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美漫生存指南 » 五百一十八、奧創的分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美漫生存指南 - 五百一十八、奧創的分析字體大小: A+
     
        聽到奧創的分析,在場眾人都覺得非常好奇,他們倒是很想聽一聽奧創的推演,為什么說殺掉冬兵是最優選擇。

        史蒂夫卻不想給奧創解釋的機會,憤怒的指責道:“這只是你的借口,你這冷血無情的殺人機器!”

        “冷血無情的殺人機器不是我,是冬兵。”奧創平靜的反駁道,“人類也不過是一個并不復雜的程序,寫成代碼不過幾百行,而被洗腦過的人就更簡單,像冬兵這樣的殺人機器最多不過幾十行代碼就足夠了。”

        “你說什么?”史蒂夫滿臉通紅,簡直要當場動手了。

        里德則連忙出手攔住史蒂夫,搖頭道:“史蒂夫,別這么激動,這和平時的你可不一樣,你為什么不能冷靜一些呢?以往的你是非常理智的。”

        “因為冬兵是史蒂夫的致命弱點。”奧創平靜的說,“任何涉及到冬兵的事情史蒂夫都會喪失理智。”

        “因為史蒂夫對巴基的死耿耿于懷,他的內心深處始終覺得自己對巴基有虧欠,而如今再次見到或者的巴基,史蒂夫內心深處的虧欠感被喚醒了……”

        “這種失而復得的滋味左右了他的判斷,也影響了他的理智,這種影響是致命的,而且不光會對你一個人產生影響,也會對周圍的人產生影響。”

        史蒂夫沉聲反駁道:“你胡說!你這陰險的機器人!”

        而在奧創陳述的時候,高飛也在回憶史蒂夫的表現。

        毫無疑問,史蒂夫對巴基的偏愛是有目共睹的。

        《內戰》中最后關頭當史蒂夫得知巴基是殺害托尼·斯塔克父母的兇手時,他毫不猶豫就揮起盾牌沖向了托尼·斯塔克,毫不猶豫的與昔日并肩作戰,并且救過他性命的托尼·斯塔克兵戈相向,這與他平時理智、公平的性格大相徑庭。

        原本這只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托尼·斯塔克也不是個不講理的人,只要說清楚巴基被九頭蛇洗腦,當時只是個殺人工具,那么托尼·斯塔克絕不會對巴基痛下殺手。

        得知事實的托尼·斯塔克一時氣急,他想做的也無非就是找冬兵討個說法,或者痛揍他一頓出氣罷了。

        就算真的把巴基五花大綁扔給托尼,任憑托尼·斯塔克處置,他會殺冬兵么?

        托尼·斯塔克縱使有千般缺點,濫殺無辜可不是其中之一。

        然而史蒂夫卻莫名其妙的激化了兩人的矛盾,與冬兵聯手暴揍剛剛得知父母噩耗的托尼·斯塔克,這樣的行為,與以往堅持正義的美國隊長大相徑庭。

        史蒂夫毫無理智的反擊不光惡化了托尼和冬兵之間的矛盾,更深深的傷害了信任他、幫助他的老友的心。

        所以奧創對他的分析可謂相當準確,冬兵巴基·巴恩斯,的確是他的致命弱點。

        高飛無視了史蒂夫的反駁,說道:“聽聽奧創的分析吧,她的分析才剛剛開始。”

        奧創繼續道:“而冬兵的出現只是個開始,他真正的作用不光是攪亂史蒂夫的判斷。冬兵身上背有很多血債,這些血債會引起我們內部之間的矛盾……”

        托尼·斯塔克好奇問道:“什么血債能引起我們之間的矛盾?”

        史蒂夫也搖頭道:“你一定是在危言聳聽。”

        奧創沒有回答,而是又播放了一段視頻。

        這是一段非常老舊的視頻,視頻時間是1991年,畫面的一開始出現了一輛老式轎車。

        而看到這輛轎車的時候,托尼·斯塔克忽然愣住了。

        因為他認出了這輛車,這輛車的車主是他的父親——霍華德·斯塔克。

        “這是……”托尼聲音顫抖的說。

        “怎么?你認識這輛車?”里德好奇問道。

        “當然。”托尼點點頭,“我當然認識這輛車……”

        他的父母就是死在了這輛車上,一場詭異的車禍奪走了霍華德夫婦的生命。

        這時畫面推進,汽車后面一輛摩托車疾馳而來,摩托車上的騎手長發飄逸身材健壯,正是冬兵巴基·巴恩斯。

        “不會吧?”托尼·斯塔克的表情變得沉重起來,雙手也用力攥成拳頭,“他們原來……原來不是死于車禍……”

        就在此時,冬兵執行了他殘忍的任務,他追上霍華德的座駕,一發冷槍便影響得這輛車朝著路旁撞去。

        當車子停下之后,冬兵從摩托車上下來,平靜的走到車廂中,先后殘忍的殺掉了托尼·斯塔克的父母。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托尼·斯塔克轉身狠狠一拳打在了墻上。

        “該死!”

        “這殘忍的畜生!”

        史蒂夫連忙站出來給冬兵洗地道:“這不怪他,他只是被九頭蛇控制了而已。”

        “是嗎?”托尼冷笑著轉身,瞪著史蒂夫道,“他只是個殺人工具,是嗎?”

        “是的,的確是這樣的。”史蒂夫道,“你應該知道九頭蛇的卑劣手段,巴基被他們控制了,他只是個殺人工具!真正該為此事負責的是九頭蛇!”

