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我有無數神劍 » 第595章 過去未來【第三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有無數神劍 - 第595章 過去未來【第三更】字體大小: A+
     

    「我有辦法讓你直接說出來,為何還要與你合作?」

    周玄機斜視著任逆命笑道,語氣很輕鬆,絲毫沒有殺機。

    任逆命也不緊張,搖頭失笑,道:「你有你的原則,我對你沒有惡意,你不會對我動手,否則你與那些死在大劫里的可憐蟲有什麼區別?」

    原則,有時是可笑的。

    甚至可以說可悲。

    但有原則,能自己的心保持堅定,自己的道更穩固。

    周玄機緩緩起身,道:「自作聰明的人很容易死的。」

    他很不喜歡別人跟他玩神秘,耍計謀。

    彷彿他是任其玩弄的棋子。

    天聖也就罷了,至少夠強。

    這位任逆命難道也是天聖?

    周玄機抬步走向他,氣勢爆發,讓江河靜止。

    懸盜崖嚇得渾身發抖,司夢魘饒有興趣的打量著周玄機。

    「怪不得老祖說他的天賦最強。」

    司夢魘心中感嘆,周玄機給他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

    也就是說,周玄機已經超越他。

    這才多久?

    當真是可怕。

    任何一位強者與周玄機在一個時代都將是悲劇。

    死在周玄機手裡的天驕何其多,現在誰還會提起?

    「你若現在殺了我,你如何面對命運?你甚至都不知道命運在哪兒,誰又是命運的執行人,我可以在你出手前抹除這段記憶。」

    任逆命笑眯眯道,沒有被周玄機激怒,他也沒有害怕。

    周玄機笑了,停下腳步,道:「說吧,你到底想要什麼,我的耐心並不高。」

    就想看他能不能擊敗命運?

    還能再假點嗎?

    你當自己是天道,下界來看戲?

    任逆命收斂笑容,嚴肅道:「我的名字已經告訴你答案,你若願與我聯手,現在就跟我下陰曹地府!」

    周玄機讀懂了他的眼神,看來這廝也被命運捉弄過。

    思量片刻,他便點頭同意。

    他將目光看向懸盜崖,道:「這傢伙已經是你的手下?」

    任逆命微笑道:「放心吧,你有任何想問的,他都可以回答,當然,你最好別殺他,他還是很有用處的。」

    懸盜崖感受到周玄機的目光,露出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

    囚虎冷哼道:「主公,小心點,這傢伙最喜歡算計人。」

    任逆命瞥向他,笑問道:「囚虎,我算計過你什麼?當初我幫你謀取多少寶貝,還幫助你加入大帝道庭,而你又回報過我什麼?我只是突然離去,沒有再讓你找到,就算算計你?你又可曾真正尋過我,可知我是逃離你,還是遇到麻煩,你又何曾真心助過我?」

    囚虎被他問得啞口無言。

    仔細想想,囚虎的耳根子就有些發紅。

    「走吧,去陰間,在路上告訴我,為何要下陰間。」

    周玄機打斷他們的話題,開口道,也讓囚虎從窘迫中走出。

    任逆命點頭,右手一揮,面前憑空出現一條空間裂縫,他率先踏入其中。

    周玄機將魔神之軀們全都收入天下圖內,然後帶著囚虎緊隨其後。

    懸盜崖與司夢魘跟在最後。

    他們開始穿梭陰陽結界。

    「想必你的生母曾找過你,你被命運驅逐確實與她有關,我們先去找她,解鈴還需系鈴人。」

    任逆命看著下方,漫不經心的說道。

    周玄機詢問道:「你為何對我了解這麼多?」

    任逆命看向他,笑道:「從你出生起,我就一直在觀察你,你從小到大被追殺,若無我出手,你哪有那麼容易,你不想想,你在大周境內,真正遭遇大周追兵的襲擊有多少次?」

    周玄機皺眉,瞬間明白過來,道:「你就是那位篡改北荒人血脈的人?為何要這麼做?」

    自從北荒人篡改血脈后,世間的大帝越來越少,就連飛升者的數量也在減少。

    「自然是為了對付帝邪,若非我此舉,你竟被帝邪直接控制,包括你的家人,倘若那樣,帝邪根本不用親自動手,一個念頭,就能讓你們乖乖走到他面前,任他擺布。」

    任逆命聳肩回答道:「我很不喜歡這傢伙,他本就是一可憐蟲,弱小,卑微,若非舍掉本心,屈服於命運,他豈能有今日?」

    提起帝邪,他言語中充滿不屑。

    「我故意留下傳言,讓人知曉篡改北荒血脈的人姓任,就是為了警告帝邪,這也是帝邪不敢再入北荒的原因。」

    說到這兒,任逆命大笑起來,很是暢快。

    周玄機對他更加好奇,此人竟能將帝邪都玩弄於鼓掌之中,莫非是聖人?

    亦或者與老神仙、老乞丐一樣,來自更高的位面?

    任逆命看向懸盜崖,笑道:「這傢伙也在效仿我,所以才有了盜崖老人,不過可惜,他能耐不行,掌控不了局面,我與他最大的區別,就是不會幹涉你,我是給你空間,讓你野蠻生長,而他則想過早的利用你。」

    周玄機冷笑道:「過早?意思是你也想利用我?」

    任逆命再次搖頭,目光灼灼的看向周玄機,道:「你來自天道之外,當年那道光,我看得清清楚楚,是我引導你降生於北荒域,希望你能活得好一些,免去世間疾苦,可惜,人心難測,這凡間的女人真夠兇殘的,後來,你被扔入江河裡,是我把你挪到你妻子附近,你的妻子來歷可不簡單,我提前為你抓住了一樁大機緣,終有一天,這樁機緣會救你一命。」

    周玄機眉頭皺起來,對任逆命忌憚起來。

    這傢伙竟然為他做了這麼多事。

    如此看來,他豈不是任逆命的棋子?

    還有那道光,應該就是至尊神劍系統。

    囚虎、司夢魘、懸盜崖沉默,他們並沒有驚奇,因為任逆命能做到。

    囚虎與懸盜崖就是他扶持起來的。

    當年帝邪也想,但任逆命瞧不上他。

    「別亂想,我不想你回報我什麼,我知道,只要你不死,你遲早會前往更廣闊的世界,天道不是你的目標,當初助你,就是想讓你幫我戰勝命運,只是沒有想到命運率先找上你,這一點當真是有趣。」

    任逆命笑了起來,笑得無比陰冷,眼神中透露出極致的殺意。

    囚虎忍不住問道:「命運到底對你做了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氣御九重天
    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史上最強店主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末日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