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我有無數神劍 » 第731章 周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有無數神劍 - 第731章 周罰字體大小: A+
     

    魂源果實。

    魂源池池水。

    周玄機陷入思索之中,他在衡量利弊關係,如何能不引起上面的注意。

    至於拒絕,他沒有考慮。

    邪乾神脈厚待他,他也得回報一些。

    「不用你一次性拿,你可以每隔一段時間去取,以前的守魂師甚至還干售賣之事,即便是超級神脈之主也無法打入魂源池中,因為那裡有至尊規則,只能認同守魂師進出,或者守魂師攜帶一人進入其中,當然,跟隨的人若是修為太強,也會被排斥,甚至當場鎮滅。」

    妖帝尊繼續說道,他能感覺到周玄機的眼神中沒有任何排斥之意,這讓他很滿意。

    周玄機點頭,怪不得守魂師不要求修為。

    就是怕修為太強,暗中破壞。

    「此次征討道狐求尊算是大獲全勝,道狐已經被本尊交給元庭,他神通廣大,很難被誅滅,但接下來要承受無盡的孤獨與折磨,比死還難受。」

    妖帝尊轉移話題說道,提起道狐,他臉上就露出快意之色。

    周玄機對於他們的過往有些好奇,卻沒有多問,畢竟這是隱私。

    隨後,他們又聊了聊修鍊之上的事。

    妖帝尊告訴他,突破道祖之境不難,道祖之境講究降服大道,讓大道開花,繁育全新的大道,分為三十六品花。

    每多一品,道力至少增長一倍。

    道祖三十六品花……

    周玄機這時才意識到九鴻天到底有多強。

    一直以來,他沒有真正感受過九鴻天的真實力量,長夕妍與嬴諸葛面對他是不會動用全力的。

    超越九鴻天的存在又得多恐怖?

    周玄機心中感慨,他還是太弱小。

    若非資質卓越,恐怕他現在在崑崙元庭依舊是小嘍啰。

    聊了好一會兒,周玄機方才離去。

    妖帝尊笑了笑,跟著閉目,繼續修鍊。

    ……

    回到清劍天後,周玄機簡單的交代了幾句,然後帶著姜雪前往魂源池修鍊。

    魂源池的靈氣雖然不算濃郁,但對靈魂有洗滌幫助。

    他每次只能帶一人,自然先帶姜雪。

    對此,仙想花也沒有異議,在她看來,姜雪的修為確實該助推一把。

    來到魂源池,姜雪對於周遭的一切很好奇,周玄機先陪著她逛了一圈,為她大概介紹了一番,方才帶著她修鍊。

    沒有五絕神眼,姜雪學不了大離萬聖鎮元功,即便強行學習,也很難有高深造詣,於是周玄機選擇為她講道,幫助她培養獨屬自己的大道。

    大道也有強弱之分,生靈創造的大道起初很弱,但潛力超越外來大道。

    契合度太重要了!

    伴隨著周玄機的大道之音響起,姜雪很快就進入絕對平靜的狀態。

    寂寥的魂源池因周玄機的大道之音而變得有生氣。

    池水泛起波瀾,魂源樹微微顫動。

    有一股微風在悄悄掠過。

    無形亦無跡。

    ……

    虛空之中,一道身影坐在隕石上,眺望遠方崑崙元庭邊境的紫海。

    他的面容與周玄機一模一樣,神情冷淡,額頭有一縷白髮,雙目無神,不知在想些什麼。

    他身上穿著精緻黑衣,衣袍上綉著各色線條,匯聚成龍鳳之圖,活靈活現。

    「周玄機,你怎麼就不聽勸,都告訴你前路決絕,你卻執迷不悟。」

    他搖頭嘆息,臉上滿是嘲諷笑容。

    這時,一名虛境大帝飛過來。

    他盯著黑衣男子,沉聲道:「你是誰,拿出身份牌來!」

    他注意此人很久,一直坐在這裡,鬼鬼祟祟,一看就有所圖謀。

    「你知道我的名字嗎?」

    黑衣男子似笑非笑的問道,聽得這位虛境大帝一陣不耐煩。

    老子要是知道你的名字,還需要你拿出身份牌?

    虛境大帝當即出手,欲要擒拿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忽然睜大眼睛,雙目變得漆黑,無法分辨瞳孔,黑得讓人心悸,猶如兩處深淵。

    一縷縷黑氣從他眼中冒出,迅速纏住虛境大帝,鑽入其七竅之中。

    「呃……」

    虛境大帝痛苦的掙扎著,無法發聲,身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癟下來。

    「記住我的名字,我叫周罰,我的眼睛是五絕神眼之一的黑欲神眼。」

    黑衣男子冷笑道,很快,虛境大帝就被他吸入雙目之中,生死不明。

    他的雙目跟著變得清明。

    他邪邪一笑,轉身朝著宇宙深處飛去。

    ……

    清劍天。

    盜崖老人與懸盜崖正在下棋。

    懸盜崖神情一動,忽然抬起右手,掐指推算。

    「噗——」

    他噴出一口血箭,灑在盜崖老人的臉上,整個棋盤上也濺滿他的鮮血與口水。

    盜崖老人暴怒,指著他的鼻子罵道:「沒事瞎算什麼!能不能好好下棋?」

    懸盜崖穩住身子,讓自己沒有倒下去,他咬牙道:「不是我瞎算,是周玄機出事了,不信,你來算算看,記住,別直接推算他的命數,從他的身邊人開始推算。」

    盜崖老人一聽,頓時緊張起來。

    他可不希望周玄機出事,於是他開始掐指推算。

    「噗——」

    盜崖老人如遭雷擊,一口血箭噴出,澆在懸盜崖身上。

    這下子,兩人都變成血臉。

    懸盜崖跟著怒了,罵道:「你是豬嗎,讓你別直接推算周玄機!」

    盜崖老人那叫一個憋屈,咬牙道:「還不是你讓我算!算誰都得這樣!」

    兩人當即對罵起來,甚至連棋盤也灑在地上。

    長夕妍憑空出現在他們身旁,看到他們臉上血肉模糊,她大吃一驚,連忙用道力拉開他們。

    「你們為何要罵架?」

    長夕妍蹙眉問道,清劍天的安穩是她的職責,她可不能讓人胡鬧,打擾這裡的清靜。

    懸盜崖看到她,立即走上前來,道:「長姑娘,周玄機在哪兒?我要見他!」

    長夕妍道:「主人已經成為守魂師,估計現在在魂源池那兒,你有什麼事?我可以聯繫他。」

    看懸盜崖如此著急,她有很好奇到底出了什麼事。

    「我推算到他命中大劫即將到來,必須讓他回來,以免遭遇不測。」

    懸盜崖急聲道,眼中滿是惶恐之色。

    長夕妍的眉頭皺得更緊,道:「你靠推算的?」

    她的修為遠超懸盜崖,也懂得推算之術,為何她算不到?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一天有48小時總裁一抱好歡喜重生之都市神帝仙緣五行走進修仙
    焚天劍帝億萬爹地寵上癮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九星毒奶最強反套路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