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我有無數神劍 » 第1023章 後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有無數神劍 - 第1023章 後世字體大小: A+
     

    大始主被說得嗆住,不知該如何回答。

    「那我們該怎麼做?那些混獸也是您創造的啊!」

    青松始主悲憤的喊道,周玄機不由為他默哀。

    槍打出頭鳥這個道理還沒出現,真可憐。

    有大始主頂火不好嗎?

    劍帝之女與白衣男子同時瞥向他,眼神很冷。

    青松始主沒有察覺到異常,反而越說越氣憤。

    「人族在我們的保護下能長存,混獸也能安居一方,世界更沒有崩潰,我們何錯之有?如果說我們爭奪心肺的方式有錯,您可以早點告訴我們,我們又不是非要培養始寵!」

    「我們利用始寵來爭奪心肺,是第一次嗎?是偷偷摸摸嗎?」

    他的話聽得始主們點頭,全都不甘心。

    周玄機嘆氣。

    傻子啊。

    這樣說,不怕劍帝惱羞成怒?

    始主們忘記了一點。

    那就是他們由劍帝創造。

    沒有人能制衡劍帝。

    他們能做的只有迎合劍帝,迎合這位絕對的獨裁者。

    「哼!吾創造你們,就是讓你們看守世界,整日享樂,沒事做就培養始寵,彼此打賭,不顧始寵的死活,讓你們帶領人族,就是警告他們不要去未知之地?」

    劍帝開口道,語氣震怒,天威浩蕩,讓周玄機感覺這片天穹快要崩塌。

    「吾如果不敢去觸及未知,就不會有你,更不會有這麼多新天地,你們作為吾親自創造的第一批人,你們與人族的關係就是吾與你們的關係,從今日起,你們怎麼對人族,吾就怎麼對你們,如何?」

    始主們臉色大變。

    他們已經習慣了現在的自由與權力,讓他們如同人族一般約束於一個地方,如何能受得了?

    這一刻,他們方才明白劍帝的意思。

    他們錯了。

    「吾開闢始主之位,代表著開始與一切的中心,你們是各方世界的開始,是中心,可你們沒有承擔責任!」

    「吾並非是默許你們的舉動,你們心裡應該清楚,吾也在探索,吾還在開闢新天地,根本沒有功夫去注視爾等!」

    「從今日起,吾就讓你們感同身受!」

    劍帝抬起右手,所有始主惶恐起來,跪在地上開始求饒。

    沒有明顯的徵兆,可周玄機明顯感覺到空間變得沉重。

    劍帝封印了這片空間!

    「兒,以後你就是唯一的始主,這些人降為神祗!」

    劍帝吩咐道,然後憑空消失。

    威壓消失,所有始主都癱坐在地上。

    他們不再是始主。

    周玄機愣住,看向那位白衣男子。

    原來始主只有一位是這樣的原因。

    白衣男子微微一笑,笑得意氣風發。

    始主們則恨恨的望著他。

    不。

    從現在起,他們是神祗。

    白衣男子為始主。

    「你們跟我來!」

    始主揮手,將周玄機與元心捲走。

    一晃眼。

    周玄機落在一座明亮的大殿上,地面如同寒冰,藍晶晶的,還散發著寒氣。

    元心落在他身旁,詫異的看向他。

    始主坐在首座上,旁邊坐著劍帝之女。

    「以後你們也為神祗,可各掌一方天地。」始主開口道。

    他的目光落在周玄機身上,眼中隱含好奇之色。

    他能感覺到周玄機的劍道底蘊。

    他不由好奇這傢伙從何而來,難道人族可以自主誕生堪比神祗一樣的強大存在?

    「多謝始主!」

    元心抱拳說道,他沒有太過激動,畢竟他本身就掌控一方天地。

    「元心,你先下去吧,出殿後前往始殿,我已經向父神為你要得一件始兵。」始主吩咐道。

    聞言,元心終於激動起來。

    他轉身離去,不過臨走之前,他深深地記下周玄機的面容。

    他也在好奇周玄機的來歷。

    元心出殿後,周玄機平靜的望著始主,等待著他發話。

    「你是如何誕生的?」始主問道。

    周玄機搖頭,道:「我也不清楚,我來這裡也是找尋答案,結果被之前的某位始主抓住,淪為始寵。」

    始主一聽,更加好奇。

    劍帝之女開口道:「父神說過,隨著他開闢新天地,時空混亂,此人可能來自於後世的某個時間點。」

    始主詫異,問道:「後世?真假?」

    劍帝之女無奈,她搖了搖頭,嘆氣道:「讓你整日閉關,以後要經常拜訪父神,否則你將永遠跟不上他的腳步。」

    始主覺得有道理,決定以後要多跟劍帝聊聊。

    他將目光重新放在周玄機身上。

    「既然你來自後世,那你會劍道也很正常,父神曾經說過,希望人族都能掌握劍道。」

    始主滿意笑道,得知周玄機是人族後輩,他看向周玄機的目光更加親近。

    從小到大,劍帝就灌輸給他們要善待人族,要將人族當做兒女的思想。

    這一次他們出頭,並非是為了爭權,只是心疼人族罷了。

    周玄機點頭,問道:「既然如此,我能恢復自由嗎?」

    「當然可以!」始主一口答應。

    下一秒,他卻語鋒一轉,道:「不過你不能到處亂走,破壞人族的發展,你應該明白這個道理,父神說過,萬事萬物,自有其發展軌跡,我們能做的就是不要約束與干涉,之前的始主們就是約束引得父神震怒。」

    周玄機問道:「既然如此,那我待在哪裡?」

    他也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目前只想增強魂體。

    其次才是尋找至尊機緣。

    「把他交給我吧。」劍帝之女開口道。

    始主沒有猶豫,直接點頭。

    現在還沒有兒女之情的概念,所以他不擔心周玄機與劍帝之女出事。

    周玄機是有點本領,可遠遠不及他的妹妹。

    劍帝之女立即起身,帶著周玄機離去。

    下一秒。

    他們在時空亂流里穿梭。

    周玄機打量周圍的情況,這裡的時空亂流與後世截然不同,沒有那麼多炫麗的時空電流,周圍好像水流一樣,很溫和。

    劍帝之女直視前方,輕聲道:「後面給我講講後世的事情,我知道你有記憶。」

    周玄機眯眼,問道:「這恐怕不好吧?」

    他倒沒有心理負擔,反正這裡是始主的記憶世界。

    「我想要知道,放心,我不會幹涉人族的發展,我只是好奇未來的我們是否還存在。」劍帝之女平靜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