        托尼則點了點頭,說道:“很好,如果巴基只是個殺人工具的話,那么現在奧創只是毀掉了九頭蛇的殺人工具,這有什么錯誤嗎?奧創做的難道不對嗎?”

        “可是巴基是可以被救回來的!他可以恢復成原來的樣子!”史蒂夫道,“他被九頭蛇洗腦之后做過了很多錯事,這我承認,可是這不是他的本意,他也只是受害者!”

        眼看著兩個人越吵越兇,奧創連忙轉向高飛道:“爸爸,能否讓他們兩個盡快平靜下來,我需要在他們情緒穩定的情況下進行接下來的推論。”

        “好說。”

        高飛輕輕點頭,之后沒收了托尼和史蒂夫的負面情緒。

        兩個人瞬間平靜下來,盡管不能說完全理智,但總比剛才的情況強多了。

        托尼·斯塔克做了個深呼吸,而史蒂夫則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這時奧創問道:“斯塔克,請回答我的問題,如果冬兵還活著,你打算怎么處置冬兵?”

        “怎么處置他?我要一炮把他轟到月球上去!”托尼咬著牙說。

        即使在憤怒被沒收的情況下,托尼·斯塔克的恨意仍然存在。

        史蒂夫沉聲道:“我絕不允許你這么做!”

        奧創則抬手打斷兩人幼稚的對話,再次問道:“斯塔克,請不要開玩笑,請如實作答。”

        托尼·斯塔克想了想,攥著拳頭說:“我知道這件事是九頭蛇的責任,但我也絕不會放過冬兵,我會先臭揍他一頓,再質問他當時是什么感受,我要問清楚他到底是以怎樣的心情去殺了我媽的!”

        “你會殺冬兵嗎?”奧創問道。

        “也許會……也許不會。”托尼猶豫了一下,給出了一個誠實的回答,“我現在也說不好。”

        之后奧創轉向史蒂夫:“史蒂夫,你呢?如果斯塔克如此處置巴基,你會怎么辦?”

        “我當然會保護巴基。”史蒂夫道,“就像他當年保護我一樣。聽著,機器人,你根本不了解我們之間的感情,從我們認識,巴基就一直在保護我,他決不允許我受到任何傷害……”

        “現在他遇到這樣的事情,我當然要保護他,我必須像他當年保護我那樣去保護他!”

        奧創輕輕一笑:“史蒂夫,我也許的確不懂你和巴基之間的感情,但我知道你的確會保護巴基。事實上為了保護巴基,你甚至不惜與全世界為敵。”

        “斯塔克的父母只是巴基身上血債之中的一項,他的身上還有更多血債,當然,我知道這不是巴基的錯,但這卻可以成為別有用心的人利用他的手段。”

        “就霍華德·斯塔克夫婦兇殺案上來說,斯塔克選擇質問巴基、毆打巴基,這已經是非常明智的選擇了。”

        “其他那些血債的債主可未必會像斯塔克這么仁慈。”

        “這些潛在的債主得知冬兵的存在之后,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懲罰他,而到時候,史蒂夫,你將會為了冬兵反抗他們,甚至不惜帶著巴基亡命天涯。而考慮到你的身份和影響力,這將嚴重影響奧創紀元的聲譽和穩定,我爸爸和其他人也會被你們連累……”

        “在這種情況下,我會選擇直接殺掉冬兵。因為史蒂夫,我寧愿你一個人與我為敵,也不希望你聯合巴基與其他人反目,因為這些人之中,很多都是你的摯友和朋友,其中就包括斯塔克。”

        “你們之間的反目會造成更大范圍的社會動蕩,甚至引發兩個陣營的對戰。”

        聽到這里,史蒂夫又憤怒的拎起了他的盾牌。

        “這就是你殺掉我的巴基、殺掉一個曾經為國捐軀的英雄的理由?”

        “這就是你所謂的推演出來的最優解決方案?”

        史蒂夫絕不接受奧創的方案,奧創給出的理由反而讓他更加憤怒。

        然而就在史蒂夫揮起振金盾砸向奧創的同時,高飛抬手抓住了他的振金盾。

        “先等一下。”

        “史蒂夫,我們討論來討論去,一直都在討論我們的想法,不是嗎?”

        “你一直口口聲聲說巴基是你的兄弟,是你最重要的人,難道你就不能去想想他的想法嗎?”

        史蒂夫聞言一愣,回頭看著高飛問道:“你什么意思?”

        高飛嘆息一聲,道:“我知道巴基是個英雄,他曾經為了國家和人民慷慨赴死……但你有沒有想過,曾經的英雄是否甘心自己淪為被九頭蛇控制、被反動者利用的工具呢?”

        “如果現在的冬兵真的恢復了以往的意識,又變回了當年的那個英雄的話,那么我想根本不用我們動手,他自己就會動手了斷自己的。”

        “因為他當年做過同樣的選擇,為了保護大家,他寧可一個人犧牲,這才是你認識的那個巴基會做的事情。他才不愿帶著九頭蛇洗腦的咒語活著,或者淪為挑撥離間的工具而活著……這樣的茍活,只會侮辱了他英雄的靈魂。”

        “讓巴基活下去,只是你自己的執念罷了,史蒂夫。”高飛拍著他的肩膀道,“只是為了你彌補你內心的愧疚,想報答他的恩情,強加給他的執念罷了。醒悟吧,史蒂夫。”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
    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