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美漫生存指南 » 三百七十一、復仇者(四/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美漫生存指南 - 三百七十一、復仇者(四/四)字體大小: A+
     

    雷文·克拉夫特監獄里的四人幾乎沒有考慮就答應了高飛的提議,因為這是一道再簡單不過的選擇題。

    是留在這里作為囚犯與地球一同毀滅,還是沖出去作為英雄為了人類文明的延續而抗爭?

    當然選擇后者!

    于是四個人各自與高飛簽署協議,同意加入復仇者聯盟。

    在協議簽訂之后,高飛按照約定將四個人從監禁單元中釋放。

    這時托爾走到高飛身旁,低聲道:“高飛,能不能過來聊兩句?”

    說著他走到角落窗邊,高飛則緊隨其后。

    “有事請講。”高飛看向托爾。

    托爾的表情有些遲疑,但還是開門見山的問道:“既然你能夠與班納、弗瑞他們簽訂協議,讓他們戴罪立功,我想洛基是不是也有這個機會?”

    “理論上來說,的確是的。”高飛點點頭道,“但我個人方面并不主張釋放他。一來他是個難以捉摸的家伙,他自己也說過,他是阿斯加德的詭計之神,并且他以此為傲,這就意味著他喜歡耍小聰明,搞陰謀詭計,不值得信任……”

    “另一方面,洛基并不是地球人,他甚至曾經試圖統治地球,我想他可沒什么動力去保護地球,所以放他出來意義不大。”

    托爾沒有否認高飛的話,因為高飛說的句句在理。

    但在高飛說完之后,托爾還是誠懇的說道:“高飛,我沒有強迫你的意思,我也不想用阿斯加德現在的處境打苦情牌,但是弗麗嘉死了,她是我和洛基共同的母親……”

    “我知道洛基恨我,他甚至恨整個阿斯加德,恨我們的父親奧丁,但如果說他在這個世界上有唯一一個牽掛的人,那一定是我們的母親弗麗嘉……”

    “我知道洛基在地球上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過,我也知道他不值得獲得戴罪立功的機會,但作為他的兄長,作為弗麗嘉的兒子,我懇請你讓我見見洛基,讓我告訴他弗麗嘉的死訊……”

    “如果可以的話,我請求你給洛基一個機會,讓我帶著他為我們的母親復仇,如果這次洛基還敢再耍花樣的話,我一定會抓他回來接受懲罰,如果我抓不到他,那么他的所有懲罰,我替他來承受!”

    高飛靜靜的聽完了托爾的懇求,隨后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此時的雷神剛剛送走弗麗嘉,又獨自經歷著奧丁晚年的衰邁、暴躁和不作為,他身上的擔子非常沉重,整個人處于一種極度壓抑的狀態下。

    對于他釋放洛基的懇求,高飛考慮一下決定同意。

    這不僅是因為高飛希望安撫盟友托爾的心情,更因為這是對已逝弗麗嘉最后的慰藉。

    “去吧,告訴洛基這個不幸的消息,去和他好好談談……”高飛朝著走廊盡頭洛基的監禁單元指了指,說,“我會給他這個機會,讓他為自己贖罪、為弗麗嘉報仇。”

    “多謝。”托爾朝著高飛點點頭,表情終于舒緩了一些。

    “不用謝我,這是當前局勢下唯一的選擇。希望明天在格林威治,我能夠親眼看到弗麗嘉大仇得報。”高飛道。

    “會的,弗麗嘉的仇,我們一定會報!地球和九界也一定會安然無恙,我向你保證!”托爾沉聲說道,說罷轉身朝著洛基的監禁單元跑去。

    高飛輕輕打開洛基的屏蔽罩,再打開他的監禁單元大門。

    隨后他聽到了洛基的聲音。

    “喔!怎么回事?這些該死的地球人終于決定把我放出去了?喔,這不是偉大的雷神,我尊敬的哥哥,托爾殿下嗎?您終于想起有我這么個弟弟了,是么?”

    洛基對著托爾冷嘲熱諷,托爾的表情卻無比凝重。

    “洛基……我的弟弟……”

    “喔,托爾,別擺出一副喪氣臉,真讓人倒胃口,地球人終于肯釋放我了,是奧丁向他們施壓了?還是弗麗嘉出面了?我猜是弗麗嘉對不對?上次和我聊過之后她終于想開了。呵呵,我就知道只有弗麗嘉還在乎我……”

    “洛基……”托爾的聲音愈發低沉,“弗麗嘉她……”

    “果然是弗麗嘉!”洛基似乎沒察覺出托爾臉色的異常,仍在喋喋不休,“接下來我要讓這些地球上的卑賤生物付出代價,他們居然敢關押他們的神祇……”

    “弗麗嘉死了!”托爾的音量猛地提高,洛基臉上的表情突然凝固。

    “你……你說什么?!”洛基伸手抓住托爾寬闊的肩膀,猛地搖晃道,“你在胡說什么?!”

