再給我說這些掃興的話,我現在就……就踹你的屁股!”

    托帕斯無奈的撇撇嘴:“好吧……那我自己去解決這件事好了。”

    說完托帕斯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角斗賽,高天尊則在她的背后大喊道:“嘿!托帕斯!你就這么走啦?走之前先給我設定好錄像功能行不行!?嘿!托帕斯!托帕斯……”

    此時此刻。

    角斗場上。

    高飛和奧丁他們已經把海拉團團圍住了,海拉就算戰斗力驚人,但在這角斗場中也不能輕易突圍,畢竟包圍她的幾乎都是星球級別或以上的強者。

    這時可憐的黃金泰坦亥伯龍從廢墟里爬了出來,利用恒星光芒的輻射快速修復自己的傷勢。

    與此同時,他掙扎著走到高飛身旁,低聲問道:“嘿,高飛,這到底是什么情況?這從天而降的瘋女人到底是什么來歷?”

    “呃……”高飛有點內疚的回頭看向亥伯龍,畢竟他和亥伯龍之間無仇無怨,只能算是不打不相識的朋友,現在坑了他一把,算是高飛的不對。

    “抱歉,亥伯龍,這女人是個企圖統治宇宙的危險分子。奧丁你聽說過嗎?就是站在我旁邊的這位老爺子……”

    說到這里的時候,奧丁拎著永恒之槍對亥伯龍點了點頭:“你好,永恒神族的小子,我就是奧丁。”

    亥伯龍當場傻眼:“什么?!奧丁!阿斯加德的眾神之父?”

    奧丁淡定一笑,點頭確認了自己的身份。

    高飛繼續說道:“……這位瘋婆子就是奧丁的大女兒,她現在要弒父篡位了,我們必須得阻止她。”

    亥伯龍抱住腦袋:“原來是家庭矛盾啊,全宇宙中最棘手的問題就是家庭矛盾……一聽就頭疼,真是太讓人頭疼了。”

    說到這里,高飛這邊的急脾氣托爾已經拎著錘子撲向了海拉。

    “啊!!!海拉!我是不會讓你奪走阿斯加德的!!!”

    “為了阿斯加德!!!”

    洛基站在一旁一臉鄙視的看著托爾:“毛毛躁躁的,真是丟人,我們這邊數你實力最弱,你居然還搶著第一個上去送死。”

    話音未落,旁邊一個弱弱的聲音道:“等等,我們這邊實力最弱的難道不是你嗎?”

    “胡說!真是無知的言論,我明明……”洛基憤怒的轉過身去理論,然而一回頭卻發現說這句話的是嘉莉。

    于是洛基的滿腔怒火頃刻間煙消云散,趕緊賠上笑臉微笑道:“呃……沒錯!你說的都對!你說什么就是什么!”

    高飛陣容中第二個沖上去的是瓦爾基里,她等待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當初海拉殘忍的殺害她戰友的場景還歷歷在目,簡直就像發生在昨天。

    因此一見到海拉那張冷酷的、得意的、蒼白的臉孔,瓦爾基里就已經情緒失控了。

    “海拉!我要殺了你!”

    海拉則冷笑一聲,迎面朝著托爾和瓦爾基里沖了上來。

    她靈活的躲避過托爾的攻擊,再狠狠一腳踹在托爾的肚子上。

    嘭!

    雷神托爾直接被海拉踹飛出去,身體直接撞裂了角斗場的墻壁——那正是剛才亥伯龍摔倒的地方。

    而海拉只說了一個字:“弱!”

    瓦爾基里第二個撲上去,海拉則反手釋放神力直接將瓦爾基里壓進了地面之中。

    “更弱!”——這次海拉多說了兩個字母。

    眼看著兩名先鋒都要掛掉了,奧丁連忙揮舞著手中的永恒之槍放射能量。

    “覺悟吧,海拉!”

    奧丁之力從岡格尼爾中源源不斷的流出,直接投射到了海拉的身體之上,但海拉則使用自己的神力抗衡奧丁,兩股力量膨脹產生了巨大的沖擊波。

    轟……

    劇烈的沖擊波擊穿了整座角斗場,高層的石柱、墻壁已經開始產生斷裂的痕跡,整座角斗場搖搖欲墜。

    但薩卡星的觀眾們都是些不要命的狼滅,為了看這場別看生面的角斗賽連命都可以不要,坐在最高一排的觀眾們上一秒還在為奧丁歡呼雀躍,下一秒就直接連同座椅從三百多米高的頂層上摔落,直接墜落到地面上摔成了一灘爛泥,而就在他落下的瞬間,他還在高喊著“白胡子獨眼老頭加油”……

    同樣的慘劇在低層看臺也有發生——幾名海拉的粉絲正瘋狂的高喊著“死亡天后萬歲”,下一秒他們就被從樓上墜落的石板給拍成了肉餡……

    但盡管如此,觀眾席上始終沒有一名觀眾離席,這就是薩卡星的文化——隨機拍死一名幸運觀眾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家常便飯。

    此時角斗中心的海拉越戰越勇,她的神力已經超越了自己的父親,年邁的奧丁。

    “太爽了,好久沒有這么暢快淋漓的打一場了!”

    海拉大聲喊道,同時再次釋放神力,這神力直接向前一頂,頂的奧丁連連后退。

    看到這一幕,高飛連忙化身光速朝著海拉沖去,同時再次施展“全力以赴的一拳”攻擊海拉的臉。

    嘭!

    高飛這一拳給出之后,直接把海拉打飛出去,在角斗場上大殺四方的海拉終于第一次被擊飛,并且撞塌了一堵高墻。

    看到高飛一出手就扭轉了局面,觀眾席上的薩卡星人們立即興奮起來,原本高飛的群眾基礎就是最好的,粉絲數量也是最多,在高光場面出現之后,現場觀眾們立即躁動起來。

    “高飛!高飛!高飛!”

    同時高飛后臺的崇拜值又迎來了一波小高潮。

    這讓高飛喜出望外。

    “哦吼?沒想到這波韭菜還沒有割完?既然如此,那我就多割一茬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一天有48小時總裁一抱好歡喜重生之都市神帝仙緣五行走進修仙
    焚天劍帝億萬爹地寵上癮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九星毒奶最強反套路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