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我有無數神劍 » 第809章 邪乾神脈的陰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有無數神劍 - 第809章 邪乾神脈的陰謀字體大小: A+
     

    南木天一的話雖然有些冷酷無情,但事實如此。

    周玄機不可能永遠待在邪乾神脈,他也一直有打算離開的想法,只是在等待時機。

    現在的邪乾神脈其實對他已經沒有任何幫助,繼續待下去,可能會耽誤修鍊。

    周玄機沉吟道:「此事我會考慮的。」

    南木天一點頭,沒有逼迫。

    他反而欣賞這樣猶豫的周玄機,說明此子重情重義,日後跟著他也不會吃虧。

    「黑暗至尊之事,不必太擔心,崑崙元庭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弱,黑暗至尊屢戰屢敗,這一次也不會例外,你就安心修鍊吧。」

    南木天一繼續說道,他右手一翻,一個綠色錦袋出現在手心之中。

    「這裡面有我們天一神脈獨產的道之原石,專門用來修鍊,你先拿去用吧。」

    周玄機抬手接住綠色錦袋,他點頭,笑道:「你們以真心待我,若我真能成為至尊,定以真心回報。」

    聞言,南木天一眉開眼笑。

    他要的就是這句話!

    隨後兩人客套幾句便分別,南木天一提著渾渾噩噩的王不傲回去。

    周玄機則返回邪乾神脈。

    一路上,他都在思考要不要現在離開邪乾神脈。

    最近妖帝尊確實在調兵遣將,似乎在謀划某件大事。

    邪乾神脈已經遭遇重創,不安心發展,卻想著再開戰,著實讓他看不透妖帝尊在想什麼。

    回到崑崙宇宙,他忽然發現遊盪的生靈大幅度減少。

    「難道都準備休戰,對付黑暗至尊?」

    他若有所思,沒有停下來,全速朝著邪乾神脈飛去。

    這時,前方忽然出現一道身影。

    赫然是周罰。

    他傳音給周玄機,道:「過來,我有要事要跟你商量,天大的事情,關乎你我性命,關乎整個崑崙元庭的存亡。」

    周玄機一聽,猶豫片刻,還是跟著他飛往旁邊的一方荒廢神脈。

    黑暗時期數百年裡,有數百神脈被屠滅,淪為荒廢之地。

    入神脈后,兩人落在一片荒林之中。

    周玄機問道:「何事?」

    周罰臉色難看,咬牙道:「我算錯了!崑崙元庭最大的麻煩是元庭戰神!那廝是黑暗至尊的親生兒子,早年被黑暗至尊送入崑崙元庭,讓他一步步成為元庭戰神,現在元庭戰神正在密謀讓黑暗至尊捲土重來,妖帝尊很可能也在計劃之中。」

    周玄機皺眉,有些意想不到。

    在他眼裡,元庭戰神剛正不阿,一身正氣,為了崑崙元庭可以粉身碎骨,這廝竟然是裝的?

    他莫名聯想到反崑崙里的元庭戰神,猙獰邪惡,莫非那才是元庭戰神的真面目。

    「然後呢,有那麼多大能去阻止元庭戰神,你找我有什麼用?」

    周玄機問道,神情平靜,好像不在意這件事。

    他心裡則在想,妖帝尊最近大動干戈,莫非與元庭戰神有關。

    自從元庭戰神消失后,妖帝尊提都沒有提一句,之前他還以為妖帝尊傷心,也就沒有多問。

    「當然有關,邪乾神脈與你息息相關,倘若邪乾神脈叛變,你還想成為至尊?做夢吧!到時候你會遭遇整個崑崙元庭瘋狂反撲,而我雖然與你為敵,但我也不想崑崙元庭擰成一股繩,那樣的話,我任何的計劃都是泡影,只有你不被剿滅,我才有希望。」

    周罰陰沉著臉說道,語氣很不爽。

    他在恨邪乾神脈與元庭戰神,自己竟然沒有將他們算透。

    周玄機好奇問道:「為何這麼說?」

    周罰認真道:「只要你活著就能把崑崙元庭鬧得天翻地覆,一日不得安寧。」

    周玄機無語,忽然想打人。

    這叫什麼話?

    「你想想,自你來了崑崙元庭后,崑崙元庭就走向黑暗時期,會不會太巧?」

    周罰煞有其事的說道,一副周玄機是天煞孤星的神情。

    周玄機沒好氣道:「怎麼不是因為你來了?」

    周罰答道:「我是其中一個原因,你是最大的原因。」

    面對這樣的胡言亂語,周玄機能說什麼?

    只能呵呵一笑。

    「好了,你必須抓緊時間與邪乾神脈脫離關係,最好將此事傳揚出去,讓崑崙元庭都知曉。」

    周罰擺手道,說完,他轉身準備離去。

    他忽然想起什麼,回頭意味深長道:「我不清楚你與紅塵至尊是什麼關係,她敢傷我,告訴她,當初的一掌之仇,我會十倍奉還。」

    他身前出現一條黑色裂縫,他一步踏入其中。

    周玄機轉身離去。

    飛出神脈之後,他便有了決定。

    離開邪乾神脈!

    周罰與南木天一都勸他離開邪乾神脈,應當不是聯合好的,否則兩人沒必要前後腳就找上他。

    「真是有意思,這崑崙元庭果然不能靠肉眼去看。」

    周玄機喃喃自語,目光閃爍,笑得無比詭異。

    這樣的局面並沒有讓他感覺頭疼,反而覺得有意思。

    ……

    回到邪乾神脈清劍天,周玄機將所有人聚集在一起,然後施展鎮壓宇內,隔絕這座山峰。

    他將自己所了解的說出來,眾人大驚。

    「元庭戰神怎麼會是崑崙元庭的叛徒?」

    周曇花驚愕叫道,從小他就拜了元庭戰神為師,不過陰錯陽差,他與元庭戰神就見過一面,未曾在元庭戰神手裡學過本領,即便如此,元庭戰神在他心裡的份量也非同一般。

    其他人跟著議論起來。

    「怪不得邪乾神脈最近這般緊張。」

    「妖帝尊與元庭戰神的關係,誰不清楚?」

    「那趕緊離開啊,您已經幫助邪乾神脈脫離滅脈之危,已經還恩,不能再被他們拖下水!」

    「就是!黑暗至尊可是要針對我們庭主啊!」

    「這太誇張了吧,看來在崑崙元庭里任何人都不能輕易相信。」

    周玄機沒有插話,讓他們自行討論。

    他看向長夕妍,傳音問道:「你要怎麼選擇,跟著我,還是留在邪乾神脈?」

    長夕妍畢竟是在邪乾神脈土生土長的,估計不想離開。

    周玄機對她的感官很好,所以不想強迫她。

    「當然是永世跟隨您,我從小無父無母,雖然在邪乾神脈長大,但一直是被當成工具來培養。」

    長夕妍不假思索的迴音道,眼神堅定。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