    托爾低下頭顱,聲音低沉:“弗麗嘉死了!弗麗嘉死了!弗麗嘉,死了!”

    洛基目瞪口呆的看著托爾,嘴唇顫抖卻說不出話來。

    高飛長嘆一聲,朝著其他人揮了揮手。

    “出去吧,給他們倆留點獨處的空間……”

    沒有人去打擾托爾和洛基這對兄弟,大家紛紛跟著高飛退出監獄。

    ————————

    處理好復仇者聯盟的事務,高飛和斯凱返回了卡納西的家中。

    他正頭疼該怎么告訴嘉莉弗麗嘉的事情。

    對于嘉莉這個年齡的孩子來說,死亡還是一件太過遙遠的東西,她還只是個天真無邪的孩子,與死亡之間隔著無數道屏障。

    她當然見過生老病死,這些事情每天都在她身邊發生,但這些生老病死的人只是沒有姓名的路人,嘉莉不會對他們過多留意。

    與她相關的家人都身處壯年,就連年紀最大、成天酗酒成性的弗蘭克姥爺都硬朗得很,死神從未有機會靠近過嘉莉,小丫頭當然也不會對死神產生畏懼。

    直到弗麗嘉離開,這可能是嘉莉身邊第一次有朋友逝去。

    回到家里坐上餐桌,嘉莉感受到今天餐桌上的氣氛有些怪怪的,但具體是什么原因,小丫頭可說不上來。

    “老爸老爸,又有外星人要入侵地球了嗎?”

    她只能盡力去揣測背后的原因,盡管揣測的不算準確。

    “是的,又有外星人要入侵了,明天中午他們會前往英國倫敦的格林威治,這次的敵人很厲害。”

    高飛道。

    “這樣呀……”嘉莉點點頭,隨后又問道,“需要我去幫忙嗎?”

    高飛沒回答她這個問題,而是拋出了另一個問題。

    “嘉莉,你還記得弗麗嘉嗎?”

    “當然,她才離開幾天而已,我怎么可能忘了她!”嘉莉笑著說,說完調皮的搖身一變變成了弗麗嘉的樣子。

    “不信你看,我清楚的記得她的樣子,每一個細節都沒有忘掉。”嘉莉自豪的說。

    看到這一幕,高飛反而更難開口了,旁邊的斯凱控制不住情緒,默默的垂下淚來。

    嘉莉并沒發現斯凱的異常,還在天真的詢問高飛:“老爸老爸,弗麗嘉什么時候再來咱們家做客呀?”

    高飛深吸一口氣:“也許……再也不會了。”

    “為什么?你們吵架了?”嘉莉似乎明白為什么今天的氣氛這么凝重了,高飛老爸一定和阿斯加德人撕逼了。

    高飛搖了搖頭:“不,嘉莉,我沒有和弗麗嘉吵架,弗麗嘉永遠的離開了我們,她在一場戰斗中犧牲了。”

    “犧牲?”嘉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是說……弗麗嘉死了嗎?”

    “是的,死了,她被外星侵略者害死了,就是明天打算入侵地球的外星侵略者。”高飛道。

    “可是弗麗嘉很厲害的,她是奧丁的妻子,是雷神的母親,是阿斯加德的王后!老爸,弗麗嘉很厲害的!”嘉莉跑到高飛身旁大聲的說,仿佛她的辯解可以讓弗麗嘉復活一樣。

    “我知道她很厲害,但再厲害的人也有失手的時候。”高飛嘆息道,“這也許就是弗麗嘉的命數。”

    說著,他輕輕抱住嘉莉,揉搓著小丫頭的后背,他看到嘉莉的大眼睛中有淚光涌動。

    “這些該死的外星人,他們為什么要害死弗麗嘉?”嘉莉低聲啜泣道。

    “所以他們是壞人啊,壞人就是喜歡做壞事。”高飛輕聲道。

    嘉莉抽抽搭搭的哭了一會,突然低聲問道:“老爸,你說這些害死弗麗嘉的外星人,明天要來地球對吧?”

    “是啊。”高飛道。

    “那我可以去揍他們嗎?我明天可以去找他們,給弗麗嘉報仇嗎?”嘉莉咬著牙說。

    “當然可以。”高飛點點頭,“這次老爸絕不會阻止你。”

    “真的?”嘉莉抬頭看著高飛,紅著眼睛問道,“就算我把他們砸進地里,揪下他們的腦袋,把他們撕成碎片,你也不會攔著我,對嗎?”

    “是的,這次你可以自由發揮,我向你保證。”高飛鄭重其事的許諾。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
    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