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我有無數神劍 » 第226章 正惡之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我有無數神劍 - 第226章 正惡之分字體大小: A+
     

    「誰?滾出來!」

    重明妖皇緊張的喝道,之前他們進來時,可沒有發現其他人的身影。

    周玄機則微微皺眉,這道聲音怎麼感覺有些耳熟?

    他轉頭看去,只見一道半透明的身影從黑暗中飛出。

    乃是一個魂魄。

    分不清面容,只能看到大概的身形。

    「邪王,你還沒死絕?」

    周玄機問道,語氣有些戲謔。

    正好讓我撞到!

    邪王!

    其他人頓時緊張起來,上古邪王那可是比仙想花還要殘暴的存在!

    也是霸劍帝在凡間的一生之敵!

    邪王魂魄飛過來,他乞求道:「只要你們把我帶出去,我贈你們一個機緣,你們放心吧,我已經命數殆盡,即便逃出去,只能墮入輪迴,轉世投胎,再不是邪王。」

    現在的他甚至不敢再自稱本王。

    姜雪蹙眉問道:「奇怪,以仙想花的能耐,會容許你這個殘魂留下來?」

    邪王憤怒道:「那個逆子,要麼顧著與他幽會,要麼就忙著曇花宗事務,哪裡有空查到我?」

    幽會?

    姜雪瞥了周玄機一眼,眼神充滿深意。

    周玄機假咳一聲,盯著邪王,道:「抱歉,為了仙想花,我也不能容你,即便有機緣。」

    說完,他一步來到邪王面前,右手探出,抓向邪王。

    他剛要拿出神劍,他的掌心忽然炙熱起來,直接將邪王的魂魄吸至掌心中。

    「你想幹什麼?」

    邪王驚恐的叫道,周玄機皺眉,他也不明白情況。

    剎那間,他忽然有些明悟。

    天下圖可以吸收魂魄!

    只要他一個念頭,邪王之魂將徹底消散。

    不過,仙想花不可能讓邪王殘存至今,肯定是故意而為?

    想罷,他便將邪王之魂吸入天下圖之中,沒有直接抹殺。

    天下圖也可以暫時鎮壓魂魄。

    「我們走吧!」

    周玄機抱起姜雪,直接躍下去,其他人緊隨其後。

    重明妖皇抱著紅麒麟,阿大小二猶豫片刻,跟著落下去。

    隨後,周玄機從儲物戒里拿出一個木筏,眾人坐在上面,順流而下。

    地底河道很寬,也很高,能讓阿大小二不被磕頭。

    「師尊,您真的要娶仙想花嗎?」

    蕭驚鴻盤膝而坐,開口問道,聽周玄機先前的話,明顯已經接受了仙想花的好感。

    其他人也看向他。

    然而,他卻是搖頭。

    「若是她能活下來,細水長流,來日方長,成親之事還早。」

    他輕聲回答道,聽得重明妖皇與小黑蛇瞪大眼睛。

    「為何啊,你就不怕她變心?」

    小黑蛇緊張問道,一旦仙想花變心,再對待他們,會不會殘忍出手?

    周玄機看向前方,道:「她對我好,我確實虧欠她,但我不能因為這樣,而處處維護她,她畢竟做過許多孽,我希望從今以後她能行善積德,待她的殺心收斂,才談感情之事。」

    仙想花殺得人太多,仇家也多。

    不同於他,他也有仇敵,但他問心無愧,都是別人招惹他,他從不濫殺無辜。

    人都是自私的,只要是自己關心的人,可以各種包容,但不允許別人欺辱自己。

    周玄機要保仙想花,他自知這一點就是自私。

    但這就是人,因為有七情六慾,方才為人。

    「沒錯,與其讓仙想花死,不如讓她棄惡從善,以她的能力,若是能保護人族,將能救下許多人,甚至遠超她殺過的人。」

    「正與惡,從來都不能直接定義。」

    盜崖老人撫須說道,他對仙想花倒沒有那麼深惡痛疾。

    「人殺妖,殺再多的妖,都不會被其他人當成罪惡,這是種族之論,是非功過,在我看來,每個人都有罪,佛家有句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並非是指放下屠刀,就算善,因為成佛后的責任遠超常人的想象,那叫將功贖罪。」

    眾人聽得似懂非懂,人世間有太多的事情不能用理來說。

    是非不都是黑白之分。

    若是仙想花改過自新,保衛人族,或許在未來能拯救人族,若是她死,人族戰力不夠,誰又能斷定人族會不會被滅?

    每一個人,每一個決定,能改變許多,遠超他自己的預想。

    「確實如此,她也沒有喪心病狂到嗜殺的地步,當初在那家客棧里,她殺的人,可不都是良民,能混在野外的人,誰不是雙手沾滿鮮血,更何況能在外開店?」

    重明妖皇點頭道,他最看不起那些偽善的人,人殺妖就是正義,妖吃人就是惡,憑什麼?

    「她若真嗜殺,以她的修為,走到哪兒殺到哪兒,萬年來,人族數量肯定遠不如當下的一半,畢竟她曾是天下第一,看看邪君、踏天沉,他們殺的人也不少,憑什麼就能活著?懸河神僧的第一神僧之名堆積在多少人命妖命之上?」

    「誰敢保證他殺的都是惡人?」

    眾人詫異的看向重明妖皇,這頭老妖,還能說出這番道理?

    小黑蛇感嘆道:「老牛,深藏不露啊!」

    就連周玄機看重明妖皇的眼神也變了。

    盜崖老人笑道:「確實如此,論當世之中,殺人之數最多者,仙想花恐怕排不到前十,誰叫她得罪的人那麼多,髒水誇大,她就成為蓋世邪魔。」

    「我最欣賞她的一點是,她從不殺凡人,不殺婦人與孩童,除非得罪她。」

    對於這一點,周玄機沒有質疑。

    至少他沒有看到仙想花干過這些事情,對待姜雪的態度也很好,以她的手段,完全可以奴役他與姜雪。

    北梟王劍瞪大眼睛,問道:「怎麼感覺聽你們說得她並非十惡不赦?」

    這群人的嘴皮子與道理實在是太厲害了!

    盜崖老人搖頭,道:「她確實是惡人,但惡並非殺而已,善惡之分是凡間國度的治理,修仙界超凡,講究強者為尊,哪個修士沒殺過人?」

    「你們仔細想想,以仙想花的實力能讓這麼多強者從弱小成長至今嗎?她就是太狂,換做一個人,完全可以斬草除根,獨霸天下。」

    「我與懸河神僧,當年就沒被她殺,只是被她戲弄一番而已,懸河神僧那麼大的仇恨,還不是因為他師尊非要剿魔。」

    說到這兒,他面露唏噓之色。

    眾人陷入沉思之中。

    今日之論讓他們皆有感受。

    到底什麼是正義,什麼是邪惡?

    周玄機開口道:「總結一點,別殺無辜之人,沒事少招惹別人,但也不能讓人迫害,我輩修士行事,得憑本心。」

    他表情古怪。

    等等!

    不是聊仙想花嗎,怎麼變成灌雞湯了?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